段奕宏:玩出成功_勵志人物

  段奕宏:玩出成功
  
  演藝圈裡,要論精通玩的,段奕宏算一個。羽毛球、魔術、射擊、散打、圍棋、攀巖、滑翔等,他都玩得精。
  
  鮮為人知的是,現今酷勁十足的段奕宏,當年卻啥也不會玩,隻能眼巴巴看著別人玩。回首往事,他說自己的成功是玩出來的,是和高手玩、和內行玩的過程,也是魅力擴散的過程。
  
  遇到貴人
  
  段奕宏很會讀書,成績一直是最好的。1998年,他以全優的成績大學畢業,進入國傢話劇院。這個高才生登臺的機會很少。大多時候,段奕宏在後臺做劇務,負責拉幕佈,端茶送水,偶爾登臺,也是隻有一兩句臺詞的龍套。
  
  段奕宏正感絕望,奇跡發生瞭。國傢羽毛球隊總教練李永波經常來看話劇,很快就註意到段奕宏這張生面孔。看過幾場他當配角的話劇後,熱心的李永波來後臺找他,發表意見:“你在臺上怎麼都是繃著的,完全不放松。聽說你是中戲的高才生,怎麼看不出一點專業水準?”
  
  一番話戧得段奕宏把這些年憋在心裡的困惑全吐瞭出來。他問李永波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真正放松,融入舞臺。
  
  李永波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說歡迎隨時去國傢羽毛球隊找他。
  
  段奕宏上瞭球場之後,李永波發現瞭問題———他不僅在舞臺上放不開,在球場上也一樣,緊張、拘謹,就像一根拉升到瞭極限的彈簧。這不是表演上的問題,而是心理和生理的雙重問題。
  
  思想開竅
  
  找到問題所在,李永波擬定瞭一套“以球入戲”的培訓計劃。
  
  段奕宏起初在球場上的表現,跟電線桿子沒什麼區別。手是硬的,腳是僵的,移動起來拖泥帶水,要求直臂擊球,他絕對是彎著胳膊出手。
  
  在李永波的言傳身教下,段奕宏終於入門瞭。雖然球還是打得不太好,但動作全部到位。他在球場上前沖後跳、殺球救球,一板一眼,還真有點專業運動員的味道。他的動作越來越流暢,身體也越來越放松。一個月試練期滿,段奕宏的動作如行雲流水,再也沒有一點幾緊繃的感覺。李永波讓他帶著這種感覺上舞臺。
  
  段奕宏表演時的短板就是不夠放松,克服瞭這個弱點,再登臺,他馬上跟以前判若兩人。這個曾經的龍套男實現三級跳,一年之後就獲得瞭出演話劇《戀愛的犀牛》男一號的機會。
  
  在話劇舞臺上越來越到位的表現,吸引瞭眾多在話劇圈找演員的導演的目光,段奕宏很快就接到瞭《刑警本色》劇組的邀請。
  
  如此好的機會,段奕宏卻沒演好。演話劇和拍電視劇的區別太大瞭:話劇的表現偏重誇張,電視劇則更貼近生活。他用演話劇的心得去拍電視劇,自然大敗而歸。尤其是槍戰的鏡頭,沒有一個合格的,最後導演無奈地動用瞭替身,才蒙混過關。
  
  灰頭土臉地完成拍攝後,段奕宏倒開竅瞭:不就是不會打槍嗎?這就去好好學學,還不信學不會。三天後,他就成瞭懷柔射擊基地的會員,開始學習玩槍。從擦槍、拆槍、裝槍練起,他每天舉著空槍反復練習瞄準射擊的動作。開始時,手指不聽使喚,胳膊也很別扭,但對手槍結構爛熟於心、完全掌握瞄準射擊的技巧後,他越來越上道瞭。(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起先,他雙手握槍,上半身略微前傾,雙腿分開站立,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而今,他單手舉槍,左手很自然地揣在褲子口袋裡,右眼與槍管保持直線,腳下站著丁字步。不管槍法如何,這姿勢一看就是個高手。
  
  段奕宏在電影《刑警張玉貴》裡爭取到機會。這次,他沒讓導演失望,所有的槍戰鏡頭都表現得幹凈利落,全部一次通過。他憑借此片被評為新德裡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至此,這個新晉影帝才大徹大悟:先會玩,才會演!
  
  玩得到位
  
  段奕宏沒有憑著新科影帝的頭銜趁熱打鐵接戲。玩槍把他的癮勾上來瞭,他決定先好好玩一陣,找到新的感覺後再投入工作。
  
  在北京著名的798藝術區,段奕宏混瞭很長時間,畫廊、藝術中心、餐廳酒吧、設計公司挨個兒進出。他先學瞭半個月的炭畫,又在一個地下樂隊打下手,專司沙錘。意猶未盡,他又到一傢裝裱行學會瞭全套的裝裱工藝。
  
  越有名,段奕宏就越不輕易接戲,因為忙,忙著玩。
  
  這回,他又玩起瞭魔術。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他成為天津國順魔術團的學徒。雖說魔術是利用觀眾的視覺漏洞達到演出效果,但要能成功轉移觀眾的視線,達到偷天換日的效果,比做演員更有難度,既要會打幌子作掩護,還得眼疾手快不露餡。段奕宏說,自打玩瞭魔術,不僅手指靈活瞭,而且眼珠子好用得簡直可以去演孫悟空,口才好得都可以去做推銷。
  
  玩得越多越精,對戲路的拿捏就越準,幾年雜七雜八的玩意玩下來,他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士兵突擊》中袁朗一角的驚艷亮相,更令無數女“粉絲”感嘆“一見袁朗誤終身”。
  
  換個人,或許就該休息休息瞭,段奕宏不這麼想。他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東西都沒玩過,拍完《士兵突擊》後,馬上投入到新的玩樂計劃中。
  
  這次是一文一武:圍棋和攀巖。這樣安排有他自己的道理,圍棋修心,可以提升氣質;攀巖刺激,既鍛煉身體,又接觸大自然,修心養身,絕配!
  
  玩瞭攀巖以後,段奕宏的膽子大瞭很多。很快,他覺得攀巖也不過癮瞭,又買瞭輛山地自行車,開始玩坡地速降。沿著走路都會摔跤的山間小道風馳電掣往下沖,雖然有全套護具的保護,偶爾也會摔得傷痕累累,真正是痛並快樂著。
  
  隨著《我的團長我的團》在各大衛視熱播,段奕宏被華誼兄弟簽下,成功上位一線明星。知名度和待遇的變化,絲毫沒有影響他這些年來形成的以玩為主的生活習慣。一拍完大片《風聲》,他就休瞭個長假,玩起滑翔。如今,段奕宏已經從門外漢變成內行,背著滑翔傘從半山腰往下跳,可以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再加上一連串的花式動作後輕巧觸地。
  
  對於玩的癡迷,段奕宏自嘲是不務正業,但他並無“改邪歸正”的打算。他說,要不是當年無意中玩瞭一把羽毛球,恐怕如今還在話劇院拉大幕。很多人都覺得玩會荒廢一個人,但他覺得,玩對瞭項目,玩出瞭心得,其效果跟看名著經典一樣,能起到充電的奇效。寓教於樂,會讓人更樂意參與並堅持下去,這是書本難以企及的。
  
  隻要玩得到位,就能玩出成就,這是演藝圈第一玩傢段奕宏的心得。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