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物:董卿,感激每一種細微的美麗_勵志人物

勵志人物:董卿,感激每一種細微的美麗

  
願以個性和智慧取勝
  
  《青年心理》:你給人的感覺自信優雅,是天生的嗎?
  
  董卿:女人20歲之前的容貌是天生的,20歲之後就靠自己塑造,經歷、環境都會影響你的眼神和姿態。在浙江省藝術學院讀專科時,我雖然能說會道,但絕對談不上多才多藝,連表演課老師都說,你看上去挺修長的,但動作怎麼一點兒都不靈。好在我的文化課成績不錯,慢慢找到瞭自信。拿到72塊錢的一等獎學金,我馬上去買小背心、小短褲,流行什麼穿什麼。
  
  《青年心理》:1994年至今,你從浙江到上海,再到北京,多次跳槽。你覺得自己的性格中是否有不安分的因子?
  
  董卿:我喜歡追求未知的可能性,但我從來沒有改變行業:做主持人。我喜歡這個職業,剛入門時這種喜愛不穩定,但是現在,這種執著和熱愛變成瞭一種習慣,就像你愛上一個人,共同生活瞭10年之後,不僅有感情,還有很多醇厚的東西。
  
  《青年心理》:你非常註重細節,這是否是你成功的要素之一?
  
  董卿:是不是成功要素不好說,我隻知道,忽略細節的後果往往是鬧笑話!有次彩排,我的鞋跟太細,卡在舞臺的縫隙裡拔不出來。我一邊面帶微笑,一邊拔鞋。可是臺詞說完瞭鞋還“釘”在那裡。幸好是彩排!還有一次,我主持國際雜技大賽,臺下都是老外,我特意選擇瞭一件白色的中式旗袍,感覺良好地走上臺去。誰知臺上有幹冰器,地面很滑,我剛剛走出側目條,就四腳朝天摔倒瞭。全場嘩然。你瞧,如果不註意細節,失誤就會被放大無數倍。
  
  《青年心理》:如今經驗豐富,年華正好,對於舞臺你是否感到得心應手?
  
  董卿:其實,在舞臺上的心理壓力是很大的。尤其每年的青歌賽,我幾乎是掰著指頭數日子,看看哪天才能結束。青歌賽連續直播40天,每天3小時。每次上臺之前,我都會抽時間在幕後采訪選手,盡量瞭解他們,使得答題環節的交流更加流暢風趣。(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但直播不好把握,究竟會不會出狀況,誰也說不準。晚上躺在床上,我都會感覺透不過氣來。最後決賽時,我得靠咖啡來提神,有時都能聽到自己緊張的心跳。
  
  《青年心理》:舞臺究竟如何吸引你?你又是靠什麼堅持下來?
  
  董卿:做電視會很過癮,即使到最後精力到瞭極限,那種壓力完全被釋放的興奮感也會使你陶醉其中,不能自拔。小時候不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慢慢地才發現沒有壓力沒有責任的生活真的會輕飄飄的,很痛苦。
  
  也曾經累到哭過,但我始終問自己三個問題:你是誰?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又能幹什麼?我一遍遍地回答自己:我要做一個出色的電視主持人。這就是我堅持下來的原因。
  
  《青年心理》:你欣賞什麼樣的主持人?
  
  董卿:我喜歡楊瀾待人接物那種優雅的分寸感,也喜歡美國脫口秀女王奧普拉的本色十足。奧普拉已經活到瞭這種境界:完全不用世俗的標準來束縛自己,我行我素;也完全不以女人的容貌取悅男人和大眾,而是以個性和智慧取勝。我希望我也能有這份氣魄。
  
願以付出體現價值
  
  《青年心理》:今年,汶川地震成為國之大殤。你在主持賑災晚會時也潸然淚下,最深的感觸是什麼?
  
  董卿:你知道嗎?12500元就可以建一個教室,那麼50萬元就能有40個教室。我希望能籌到錢款,在汶川建起兩所學校,讓因地震而失學的孩子們能盡快回到課堂。學校建成瞭,我要親自去那裡,給孩子們上課,給他們講故事,讓他們忘記痛苦。地震太可怕瞭,他們的心理調適期或許很漫長,現在乃至以後,我們仍然有很多事情要為他們做。希望他們早日走出災難的陰影。
  
  《青年心理》:這件事對你的生活態度有什麼影響嗎?
  
  董卿:當然。珍惜生活,熱愛生活,這大概是每個人都能從中深切感受到的。我特別喜歡莫泊桑的一句話: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麼好,但也不會像你想象的那麼糟。我覺得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時,人可能脆弱到被一句話搞得淚流滿面,但有時也能咬著牙走過最艱難的路程。
  
  另外,還有一點深刻感受,那就是為他人付出,與大傢分享你的生活是多麼的重要。在這個過程中,你能讓別人感受到快樂,你自己也體驗到瞭愉悅。
  
  《青年心理》:這次大地震也讓很多人重拾親情之可貴。對於日程一向安排很滿的你,是否有話要對父母說?
  
  董卿:我的父親畢業於復旦大學新聞系,為人嚴謹。我7歲時,他就要求我自己洗碗,不許多照鏡子,不準參加文體活動,不能穿花花綠綠的衣服。那時我覺得他真是太古板瞭,而我似乎也滿足不瞭父親的期望。幾乎十年裡,我跟父親間始終硝煙彌漫。
  
  17歲,我自作主張報考瞭浙江省藝術學院。父親最終沒有拗過我,親自送我去上大學。到瞭宿舍,他一個大男人爬到上鋪,仔細地給我掛帳子、鋪床單,收拾得整整齊齊……父親不擅表達情感,頂多就拍拍我的肩膀,但這份父愛我很清楚。
  
  母親就像是我的朋友,分開多久都沒有陌生感。隻要有時間,我就會好好陪他們。
  
願做愛人身旁的一棵樹
  
  《青年心理》:現在功成名就,是不是感覺春風得意馬蹄疾?
  
  董卿:還是會有恐懼。剛進電視臺時,有人以為我是遊泳運動員退役:“看你的粗胳膊!”現在瘦瞭很多。
  
  我想,人都是活在恐懼之中,隻是每個階段恐懼的對象不同罷瞭。小時候,害怕成績不好被父母批評,長大瞭害怕失戀、失業、失去青春……但是這種恐懼會讓你更珍惜生活,感激每一種即使細微的美麗。(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讀讀喜歡的《三聯生活周刊》和《書屋》,談一場溫暖沒有傷害的戀愛,撒粒種子種一盆花——也會覺得很幸福。因為恐懼,所以更加熱愛生活,熱愛一切美好的東西。
  
  《青年心理》:你對當下的生活滿意嗎?
  
  董卿:對生活如果有七八分滿意,就是完美的吧。
  
  我很享受自己的生活。閑下來我就看書看碟。我偏好歐洲影片,尤其是西班牙、法國的電影,看別人的人生,流自己的淚。也很愛聽古典音樂。正是古典音樂讓我第一次感覺到內心的成長,它仿佛能包容和消化我的所有情緒,就像海納百川,讓情感收放自如。
  
  《青年心理》:哪種類型的愛情最打動你?
  
  董卿:再浪漫的愛情,如果不能相濡以沫、相伴到老,也是遺憾的。我喜歡舒婷的《致橡樹》,也願意成為愛人身旁的一棵樹,“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裡”,多麼美。
  
  《青年心理》:談一部感動過你的愛情電影吧。
  
  董卿:很多,基本都是悲劇。譬如《西伯利亞的理發師》,英國電影《毀滅》:片中的主人公權高位重,卻偏偏愛上瞭兒子的未婚妻。愛情雖然是純粹的,但發生在不合適的地點和時間,最終這份不倫之戀毀滅瞭整個傢庭。
  
  《青年心理》:這種愛情有些不值得啊。
  
  董卿:千萬不要這樣說。對於別的事情你可以說值不值得,但唯獨愛情,你不能用這個衡量。我對於事業總會全力爭取,但唯獨對愛情很宿命。愛情蘊藏著太多變化:你會遇見誰愛上誰愛多久,都不是你能決定的。但每一段愛情都是值得的,即使沒有結局也會豐滿你的人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