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想成功要先花90%時間想失敗_勵志人物

李嘉誠:想成功要先花90%時間想失敗

  
  11月21日,《全球商業》和《商業周刊》采訪團隊一行六人,抵達位於香港中環的長江集團中心。
  
  在警衛團的森嚴戒備下,我們踏入直抵頂層第70樓的電梯。
  
  這棟樓高283米,由世界著名建築師CesarPelli設計(編按:CesarPelli設計的重要地標還包括吉隆坡Petronas雙塔、紐約IFC和正在興建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等),以藍綠色玻璃帷幕包裹,比鄰的就是中國銀行(601988行情,股吧)香港分行和匯豐銀行等地標大樓。
  
  長江實業大廈頂層,居高臨下,足可俯瞰與香港歷史、文化密不可分的維多利亞港,這裡,正是長江實業主席李嘉誠遙控55國企業的跨國指揮總部。
  
  李嘉誠在1950年創業,57年來,他從未遇過一年虧損,歷經兩次石油危機、文化大革命、亞洲金融風暴,他的企業卻能橫跨55個國傢,走向日不落。由“塑料花大王”李嘉誠走向“地產大王”李嘉誠,未來更可能變成“石油巨擘”李嘉誠,每跨入新產業,他雖不一定是產業的先行者,卻總能先馳得點。
  
  作為Forbes排名全球十大富豪、華人首富的李嘉誠,國人對他並不算陌生,李嘉誠捐資籌辦汕頭大學和長江商學院,同為商界菁英和社會所熟悉;坊間也不乏以“李嘉誠學”為名的商業管理書籍陳列書攤,但皆非李嘉誠最真實的原貌。為瞭取得第一手關於李嘉誠的真實記錄和對話,《全球商業》特別企劃瞭本次專題,結合姐妹刊臺灣《商業周刊》的采訪資源,用心制作呈現你所不知道的李嘉誠封面報道。
  
  為瞭安排這次采訪,我們與李嘉誠幕僚郵件往來,超過150封,越洋電話更難以計數。其幕僚作業高度縝密,因為極度重視風險控管的李嘉誠,不喜歡意外。
  
  現在,就請讀者們和采訪團隊,一起和李嘉誠對話他57年的日不落經營哲學……
  
  《全球商業》:大傢都很好奇,你從22歲開始創業做生意,超過50年,從來沒有一年虧損,而且還一步步成為華人首富。如何在大膽擴張中,不翻船?
  
  李嘉誠:想想你在風和日麗的時候,假設你駕駛著以風推動的遠洋船,在離開港口時,你要先想到萬一懸掛十號風球(編按:香港以風球代表臺風強烈程度,十號相當於強烈臺風),你怎麼應付。雖然天氣滿好,但是你還是要估計,若有臺風來襲,在風暴還沒有離開之前,你怎麼辦?
  
  我會不停研究每個項目要面對可能發生的壞情況下出現的問題,所以往往花90%考慮失敗。就是因為這樣,這麼多年來,自從1950年到今天,長江(實業)並沒有碰到貸款緊張,從來沒有。長江(實業)上市到今天,假設股東拿瞭股息再買長實,(現在)賺錢兩千多倍。就是拿瞭(股息),不再買入長江(實業),股票也超越一千倍。
  
  已占到北京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總數1/3的在京借讀生,中考時應該報北京高中還是回原籍?(勵志  www.share4tw.com)北京市教委官員日前做客北京城市管理廣播時,建議“這類孩子回戶籍所在地讀高中,這樣對將來高考比較有利”。而此前,疑因無戶口不能報名參加高考,父親為北京市集體戶口的高三學生小美(化名)服下瞭一粒自制的亞硝酸鈉膠囊,隨後被同學發現送往醫院。
  
  談風險
  
  瞭解細節,掌握資訊,經常能在事前防禦危機的發生
  
  《全球商業》:90%考量失敗?很有趣,一般人滿腦子都想怎麼成功,為何你花這麼多時間想失敗?
  
  李嘉誠:你一定要先想到失敗,從前我們中國人有句做生意的話:“未買先想賣”,你還沒有買進來,你就先想怎麼賣出去,你應該先想失敗會怎麼樣。
  
  因為成功的效果是100%或50%之差別根本不是太重要,但是如果一小漏洞不及早修補,可能帶給企業極大損害,所以當一個項目發生虧蝕問題時,即使所涉金額不大,我也會和有關部門商量解決問題,所付出的時間和以倍數計的精神都是遠遠超乎比例的。
  
  我常常講,一個機械手表,隻要其中一個齒輪有一點毛病,你這個表就會停頓。一傢公司也是,一個機構隻要有一個弱點,就可能失敗。瞭解細節,經常能在事前防禦危機的發生。
  
  《全球商業》:哪些細節你一定會緊盯觀察?
  
  李嘉誠:現金流、公司負債的百分比是我一貫最註重的環節,是任何公司的重要健康指針。任何發展中的業務,一定要讓業績達致正數的現金流。
  
  《全球商業》:90%考量失敗,可以說是,全方位預測風險的能力嗎?為什麼這件事比思考成功關鍵來得重要?
  
  李嘉誠:可以這樣說,就像是軍隊的“統帥”必須考慮退路。例如一個小國的統帥,本身擁有兩萬精兵,當計畫攻占其它城池時,他必須多準備兩倍的精兵,就是六萬,因戰爭激活後,可能會出現很多意料不到的變化;一旦戰敗退守,國傢也有超過正常時期一倍以上的兵力防禦外敵。
  
  任何事業均要考量自己的能力才能平衡風險,一帆風順是不可能的,過去我在經營事業上曾遇到不少政治、經濟方面的起伏。我常常記著世上並無常勝將軍,所以在風平浪靜之時,好好計畫未來,仔細研究可能出現的意外及解決辦法。
  
  《全球商業》:你相當強調風險,不過外人註意到的卻是長江集團五十年來,屢屢在危機入市,包含1960年代後期掌握時機從塑料跨到地產,89風波後投資上海、深圳港口生意,甚至在印尼排華運動時投資印尼港口等,你的大膽之舉為何都未招來致命風險?
  
  李嘉誠:這其實是掌握市場周期起伏的時機,並還有顧及與國際經濟、政治、民生一些有關的各種因素,如地產的興旺供求周期已達到頂峰時,幾乎無可避免可能會下跌;又因為工業的基地轉移、必須思考要增加的投資、對什么技術需求最大等等的決定,因應不同的項目找出最快達到商業目標的途徑,事前都需要經過精細嚴謹的研究調查。
  
  能在不景氣的時候大力發展,就是在市場旺盛的時候要看到潛伏的危機,以及當它來臨時如何應對,這是需要具備若幹條件的。
  
  《全球商業》:你所謂的具備若幹條件……?
  
  李嘉誠:關鍵在於要做足準備工夫、量力而為、平衡風險。我常說“審慎”也是一門藝術,是能夠把握適當的時間做出迅速的決定,但是這不是議而不決、停滯不前的借口。
  
  經營一間較大的企業,一定要意識到很多民生條件都與其業務息息相關,因此審慎經營的態度非常重要,比如說當有個收購案,所需的全部現金要預先準備。
  
  我是比較小心,曾經經過貧窮,怎麼樣會去冒險?你看到很多人一時春風得意,一下子就變為窮光蛋,我絕對不會這樣做事,都是步步為營。
  
  有一句話,我牢牢記住:“窮人易過,窮生意難過”,你再窮,你不能吃好的白米,你可以買最便宜的米,還是可以過,人傢吃肉,你可以吃菜,最便宜的菜;但是窮生意很難,非常難。所以小心翼翼,可以講,如履薄冰。
  
  《全球商業》:你剛才提到,在不景氣時候能大力發展,關鍵在於要“做足準備工夫、量力而為、平衡風險”。機會來臨時,能夠把握適當的時間做出迅速的決定。1977年,你迅雷不及掩耳的收購香港希爾頓酒店就很經典……(編按:長實以2.3億港元收購希爾頓酒店所屬的永高公司,整項交易用不到一周。這是長實上市第一次重大收購案)。
  
  李嘉誠:最重要是事前要吸取經營行業最新、最準確的技術、知識和一切與行業有關的市場動態及訊息,才有深思熟慮的計畫,讓自己能輕而易舉在競爭市場上處於有利位置。你掌握瞭消息,機會來的時候,你就可以馬上有動作。
  
  能買下希爾頓是因為有一天我去酒會,後面有兩個外國人在講,一個說中區有一個酒店要賣,對方就問他賣傢在哪裡?他們知道酒會太多人知道不好,他就說,在Texas(德州),我聽到後立即便知道他們所說的是希爾頓酒店。酒會還沒結束,我已經跑到那個賣傢的會計師行(賣方代表)那裡,找他的auditor(稽核)馬上講,我要買這個酒店。
  
  他說奇怪,我們兩個小時之前才決定要賣的,你怎麼知道?當然我笑而不李嘉誠心自閑,我隻說:如果你有這件事,我就要買。
  
  我當時估計,全香港的酒店,在兩、三年內租金會直線上揚。(賣傢)是一間上市公司,在香港擁有希爾頓,在峇裡島是HyattHotel(凱悅飯店),但是我隻算它香港希爾頓的資產,就已經值得我跟它買。這就是決定性的資料,讓這間公司在我手裡。
  
  《全球商業》:這起生意難道沒有別的競爭者?
  
  李嘉誠:一、因為沒有人知道,二、我出手非常快。其它人沒這麼快。因為我在酒會聽到瞭,就馬上打電話給我一個董事,他是稽核那一行的,我一問,他和賣傢的稽核是好朋友,馬上到他辦公室談。
  
  你今天坐的地方(手指地上),就是希爾頓一部分地址。那筆交易我買過來後,公司的資產一年增值一倍。
  
  《全球商業》:你最近看哪些新的產業?
  
  李嘉誠:今天啊?很多新的東西,我昨天開會,講到Facebook(編按:由兩位哈佛生創立,是美國排名第一的照片分享站點,每天上載850萬張照片。較特別的是使用者大多會留下真實姓名和資料,供交友或尋人之用)。
  
  從最初的幾傢大學開始,有人說2011年還是2012年才達到4800萬名用戶,其實這公司上個月已達4500萬活躍用戶,但是如果你沒有這個information的話,要分析facebook,你的資料就不足夠。
  
  所以呢,做哪一行都是,最要緊的就是要追求最新的information,做哪行都是一樣(強調語氣)。
  
  不能負債、分散投資、重視現金及時收益
  
  《全球商業》:在事業上追求最新的信息,在個人理財上呢?
  
  李嘉誠:這麼多年來,1950年到今天,個人(資產)來講,從來沒有一年比去年少。要做到這樣,第一原則就是不要有負債。我在1956年以後,個人沒有欠過一個債,我的負債是這個(邊桌上有兩隻金屬做大、小北極熊雕像,指著小北極熊說),我的現金是這樣大(指著大北極熊),這個是我今天才運用的(比喻)啊(笑)!
  
  《全球商業》:個人理財第一個原則不能負債,那投資呢?
  
  李嘉誠:投資時我就是先設想,投資失敗可以到什麼程度?成功的多幾倍都沒關系,我也曾有投資賺十多倍都有,有的生意也做得非常好,虧本的非常少,因為我不貪心。公司是從來沒虧過,個人的賺錢、財產,也是一直增加。但我並沒有賺快錢的機會,因為我比較小心。
  
  《全球商業》:個人投資有沒有哪個時間碰到的挑戰最大?
  
  李嘉誠:沒有,因為我不是隻投資一種行業,我是分散投資的,所以無論如何都有回報,我比較小心。而且我個人(資產),很多是一個禮拜便可以拿得到現金。
  
  《全球商業》:一周能拿到現金占你的投資比例有多少?
  
  李嘉誠:不少於三分之一。例如政府債券、股票,一個禮拜都能拿到。我當然還有其它的投資,例如地產,這不是馬上可以兌換為現金。
  
  談管理
  
  掌握拔尖知識、努力做到極致、建立好制度
  
  《全球商業》:李先生你說成功沒有方程式,但如果一定要你說成功的三項原則,會是什麼?
  
  李嘉誠:第一個,你做那個行業,一定要追求那個行業最好的知識、information,最好的技術是什麼,且必須處於最佳的狀態。
  
  毅力(幕僚補充:李先生說努力、毅力的意思不是傳統字面上那個意思,是besteffort,做到極致)。不過,很重要的是,如果一個機構,沒有掌握跟這個行業有關的知識,如果你判斷錯誤,就算你再努力、再有毅力,你失敗的代價太大。第三就是建立好的制度與人才。
  
  《全球商業》:你剛剛提過必須有最新的信息,除此之外還要有制度,但是你管的事業從零售業、港口運輸一直到石油產業,種類包羅萬象,如何用制度管理?
  
  李嘉誠:現在是一個多元的年代,四方八面的挑戰很多。我們業務遍佈55個國傢,公司的架構及企業文化,必須兼顧來自不同地方同事的期望與顧慮。
  
  所以靈活的架構可以為集團輸送生命動力,還可以給不同業務的管理層自我發展的生命力,甚至讓他們互相競爭,不斷尋找最佳發展機會,帶給公司最大利益。公司一定要有完善的治理守則和清晰的指引,才可以確保創意空間。例如長實,長實在過去十年有很多不同的創意組織和管理人員,他們的表現都很出色,所有項目不分大小,全部都是很有潛力和有不俗的利潤。
  
  大傢一定要知道,企業越大,單一的指令與行為是不可行的,因為這會限制不同的管理階層,發揮他的專業和經驗。
  
  我舉一個例子。1999年我決定把Orange(編按:指原本和記黃埔集團旗下的一傢英國電訊業務公司,後高價賣出)出售,賣出前兩個月,管理層建議我不要賣,甚至去收購另一傢公司。我給他們列瞭四個條件:如果他們辦得到,便按他們的方法去做。
  
  一、收購對象必須有足夠流動現金;二、完成收購後,負債比率不能增高;三、Orange發行新股去進行收購之後,和黃仍然要保持35%的股權,我跟他們說,35%股權不但保護和黃利益,更重要是保護Orange全體股東的利益;四、對收購的公司有絕對控制權。
  
  他們聽完後很高興,而且也同意這四點原則,認為守在這四點范圍內,他們就可以去進行收購。結果他們辦不到,這個提議當然就無法實行。
  
  我建立瞭四個坐標給Orange管理人員,讓他們清楚知道這個坐標,這是公司的原則,然後他到那邊發展時,在這四個原則發揮才幹。但是不能超越我這個四個coordinates(在空中比出四個坐標)。
  
  這隻是眾多例子中的一個,其實在長實、和黃集團裡面,我們有很多子公司,我都會因應每傢公司經營的業務、商業環境、財政狀況、市場前景等,給他們訂出不同的坐標,讓管理層在坐標范圍內靈活發揮。
  
  《全球商業》:你提到經營企業成功的第三的原則是人才,威爾許說他花六成到七成時間在人才身上,你如何定義優秀人才的準則是什麼?
  
  李嘉誠:成功的管理者都應是伯樂,不斷在甄選、延攬比他更聰明的人才,不過有些人卻一定要避免。絕對不能挑選名氣大卻妄自標榜的“企業明星”。企業也無法負擔那些濫竽充數、唯唯諾諾或者灰心喪志的員工,更無法容忍以自我表演為一切出發點的企業明星。
  
  我的經驗是,挑選團隊,忠誠心是基本,但更重要的是要謹記,光有忠誠但能力低的人或道德水平低下的人遲早累垮團隊、拖垮企業,是最不可靠的人。
  
  因此,要建立同心協力的團隊。第一條法則就是能聆聽得到沉默的聲音,你要問自己團隊和你相處有無樂趣可言,你可不可以做到開明公平、寬宏大量,而且承認每一個人的尊嚴和創造的能力,不過我要提醒,有原則和坐標,而不是要你當個費時矯枉過正的執著的人。
  
  可能是我少年憂患的背景,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較易判斷一個人才的優點和短處,從旁引導,發揮其所長。
  
  《全球商業》:當瞭五十多年的老板,對於管理、領導,你有很深切的體悟,也曾經以“管理的藝術”發表演說,能否分析老板與領袖的差異?
  
  李嘉誠:我不敢和那些管理學大師相比,我沒有上學的機會,一輩子都努力自修,苦苦追求新知識和學問,管理有沒有藝術可言?我有自己的心得和經驗。
  
  我常常問我自己,你是想當團隊的老板,還是一個團隊的領袖?一般而言,做老板簡單得多,你的權力主要來自你地位,這可能是上天的緣分或憑著你的努力和專業的知識。做領袖就比較復雜,你的力量源自人性的魅力和號召力。做一個成功的管理者,態度與能力一樣重要。領袖領導眾人,促動別人自覺甘心賣力;老板隻懂支配眾人,讓別人感到渺小。
  
  這是第一。第二,努力、
  
  經營之道
  
  “好謀而成、分段治事、不疾而速、無為而治”
  
  《全球商業》:今天的對談,你談到許多從經商之道,是否呼應你在今年(2007年)汕頭大學的演講中所說“好謀而成、分段治事、不疾而速、無為而治”,你說若能“拈出這四句話的精髓,生命是可以如此的好”。
  
  尤其,“不疾而速”這句話特別有意思……?
  
  李嘉誠:對於我來說,一場最漂亮的仗,其實是一場事前清楚計算得失的仗。以上四句話是環環相扣、互為因果的。
  
  “好謀而成”是凡事深思熟慮,謀定而後動。“分段治事”是洞悉事物的條理,按部就班的進行。“不疾而速”,你靠著老早有這個很多資料,很多困難你老早已經知道,就是你沒做這個事之前,你老早想到假如碰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你怎麼辦?由於已有充足的準備,故能胸有成竹,當機會來臨時自能迅速把握,一擊即中。如果你沒有主意,怎麼樣“不疾而速”?
  
  “無為而治”則要有好的制度、好的管治系統來管理。我們現在大概有25萬個員工,分佈在55個國傢,而我們員工大部分在西方國傢,如果你沒有良好制度,你沒有足夠時間去管理。
  
  兼具以上四種因素(好謀而成、分段治事、不疾而速、無為而治),成功的藍圖自然展現。
  
  《全球商業》:所以你能做到“不疾而速”,其實是在風險管理、信息收集、財務準備齊備瞭,遇到機會,才能“一擊即中”。你如何把這樣的成功心法,傳授給你的後代?
  
  李嘉誠:我告訴我的孫兒,做人如果可以做到“仁慈的獅子”,你就成功瞭!仁慈是本性,你平常仁慈,但單單仁慈,業務不能成功,你除瞭在合法之外,更要合理去賺錢。但如果人傢不好,獅子是有能力去反抗的,我自己想做人應該是這樣。verykind,非常好的一個人,但如果人傢欺負到你頭上,你不能畏縮,要有能力反抗。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