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任正非:正確的方向來自於妥協_勵志人物

華為任正非:正確的方向來自於妥協

 

清晰的方向來自灰度

      一個領導人重要的素質是方向、節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適的灰度。堅定不移的正確方向來自灰度、妥協與寬容。

      一個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產生的,是從灰色中脫穎而出,方向是隨時間與空間而變的,它常常又會變得不清晰。並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適的灰度,是使各種影響發展的要素,在一段時間和諧,這種和諧的過程叫妥協,這種和諧的結果叫灰度。

      妥協一詞似乎人人都懂,用不著深究,其實不然。妥協的內涵和底蘊比它的字面含義豐富得多,而懂得它與實踐更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我們華為的幹部,大多比較年輕,血氣方剛,幹勁沖天,不大懂得必要的妥協,也會產生較大的阻力。

      我們縱觀中國歷史上的變法,雖然對中國社會進步產生瞭不滅的影響,但大多沒有達到變革者的理想。我認為,面對它們所處的時代環境,他們的變革太激進、太僵化,沖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如果他們用較長時間來實踐,而不是太急迫、太全面,收效也許會好一些。其實就是缺少灰度。方向是堅定不移的,但並不是一條直線,也許是不斷左右搖擺的曲線,在某些時段來說,還會劃一個圈,但是我們離得遠一些或粗一些來看,它的方向仍是緊緊地指著前方。

      我們今天提出瞭以正現金流、正利潤流、正的人力資源效率增長,以及通過分權制衡的方式,將權力通過授權、行權、監管的方式,授給直接作戰部隊,也是一種變革。在這次變革中,也許與二十年來的決策方向是有矛盾的,也將涉及許多人的機會與前途,我想我們相互之間都要有理解與寬容。

寬容是領導者的成功之道

      為什麼要對各級主管說寬容?這同領導工作的性質有關。任何管理者,都必須同人打交道。有人把管理定義為“通過別人做好工作的技能”。一旦同人打交道,寬容的重要性立即就會顯示出來。人與人的差異是客觀存在的,所謂寬容,本質就是容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不同性格、不同特長、不同偏好的人能否凝聚在組織目標和願景的旗幟下,靠的就是管理者的寬容。

      寬容是一種堅強,而不是軟弱。寬容所體現出來的退讓是有目的有計劃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無奈和迫不得已不能算寬容。

      隻有勇敢的人,才懂得如何寬容,懦夫決不會寬容,這不是他的本性。寬容是一種美德。

      隻有寬容才會團結大多數人與你一齊認知方向,隻有妥協才會使堅定不移的正確方向減少對抗,隻有如此才能達到你的正確目的。

沒有妥協就沒有灰度

      堅持正確的方向,與妥協並不矛盾,相反妥協是對堅定不移方向的堅持。

      當然,方向是不可以妥協的,原則也是不可妥協的。但是,實現目標過程中的一切都可以妥協,隻要它有利於目標的實現,為什麼不能妥協一下?當目標方向清楚瞭,如果此路不通,我們妥協一下,繞個彎,總比原地踏步要好,幹嘛要一頭撞到南墻上?

      在一些人的眼中,妥協似乎是軟弱和不堅定的表現,似乎隻有毫不妥協,方能顯示出英雄本色。但是,這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實際上是認定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征服與被征服的關系,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

      “妥協”其實是非常務實、通權達變的叢林智慧,凡是人性叢林裡的智者,都懂得恰當時機接受別人妥協,或向別人提出妥協,畢竟人要生存,靠的是理性,而不是意氣。

      “妥協”是雙方或多方在某種條件下達成的共識,在解決問題上,它不是最好的辦法,但在沒有更好的方法出現之前,它卻是最好的方法,因為它有不少的好處。

      妥協並不意味著放棄原則,一味地讓步。明智的妥協是一種適當的交換。為瞭達到主要的目標,可以在次要的目標上做適當的讓步。這種妥協並不是完全放棄原則,而是以退為進,通過適當的交換來確保目標的實現。相反,不明智的妥協,就是缺乏適當的權衡,或是堅持瞭次要目標而放棄瞭主要目標,或是妥協的代價過高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明智的妥協是一種讓步的藝術,妥協也是一種美德,而掌握這種高超的藝術,是管理者的必備素質。

      隻有妥協,才能實現“雙贏”和“多贏”,否則必然兩敗俱傷。因為妥協能夠消除沖突,拒絕妥協,必然是對抗的前奏;我們的各級幹部真正領悟瞭妥協的藝術,學會瞭寬容,保持開放的心態,就會真正達到灰度的境界,就能夠在正確的道路上走得更遠,走得更紮實。

堅決反對完美主義

      什麼是職業化?就是在同一時間、同樣的條件,做同樣的事的成本更低,這就是職業化。市場競爭,對手優化瞭,你不優化,留給你的就是死亡。思科在創新上的能力,愛立信在內部管理上的水平,我們現在還是遠遠趕不上的。要縮短這些差距,必須持續地改良我們的管理,不縮短差距,客戶就會拋離我們。

      的確,我們要有管理改進的迫切性,但也要沉著冷靜,減少盲目性。我們不能因短期救急或短期受益,而做長期後悔的事。不能一邊救今天的火,一邊埋明天的雷。管理改革要繼續堅持從實用的目的出發,達到適用目的的原則。

      我們從一個小公司脫胎而來,小公司的習氣還殘留在我們身上。我們的員工也受二十年來公司早期的習慣勢力的影響,自己的思維與操作上還不能完全職業化。這些都是我們管理優化的阻力。由於我們從小公司走來,相比業界的西方公司,我們一直處於較低水平,運作與交付上的交叉、不銜接、重復低效、全流程不順暢現象還較為嚴重。

      在管理改進中,要繼續堅持遵循“七反對”的原則。堅決反對完美主義,堅決反對繁瑣哲學,堅決反對盲目的創新,堅決反對沒有全局效益提升的局部優化,堅決反對沒有全局觀的幹部主導變革,堅決反對沒有業務實踐經驗的人參加變革,堅決反對沒有充分論證的流程進行實用。

      我們不忌諱我們的病灶,要敢於改革一切不適應及時、準確、優質、低成本實現端到端服務的東西。但更多的是從管理進步中要效益。我們從來就不主張較大幅度的變革,而主張不斷的改良,我們現在仍然要耐得住性子,謀定而後動。

因地制宜實事求是

      西方的職業化,是從一百多年的市場變革中總結出來的,它這樣做最有效率。穿上西裝,打上領帶,並非是為瞭好看。我們學習它,並非是完全僵化地照搬,難道穿上中山裝就不行?

      我們二十年來,有自己成功的東西,我們要善於總結出來,我們為什麼成功,以後怎樣持續成功,再將這些管理哲學的理念,用西方的方法規范,使之標準化、基線化,有利於廣為傳播與掌握並善用之,培養各級幹部,適應工作。

      隻有這樣我們才不是一個僵化的西方樣板,而是一個有活的靈魂的管理有效的企業。看西方在中國的企業成功的不多,就是照搬瞭西方的管理,而水土不服。一個企業活的靈魂,就是堅持因地制宜實事求是。這兩條要領的表現,就是不斷提升效率。

      我們從雜亂的行政管制中走過來,依靠功能組織進行管理的方法雖然在弱化,但以流程化管理的內涵,還不夠豐富。流程的上、下遊還沒有有效“拉通”,基於流程化工作對象的管理體系還不很完善。勵志一生 http://www.share4tw.com組織行為還不能達到可重復、可預期、可持續化的可值得信賴的程度。人們還習慣在看官大官小的指令,來確定搬道岔。以前還出現過可笑的工號文化。

      工作組是從行政管制走向流程管制的一種過渡形式,它對打破部門墻有一定好處,但它對破壞流程化建設有更大的壞處。而我們工作組滿天飛,流程化組織變成瞭一個資源池,這樣下去我們能建設成現代化管理體系嗎?一般而言,工作組人數逐步減少的地方,流程化的建設與運作就比較成熟。

      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面對未來的風險,我們隻能用規則的確定來對付結果的不確定。隻有這樣我們才能隨心所欲,不逾矩,才能在發展中獲得自由。任何事物都有對立統一的兩面,管理上的灰色,是我們生命之樹。我們要深刻理解開放、妥協、灰度。

【閱讀瞭本文的用戶還閱讀下列精彩文章,你也看看吧!】

[華為總裁任正非新年致辭:春風送暖入屠蘇] [任正非:我的父親母親]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