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駿:我能成功,你為什麼不可以

唐駿:我能成功,你為什麼不可以

        核心提示:你成功的秘訣是什麼?唐駿給出一個簡明的答案:簡單+勤奮。做人簡單,做事勤奮。這就是我的那把火炬的核心成分。
2008年4月15日,北京飯店。我加盟新華都集團的新聞發佈會。兩百多傢媒體齊聚一堂,新華都集團董事長陳發樹手捧聘書,我此前任職的盛大也派代表出席祝賀。熟悉的紅地毯,熟悉的閃光燈,熟悉的媒體朋友的面孔。

        在此前的職業生涯中,我代表所服務的公司經歷瞭無數次大小發佈會。其中還有兩次發佈會完全以我為主角,2002年3月我出任微軟中國公司總裁,2004年2月我以終身榮譽總裁身份離開微軟出任盛大公司總裁,那更是我職業生涯的難忘時刻。因此,我對這樣的場面絕不陌生。不過,今天的意義有所不同。因為,此次發佈會是以我個人的名義召開的。

        今天,是屬於我自己的。

        發出邀請的每份郵件、每條短信、每個電話都出於我自己之手。應邀前來的媒體記者,都是我的朋友,我能叫出絕大多數人的名字。在這些媒體朋友中,很多人伴隨我在盛大的4年,一直對我進行跟蹤報道,還有不少人於5年前我尚在微軟中國公司任總裁時采訪過我,更有人甚至在10年前我剛回國創建微軟大中華區技術支持中心時就開始關註我。今天不是發佈會,而是朋友的聚會,我一直這麼想。

        “昨晚我失眠瞭。”

        我的開場白就這樣開始瞭。這無論如何不像一場如此正式隆重的發佈會應該說的第一句話,但我說來十分自然。這是對臺下這些多年來關心我的朋友的傾訴,更仿佛是我四十多年的人生走到此時此刻不得不說的話。

        在場的這些媒體朋友應該都很熟悉我的官方履歷:

        1962年,出生於江蘇常州。

        1980年,考入北京郵電學院。

        1985年,赴日本名古屋大學留學5年。

        1990年,赴美國繼續留學生涯,獲得計算機學博士學位。在此期間開始創業,先後創辦瞭3傢公司。

        1994年,加入微軟公司,1995年起擔任微軟總部Windows NT開發部門的高級經理。

        1997年,回國於上海籌建微軟大中華區技術支持中心(即上海微軟),任總經理。此後4年內,該中心先後升級為微軟亞洲技術中心和微軟全球技術中心。

        2002年3月,出任微軟中國公司總裁,並獲得微軟中國公司終身榮譽總裁。

        2004年2月,加入盛大公司任總裁。

        2008年4月,卸任盛大網絡總裁。直至今日,加盟新華都集團任總裁兼CEO。

        在這樣一張內容不可謂不精彩的豐富的履歷表背後,自然有很多激動人心的成功瞬間:第一次乘飛機出國那天,因為興奮難抑凌晨4點就起瞭床。從日本來到美國後,發明風行一時的卡拉OK計分器,被三星公司以8萬美元買斷專利,因此獲得職業生涯的第一桶金。加入微軟8個月後,就因為提出Windows多語言版本開發系統的全新模式而升任高級經理。在東京的一次微軟新產品發佈會上,第一次有瞭和比爾·蓋茨面談的機會,我用3分鐘的時間講述瞭自己的奮鬥故事,蓋茨不禁動容。2002年來到亞特蘭大參加微軟的萬人全球高峰會議,意外地發現我提出的管理理念—“讓他人變得偉大”竟成為大會的主題,從此成為微軟公認的企業文化。出任微軟中國公司總裁後的40歲生日,微軟CEO史蒂夫·鮑爾默親自為我祝賀生日,並稱我為“一個偉大的人物”。率領盛大成功登陸納斯達克市場後,陳天橋為我開慶功會,進入盛大後一直低調行事的我第一次在盛大管理層前發表意氣風發的演說。以盛大公司總裁的身份重新回到微軟總部,與比爾·蓋茨、孫正義進行合作談判,蓋茨高度認可我對於互聯網產業的獨特理解,竟然當面委婉地建議我重回微軟……昨天夜裡,凡此種種場景,皆如電光火石一般,在難以入眠時掠過我的眼前。

        但在輾轉反側之際,讓我回憶得更多的,卻不是人生旅途裡這些成功的瞬間,而是那些刻骨銘心的失敗或挫折,甚至其中的細節都一一紛至沓來:2005年底至2006年初,是我在盛大,甚至是我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時候。當時盛大處在相當低迷的狀態,員工對前途開始產生懷疑,媒體也紛紛議論盛大已經走下坡路瞭。盛大的股價跌到瞭12美元,而我的期權價是11美元,基本沒有瞭價值。媒體質疑我為什麼還不離開盛大,是不是無處可去瞭。在美國的父母打電話對我說:你回美國來吧,你又不是老板,你又不缺錢,還受那麼大的委屈,有必要嗎?我也不禁一次次問我自己:我究竟是不是在受苦?我是為瞭什麼在受苦?

        2003年8月,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微軟總部突然對大中華區進行人事調動,原摩托羅拉中國區總裁陳永正空降微軟。他隨後重新設置微軟中國區的管理架構,把市場、財政等最大塊的“蛋糕”圈到他的直接管理之下。媒體開始變得無比熱鬧,我又成為瞭自己絕不願意成為的焦點。職業要求我保持沉默,以保證公司形象和利益不受損失。有關公司、陳永正以及我自己的未來,我隻能閉口不談。在承受著巨大心理壓力的同時,我苦苦思索:怎樣才可以改變現狀,重新找回激情?

        1994年底,我狠下心放棄瞭自己一手在洛杉磯創辦的3傢小公司,以普通程序員身份加入微軟。前往西雅圖微軟總部面試時,我一路幻想著進入微軟後自己和比爾·蓋茨言談甚歡的場面,當我對微軟人事部的招聘經理說面試後想見蓋茨一面時,他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我,然後告訴我根本不可能。此後我第一次目睹蓋茨本人,是在一座巨大體育場裡舉行的年度員工大會上,我坐在上萬名同事之中,從幾百米之外遠遠看見瞭他。那是我職業生涯初期最艱難的轉型期,作為一個新人,我在工作上沒一樣比得過我的同事。每個周末的日子,我都在辦公室裡苦讀Windows的技術書籍,同時近乎絕望地想著:在優秀人才紮堆的微軟,是不是永遠沒有我的出頭之日?

        1984年,大四時的我為瞭獲取公派留學的資格,毅然換專業考研,在經過近一年的奮戰後,我取得全校總分第一的考研成績。就在以為出國名額毫無問題時,我卻在公佈出國學生名單的佈告裡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來到研究生處,那裡的老師告訴我,因為我在大學期間沒有獲得一次三好學生,按照規定不能出國。這都是因為大學前三年的我高傲、冷漠、毫無團隊觀念,還缺乏與人溝通的技巧,所以根本得不到老師和同學的認可。同學校方面的交涉完全無效後,我痛心不已又追悔莫及,莫非我的前途就這樣斷送在自己手裡?

        為什麼在這個職業生涯重要轉折點的前夜,我對艱難時分的記憶遠多於對輝煌時刻的品味?也許是因為我自己本是一個非常普通而簡單的人,我的人生沒有奇遇,也不曾走過任何捷徑。在我看來,成功固然讓人欣喜,但失敗和挫折更讓人難忘,真正成功的人是那些可以跨越失敗和挫折的人。

        就是在這個失眠之夜,我第一次認真地產生瞭寫一本書的念頭。我希望在這本書裡,通過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我對於這些經歷的思考,把我跨越失敗和挫折的經驗與讀者分享。

        我大學畢業後又先後留學日本和美國,在學校裡待的時間很長,因此有著很重的校園情結。成為職業經理人後,我在業餘時間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給大學生作演講。經常有學生朋友來問我,不知自己未來的前途在何處,人生的方向一片迷茫。當我回國領導上海微軟時,手下的很多員工都是初入職場的年輕人,他們把我當做父親看待,渴望從我這裡得到幫助,甚至希望我指點他們的人生道路。其實,15歲的我、25歲的我,甚至35歲的我何嘗不是一樣困惑、彷徨和迷茫?因此,這本書的讀者,就是那些曾和我一般渴望成功,卻找不到成功之道的朋友。

        我是一個天生激情,也特別崇尚激情的人。成功的人生的確需要激情,但更需要掌控和保持激情的技巧。人生如果是一場長跑,激情就像火種,我們需要用一把質地優良的火炬,穿越風雨,經歷霜雪,把火種保護到終點。我希望自己的這本書可以幫助更多的朋友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把火炬。

        很多人問我:你成功的秘訣是什麼?我可以給出一個簡明的答案:簡單+勤奮。做人簡單,做事勤奮。這就是我的那把火炬的核心成分。

        為什麼我說我的成功可以復制?那是因為世間萬事萬物的運轉,大到宇宙,小至一花一果,其實都遵循若幹非常簡明的規則。隻要掌握這些規則,就可以不斷加以復制,就像我們兒時玩過的萬花筒,創造出繽紛多彩的人生內容。

        如果我可以成功,你為什麼不可以?

 推薦閱讀:[“打工皇帝”唐駿] [勵志書籍:《規劃人生:唐駿向左·李開復向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