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瞭啊,我的北大畢業的外甥

  可惜瞭啊,我的北大畢業的外甥

  文/邱海平

  許久以來,一直想說說我的外甥。

  說外甥,不僅是因為我是他的舅舅,而是因為他是最讓我想不通的一個人。

  認識我以及我的外甥的許多朋友,無不為我的外甥感到異常的可惜和不解。

  是的,我們想不通,他究竟為什麼要這樣。

  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的外甥對我的思想和智力,構成瞭一個巨大的挑戰。直到今天,我也無法對他的行為和結果,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也正是通過我的外甥,我認識到一個事實:教育不僅不是萬能的,甚至有時是軟弱的。

  我不解什麼?疑惑什麼?可惜什麼?

  我做個簡單的介紹吧。

  我的外甥於1998年從孝感高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大數學系。大學期間同時還輔修瞭北大經濟研究中心的經濟學本科課程,拿到瞭數學和經濟學兩個學士學位。大三的時候還先後通過瞭GRE和TOFL考試,大四的時候還獲得瞭數學系本碩連讀的資格。

  不過,因為他想去美國繼續深造,而且對此極有信心,為瞭避免交違約金(如果報瞭本碩連讀但最後放棄,據他說要交幾千元違約金,北大是否有這樣的規定,我當時也沒有去證實),給父母增加經濟負擔,他放棄瞭北大本碩連讀的資格,一門心思申請去美國大學繼續讀書。

  我清楚地記得,當時他為瞭要不要報名參加本系的本碩連讀的事,還咨詢過我的意見。當時恰好是美國發生瞭911事件,我天天在傢看現場直播。因此我跟他說,出國固然好,不過,考慮到911,明年美國的簽證可能會更加嚴格,必須考慮到這個因素。

  他說,按以往他們系學生出國的情況看,應該不會有問題,而且他還說,北大的數學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繼續學的瞭,何必去白交幾千塊違約金呢?

  我向來尊重他人的意見,既然他有他的想法,而且也看似有道理,所以,我也沒有異議。

  我當時確實也沒有預料到,他的出國夢,恰好就是因為第二年的簽證未過而破滅,並且給他造成瞭終生的毀滅性的打擊。

  於是,在後來的日子裡,他就忙於申請美國的大學瞭。為此,我給他提供過一些人民幣,而我的一位表弟還給他提供過美元。我們都對他寄予希望,並盡力支持。

  最後,他拿到瞭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的Offer,並且是全額獎學金。

  到這一步,我們當然全都為他感到高興瞭。他離美國留學夢,也就隻差簽證這最後一步瞭。

  然而,命運似乎跟他開瞭個玩笑,2002年5月份,他的簽證沒有通過。大概是8月份再去,依然沒過。

  那一年,還有他的同班其他同學,也沒有通過簽證的。

  我問他,問題出在哪兒?他說,他也不知道,簽證官也不給任何解釋。我當時覺得可能與911有關,所以,沒有對他有任何的責怪或質疑。

  不過,他告訴我,威斯康辛大學的Offer明年還有效,他準備明年繼續申請。這當然是必然的選擇瞭,因為他已經放棄瞭本校本碩連讀資格,而且他非常渴望繼續學習,並不想立即去工作。於是,我對他準備在北京繼續等一年的想法,也表示贊同。

  後來的幾乎一年時間裡,他就繼續住在北大同學的宿舍裡,等著第二年的簽證。

  因為我知道,此前的一年多時間裡,他參加考試,申請學校,一定是很辛苦的。所以,我覺得他即使在北京玩一年也沒有關系,休息一下也是必要的。而且,他是一個非常樸實的孩子,我完全相信他,不會有任何問題。

  他在等待的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裡,就住在同學的宿舍裡,這期間他的主要愛好是下棋,先是象棋,然後是圍棋。我認為這都是健康的活動,沒有提出任何反對意見。而且就在這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裡,他也打過短工,他告訴我,他用瞭一周的時間給一個公司翻譯瞭一份文件,得到瞭2000元的報酬。

  我說,很好啊,很瞭不起啊,如果繼續幹下去,你豈不是每個月可以有大幾千的收入瞭嗎?這樣不就可以不要再管你爸媽要錢瞭嘛!然而他說,不想幹瞭,一是這種活兒沒意思,二是太辛苦瞭。電話裡我勸瞭他一些,也不起作用。於是,他繼續下棋。

  2003年4月的一天下午,他突然給我打瞭一個電話,他說,舅舅,我犯大錯瞭。

  當時我真想不出他會犯什麼大錯。因為他的品行我是絕對相信的,他既不會偷,也不會搶,更不會出別的什麼事兒瞭。很可能是他自己過分緊張。

  於是,我說,你別急,慢慢說,到底是什麼事兒啊?

  他說,我今天看我的電子郵件,才發現威斯康辛大學幾天前,給我發過一個電子郵件,要求我在4月X日前必須回復,是否還繼續同意去他們學校,否則,就被認為自動放棄瞭。我因為下棋忘瞭及時看我的電子郵件,已經過期瞭。

  我說,能否給威斯康辛大學立即去封信解釋一下呢?他說,沒用的。

  我一時無語,也不知道說什麼瞭。既然他已開口,就承認是自己犯瞭大錯瞭,我也不好再批評他瞭。我知道,他這時候一定是非常的痛苦與懊惱,作為長輩,我是心疼他的,雖然我也為此感到非常非常的可惜,但是,我真的怕這時候批評他,會給他造成太多的心理壓力而出現別的問題。

  他說,舅舅,我想見見你。我說,好啊,來吧。

  於是,他來到我的辦公室。除瞭說明事情原委之外,主要是討論今後怎麼辦。

  當時,他還自己主動跟我說,舅舅,我可能心理有問題,有時不能控制自己。當然他指的就是下棋成癮這件事。而且,他說他現在不知道怎麼辦。

  我知道,他當時的心緒一定是非常的繁亂,這個時候直接討論下一步具體做什麼,恐怕是沒有意義的。於是,我跟他說,你再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再說。如果你覺得心理上需要幫助,我可以幫你請心理專業的老師跟你聊聊。

  他離開我的辦公室之後,我立即打電話給我當時的同事胡鄧,他是學生心理咨詢方面的小專傢,我給他說瞭大概的情況,他熱情地答應,讓我的外甥直接找他。

  我馬上給外甥打電話,說老師已經聯系好瞭。然而,他又說,不用瞭。

  再後來的日子裡,我隔些日子就請他到我傢裡吃飯,繼續跟他討論他今後的打算。

  按照一般人的思路,既然出國不成,那當然惟一的選擇就是去工作瞭。

  然而,問題從此開始暴露出來瞭。

  他說,他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在國內工作。

  我說,國內工作怎麼啦?全中國十幾億人不都是生活在這個國傢嗎?為什麼你就不能在中國工作?

  他說,我在國內工作就毀瞭。

  我說,怎麼可以這樣說?在國內工作怎麼就毀瞭你啦?你沒有看見那麼多人在國內都幹得那麼出色嗎?

  我給他舉瞭許多人的例子,包括我的表弟,還有同是他們北大數學畢業的我的朋友和老鄉。

  他說,你不知道中國現在有多黑,他們這些人的所謂成功背後,不知道幹瞭多少違心的事。我看過很多人的傳記,這方面,我比你知道的多多瞭。如果我去工作,我也一樣會被污染瞭,這一輩子就完瞭。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他的思想出問題瞭,起碼是太偏激瞭。為此,我跟他展開瞭激烈的辯論,希望能夠改變他的錯誤的看法。為此,雙方都非常的不開心。

  雖然我是個長輩,雖然我是個大學教師,然而,此時在他的心中,一時間變得什麼都不是瞭。他不僅否定瞭我,不僅否定瞭北大,而且否定瞭整個中國。在他眼裡,整個中國人都是混日子,活得都是沒有價值的。惟獨美國才是人間天堂與理想之地。

  既然關於中國和中國人的問題說不清楚瞭,那麼,我就試圖從另一個角度進一步勸解他。

  我說,不管你怎麼看中國和中國人,現在,你出不瞭國,你總不能不工作啊?你怎麼著也得為你父母(都是農民)想一想啊。父母養你這麼大,你得工作啊,你總不能還要他們養你吧?

  他說,反正我不願意拿自己的一生去冒風險。

  我說,你是不是太隻顧自己,太自私瞭呢?

  他說,人本來就是自私的,我承認我就是自私的,怎麼啦?難道你不自私嗎?

  此時,我進一步感覺到他的思想問題的嚴重性瞭。

  我說,我自私也好,不自私也好,起碼我在工作,我在養我的父母,還有孩子。

  他說,那算個什麼,那是應該的,有什麼值得說的?何況你願意這樣。你覺得你這樣活著有意義嗎?你為人類做瞭什麼貢獻啦?

  我一時無語。我知道,他的問題已經不是我三言兩語可以解決得瞭的。他是一個學習上很好的孩子,讀瞭一些書,各種書,不能說他沒有知識和文化,而且,他的智力絕對不能是低下的,北大數學的啊!然而,一旦這些知識和文化為一種錯誤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所把持的時候,真的比文盲還可怕!

  後來,我沒轍瞭,我說,如果我們之間有代溝,你有沒有同學朋友?你能不能找找你的一些同學朋友聊一聊,看看人傢怎麼看待有關問題。

  他說,我的好朋友都出國瞭,出瞭國的這些同學跟我一樣的想法,留在國內的都是不入流的學生,沒什麼值得跟他們討論的。

  對於他的這一說法我也是感覺太不靠譜兒瞭。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出瞭國的同學全是他一樣的想法呢?怎麼可能沒出國的就全是不入流的學生呢?明顯是給自己拒絕同別人交流制造一個籍口。

  正是在這樣和此後的一系列的思想交流與口頭交戰中,我才感覺到外甥的思想和心理,已經是病得不輕瞭。我也不知道如何幫助他瞭,因為他最後給瞭一個“底線”:誰要說幫助我,別跟我講大道理,拿錢來,讓我去美國,以後我還給他。否則,什麼道理也別跟講瞭,沒有用。我現在隻需要錢去美國,其他的道理我比你們誰都懂。

  說真的,作為他的舅舅,如果他僅僅隻是錢的問題,雖然我並不富裕,我也會盡力去幫助他實現這一美好的理想。然而,我不僅沒有那麼多錢給他去美國讀書,而且我認為他這種思想狀況,即使去瞭美國讀書,遲早也還是會出問題的。

  他的思想極端到,除瞭美國,即使是外國,別的國傢他還不去。

  接下來,他繼續住在北大同學的宿舍裡,一直到那一波同學要畢業瞭,他幾乎沒有地方去瞭。

  既然他不願意找工作,繼續待在北京顯然是沒有意義的瞭,除瞭白白花費他父母的血汗錢之外。

  於是,我打電話給他的父親,讓他們勸他回傢去,一是再讓他休息一下,二是再勸勸他。

  大概是2004年的6月份的一天,我親自給他送到車站。

  長話短說,至今,這位北大數學畢業的學生,仍然住在湖北老傢的農村父母傢。

  這其中的故事與情節就不再細說瞭,隻提幾個讓人不可思議的內容。

  一、面對父母的規勸,他說,你們當初都幹什麼去瞭?為什麼當農民?為什麼不去多掙錢啊?你們有錢瞭,我不就可以去美國瞭嗎?

  二、他每天都上網,除瞭下棋,別的任何東西都不看。在傢,除瞭上網和看電視,什麼事情也不做。我的姐夫和姐姐都是農民,因為城鎮化,地也幾乎沒有瞭,全傢人的生活幾乎就靠姐夫一個人打工掙錢來維持。

  前幾年,姐夫為瞭養傢,一個人同時打兩份工,異常的辛苦,而這位外甥,他們惟一的兒子,幾乎從來對姐夫的辛苦不聞不問。據姐姐說,為瞭他上網的事,姐姐和姐夫發生過多次爭吵。有一次,他在城裡網吧裡上網到半夜不回傢,姐姐到處找他,他不願意回傢,姐姐流著眼淚給他下瞭跪求他回傢。

  三、為瞭他,姐夫和姐姐也發生瞭矛盾。姐姐一直認為不能說他,更不能罵他,要等他自己開竅,說多瞭會有負作用,反而害瞭他。而姐夫認為不能這樣再慣著他,應該對他采取一點措施,不然,才是真正害瞭他。就這樣,隻要一提兒子的事,兩個人總是不歡而終。到最後,姐夫也不再說瞭,一心隻做自己的事情,徹底灰心瞭。而善良的姐姐,一直對兒子還抱著那絲幾乎不存在的希望,依然照顧著兒子的吃喝。

  四、大概是在三年前,我通過在武大讀博的表弟,找到瞭一位心理專傢,專程到湖北雲夢縣我的外甥傢裡,試圖對外甥進行心理治療。據說,面對心理專傢,外甥一言不發,不管專傢說什麼,他都沉默不語。最後,心理專傢無功而返。我問表弟,專傢怎麼說。表弟說,專傢說,他滴水不進,我也沒有辦法瞭,他的心理問題很嚴重。

  五、據說,地方某中學願意聘他去做數學老師,月薪可以給他三四千,被他拒絕瞭。

  這幾年來,為瞭這個外甥,我曾經幾次想給北大的校長寫信,甚至有一次真的提筆瞭。可是,想瞭又想,又不知道跟北大的校長說什麼,怎麼說。因為我想,北大的像我外甥這樣的學生,可能不止一個兩個,而且也不僅是北大才出這樣的學生。何況我的外甥早於2002年就畢業瞭,為什麼要去麻煩人傢北大校長呢?於是作罷。

  這幾年來,每每想到外甥,就感到那樣的困惑和心痛,我不知道他何以至此,我不明白,一個農民的兒子為什麼要這樣,我更不知道,究竟怎麼樣才可以讓他大夢醒來,重回社會,去發揮他一身的聰明與才智呢?

  可惜瞭啊,父母的心血付諸東流,並為孩子這樣的結局感到痛不欲生。

  可惜瞭啊,一個北大的數學高才生。

  可惜瞭啊,我對他愛莫能助。

  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和理論工作者,我知道,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外甥的問題一定由來已久,或許從孩童時代就種下瞭今天的種子,然後傢庭及其教育和影響、學校教育、社會環境、知識結構等等所有這些因素,耦合到他一個人身上,才造成瞭他。所以,無須去埋怨誰。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命吧。

  作為舅舅,我更感到如何解釋外甥的行為和現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究竟有什麼辦法才能使外甥重新回到社會,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人呢?僅此,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當今大學生都有懷疑過自己的祖國,確實許多貪官污吏也被揭發,不能代表事已改過,這就是給大學生們留下的陰影,這不能說是一種心理病,應該說是一種意識的演變,已經成為瞭他內心的定義,我很能理解有這種心理。多次和同學們聊天都有說過此類的想法,這都是很正常的,但也是說說為罷,不做心理定義。不過每個人追求的目標都不一樣,之所有如此也是今天祖國成就。所以祈禱吧!

 

  續:《關於我的那篇有關外甥的博文》

  文/邱海平

  一、我為何要刪除關於外甥的博文

  真的沒有想到,網絡的力量如此強大!

  自我的那篇有關外甥的博文發佈之後,除瞭有大量的網友瀏覽和跟貼之外,最讓我想不到的(原諒我的無知)是,還有眾多的轉貼。在那幾天裡,博文的訪問量成指數性的增長。

  經過慎重考慮,我最終刪除瞭此貼及續篇。

  如果隻是為瞭賺取點擊率和出名,就像極個別心術不正的人所揣測的那樣,顯然我是不應該這麼做的。

  說我不想出名,可能讓人感覺有點虛偽。但我決不會去出那種莫名其妙的名,更不能以對我外甥的任何不利甚至傷害為代價。

  美名揚天下,臭名亦昭著。

  我是受傳統教育長大的人,是非、醜惡在我們這一代人的心目中占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對於當今一些人為瞭出名而不擇手段,我們向來是鄙視的。在我個人看來,一個是非不分的人,是個糊塗人,一個醜惡不分的社會,是個可悲的社會。

  社會層面的、集體性的唯利是圖,必然帶來人際關系的全面緊張。個人的價值和意義,有時並不是由外在的利益決定的,而在於自身的內在評價。社會的健康維系和運行,既受法律的規范,更要受到道德的支撐。歷史的經驗表明,對於任何一個社會而言,道德的社會性遺失,無疑是非常危險的。

  在短短的那幾天時間裡,我除瞭認真閱讀每一篇有參考價值的跟貼並回復一些好心的留言之外,尤其關註外甥的一些同學給我的來信,其中包括他的中學同學和大學同學,有在國內的,也有在國外的。

  於是,我又喜又憂。

  喜的是,我終於找到他的同學瞭,我知道,作為同學之間的交流,或許比我這個長輩的所謂教育對外甥更為有效。

  憂的是,因為我確實事先沒有征得外甥的同意,所以,如果有同學出於關心,但是又唐突地跟外甥聯系上瞭,並且告訴他事情的原委,那麼我想,外甥會是怎樣的反應呢?他能否正確地、平靜地對待舅舅的舉動呢?我的博文及其社會反響會不會真的對他造成一種新的傷害呢?隨著訪問量的急劇攀升,我越想到這一點,就越發覺得不安和擔憂。

  這就是我刪除那篇博文及其續篇的原因。

  但是,我確實是無知的。

  事後,我進行瞭一下搜索,發現有那麼多的朋友轉發瞭我的博文。我的刪除在事實上是無效的。

  二、我的一點懇求

  寫那篇博文的初衷有二,一是希望得到網友的啟發,並且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認識外甥的同學;二是希望能夠引起大傢的思考。

  現在看來,這兩個目的都在一定程度上是實現瞭。雖然離最終幫助和解決外甥的問題還差得很遠很遠,但是,畢竟我提高瞭認識,也增強瞭信心。

  正如我在續篇報道的那樣,這個過程中,我跟外甥進行過長談,或許是由於我的態度和溝通方式有所改變,或許是外甥的思想狀況也確實有所變化,我感覺,外甥的神志依舊清醒,思想中過分偏激的成分已經有所減少,他早已開始考慮今後怎麼辦的問題。隻是他依然那麼膽怯,依然那麼自我懷疑,對社會的看法仍然還不夠全面和客觀。

  到目前為止,他可能還不知道我所經歷的這些事情。我暗自高興。我真的不希望我寫有關他的博文對他產生任何負面影響。我已經囑咐瞭跟我取得聯系的他的同學,一定要等我跟他溝通好之後再與他本人建立聯系。

  在此,我懇切地希望,一切善良的人們,特別是與我的外甥有或近或遠關系的朋友,能夠理解我的心情和擔憂,能夠像我一樣去善待這個可憐的孩子。

  我已經多次動員外甥來北京我的傢,我願意為幫助外甥走出困境,重回社會盡一切努力。

  在此,再次感謝所有關心外甥的朋友,特別是給我提供瞭有益的建議的那些朋友。我感覺,這些朋友的建設性意見,正是我對外甥重建信心、正確理解的重要依據和支持。

  這件事,也給瞭我很多的感動,它說明,人世間是有真情的,雖然是陌生人之間。

  三、幾點認識

  博友的留言和跟貼表明,像外甥一樣的,或者在一定時期和一定程度上存在相似思想和心理的孩子,絕不隻是個別現象。

  我個人認為,關於究竟為什麼產生外甥這樣的現象,其實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就其產生的原因來說,既有傢庭層面的,也有學校層面的,還有社會層面的,當然,還有個人層面的,用外甥的話說,有的人天生就如何如何。

  我在博文裡說,所有這些方面的因素耦合到外甥的身上,所以造成瞭他如此的思想、心理、能力和行為。(www.share4tw.com)因為道理很簡單,同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傢族情況也類似,在同一所學校受教育,有時甚至面臨同樣的問題,但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態度,有不同的行為和結果。

  所以,我說過,不能去抱怨任何東西。

  不過,話說回來,不抱怨,並不等於不需要檢討。

  產生外甥這樣現象的原因和機理雖然是復雜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學校(包括大中小學)、我們的傢庭或傢長,當然還包括孩子本人,都是有一定責任的。

  難道不是嗎?當孩子抱怨我們的社會不公平的時候,難道我們能說他完全是胡說八道嗎?全是錯的嗎?

  當我們看到我外甥這樣的現象時,難道我們不應該好好地思考一下,我們的教育制度存在著哪些需要改革和改進的地方嗎?難道我們不該認真地反思一下,一味地片面追求高考分數和名校的做法,是否對許多孩子造成瞭嚴重的誤導甚至貽害呢?

  當我們看到孩子雖然學習成績非常好,但是,由於在人格的形成、能力的培養以及對自我和社會的正確認知方面又存在著嚴重的缺陷,從而使孩子成瞭“高分低能”(其實何止隻是一個低能的問題啊)的“廢物”、“書呆子”的時候,我們的學校,還有我們做父母、做教師的,難道不該很好地檢討一下,究竟怎樣才能使孩子們首先成長為心理和思想健康的人嗎?

  當一些在讀的大中學生知道,僅僅“死讀書”,不註意各種能力的培養、心理素質的鍛煉和正確的人生觀的形成的時候,就有可能形成類似我外甥這樣的可惜(真不想用“可悲”這個詞,因為我對外甥還抱有信心,希望他隻是走過瞭一段人生的曲折之路而已。)結果的時候,難道我們的這些學生不該以我外甥為鏡子,從他身上認真吸取教訓,從而使自己更健康地成長嗎?

  我想,正是因為“外甥現象”給我們的社會提供瞭如此多的思考維度,這可能是我的這篇博文之所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引起如此巨大反響的重要原因吧。

  如果單從社會效果計,我多麼希望我們的教育部門的領導、我們的大學校長和院系領導、我們的大、中、小學的教師、我們的傢長、還有我們所有的大學和中學的學生,都能讀到我外甥的教訓並從中思考和吸取一些東西啊!我們的國傢多麼需要健康成長的年輕人啊!因為他們是民族的未來,他們是民族的希望!

  在這裡,我要坦率地承認,對待外甥,我曾經確實還不夠盡心,特別是他在北大讀書的期間,對於他的思想、心理和能力的關心嚴重不足。即使是在出現和發現問題之後,如果能夠像這一次這樣,盡早地尋求社會的幫助和啟發,也許,我可以為外甥爭取更多更寶貴的時間和機會。

  所以,雖然我隻是他的舅舅,但在內心,真的也有一種深深的愧疚感。現在我隻希望,在未來的時間裡,我能夠盡到我的責任和義務,讓外甥重新振作起來,回到社會中去,做一個對社會和傢庭有用的人。

  再次真誠地感謝那些給我提供瞭啟發和建議的朋友們!

  • 你憑什麼上北大讀後感
  • 一個北大人的成長足跡:未名湖是個海洋
  • 你憑什麼上北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