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婷:贏自己比贏別人重要

  潘曉婷:贏自己比贏別人重要
  
  潘曉婷,職業臺球選手,被媒體譽為“90球天後”。16歲即獲1998年“歐立歐杯”全國女子9球公開賽冠軍,其後又獲2002年首屆亞洲區“球王杯”男女9球混合賽冠軍和日本大阪第35屆世界女子9球公開賽冠軍、2004年度世界女子9球“世界杯”季軍、2005年全日本(9球)錦標賽女子組冠軍等獎項。
  
  先忍受寂寞再當高手
  
  性格決定命運。我就是個內向、安靜、骨子裡要強的人,有人稱我為“寂寞高手”。
  
  我小時候的理想是當個畫傢。我3歲開始學畫,那時候,父母去上班,因怕我一人在傢不安全,就把我反鎖在傢裡,一鎖就是一整天,而我就安安靜靜地呆在傢裡畫畫,一畫也是一整天。從那時起,我就養成瞭獨處和靜思的習慣。至今,我的朋友也不多。朋友多的話難免要應酬,應酬就要進入嘈雜的公共場所和方方面面的人接觸,這樣既占用我練球的時間,也不符合我的個性。我一個人呆在傢裡看書、看搞笑碟片,吃點零食,偶爾陪媽媽逛街。壓力特別大的時候練練瑜伽,一個人靜靜地打坐,聽聽輕松的音樂減壓,就是我很享受的業餘生活狀態。
  
  現在想想,安靜的人真的很適合做職業臺球手,因為打臺球需要很專註,凝神思考,耐得住性子,不急不躁,心理素質要特別穩定……而這些,我都具備。如今,能耐得住寂寞的人不多,我偏是其中之一。所以說,先忍受寂寞,再當高手吧。好的心態是成功的必備條件。
  
  贏自己比贏別人更重要
  
  前不久,我在美國打公開賽期間,和愛裡森·費舍爾打的那場球,令我終生難忘。
  
  我曾經和這個世界排名第一的選手交過兩次手,過往一勝一負的戰績,讓我在比賽中得以輕裝上陣。比賽進行到決勝盤8比8平時,局勢對我來說是有利的,可我沒把握好機會。再者,比賽主場在美國,美國人當然希望自己的選手能贏,所以在我擊關鍵一桿時,主辦方突然廣播通知,說觀眾可以換票離場瞭,結果有些觀眾就開始在場上走動,這種混亂的局面影響瞭我的情緒,我最終輸掉瞭本來可以勝利的比賽。
  
  賽後,我沮喪極瞭!我跟愛裡森這個世界排名第一的頂尖選手已較量到最後,但由於我的失誤,沒能戰勝自己的偶像,這是我無法原諒自己的。當晚,我徹底失眠。和父親通話時我說:“這場球,我會記一輩子!”睡不著的時候,我就重溫一個故事:一個女孩在一望無際的沼澤裡行走,但她卻迷路瞭。聰明的女孩沒有慌亂,而是沿著自己一路留下的腳印回到出發的地方,開始試走新的路線,最終,她離開瞭茫茫無際的大沼澤。這個故事再一次鞭策我,即使輸瞭一場比賽,隻要能從中找到失誤和欠缺之處,總能回到起點重新開始。
  
  人不可能事事順利,一路走來,留下腳印,能找到來時的路就好。這件事之後,我思考過,也許,人能贏自己比贏別人要重要許多。
  
  吃苦是為瞭做金字塔尖上的人
  
  我的同行說過這樣的話:“潘曉婷能有今天的成績,在意料之中。”可能,他們知道我的付出是常人無法比擬的。
  
  我15歲開始在父親的球館裡練球,一呆就是4年。球館裡有個小屋子,裡面的一張單人床、一個衣櫃就是我全部的財產。那4年裡,父親給我做瞭硬性規定,每天練球8至12小時,沒有周末,一個禮拜隻能休息半天。即使我病瞭,上午在醫院打點滴,下午回到球館還是要補足當天的練球時間。
  
  以前,傢裡經濟拮據,父親陪我到北京參加比賽,我們就從山東濟寧乘火車一路站到北京。在北京,因為沒錢,我和父親隻能住18元錢一晚的地下室。地下室陰暗潮濕,推門就能聞到刺鼻的黴味兒。第一次拿瞭全國冠軍,獎金隻有4000元,為瞭能細水長流,我和父親在全聚德隻點瞭半份烤鴨。看著那半份香氣撲鼻的烤鴨,我卻痛哭不止。所有這一切,我都忍受瞭。因為,我15歲開始摸球桿時,父親就說過,要想做到最好,就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犧牲更多。父親當過國傢級的足球運動員、籃球裁判,後來改行當廚師,又被評為魯菜特一級廚師。父親希望我像他一樣,做事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金字塔尖上的人。為實現這樣的目標,人傢練3個小時的球,我要多練好幾個小時,這樣才可能趕超別人。所以,吃不瞭這份苦,受不瞭這份罪,趁早放棄,另謀出路;但是,一旦選擇瞭這條道,想要成功,吃苦就成瞭最基本的準備。就看人有沒有對苦難的耐受力,耐受力強的人早晚都能品嘗到成功的喜悅。

  1. 別讓特長擊敗自己
  2. 戰勝自己,你將贏得世界
  3. 你憑什麼不相信自己的未來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