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選錯,人生也不會毀瞭

  就算選錯,人生也不會毀瞭

  文/臺灣作傢小野

  我弟弟小時候和爸爸出門,回程天氣很熱,路上有人賣冰,爸爸問他要不要吃,他搖搖頭說:“我不熱,我不要吃冰。”回傢後我爸爸寫瞭一篇日記,說孩子很懂事,知道傢裡窮,即使想吃仍回答不要。

  我弟弟做的選擇,滿足爸爸而非自己的欲望。弟弟是我這一輩小孩的縮影。連飯都吃不飽的年代,生存是唯一目的,怎麼可能讓你做選擇?就算讓你選擇,你也知道哪個選項是大人想要的。

  你以為孩子在做選擇,但是他的選擇有兩種:一種是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另一種是,他的選擇是為瞭滿足大人,而非自己,像我弟弟和我女兒就是這樣。

  敢要的哥哥,做最大的夢



  兒子女兒和我生存的年代不同,他們從小就有很多選擇機會,但兩個孩子從小在“做選擇”這件事上,反應截然不同。

  哥哥很自我,每次都選最好的、最大的、最貴的,總是反反覆覆、猶豫不決。妹妹則很堅定、沒有一絲猶豫,總選擇最簡單合宜的。他們小時候我有種誤解,以為哥哥不懂自己要什麼,而妹妹很會做選擇。

  一直到妹妹二十幾歲,跟我抱怨一件往事,我才知道誤會大瞭。

  有次,全傢去香港玩,念小學的哥哥和幼兒園的妹妹,回程可以去玩具反鬥城各挑一個玩具。妹妹一開始就挑瞭個哪裡都買得到、不到一百元的小黑板。哥哥從進門那刻起,一直挑一直換,最後挑到一個八百元的蝙蝠俠。結帳途中,看見一個限量版、要價四千元的蝙蝠俠,又換:“我要這一個!”他媽媽終於發火瞭,認為他沒主見,隻會選最貴的,不準他買。是我出面緩頰,替兒子說好話,兄妹才皆大歡喜帶著自己選中的玩具回傢。

  事隔二十多年,妹妹對這件事竟然還耿耿於懷。她說,選完就後悔瞭,可是我們贊美她的堅定,拿她的表現罵哥哥,所以她不敢換。但她很羨慕哥哥,每次都這麼堅持的要,不惜大哭大鬧,最後都得到想要的。

  就如女兒說的,我兒子是要選就選最好的,努力爭取。從小,他喜歡的女生都是全校最漂亮的。高中時我還幫他追過女生,雖然沒追成,他也不以為意,至少試過瞭。

  大學畢業,他想出國念電影,沒拍過電影也非相關科系畢業的他,竟然填瞭美國電影研究所最好的前十所學校。我在電影圈的朋友笑他,我也勸他選擇符合他程度的學校。他說:“爸爸,出國念書要花那麼多錢,如果不能念最好的,我在國內拿文憑就好。”後來,他被哥倫比亞大學錄取,畢業作品回國也拿到瞭金穗獎。

  他就是這樣,一路都要最好的,努力去要。別的父母可能會罵他一頓,說他好高騖遠、不實際。可是你為什麼要阻斷他對未來的想象?何不讓他去,失敗瞭再想辦法,隻要他願意承擔後果,為選擇負責就好。

  不敢要的女兒說:“我要休學!”

  從小溫暖體貼、做選擇果斷,人生看似一帆風順的妹妹,高中時面臨瞭很大的生涯困惑。高一上學期結束,她跟我們說:“我要休學!”

  從小在我們傢教育下,她知道,生命有許多可能;但她念的明星國中彌漫著“隻有前三志願才是學校”的價值。她那年沒考上前三志願,這個挫敗讓她對自己沒自信、對學習產生懷疑。

  我女兒提出想休學,我要她給我半天想想。我和太太去散步,半天後我們同意瞭,但是有兩個條件:第一,自己規劃休學後的學習與生活;第二,把高一念完再休學。

  整個高一下學期,她都在為未來的休學生活做準備。規劃休學後,每天早上七點半聽《空中英語教室》,然後開始一天的學習、創作、看書加強國文能力、找課程補強對天文學的興趣等。傢中還留有一本寫滿同學祝福的紀念冊,她向全世界宣告要休學,斷瞭自己的後路,決心下得很大。

  辦休學手續的前一天,她寫瞭一封信給我,說她這五個月夠瞭,她其實是在鬧情緒,因為高中考壞瞭,所以過不瞭關;現在想通瞭,決定高中讀完,大學要念設計。想通瞭,知道念高中是為瞭什麼,就比較快樂、比較甘願,她選擇念完高中後考大學。

  我非常平凡,如果我的孩子很乖、很優秀、一帆風順,我會像一般父母一樣,非常高興。但多數的情況是,你的孩子可能很普通、學業不突出,也沒有特別優秀。我隻是很瞭解,生命本來就是這樣曲曲折折。

  我念過生物系、當過生物老師、放棄在美公費攻讀博士的機會返國寫作、寫過小說與散文、做過電影與電視,每次生命的轉換,沒有因此就不害怕。我隻知道當老師無法滿足我、我隻知道我不喜歡美國的科學傢生活,但我喜歡什麼?我並不具體,當我隱約知道這似乎是我要的,我就去追求。

  在這樣心情下長大的人,當瞭爸爸,會很小心翼翼的,不輕易撲滅孩子的想法,不輕易告訴孩子應該做些什麼。

  我並不是多麼英明的爸爸,知道孩子未來的道路。我隻是真心相信,大人一輩子做這麼多錯誤的選擇,真的沒有比較高明,不會知道哪一個選擇是真正“正確的”選擇。而且,選擇也無所謂對錯。你是誰?你要什麼樣的人生?都會決定你做的選擇。

  就算選錯瞭,人生也不會因此就毀瞭。兒子也曾經問我:“如果我到後來去婚紗店當攝影,你會不會很失望?”我說不會,然後說:“如果你告訴我,我終於明白我走錯路瞭,或是電影根本沒有路瞭,你當婚紗攝影把自己養活,有什麼不好?”他說:“這樣根本不需要去美國念書那麼久。”

  我告訴他,那是你人生中很珍貴、奢侈的一段生活,爸爸可以幫你做到,我也很高興。我大學念生物系四年、醫學院工作兩年,公費到美國念書又放棄,不是浪費瞭十年嗎?我後來做的電影、電視看似和這些經歷無關,可是我的確因此和別人不一樣。

  我為什麼那麼放心讓小孩做選擇?因為我已經看清楚,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義,失敗也好,走錯路也好,最後都讓你變成今天的自己。

  孩子小的時候我很少會跟他們說:“我教你。”

  隻是在他做選擇的時候,陪著他去看,你是怎樣的人?有哪些優點?適合什麼?從他的個性中找出他適合的方向,他會比較有自信,有自信的人比較不容易做出錯誤的決定。

  1. 牽一隻蝸牛去散步
  2. 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3. 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教育孩子的失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