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文/王學富

  昨天,讀初中的兒子放學後向同學借瞭一輛自行車,從位於市中心的學校騎車回到市郊的傢。他騎行25公裡,穿越半個南京城,又經過一段郊區路,最終回到傢裡。因為是一輛舊自行車,途中鏈條時而脫落,他幾度下來重裝。回到傢時,他的媽媽看到他一手的油。

  他騎車回傢的表面理由是:放學時發現口袋裡沒錢搭車瞭。但這個行為的真正動機卻是出於一種少年激情,一種冒險的沖動。

  兒子的這個行為得到瞭媽媽極大的贊賞。他的媽媽,永遠都覺得兒子非同一般,對兒子說:“兒子真有勇氣,憑你這樣的勇氣,有什麼事不能做好!”

  我贊賞兒子,更贊賞他的媽媽。

  由此,我想起兒子讀幼兒園時發生的一件事。這天上課,老師講瞭一個故事,啟發孩子們學習禮貌。

  故事說:冬天到來之前,小松鼠在樹洞裡貯存瞭許多的食物。冬天來瞭,小松鼠邀請小白兔到傢裡來做客,拿出小白菜和胡蘿卜招待小白兔。

  故事講到這裡,老師問:“小朋友們,小白兔要對小松鼠說什麼?”

  孩子們一致回答:“謝謝。”

  隻有一個孩子不是說“謝謝”,而是問小松鼠:“你還有什麼?”

  這個小朋友,就是我的兒子。

  顯然,他的回答出乎老師意料。老師就指著我兒子對其他小朋友們說:“這個小朋友很貪心,不講禮貌!”

  小朋友們一致說:“是!”

  但是,這不是“貪心”,而是孩子的“好奇心”.

  我們常說,要培養孩子的創造力,卻不知道,這創造力是從好奇心裡長出來的。可惜,我們的教育,常常在不自覺之間會壓抑孩子的好奇心,壓抑孩子看似與眾不同的表現。

  每個人生來就是獨特的,但是,當一個人生下來,迎接他的文化有太多的“一致性”的要求,這會壓縮孩子成長的“獨特性”空間,他的創造力也一並被壓抑瞭。

  一個人要成長,需要有勇氣,堅守自己的獨特性,與壓抑自我的因素戰鬥。這種反抗行為被人稱為“叛逆”,合理的叛逆對於一個人的成長是必要的。我曾遇到一位心理學傢,他把孩子成長中的叛逆稱為小鳥試翅。

  不敢試翅的小鳥,一直呆在窩裡,無法成為能夠飛翔的鳥。沒有經歷過反抗的孩子,很難有勇氣和有能力去成為自己。當我們有瞭勇氣,我們就敢於活得真實,活出真實的自己。這就應瞭陶行知的話: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

  因此,在孩子教育方面,當孩子做出某種非同一般的行為的時候,不要急於做負面的評價,更不要強制他們改變。父母、老師需要讓自己的心變得柔軟,更加寬容,去理解、接納、欣賞、支持孩子們,幫助他們確認自己。

  父母不是永遠要贏,有時候我們可以輸給孩子。那些征服瞭孩子的父母,也可能是失敗的父母。

  有這樣一個案例:有一個年輕人前來尋求幫助,原因是他出現瞭性功能障礙。我發現,這是一個被父親征服(又自幼受到母親過度保護)的年輕人。雖然心理問題的背後有復雜的原因,不能過於簡單地歸因,但父親對兒子的壓制與當事人的心理癥狀存在本質的關聯:他的父親是一個“成功者”,永遠看不起自己的兒子。兒子上初中的時候,因為一次考試成績不好,父親把兒子的書本撕碎瞭。那個夜晚,這個孩子把父親撕碎的書從垃圾箱裡找回來,在自己的房間用膠帶把書本粘起來,第二天帶著粘起來的書本去上學,仿佛這件事沒有發生。這位父親永遠不會明白,他撕掉孩子的書本的時候,也損傷瞭孩子的自我。他雖然沒有直接扭損兒子的小雞雞,但他兒子的性功能障礙是其生命功能受到扭曲和損害的象征。

  我想到一句話:每一個人生下來都是“原創”,長著長著就成瞭“贗品”.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他們的生活故事沒有機會展開,就銷聲匿跡瞭。要讓人生真正開花結果,我們最需要的是敢於與眾不同的勇氣。但是,勇氣是要培育的。

  我有兩個期待,一是對個體的期待,就是活出獨特的勇氣;一個是對公眾、文化和教育的期待,給每一位個體留下獨特成長的空間。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1. 人生沒有標準答案
  2. 成功沒有標準答案
  3. 關於生命的名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