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堅韌的本能鑄就不屈的人生

  勵志人生:堅韌的本能鑄就不屈的人生

  從逃學戲耍經常受到老師懲罰的淘氣孩子,到酷愛學習的師范才子;從因傢境貧寒而與高中失之交臂的中等師范畢業生,到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從山溝裡的“復式班”的窮孩子,到從新東方一個最普通的兼職教師,再到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高級副總裁。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歷,也成瞭陳向東2005年被哈佛商學院錄取的原因之一。

  IBM創始人沃森曾說過,“當面臨重大打擊的時候,人們通常會有三種選擇,第一種選擇是萎靡不振,完全垮掉;第二種選擇是勉強恢復到正常狀態;第三種選擇是把挫折看成是上帝所賜予的重大歷史機遇,勇敢面對,力創奇跡。”陳向東說自己屬於第三種,是那種有瞭目標就不放棄,越挫越勇的類型。

  新安痛

  知道河南省洛陽市新安縣是在杜甫《三吏三別》中的《新安吏》,那是陳向東傢鄉土地。傢鄉給瞭他貧窮但快樂的童年,也讓他飽嘗瞭從渴望到絕望的無助。痛並不是因為貧困的生活,而是因為總共有三次眼看著“上大學”的夢像肥皂泡一樣破滅。

  陳向東所在的新安縣當年是一個國傢級貧困縣。爸爸是“老三屆”,在村辦小學當老師,靠微薄的收入吃力地養活著這個五口之傢。在陳向東的記憶裡,媽媽總是晚上6、7點鐘的時候抱著弟弟,牽著他,帶著姐姐,走過15裡山路去姥姥傢。吃過一頓飯,再走3個小時山路回來。小向東不明白為什麼要那麼晚,那麼辛苦地去姥姥傢。去瞭也不多呆幾天。後來才知道,就是當時傢裡的糧食不夠吃,去姥姥傢可以吃頓飯,姥姥還能趁天黑偷偷塞給媽媽一些糧食。怕傢裡的幾個舅舅看見,其實姥姥傢的口糧也不富餘。



  沒有上成大學的父親,在陳向東很小時候就教導他,惟一能夠改變現狀的辦法就是考大學,翻越貧瘠的山梁。打小,考上大學成瞭陳向東最偉大的和最終的目標——那是生活和父親教給他改變生活的路徑。

  陳向東很聰明,學習成績總是班裡第一。自信考上高中沒有問題的他,常常“恃才放曠”——中考前一個月還在逃學。因為個子小,坐在第一排的他,總趁老師不註意溜出教室,跑到山上的大石頭上睡大覺。有一次,居然是被老師叫醒的。但很快的,這種快樂的日子隨著中考的結束而消失——因為傢境貧寒,比自己大兩歲的姐姐被重點高中小齡生考試提前錄取。父親把陳向東的志願悄悄地改成瞭師范。不能上高中,就意味著可能沒有機會再上大學瞭。陳向東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瞭挫敗的傷痛。這第一次的打擊讓他開始沉默,那個頑皮的孩童不見瞭。

  1985年,陳向東到瞭洛陽第一師范學校,陳向東抓住一切可以上大學的機會。入學時候,校長公佈的一個消息,給瞭他一株救命稻草。“隻要在校期間每年學習成績名列第一就能在畢業時候保送上大學”,校長這句話成瞭陳向東在師范學校前進的最大動力。開學之初,學校舉辦一個數學競賽,獲得第一名者可以得到20元的獎金。於是,陳向東“一夜暴富”。拿著得來的20元錢,他買瞭身新毛衣毛褲,換掉瞭被各種顏色接長的棉衣棉褲。他還辦瞭份校內雜志《物理苑叢》,自己寫主編的話、組織同學采編、油印。還組織同學到河邊的核桃林裡大談人生。當他以每年第一的成績完成3年學業的時候,該年文化課第一名保送上大學的制度被取消。“那年我17歲,又一次跟自己的大學夢想擦肩而過。接著我就上班瞭,到縣裡一個中學當語文老師,兼班主任。”

  上大學受到瞭兩次挫敗後,怎麼辦?放棄嗎?陳向東當然不甘心,教書一年之後,他報考瞭河南教育學院,誰知道被人舉報說不合政策要求——當時師范學校需畢業後工作3年以上才可以報考——於是陳向東接受瞭第三次打擊,“被打回原形”的他,回到縣中學,教瞭三年書才圓瞭進入河南教育學院的夢。在那裡求學期間,找陳向東說容易也不容易,要麼在圖書館,要麼就不知道躲到哪裡讀書去瞭。緊接著,又考進鄭州大學的陳向東發現,人的夢想從來就是貪婪的。小時候最大的夢想是上大學,現在大學夢想實現瞭,自己渴望的卻是全中國最好的文科院校之一——中國人民大學的經濟學專業。而最後,他獲得瞭人大經濟學博士學位。

  陳向東說,自己要感謝這幾年所受的挫折。如果不是這樣,不會體會到收獲的喜悅。而我們說,如果不是堅持執著的精神,他是走不到這麼遠的,甚至走到哈佛商學院。

  新東方之惑

  1999年,北京新東方學校因為雅思、英語四六級、新概念、托福、GRE培訓名噪京城。當時想出國留學的人都到這裡來,而此時的陳向東還僅限於聽說過新東方這個名字而已。

  當時陳向東周圍的很多同學都在準備出國,他自己也在猶豫,就問同學都在上什麼培訓班,沒想到同學們的回答竟然都是新東方。“挺神奇的。這是個什麼地方啊,怎麼吸引那麼多人,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呢?”就這樣,他從同學那裡聽到瞭很多關於新東方的故事。一天,同學對他說:“陳向東,你去新東方行,你口才好,可以當老師。”正是這句話使陳向東接下來的人生跟新東方寫在瞭一起。

  當時,恰逢新東方正在招老師,而且工資待遇也很高,所以陳向東決定去試試。就這樣,他直接跑去找時新東方校長俞敏洪。此時俞敏洪正準備上飛機去加拿大,由於時間倉促,陳向東到新東方的願望隻能暫時擱置,但是俞敏洪言談中流露出的真誠,更堅定瞭他到新東方的決心。俞敏洪從國外回來後,陳向東再次去見他。那是一間很小的辦公室,俞敏洪從書桌裡拿出一本GRE的書,指著其中的一道題說:“你給我講吧!”出色的演講使陳向東從此成為新東方的老師。

  新東方的三尺講臺是個“造星”的“T臺”,陳向東很快成為瞭明星教師,教書不到半年就出瞭《GREGMATLSAT邏輯推理》。短時間內,陳向東怎麼可以大放異彩?當然還是陳向東慣常地努力,在“要做就做到最好”的信條下,陳向東從來都認真且執著地對待每件事情:為瞭準備兩小時的課程,他甚至要花十幾天的時間準備課和琢磨。別以為陳向東在俞敏洪面前講的那小段GRE課程是他憑借“好口才”臨時發揮。實際在他決定“來新東方看看”的時候,就開始著手準備各種發言。他曾經背過長達三個小時的講稿。

  武漢速度

  繼2000年新東方教育集團在上海、廣州這兩個特大城市開辦新東方學校後,又想將其“觸角”延伸到更多的省級大城市。素有“九省通衢”的湖北省被新東方瞧上瞭。武漢作為湖北省省會,是華中政治、經濟、文化最發達的城市。從市場優勢來講,武漢當時沒有比較具規模的外語培訓機構。新東方看準這個有力時機,決定搶先占領湖北乃至華中地區的培訓市場。

  2002年,陳向東被俞敏洪相中去武漢籌建武漢新東方學校。半年之內,員工從0發展到300,校園建設、招生數量創新東方歷史最高。籌建武漢新東方的時候,他一周的日程表是這樣的:周二飛武漢,周五回北京,處理總裁助理的相關事務;周六、日講授GER邏輯課。在北京,他是超人教師,課程最多的時候,要講7個班的課,一天共講10個小時,連續講20天。而到武漢,他又成瞭包工頭,出差回來,無論多晚都要趕回工地看看。招生工作全面開始的時候,他更陷入瞭忙碌的狀態:“當時總在半夜醒來,腦子裡想著第二天要做的事情。列一張表,能有20多項。”(www.share4tw.com)他每天的平均睡眠不超過3個小時,武漢新東方的員工私下給校長的綽號是“鐵人”,“人生貴在專註,隻要你投入地做一個事情。眼睛裡,腦子裡都是這個事。堅持到底,就能成功。”這是鐵人的心裡話。

  現在,“武漢速度”成瞭大傢開拓其它城市市場的標桿。

  武漢市場的開拓對陳向東來說,不是“建功立業”這樣簡單。因為獨立挑起瞭一副沉重的擔子,陳向東比以前更能理解新東方學校的精神實質。隻要有目標,並執著地向它奮鬥、熱戰,每個人都會做得更精彩。

  2003年9月,陳向東被調回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總部,擔任集團副總裁兼人力資源總監,全面負責集團的人力資源、市場推廣以及公共關系工作。那年,陳向東的女兒出生。雖然回到北京,他卻還是沒有時間照顧傢,老婆說他把傢當旅館。女兒在兩歲前是不讓爸爸抱的,因為不認識爸爸。一次跟愛人帶孩子逛商場,愛人臨時走開瞭一下,懷裡的女兒卻因為找不到媽媽而放聲大哭,全然不顧抱著自己的爸爸,抱孩子在手裡,卻感覺離孩子好遠。

  從1988年開始投入教育領域的工作到現在,陳向東在教育行業的打拼已經有瞭18個年頭。特別是在新東方的近七年裡,專註、堅忍、堅韌的陳向東多瞭更多的大氣與成熟。現在,陳向東的重點工作是進一步整合資源,使得工作效率最大化,並構建一種真正全新的文化。“我相信偉大的企業不是管理出來的,而是領導出來的;偉大的企業絕對不是行政命令的結果,而是由那些迫切地渴望成功的人辛苦努力的結果。”

  • 高三學生必備的優秀品質:堅強、堅持、堅韌
  • 直面現實 堅韌前行——寫給高三同學的第18封信
  • 堅韌不拔造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