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傅櫻

  勵志人生:傅櫻

  她,“中國原子彈之父”鄧稼先的得力幹將,一個從事瞭38年的“兩彈”研究的“兩彈”專傢;

  她,從1998年到2006年,歷時8年,挑戰“中國第一考”司法考試6次未果的一個72歲高齡的司法考生;

  她,新東方北鬥星培訓學校第一期司法考試培訓班的學員,2007年以379分通過瞭司法考試,結束瞭屬於她個人的“八年抗戰”。

  傅櫻,一個研究國防科研的物理研究專傢是怎樣走上瞭從事法律工作的道路的?在她自己戲稱的“八年抗戰”的國傢司法考試中,又有著怎樣的艱苦和堅持呢?

  “我的單名一個櫻”

  傅櫻是湖南長沙人。1958年7月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原北京航空學院)飛機設計系空氣動力學專業,同年9月份被分配至國傢科研單位工作,從事核武器研究。曾參加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和氫彈的理論研制,發表過多篇論文,兩次獲省部級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1995年退休後去深圳,在一傢律師事務所工作;1999年通過全國統考,獲法律工作者資格證書;2004年,獲企業法律顧問資格證書,並在北京兩傢公司任法律顧問;2006年擔任一傢律師事務所的高級顧問。

  從以上介紹中,我們可以看出她的工作以1995年為分水嶺,被分成瞭截然不同的兩個階段:前38年是理工類的科學研究,後12年是人文類的司法工作。由“兩彈專傢”到一個法律工作者,這位老人究竟經歷瞭怎樣的考驗,又是怎樣一路風雨兼程走過來的呢?

  北京新東方北鬥星培訓學校學員傅櫻

  72歲的傅櫻老人,沒有白發蒼蒼,沒有顫顫巍巍。精心修飾過的面容、時尚伏貼的短發,以及與玫紅色的唇相呼應的繡在衣襟上的玫瑰花,似乎都在暗示著傅櫻老人與其他古稀老人的不一樣之處,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熱愛生活的老人。

  “我的單名一個櫻,不是英雄的英,是櫻桃的櫻。”傅櫻老人在介紹自己的名字時,沒有選擇用唯美但易逝的櫻花來為自己的名字作解釋,而是用碩果累累、殷紅喜人的櫻桃來加深我們對她的名字的印象。

  司法工作樂在其中

  “說來慚愧,考瞭這麼多年。”傅櫻老人笑著對我們說,“別把我的‘劣跡’報道出來,這司法考試之戰打瞭八年,‘八年抗戰’啊。”

  “1995年退休以後去深圳一個律師事務所打工,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在司法行業,10年多瞭,從行政職員到行政主管,再到主任助理,一直很快樂。”傅櫻老人輕描淡寫的敘說著自己的“打工”生涯,“做行政也就是整理檔案,立個案,跑跑腿兒什麼的。不過,深圳市司法局對我的工作很滿意,我給律師事務所交上去的材料都是很規范的,從來沒有被打回來過。”傅櫻老人的言下微微透露出對自己的肯定和嘉許。“我是搞理工科研出身的,嚴謹和仔細是必然的職業素養。”傅櫻老人這樣解釋著。

  傅櫻老人在律師事務所工作的日子裡,雖說是以行政事務居多,不過,在日常的工作中還是會接觸到各種各樣的案件和法律問題,她漸漸認識到不懂法律知識對自己開展工作非常不便,“我這個不是律師的人,管理著那些大律師,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傅櫻老人低頭淺笑著。

  國傢司法考試之戰一打就是八年

  早在1997年,傅櫻老人就想報名參加律師資格考試,“那時候有個規定,60歲以上的人不能參加考試。這樣的年齡限制在1998年就取消瞭,年齡一放開,我就馬上去參加律師資格考試瞭,當時我在深圳參加的考試,應該是年紀最大的考生吧。”

  傅櫻老人在1998年報名參加瞭律師資格考試,成為當年廣東省年紀最大的考生,《深圳法制報》曾以“‘兩彈’專傢欲圓律師夢”為題作瞭專題報道。遺憾的是,她以微弱的分數之差未能如願,但她參加律師資格考試的決心並未因此動搖,她接著又參加瞭1999年的律師資格考試。

  “在前兩次的律師資格考試中,我都沒有予以重視,心想,不就是劃劃ABCD嗎?總覺得自己怎麼著也是個研究員啊,那些那麼高難度的純物理課題我都可以拿下來,一個律師考試應該難不倒我的。”說到這裡,傅櫻老人搖瞭搖頭,仿佛是想“搖”去自己當年的自負。考試的難度遠遠超出瞭她的想象,所以,在接下來的2000年和2001年她都未參加考試。“我出國探親訪友去瞭,把這些考試都放在瞭一旁。”

  時值2002年,律師資格考試改稱為司法考試,探親訪友回來後的傅櫻老人繼續在律師事務所裡工作。法律工作者以法律為武器,在法庭內外縱橫捭闔,為那些需要法律幫助的人排憂解難,維護個人的權益,拯救瞭許多企業的命運。“那種被需要的感覺,不是傢庭裡的子女對自己的依賴和需要,而是素不相識的人,對你的信任,我能強烈的感覺到他們需要幫助。我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夠真正作為一個法律工作者去幫助他們,那將是怎樣的一種幸福啊。”她的內心受到極大的震動,“法律就是力量,我要利用這個利器幫助人們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為建立司法和諧社會貢獻一份力量。”她的熱情被點燃瞭。如果說傅櫻老人參加考試的初衷是為瞭工作的便利、管理的需求的話,那麼,後來則完全是法律本身具有的魅力打動瞭她。

  於是,時年67歲的傅櫻老人再次走進考場。這次,她開始重視考試,並且第一次參加司法考試的輔導班,但考試結果依然不理想。不服輸的傅櫻老人在2003年痛下決心,甚至辭職,在傢專職復習。在2003年到2006年的三年裡,傅櫻老人的考試成績年年都有所提高。“345分、354分、356分,每次距司法考試通過分數線360分都差那麼幾分,真痛苦。”老人在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中堅持著。

  司法考試之所以稱之為“中國第一考”,是因為難度大、通過率低(平均通過率在10%左右),而且每年都是“歸零考試”,考完後考生在下一年必須重新準備、重新學習。司法考試將十四門法律課程揉合在一起,出四套卷子。其中既有對理論的考察,也就是法律條款的熟練程度,又有對真實案例的考察,也就是理論在實際中的運用;除瞭對書本上的基礎知識要背得滾瓜爛熟之外,還要對眾多法律條款能夠熟練運用。由此,司法考試難倒瞭許多法律專業的本科生,他們望而生畏,中途敗下陣來。

  “這幾個字一下子就緊緊攫住瞭我的心

  “我還以為今年會考個358分呢”,傅櫻老人開心的笑著。今年,她取得瞭379的高分,終結瞭“八年抗戰”,通過瞭司法考試。

  考試前,傅櫻老人選擇瞭新東方北鬥星培訓學校的司法考試輔導班,“我一走進新東方的課堂,看見瞭‘從絕望中尋找希望,人生終將輝煌’,這幾個字一下子就緊緊攫住瞭我的心。”傅櫻老人頓瞭頓,說:“畢竟,(連續考瞭這些年)我有時是感到絕望的,我希望能在這裡找到希望,實現輝煌。”老人幽默瞭一把,逗笑瞭在座的眾人。

  她由衷的感謝新東方。她說:“新東方的課程安排非常細致,以學生為本,充分考慮學生的學習習慣,講課的時候並不是滿堂灌的填鴨,而是在講課的同時安排瞭足夠的消化時間。老師的講解精妙又不失幽默,很有特色,讓我們在輕松的氛圍下吸收瞭所有知識點。(www.share4tw.com)更重要的是,在那些司法考試最艱難的日子裡,‘追求卓越,挑戰極限,從絕望中尋找希望’的精神一直激勵著我。”她告訴記者,她以在新東方的學習經歷,現身說法,結果她的侄孫也計劃報新東方的GRE班。“他現在在北大上學,計劃去美國讀書深造。他選擇瞭新東方,新東方就是他實現夢想的第一站。”

  “成功在於堅持,人生也在於堅持

  傅櫻老人回想起走過司法考試的這一路,艱辛不止是心理上承受的挫折與矛盾,還有老人遭遇到身體上的傷痛。據與傅櫻老人並肩作戰參加司法考試,並輾轉各個培訓班之間的晶晶姑娘介紹,平時她都與老人做伴,一起來、一起走,某一天因故自己提前先走瞭,第二天再看見傅櫻老人時,發現她鼻青臉腫,臉頰上縫瞭十幾針。原來是那天下課後,老人沒有註意到公車站那條石板路上有一個縫,一下子摔倒瞭,結果老人自己捂著傷口趕到附近的醫院縫瞭十幾針。在那樣的傷痛下,傅櫻老人依然堅持上課。老人的功底非常紮實,課下經常與同學一起探討案例。“我傢門口的麥當勞是我和同學們的據點,我們經常在那裡探討各種案例,我最喜歡和他們這些年輕人在一起。”傅櫻老人推推眼鏡,眼裡流露出喜悅。

  是的,這是一個堅持信念、挑戰自我,有著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的老人;這是一個上網查詢資料,寫e-mail與同學和老師探討問題,發手機短信與年輕人溝通,從來都不服輸的老人;這是一個即有著老一代人的堅持與堅韌品格,也有著年輕人蓬勃向上、努力進取精神的老人。72歲,對於很多同樣年齡的老人來說,意味著頤養天年、含飴弄孫,而傅櫻老人選擇瞭挑戰中國第一考的司法考試,在“八年抗戰”之後,以379分的成績通過瞭2007年的司法考試,在生命的征途上,又樹起一塊人生裡程碑。傅櫻老人說,成功在於堅持,人生也在於堅持,但凡堅持者、不屈不撓者,就有瞭贏的姿態。

  • 勵志人生語錄
  • 勵志人生感言
  • 勵志人生格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