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溺愛是孩子的災難

  父母的溺愛是孩子的災難

  文/艾小羊

  路遇一個沒有教養的孩子,於我們而言,不過是一次事故,過後就忘記瞭,而對於那個孩子來說,卻可能是一生的災難,現在她在嬌慣中嘗到蜜,生活終將以加倍的苦來歸還於她。

  女童不過三歲,穿一件淺粉紅色的公主裙,被父親高高地扛在肩上。

  海洋公園的白鯨館裡,馴獸師正在指引白鯨表演跳舞。人流如花瓣一般,在水池周圍圍瞭一圈又一圈。沒有站進內層的,就把孩子扛在肩上,遠遠地站在外面,隻要孩子能看到就行瞭。

  男人來得較晚,從我的身邊奮力擠過,像一個奮勇向前的餃子。那樣人聲鼎沸的時刻,人們表達不滿的方式,唯有眼神,不過,看到他肩上的孩子,眼神裡已多瞭一層溫柔。

  女童手裡拿瞭一支泡泡槍。泡泡槍幾乎是來海洋館遊玩的孩子們的標配,女孩是粉紅色的人魚公主,男孩是藍色的小海豚。隻是,大多數孩子都隻是將它拿在手裡,或者在露天的地方玩。女童卻不斷地按著泡泡槍的發射機關,泡泡一片一片地湧出來,湧到瞭她前排遊客的頭上,飄到瞭她左邊遊客的臉上。

  一支新泡泡槍,不舍得藏著掖著,每個孩子都是如此吧。那些沒有在這裡玩泡泡槍的孩子,是被父母告知,這樣的地方不宜玩泡泡槍,因為泡泡是堿性液體,那些皮膚與頭發中彩的人,會感覺不舒服。或者如果他們的孩子太過頑劣,至少可以編一個童話故事,告訴他們,白鯨不喜歡泡泡,看到它就不會再跳舞瞭。孩子是世界上最講道理的生物,世上沒有不聽話的孩子,隻有方法不對或根本不想辦法的父母。

  那位父親與旁邊站立著的母親,卻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女兒制造出來的泡泡已經給旁人帶來瞭不快。泡泡繼續大量湧出來,方圓十平方米內的遊客都不得不邊看白鯨,邊扇動右手,趕走這些不速之客。

  向這一傢三口行註目禮的人越來越多,女童顯得非常得意。當孩子無法從父母處獲得正確的信息,便往往會做出錯誤的判斷。果然,她壓低瞭泡泡槍的槍口,向距離她最近的一位女士的臉開火瞭。女士驚叫,忽然被一串泡泡封住瞭口鼻的感覺,我猜並不比被高壓水槍爆頭舒服太多。

  同行的人掏出紙巾為她擦臉,“人這麼多,要玩出去玩嘛。”女士小聲說,顯然,這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周圍的氣氛有些壓抑,大傢都在期待那對年輕的父母能夠就此事說點什麼,即使不道歉,至少應該阻止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令人吃驚的是,那對父母什麼也沒說,甚至依然盯著跳舞的白鯨,連目光都沒有轉換一次。

  泡泡繼續在白鯨館上空飄移。人們開始有意識地與女童以及她的父母保持距離。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剛進來,並不明白之前發生瞭什麼事情,興沖沖地擠進瞭剛讓出來的空當。

  “啊!”很快,她便有瞭與之前那位女士同樣的遭遇,甚至更慘。女童用泡泡槍直接對準瞭她的眼睛,她不斷地揉著眼睛,眼線與睫毛膏迅速化開。

  “誰傢孩子,有娘生沒娘教嗎?”女孩一天的好心情大約都被毀瞭,她怒氣沖沖地質問,試圖盯著肇事者,可因為太不舒服,她不得不很快地又開始揉眼睛。女童的父母一言不發地擠出瞭人群,像三隻吐著泡沫的橫行的螃蟹,去禍害旁邊海豚館的遊客去瞭。

  他們經過我的身邊時,女孩原本平庸卻並不算醜陋的臉,在我的眼裡竟然十分猙獰,如同日系恐怖片中的怨毒的小鬼。

  路遇一個沒有教養的孩子,於我們而言,不過是一次事故,過後就忘記瞭,而對於那個孩子來說,卻可能是一生的災難,現在她在嬌慣中嘗到蜜,生活終將以加倍的苦來歸還於她。為人父母,最大的誤會常常是自己子女的一切行為都是可愛的。在他們眼裡,的確如此。

  然而,如果男人當瞭爹,女人當瞭媽,卻依然不知道人類社會是一個緊密的整體,其中成員隻有按照約定俗成的規則生存,才能獲得他人的尊重與幫助,做他們的孩子,真是前世修得不好。而最令人心痛的是,所有的孩子根本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

  女孩子可以養得像豌豆公主一樣嬌,在不妨礙他人的前提下。隻有這樣,她們長大之後,才不會過於含辛茹苦地追求一份感情,過分失去自我地對待一個男人。然而,嬌氣與沒教養是兩回事。如果一個女孩,無法明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是特別令人討厭的,更不知道巧妙地掩飾她那不受人歡迎的一面,而是真的自認為是公主,她最終,不會變成公主,隻能是公主的脾氣,丫鬟的命。

  1. 告訴孩子人的一生應追求什麼
  2. 莫讓優裕的生活害瞭孩子
  3. 請讓孩子平凡而普通地成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