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親歷記:孩子,我希望你離開這裡

  “小升初”親歷記:孩子,我希望你離開這裡

  文/楊斌

  六歲入學,以9月1日為界,偏偏兒子是9月22日出生的,因此,他比別的同學遲瞭差不多整整一年才讀書。老早,就有親戚朋友勸,找關系改一下出生日期,或者找找熟人打通學校的關系,就可以及時讀書瞭,那可是一年啊,不能耽誤瞭孩子,一步遲步步遲……

  我說,順其自然吧。

  迄今為止,兒子隻參加過二個培訓班,一個是5歲的時候,看他喜歡塗鴉——這是小朋友們最普遍最廣泛的愛好,於是,送他到小區裡的一個“國畫培訓班”玩瞭大半年,直到培訓班搬瞭地方,上課不再方便,才作罷。

  還有一個班,是兒子讀小學三年級時,有一次和同事吃飯,阿姨誇他手指修長,不彈鋼琴可惜瞭,回傢後,他便提出來想學鋼琴,於是又到樓下的琴行,練瞭差不多兩年琴。期間我們隻管交費,其它什麼考級之類的,從來不對兒子做要求,最後連老師都說,你們這做傢長的,真瀟灑。

  成果呢,也就是現在還保留著的幾十張塗鴉之作,還有就是幾本初級鋼琴教材。

  能夠賺個好玩,開心,也就夠瞭。

  不知怎麼,我總覺得,現在的孩子實在是太可憐瞭。沒玩過泥土,沒捉過蟋蟀,沒偷過黃瓜,沒在小溪裡滾過;沒有兄弟,也沒有姐妹。小小年紀,就那麼大那麼重的一個書包,每天的課程滿滿的,就連校訊通裡每天老師佈置給傢長的作業,都讓你看著頭暈。每天下班回傢,吃完飯,檢查完他的作業,我也差不多要精疲力竭。那孩子呢?應付完學校的這一堆東西,我不忍心再給他任何額外的壓力。

  我隻希望他開心。

  兒子很善良,善良到我有些擔心,當他有一天真正要獨自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他的善良會不會成為最大的缺陷和弱點。小時候,他是小區最受歡迎的小朋友,媽媽們都放心讓自己的孩子和他玩,因為他從不欺負人,還特別慷慨大方,樂於分享。

  每年寒暑假,傢裡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小客人,他們多是些苦命的孩子,來自有缺陷的傢庭——不是因為貧窮,就是因為父母被告或者被害。兒子是最好客的小主人,不但和每一個孩子成為好朋友,第二年還會念念不忘:媽媽今年我要請誰誰誰過來玩……

  他是個聰明的孩子,可惜太好動,典型的多動癥,屁股在板凳上坐不瞭幾分鐘(當初我們同意他練琴,也是期望他能練一練坐功)。打小他就對自然科學感興趣,那些考古、科學甚至醫學類的枯燥紀錄片,小小年紀就看得津津有味。

  帶他出去玩,朋友們總會驚呼他“知識淵博”,因為他總能說出那些植物、動物的名字。至於天體、宇宙的知識,專業生僻的術語,甚至枯燥的數字,需要的時候,他常常出人意料地隨口而出,我們也不知道他從哪兒看到的,又記住瞭。

  可惜這麼聰明,這麼好記性的一個孩子,入瞭校門,就大倒折扣,仿佛給廢掉瞭一大半武功:學習丟三落四,作業別字連篇,背篇文章,總要漏掉幾個字……

  我不知道是兒子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還是老師的問題,還是教育的問題。

  兒子學習成績屬於中等偏上。他喜歡學數學,英語也還不錯,唯一差點的,就是語文。小朋友都怕寫作文,這不奇怪,但奇怪的是,說他作文差吧,他寫的想象類作文(比如童話、科幻故事),實在是連我都佩服,但如果你讓他寫類似於“我的老師”“愉快的一天”“秋遊”之類的記敘文,那簡直是狗屁不通不堪入目。

  我小時候開竅晚,到高中時成績才沖上去,小學的成績,可是比兒子差遠瞭。有時候我想,沒準兒子也是開竅晚?

  還是順其自然吧。隻要他開心,快樂,健康,人格健全,就好。能夠過普通人、正常人的生活,就是幸福。要那麼多成功幹嘛?

  我徹底承認自己的“順其自然”教育法失敗,或者說,在中國行不通,是在今年。

  兒子今年小升初。總分300分,考瞭287分,平均每門功課近96分。我驚呼:“兒子,你考得太好瞭!比你老媽當年強多瞭!”不過,強心針打過,還是得面對現實:人傢第一名是平均分99.6分!兒子沒有進入一派(越秀區的小升初實行電腦派位,成績優異的進入一派,全是好學校,其餘的進入二派,學校有好有壞)。這意味著,兒子屬於二派,如果運氣好,可以派到育才、執信等五個重點中學,運氣不好,就隻能進東環、五羊這兩個中學瞭。

  我和老公說,順其自然吧。進不瞭一派,咱認瞭,誰叫你分數不夠?再說,兒子考得也不差啊,沒準運氣好,二派能夠派到好學校呢?就是運氣不好派到東環中學,也行,離傢近,人傢搞的小班教學,聽說也不錯的。隻要不到五羊中學就行瞭。

  老公說,你放心吧,肯定不會到五羊的,電腦派位的原則,是按照成績、志願、地段,五羊中學離我們傢遠,就是按地段,也不會去它那兒。

  結果通知書一到,我們全傻瞭眼:五羊中學。

  問教育系統的一位朋友,她說,你自己不搞那一套,就以為別人也不搞那一套?告訴你,電腦派位,就跟我們的人大代表一樣,全是忽悠沒錢沒關系的小民的,貓膩多著呢。說是電腦派,背後全是人在操作,你不送禮不找門路,就等著派到最差的學校吧。

  我說,擦,這麼黑啊?!我還以為真的是電腦派位呢!我要去法院告教育局,要求公開電腦派位的所有程序和信息……

  朋友說,沒用的,除非你準備首先毀瞭自己的生活,再脫10層皮,最後留下心理扭曲後遺癥。我勸你還是現實一點,趕緊找人吧,換個學校,還來得及。

  沒辦法,“孩子讀書的事比天大”,我這一貫不求人的人,也得硬著頭皮上瞭:“孩子成績也不差,按照電腦派位的原則,也該分到離傢近的,我要求不高,能不能到東環啊?”

  朋友罵我:人傢是至少半年前就開始運作瞭,你這個和時代和潮流脫節的媽,現在才來,肥豬肉早就被人分完瞭……

  一番周折之後,最後爭取到的結果是:可以到東環中學,但是要交三萬元的擇校費。

  兒子攤上我這個不識時務的媽,內疚。想瞭一晚上,痛定思痛,我對兒子說,兒子,咱就到五羊中學,別人能讀,我們也能讀。媽媽再無能,賣房子也送你到美國去讀高中,以後,我希望你離開這兒。

  又和老公商量瞭一下,房子是買不起的瞭,隻能換房,把自傢的房子租出去,到五羊中學附近租個房子住,就別讓孩子遭罪大老遠跑來跑去的瞭。

  就這樣,過去的二個月,找房子,看房子,租房子,搬傢,怎麼也沒想到,孟母三遷,我也成瞭那個陪讀的母親。

  搬傢時,遇到同一小區的兒子同學的媽媽,她說,她花瞭錢買瞭個某重點中學的學位。“反正都要花錢,你這租房子折騰的,還不是一樣花錢,逃不掉的。”

  差點忘瞭一個情節:我拉著老公,跑到教育局投訴電腦派位不公,在門衛登記瞭半天,等來瞭一位毫無表情的小官,一副公事公辦的腔調,收下我們的材料,要我們回去等答復。

  回來的路上,老公問,你還去法院告不?

  我說,不告瞭。

  我徹底投降,因為要我如@廣州區伯,如@大美女菊姐一樣,耗盡自己的時間、精力、心血,去陪一個龐大的官僚爛攤子玩,我陪不起。

  它要爛就爛吧,我還得過我的生活。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惹不起總還躲得起吧?

  孩子,我希望有一天你離開這裡,希望你能有個正常的生活環境,希望你不要再重復我們今天的生活,和命運。

  1. 孩子的成長,期待不如等待
  2. 父母的溺愛是孩子的災難
  3. 孩子,這樣去做一個人
  4. 六年後我將收獲怎樣一個孩子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