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第38封:誰都能成為大人物_傢庭教育

  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第38封:誰都能成為大人物
  
  親愛的約翰:
  
  在《馬太福音》中記有一句聖言:“你們是世上的鹽。”
  
  這個比喻平凡而又發人深省。鹽食之有味,又能潔物、防腐。基督想以此教誨他的門徒們應該肩負怎樣的使命和發揮怎樣的影響,他們到世上來就是要凈化、美化他們所在的世界,他們要讓這個世界免於腐敗,並給予世人更新鮮、更健康的生活氣息。
  
  鹽的首要責任是有鹽味,鹽的鹽味象征著高尚、有力、真正虔誠的宗教生活。那麼,我們應該用我們的財富、原則和信仰到做什麼呢?無疑,我們要做世上的鹽,去積極地服務社會,使世人得福。這是我們每個也是最後一個社會責任。
  
  我們現在的責任,就是完全獻身於周圍世界和眾人,專心致志於我們的給予藝術藝術。我想沒有比這個更偉大的瞭。
  
  談到偉大,我想起瞭一篇偉大的演講詞,那是我一生中不多見的偉大的演講詞。它告訴我,人沒有什麼瞭不起,但沒有什麼比人更瞭不起的瞭,這要看你為你的同胞和國傢做瞭什麼。
  
  現在,我就把這篇偉大的演講詞抄錄給你,希望它能對你大有裨益。
    
  女士們,先生們:
  
  今天我很榮幸能在這裡會晤一些大人物。盡管你們會說這個城市沒有什麼大人物,大人物都出身在倫敦、舊金山、羅馬或其他大城市,就是不會出自本地,他們都來自這個城市以外的地方,如果是這樣,你們就大錯特錯瞭。事實是我們這裡的大人物和其他城市一樣多。在座的聽眾裡面就有許多大人物,有男也有女。
  
  現在,請允許我大膽放言,在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大人物時,我們常常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我們總是認為大人物都有一間寬敞的辦公室。但是,我要告訴你們,這個世界根本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是世人最偉大的人物。
  
  那麼,誰才是世界上的偉大人物呢?青年人或許會急於提出這樣的問題。我告訴你們,大人物不一定就是在高樓大廈裡設有辦公室的人,人之所以偉大是在於他本身的價值,與他獲得的職位無關,誰能說一個靠吃糧食才能生存的君王比一個辛勤耕作的農夫更偉大呢?不過,請不要責備那些位居某種公職便以為自己將成為大人物的年輕人。
  
  現在,我想請問在座的各位,你們有誰打算做個偉大的人物?
  
  那個戴西部牛仔帽的小夥子,你說你總有一天要成為這人城市的大人物。真的嗎?
  
  你打算在什麼時候實現這個心願哪?
  
  你說在發生另一場戰爭的時候,你會在槍林彈雨中沖鋒陷陣,從旗桿上扯下敵人的旗幟,你將在胸前掛滿勛章,凱旋歸國,擔任政府褒獎給你的公職,你將成為大人物!
  
  不,不會的!不會,年輕人,你這樣做並不是真正的偉大,但我們不應該責備你的想法,你在上學時就受到這樣的教導,那些擔任官職的人都曾經英勇地參戰。
  
  我記得,美國的西班牙戰爭剛結束時,我們這個城市有過一次和平大**。人們告訴我,流行隊伍走上佈洛大街時,有輛四輪馬車在我傢大門口停下來,坐在馬車上的是霍普森先生,所有人都把帽子拋向天空,揮舞著手帕,大聲地叫:“霍普森萬歲!”如果我當時在場,也會這樣叫喊,因為他應該獲得這份偉大的榮譽。
  
  但是,假設明天我到大學講壇上問大傢:“小夥子們,是誰擊沉瞭梅裡馬克號?”如果他們回答:“是霍普森。”那麼他們的回答是八分之七的謊言,因為擊沉梅裡馬克號的總共有八個人,另外七個人因為職位的關系,一直暴露在西班牙人的炮火攻擊之下,而霍普森先生身為指揮官,很可能置身於炮火之外。
  
  我的朋友們,今晚在座的聽眾都是知識分子,但我敢說,你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能說得出與霍普森先生在一起戰鬥的那七個人是誰。
  
  我們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教授歷史呢?我們必須教導學生,不管一個人的職位多麼低微,隻要善盡職責,美國人民頒給他的榮耀,應該和頒給一個國王一樣多。
  
  一般人教導孩子的方式都是這樣的,她的小兒子問:“媽媽,那棟高高的建築物是什麼?”
  
  “那是格蘭特將軍的墳墓。”
  
  “格蘭特將軍是什麼人?”
  
  “他是平定叛亂的人。”
  
  歷史怎麼可以這麼教授呢?各位想一想,如果我們隻有一名格蘭特將軍,戰爭打得贏嗎?哦,不會的。那麼為什麼要在哈德遜河上造一座墳墓哪?那不是因為格蘭特將軍本人是個偉大人物,墳墓之所以建在那裡是因為他是代表人物,代表瞭二十萬名為國損軀的英勇將士,而其中許多人和格蘭特將軍一樣偉大。這就是那座美麗的墳墓聳立在哈德遜河岸邊的真正原因。
  
  我記得一件事,可以用來說明這種情況,這也是我今晚所能想到的惟一一個例子。這件事令我很慚愧,無法將其忘掉。我現在把眼睛閉上,回溯到1863年,我可以看到位於伯克郡山的老傢,看到牛市上擠滿瞭人,還有當地的教堂和市政廳也都擠滿瞭人。
  
  我聽到樂隊的演奏聲,看到國旗在飛揚,手帕在迎風招展。我對當天的情景記憶猶新。人群是來迎接一連士兵的,而那連士兵也正在列隊前來。他們在內戰中服完一期兵役,又要再延長一期,現在正受到傢鄉父老的歡迎。我當時隻是個年輕小夥,但我是那個連的連長。在那一天,我洋洋得意,像個吹足瞭氣的氣球——隻要一根細細的針,就可以將我紮破。我走在隊伍前列,我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驕傲。
  
  我們列隊走入市政廳,他們安排我的士兵坐在大廳中央,我則在前排就坐,接著鎮上的官員列隊從擁擠的人群中走出來,他們走到臺上,圍成半圓形坐下,市長隨後在那個半圓形的位子中央坐不來。他是個老人,頭發灰白,以前從未擔任過公職。他認為,既然他擔任公職,他就是一個偉大的人物。當他站起來的時候,他首先調整瞭一下他那副很有份量的眼鏡,然後以無比威嚴的架勢環視臺下的民眾。突然,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接著這個好心的老人走向我,邀請我上臺和那些鎮上的官員坐在一起。
  
  邀請我上臺!在我從軍之前,沒有一個市府官員註意到我。我坐在臺前,讓我的佩劍垂在地板上。我雙手抱胸,等待接受歡迎,覺得自己就像是拿破侖五世!驕傲總在毀滅與失敗之前出現。
  
  這時市長代表民眾發表演說,歡迎我們這批凱旋歸來的軍人,他從口袋裡拿出演講稿,小心翼翼地在講桌上攤開,然後又調整瞭一下眼鏡。他先從講壇後面退瞭幾步,然後再走向前。他一定很用心地研究過演講稿,因為他采取瞭演說傢的姿態,將身體重心放在左腳,右腳輕輕向前移,兩肩往後縮,然後張開嘴,以四十五度的角度伸出手。
  
  “各位親愛的市民,”他開口說:“我們很高興歡迎這些英勇參戰的……不畏流血的……戰士回到他們的故鄉。我們尤其高興,在今天看到跟我們在一起的,還有一位年輕的英雄(指的就是我)……這位年輕的英雄,在想像中,我們曾經看到他率領部隊與敵人進行殊死搏擊。我們看到他那把閃亮的佩劍……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他對著他的部隊大叫,‘沖鋒’。”
  
  上帝呀!這位好心的老頭子對戰爭一無所知。隻要他懂一點戰爭,就會知道一個事實:步兵軍官在危險關頭跑到部屬前面是極大的錯誤。我竟然拿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指揮刀,對部下大喊:沖鋒!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你們想一想,我會跑到最前面,被前面的敵人和後面己方部隊夾擊嗎?軍官是不應該跑到那地方去的。在實際的戰鬥中,軍官的位置就在士兵身後。因為是是參謀,所以當叛軍從樹林中沖出,從四面八方向我方攻來時,我總是要騎著馬對我方軍隊一路叫喊:“軍官退後!軍官退後!”然後,每個軍官都會退到戰鬥區後面,而且軍階愈高的人退得愈遠。這不是因為他沒有勇氣,而是因為作戰的規則就是這樣。如果將軍跑到前線,而且被打死瞭,這仗也就必輸無疑,因為整個作戰計劃都在他的腦子裡,他必須處在絕對安全的地方。
  
  我居然會拿著“那把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佩劍”。啊!那天坐在市政大廳的士兵當中,有人曾以死來保護我這名半大不小的軍官,有人背著我橫渡極深的河流。還有些人並不在場,因為他們為國捐軀瞭。講演的人也曾提到他們,但他們並未受到註意。是的,真正為國捐軀的人卻沒有受到註意,我這個小男孩卻被說成當時的英雄。
  
  我為什麼被當作英雄?很簡單,因為那位演講者也掉進同樣愚蠢的陷阱。這個小男孩是軍官,其他的人隻是士兵。我從這裡得到瞭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一個人之所以偉大,並不是因為他擁有某種官銜。他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以些微的工具創下大業,以默默無聞的平民身份完成瞭人生目標。這才是真正的偉大。
  
  個人隻要能向大眾提供寬敞的街道、舒適的住宅、優雅的學校、莊嚴的教堂、真誠的訓誡、真心的幸福,隻要他能得到當地居民的感謝,無論他到哪裡,都是偉大的。但如果他不被當地居民所感謝,那麼不管他到地球的哪個角落,都不會是個偉大的人物。
  
  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我們是在有意義的行動中活著,而不是歲月;我們是在感覺中活著,而不是電話按鍵上的數字;我們是在思想中活著,而不是空氣;我們應該在正確的目標下,以心臟的跳動來計算時間。
  
  如果你忘記我今晚所說的話,請不要忘記我下面的話:思考最多、感覺最高貴、行為也最正當的人,生活也過得最充實!
  
  愛你的父親
  
  June 8,1906
  
  洛克菲勒名言:
  
  1、我們要做世上的鹽。
  2、人沒有什麼瞭不起,但沒有什麼比人更瞭不起的瞭。

  1. 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
  2. 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第1封:起點不決定終點
  3. 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第2封:運氣靠策劃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