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物——松下幸之助

勵志人物——松下幸之助

  松下幸之助是日本著名跨國公司“松下電器”的創始人,被人稱為“經營之神”——“事業部”、“終身雇傭制”、“年功序列”等日本企業的管理制度都由他首創。
  少年時代的松下幸之助隻受過4年小學教育,因父親生意失敗,曾離開傢到大坂去當學徒,1918年,23歲的松下在大坂建立瞭“松下電氣器具制作所”,接連推出瞭先進的配線器具、炮彈形電池燈、電熨鬥、無故障收音機、電子管、真空管、晶體管等一個又一個成功的產品,7年之後,松下幸之助成瞭日本收入最高的人,從那時起,直到1988年的63年中,有10年他的收入均為日本第一位,有6年居第二位,1989年他逝世時,留下瞭15億多美元的遺產。
  松下幸之助為人謙和,無論見瞭誰都點頭哈腰,他用一句話概括自己的經營哲學:“首先要細心傾聽他人的意見”。
  松下電器產業株式會社自1918年松下幸之助創業以來,作為企業人,通過提供商品服務,始終以“為瞭使人們生活變得更加豐富、更加舒適,並為瞭世界文化的發展作出貢獻”為經營理念從事著企業經營活動。經歷八十多年的奮鬥,現在已成為世界著名的綜合型的大型電子企業,並在世界各國開展著事業活動。
  松下公司是一個跨國性公司,在全世界設有230多傢公司,員工總數超過250,000人。截至2008年4月1日,其中在中國有100,000多人。2007年全年的銷售總額為700多億美元,為世界制造業500強的第59位。
  自從1978年鄧小平訪問松下電器公司以後,松下電器開始在中國投資,把松下在中國的事業與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融為一體。從電子材料到零部件,從部品到整機,從傢用電器到工業機器,到目前為止,在中國進行的技術合作項目160多項,建立合資獨資企業53傢(上海7傢公司),總投資近15億美元。
  1894年 出生於日本和歌山縣
  1910年 進入大阪電燈公司當內線見習生
  1915年 與井植小姐相親,9月結婚,新娘19歲。
  1918年 創建松下電器制作所;生產改良附屬插頭,雇傭3個員工。成立“步一會”
  1922年 誕生生產與員工教育並進的構想
  1925年 首次成為日本最高收入者,年底當選區會議員。
  1935年 將公司改組為股份有限制
  1943年4月受軍方邀請設立松下造船株式會社、松下航空機株式會社。
  1946年 因協助戰爭被革職。
  1947年 復職為社長。
  1957年 開始在全日本設立銷售店
  1958年6月,接受荷蘭政府頒發勛章。
  1961年 辭退總經理,就任董事長
  1973年辭掉董事長,改任顧問。捐款總金額50億日元給日本的各級行政單位。
  1977年出版《我的夢,日本的夢,21世紀的日本》
  1980年創立財團法人“松下政經塾”
  1989年 以松下公司顧問身份去世
  松下幸之助及公司的故事
  松下的招聘故事(一)——神田三郎的悲劇
  有一次,日本的松下公司招聘的一批推銷人員,考試是筆試和面試相結合。這次招聘的人總共就有十名,可是報考的達到幾百人,競爭非常激烈。經過一個星期的篩選工作,松下公司從這幾百人中選擇瞭十名優勝者。
  親自過目瞭一下這些入選者的名字,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面試時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神田三郎並不在其中。於是,馬上吩咐下屬去復查考試分數的統計情況。
  經過復查,下屬發現神田三郎的綜合成績相當不錯,在幾百人中名列第二。由於計算機出瞭毛病,把分數和名稱排錯瞭,才使神田三郎的成績沒有進入前十名。聽瞭,立即讓下屬改正錯誤,盡快給神田三郎發錄取通知書。
  第二天,負責巴黎這件事情的下屬想報告瞭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由於沒有接到松下公司的錄取通知書,神田三郎竟然跳樓自殺瞭,當錄取通知書送到時候,他已經死瞭。這位下屬還自言自語地說:“太可惜瞭,這位有才華的年輕人,我們沒有錄取他。”
  松下幸之助聽瞭,搖搖頭說:“不!幸虧我們公司沒有錄取他,這樣的人是成不瞭大事的。一個沒有勇氣面對失敗的人又如何去做銷售!!”
  松下的招聘故事(二)——“吃”和“被吃”
  日本松下公司預備從新招的三名員工中選出一位做市場策劃,於是,他們例行上崗前的“魔鬼練習”,予以考核。
  公司將他們從東京送往廣島,讓他們在那裡生活1天,按最低標準給他們每人1天的生活費用2000日元,最後看他們誰剩的錢多。
  剩是不可能的,一罐烏龍茶的價格是300元,1聽可樂的價格是200元,最便宜的旅館一夜就需要2000元……也就是說,他們手裡的錢僅僅夠在旅館裡住一夜,要麼就別睡覺,要麼就別吃飯,除非他們在天黑之前讓這些錢生出更多的錢。而且他們必須單獨生存,不能聯手合作,更不能給人打工。
  第一個先生非常聰明,他用500元買瞭一副墨鏡,用剩下的錢買瞭一把二手吉他,來到廣島最繁華的地段——新幹線售票大廳外的廣場上,演起瞭“盲人賣藝”,半天下來,他的大琴盒裡已經是滿滿的鈔票瞭。
  第二個先生也非常聰明,他花500元做瞭一個大箱子,上寫:將核武器趕出地球——紀念廣島災難40周年暨為加快廣島建設大募捐,也放在這最繁華的廣場上。然後用剩下的錢雇瞭兩個中學生做現場宣傳講演,還不到中午,他的大募捐箱就滿瞭。
  第三個先生真是個沒頭腦的傢夥,或許他太累瞭,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瞭個小餐館,一杯清酒一份生魚一碗米飯,好好地吃瞭一頓,一下子就消費瞭1500元。然後鉆進一輛被廢棄的豐田汽車裡美美地睡瞭一覺……
  廣島的人真不錯,兩個先生的“生意”異常紅火,一天下來,他們對自己的聰明和不菲的收入暗自竊喜。誰知,傍晚時分,厄運降臨到他們頭上,一名佩戴胸卡和袖標、腰挎手槍的城市稽查人員出現在廣場上。他扔掉瞭“盲人”的墨鏡,摔碎瞭“盲人”的吉他,撕破瞭募捐人的箱子並趕走瞭他雇的學生,沒收瞭他 們的“財產”,收繳瞭他們的身份證,還揚言要以欺詐罪起訴他們……
  這下完瞭,別說賺錢,連老本都虧進去瞭。當他們想方設法借瞭點路費、狼狽不堪地返回松下公司時,已經比規定時間晚瞭一天,更讓他們臉紅的是,那個稽查人員正在公司恭候! 是的,他就是那個在飯館裡吃飯在汽車裡睡覺的第三個先生,他的投資是用150元做瞭個袖標、一枚胸卡,花350元從一個拾垃圾老人那兒買瞭一把舊玩具手槍和一臉化妝用的絡腮胡子。當然,還有就是花1500元吃瞭頓飯。
  這時,松下公司國際市場營銷部課長宮地孝滿走出來,一本正經地對站在那裡怔怔發呆的“盲人”和“募捐人”說:“企業要生存發展,要獲得豐厚的利潤,不僅僅要會吃市場,最重要的是懂得怎樣吃掉市場的人。”
  松下的故事招聘(三)——掌握機會
  一傢松下公司旗下的外企,招一名會計,又因為這是一傢跨國公司,所以這是許多年輕人向往的地方,終於到瞭面試的那一天,公司裡人山人海,經過嚴格的筆試之後,又經過細心的篩選,最後隻剩下三位非常優秀的女大學生瞭,經理讓他們明天再來進行口試.
  到瞭第二天,三位女大學生都穿著漂亮的衣服來瞭,而經理卻一人發給他們一件衣服和一個黑皮包,對他們說:現在我所給你們的每一件衣服上都有一塊污跡,你們必須在八點十五之前到總經理室去進行口試,並且我提醒你們一句,總經理喜歡幹凈整潔.落落大方的人,你們身上的污跡最好不要被總經理發現否則會被淘汰出的.這是,A女大學生趕緊拿出手帕紙來擦,而其結果是污跡越擦越臟,越擦越大,這時,A女大學生非常的著急,苦苦央求經理,想讓他再換一件,可是,經理帶著遺憾的口氣說:”不好意思,你已經被淘汰瞭,”A女大學生哭著離開瞭,B女大學生看局勢不行,所以飛奔的跑到洗手間,想設法用水將污跡沖洗幹凈,她洗瞭一遍又一遍,果然,污跡沒瞭,胸前卻濕瞭一大片,這時,B女大學生一看表,已經快到八點十五瞭,她整理瞭一下,飛奔向總經理室,到瞭總經理室門前,一看表,正好八點十五,B女大學生緩緩打開門,隻見C女大學生正要從屋裡出來,B看見C女大學生胸前還有那塊污跡,她這才放瞭心,她胸有成竹的走瞭進去,總經理看到他眼前的那塊”濕地”,對她說:”現在我公佈勝出者, 就是C女大學生,”B女大學生非常的驚奇,很不服氣,總經理看出瞭她的心思,微笑著說”C女大學生用她的黑皮包掛在胸前,擋住瞭那塊污跡,我想,假如我沒猜錯的話,她現在洗手間裡,大概你的黑皮包落在洗手間裡瞭吧!”B女大學生心服口服的離開瞭總經理室.
  機會,是每個人通向成功的一把金鑰匙,隻有把握好現在的每一次機會,才能在其中鍛煉自己,將自己置身於競爭的行列當中.
松下幸之助獲得的榮譽
  松下幸之助以一生的事業奮鬥經歷和優秀的經營管理才能以及世人矚目的業績,為自己贏得瞭無比輝煌的榮譽。在這些榮譽的背後,是他所取得的無與倫比的成就。
  國外:
  1958年6月由荷蘭政府頒發的“奧倫治領導者聲望” 獎章,松下從荷蘭女王手中接過瞭獎章。
  1976年,美國慶祝建國200周年,松下夫婦應邀參加洛杉磯的日裔遊行祭典。這是松下第二次訪問洛杉磯。第一次訪問時,該市市長把松下到達洛杉磯的那一天定為 “松下幸之助日”。這一次,市長普瑞迪又向他贈送瞭“促進美日友好與參加遊行祭典感謝狀”。
  1979年,松下在馬來西亞受到政府的表彰,並贈以榮譽勛章。
  國內:
  50年代 天皇夫婦在參觀松下電器的高規、茨木工廠以後,授予松下“戴明獎”。
  1961年 松下獲得“日本廣告獎”,這個獎項專門頒給那些對大眾生活和宣傳技術進步最有貢獻的人。
  1965年 松下70歲時,接受日本政府頒發的“二等旭日重光勛章”,獎勵松下在日本重建中所作的貢獻。
  1965年 2月23日出版的《時代》雜志選為封面人物,照片為巨型全傢福,內文同時以五頁的篇幅介紹他的個人經歷、經營理念以及松下電器的發展史。
  1965年 6月,松下以70歲高齡獲得日本著名學府早稻田大學的名譽法學博士學位。
  1970年 4月,大阪舉辦瞭萬國博覽會,松下電器在其中專設“松下館”,展出公司的優秀產品。由此,松下受到日本政府的“一等瑞寶獎章”,這是專門為那些制造出優異產品等的傑出人物所設的最高獎章。
  1981年 松下86歲時,接受日本政府頒發的“一等旭日大綬勛章”,這是日本國最高的獎章。
  松下得到的榮譽來自多方面,這既是對他成功業績的獎賞,也充分反映瞭他的多才多藝和卓越貢獻。松下的晚年,榮譽接踵而至,可以說是榮寵備至。而這些榮譽的獲得,完全是對他50多年艱苦奮鬥經歷的最好肯定。無論國內還是國外,無論政府還是民間,人們都是因為衷心感謝他的卓越貢獻才給予他這些榮譽的。
外界對松下幸之助的評價
  豐田汽車公司董事長豐田英二說 :我擔任專務時,曾率技術人員參觀松下電器工廠,松下幹部列隊,盛大歡迎。最前頭的,竟是松下先生本人。他對顧客的重視、恭敬,真是無人能比。他始終貫徹顧客至上的精神。他還集合幹部,帶頭向豐田人員作深入地發問。他這種謙虛和以身作則的精神,令人覺得他不愧是位優秀的經營者。
  運輸大臣小坂德三郎感嘆地說:即使已退居幕後,松下先生仍是每天一早,必在內心高呼今天要做的事,一股奇妙的力量就會湧上心頭。我認為,他能有今日成就,都在於此。人生體驗已很豐富瞭,他還時時自問:“這樣是不是比較好?”並且也有率直地向大眾表白的勇氣。他這些作風,不禁令人感到,無論什麼學校畢業都無關緊要,他已經遙遙地超越瞭。
  京都大學名譽教授會田雄次評價道:松下先生有古代武士的脾氣-—守信、自律,絕不靠政治賺錢,徹底遵守商人道德。他誠懇、細心地謹守禮節,這一品性,也感染瞭公司全體員工,形成瞭一股稀罕可貴的“社風”。而他最優的天資,就是不需要憑分析就能敏銳直覺地洞察一切,準確地判斷事實真相。
  歐洲人特別感到松下先生的三種魅力:
  第一種,他的出身成長背景。世界屈指可數的成功者,竟嘗過種種辛酸,真令人驚嘆。
  第二種,西洋人對日本的松下先生擁有產業革命初期眾多歐美領導者相同的特質極感興趣。
  第三種,他將日本悲慘的戰敗,以果敢決斷及員工的忠誠敬愛,復興起來。這是歐美領袖不易做到的。
  金屬工會議長宮田義二談到:松下先生到松下工會演講時,勞工戰線的統一正處激烈之中,我也傾全力投入。他演講完,竟然對我說:“你對勞工運動的信念,我很感動。希望你能為國傢貫徹你的信念,我必大力支援。”這真使我大吃一驚。由於他的種種鼓勵,使我不得不從其他角度好好看待他。結果,我發現他不僅是企業傢,也是教育傢、宗教傢。不管在哪一方面,都有瞭不起的先見之明。他可以說是日本農村富裕起來的思想根源,也是氣宇宏大的“無稅國傢論”的創作者。但願日本的熊彼得(對資本主義有獨特分析的美國經濟學者)-—松下先生,能更健康愉快地奮鬥。
  女演員高峰三枝子對松下的評價極高,她說:松下先生的地位雖然那麼崇高,卻一點也不驕傲,對人一視同仁,平易近人,所以和他交談時,往往會忘記你眼前是一位偉大的大人物。而他的談話內容,不時會有令人溫暖感動的人生哲理。他有一對豎立的大耳朵,對自己不明白的事,一定率直地問:“這是什麼?”徹底查明,真是活到老,學到老。我衷心祝福他永遠健康,因為我希望能永遠在他生日的這一天,送花給他。
  小提琴手久之子說:我早就從照片上看過松下先生,很率直的面貌,一點也不象社長。我在松下電器的音樂會演奏時,他都坐在我面前,我也漫不經心地沒註意他。直到一起共餐,才知道他就是松下先生。我和他交往瞭二十年,沒什麼機會長談,但他的短短幾句話,卻坦誠地扣人心弦。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會客室匾額上的“共存共榮”。這句話對自我感很強的音樂傢,是很大的啟示:不是要聽我演奏,而是由聽眾和我來共同創造音樂,這才是真正的音樂。
  作傢幫光史郎認為:松下先生富有大阪風味的柔韌,就象他能巧妙地操縱自己纖弱的體質,以保長壽。他的經營法,也是這樣擅於使負的牌子,變成正的牌子。雖然是松下電器的大老板,生活起居卻很簡樸,名片和一般職員的一樣樸素。可是,談話內容卻很豐富。即使是初次見面,他還是誠實地照自己想說的話去說,語氣淡泊而達觀。世人都視他為“經營之神”,我覺得說他是“人生的高手”更恰當。象這樣的人物,今後可能暫時不會出現吧。
  俳句詩人南本憲吉贊美說:松下先生是我最尊敬的大阪前輩之一,因為他具有三項特質:Vitality (生活力),Mentality(智力),Royalty(莊嚴)
  桑特利酒類公司董事長佐治敬三回憶道:先父鳥井信次郎全身像揭幕禮時,松下先生冒著大風雪前來。他說:“鳥井先生若還在世,就一百零二歲瞭。無論如何,我也要代替他活到一百零二歲。我和他的緣分是這麼深,”他在自行車店學徒時,就結識正在艱苦經營葡萄酒的傢父。事業成功後,兩人還組成瞭“一文不名會”。今日的我,也深受他的關照,深感父子兩代受知遇的機緣太深瞭。我要說:“不單是替先父活到一百零二歲,更願您萬壽無疆,福如東海。”
  日本興業銀行顧問中山素平評說道:松下先生擅長打大算盤。在挑選繼承人的大事上,他挑選的,竟是監事的末座,年輕的山下繼任社長。他看中的,是山下能適時地轉變、突破既定的觀念,有遠見,能掌大局。同樣,在他生意尚未上軌道時,他就開始倡導PHP運動。他所考慮的,不是使生意興隆的層面,而是以推動日本政治、經濟,來使松下事業獲得繁榮。這是他一貫的經營哲學,也是被日本國人列為“受尊敬的人物”的第一個理由。
  大阪愛樂交響樂團朝比奈隆說:我已過瞭七十歲,和松下先生已交往三十年,但他的思想觀念,卻一年比一年更豐盛,也形成瞭他特有的魅力。一般人都會使一些手段籠絡人心,但他認為這是極其無聊的。所以,他能不屈服於權威,也不輕視別人,而能從聽來無意義的話中,掏出一些東西來。他曾為自己生病、公司股價跌落而嘆道:“啊,我的公司還是不行的。”並嚴厲地反省。這就是他率直觀察事物的結果。他的精神早已超過肉體的老化。願他繼續成長到九十歲、一百歲,永遠成長。
  外務省顧問大來佐武郎認為:“洞察未來”,又能獲得具體成果,是松下先生特異的經營能力。而他不隻是位經營者,還強烈關心日本的前途,於是創設瞭松下政塾,著述許多書。盡管他年事已高,還出國考察,想用自己的眼睛確認實情,這全是一股年輕的精神支撐他。這位國際性人物曾是“時代”、“生活”等雜志的封面人物,可能是他那種開拓者的精神和正視困難的勇氣,很合美國人的脾胃吧。
  參議院議員安西愛子評價說:松下先生身為世界級的大企業傢,對正直人應有的態度,仍時時不離腦海。日本戰敗後,道德教育全被刪除,他忍不住去查遍其他國傢嚴格的教育制度,連文教委員也不如他研究得透徹。今後,已逐漸從學歷轉移為學習社會。松下先生的生存奮鬥方式,將更受重視。即使時代背景不同,這位大前輩對現代青年,永遠是不可少的鼓勵和心靈寄托。
  歷史學傢奈良本辰也說:我看瞭松下先生寫的“怎樣挽救潰散中的日本”和“憂論”後,很受沖擊。但這種警惕之書,為何不出自學者之手,而卻出自隻有小學程度的企業傢呢?這樣的一位松下先生,到底是何許人呢?第一次見面時,我幾乎要嘆一口氣:“容貌實在不凡。”這是一副超越、容納一切,佛般的容貌,想象不出他會是那位給人感受強烈的作者。這時,我好象又發現那正直強烈的精神,也包容在那柔和的神態中。再想到他會說:“政治、經濟或學問,都是屬於’人’的;而現今在各方面,都把人遺忘瞭。”就不會驚訝他會有這樣的卓見瞭。
  評論傢扇谷正造贊嘆地說:“經濟界”雜志的頒獎晚會中,每位致辭的財經界領袖,都扯個沒完沒瞭,令人難忍。最後是松下先生致詞:“恭喜各位,我感冒,聲音嘶啞,我的致辭到此為止。我代表出席的各位上臺,也代表各位和獲獎人握手,與大傢共享榮譽。”在熱烈的掌聲中,我心中充滿瞭解放感,這是多麼明智的老人,而“共享榮譽”,又是多麼有力的一句話啊。世阿彌的“花傳書”有三種花:年輕時的花,就是含苞待放的花;中年的花,最鍛煉盛開的花;老年的花,則是消謝-—隱密的花。他就是隱秘的花。
  關西主婦聯合會會長比嘉正子回憶說:年營業額高達三兆四千億元的象征–松下先生,對主理育幼院的我,確實是非常遙遠。但雖然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卻感到精神非常相近。松下先生的洞察力,不但是經營上,對人心也善於捉摸,非常細膩而善體人意。有一次我送他一份全國最好的茶葉。他來函致謝,最後,還加上一句:“防止茶葉霜害,用國際牌電風扇很有效。”真有他風趣的一面,也不愧是“經營之神”。
  經傢-—日本藝術院會員橋本明治說:我是鄉下人,吃飯特別快,去松下先生傢的茶席前,內人為此嚴厲地警告我。開始時,松下先生突然說:“橋本先生,我吃飯是非常快的。”這句話,把一切拘謹都掃光瞭。我在他傢簽名簿上簽名時,他爽朗地說:“喔,您連這種字,也寫得很愉快嘛。”富有哲理味的談吐,令我難忘。我為他畫肖像時,他認為不宜交談,於是,兩人就在長久的靜默中,順利完成。他實在是位細心、嚴謹,又充滿愛心的人;而他另一種魅力,就是即使泛泛閑聊,也會被他的哲理味吸引。
  近畿日本鐵路公司董事長佐伯勇說:松下先生的事業特色,是準確地洞察需要趨勢,親自找出發展的竅門,不斷創新。他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人,能用率直、沒有偏見的心去觀察傾聽而累積出雄厚的悟性,才能做出該舍則舍、應進則進的正確判斷。對事業,對人生,都是如此。雖然年事已高,但他“不是曬幹的鯽魚,而是活的鮞魚。”即使是鯽魚,一旦曬幹,也失去生活的新鮮美味。要有生命力,才能一天比一天進步。松下先生是一位“永不知足”的人。
  參議院議員中村銳一說:松下先生會被實業界稱為“神”,大概是因為他以實益性去說服人。 大阪人不喜歡管恩斯如何、加爾佈雷斯如何;他隻是以電腦般的察覺力,用平實易懂的話來談:“要怎樣賺錢呢?”等等。同樣是刻苦成功的人,松下先生絲毫沒有自誇的高論,而且他那種人格自然流露無比的說服力,是無法模仿的。或許是關西腔的柔和、率直,會使人產生“對這人可以放心瞭吧”的想法。這無比的說服力,或許就是基於他“讓我們站在同一邊,肩並肩(不是面對面)地談吧”這種根本哲學。
  主教大學教授野田一夫認為:松下先生是個人情傢,又是個合理主義者。我曾問過幾位松下員工被降級的感覺,竟然都一致回答:“這是我自己的錯誤。也幸虧松下先生給我重新再起的機會。”這不單可看出他的處罰能令員工心服口服,他不埋怨、不推卸責任、懂得感恩的精神,也感染瞭員工。有人說:“松下先生最偉大的,就是不露偉大的神氣。”我也有同感。但我覺得事實上,松下先生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偉大的,所以,言行舉止才會那麼得體自然,甚至可形容為“純真”。
松下幸之助的信仰與經營
  信仰屬於宗教和道德領域,表面看來與經營無關,但松下從其人生觀出發,把自己的信仰與經營聯系起來。他的這種認識對我們有很深的啟發意義。從創業開始,松下每年增加業務部門。到瞭一九三一年年底,除瞭一般電器配線器具以外,電熱部門、收音機部門、電池燈部門、幹電池部門,制品總數已超過二百多種,在經濟不景氣當中,松下公司很順利地繼續發展,令業界都感到很驚奇。松下全體員工也在這不景氣當中,非常努力地配合公司,增加生產,不知不覺中,養成瞭一種奮鬥不懈的松下精神,這是最讓松下感到欣慰的一件事。在最近的這二三年間,突破不景氣的寶貴經驗,給員工們帶來的抓住機會的教育,效果很好。俗語說“百煉成鋼”,松下對此也有同感。他常常把親身的體驗,在指導店員時告訴他們,勉勵他們。所以,松下電器的店員,個個都有很好的敬業精神,常常被外界人士嘉許。松下認為,要把店員訓練成一個能夠獨挑大梁,有膽識、有魄力、能擔當的人,有很多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讓他們面對困難,能夠勇往直前地打破逆境,獲得刻苦奮鬥的體驗,這便是最好的訓育方法。可是,不論怎麼說,公司經營困難重重,畢竟不是一件好事情,再說,若遇到那樣的困境,也該算是經營者的失敗。松下指出,經營在任何情況之下,都要以能夠使它盡量順利為經則。從這個角度來看,利用經營困難的時刻訓育店員,並不是件好事情。在順利的環境中,仍然要訓練店員克服困難,才能使店員成為獨當一面、有作為的人才。凡是欣欣向榮的商行,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色。能夠有機會接受那種特殊訓練是幸運的。要接受前述那樣的訓練,需有相當的悟性和誠意。松下欣慰地說,幸虧本公司這一點做得很成功,希望各位繼續努力,使松下的傳統精神,能夠發揚光大。
  公元一九三一年匆匆過去,接著就是一九三二年年底,日本政府犬養內閣成立。接著政府公佈瞭黃金輸出禁令,財經界人士個個面露喜色。由於政友會內閣的積極政策,不景氣的情況,已略有好轉。松下因為看到內閣改組,業界因而有瞭一線曙光,便下定決心,今年更要努力經營。就在此時,經銷商U氏很正經地對松下說:“松下先生,說實在話,我自從幾年前開始,樣樣不順利,不幸的事情連續發生,使我很頭痛。我的某位朋友一直勸我信仰宗教,那位朋經常帶我去聽教理。起初,我實在不怎麼感興趣,半推半就地去聽瞭一二回,慢慢地產生感謝之念,才知道我以前對事情的看法,完全是錯誤的。以前什麼都不順利,是應該的。而現在的我,對任何事情都心懷感激。以前令我暴經的事,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可笑。心胸突然變得開朗,不安的心情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每天都能快樂地工作。後來,去參拜的次數愈來愈多,對自己能夠信仰宗教感到非常的愉快。店裡的生意也愈來愈順利,這才使我領悟到,人生是很有意義的。以後我繼續信仰,同時參加瞭教義的講習。“我一心一意,想把我的快樂分享給別人。松下先生,你現在很幸福,你是企業界的成功者,看到你的經營作風,再透過你的制品,感到你是我的知己。我從心底裡對你的人格非常景仰。以你這樣的年紀,就有這樣的成功,未來你的錦繡前程是無可限量的。我覺得象你這樣的人,能夠對企業界真正地貢獻自己的心力,必能有更大的發展才對。所以與你並不熟悉的我,才冒昧地跑來拜訪你。“象你這樣的人,若能走上信仰之路,以宗教的信念去推進你的事業,一定會如虎添翼,獲得更高層次的成功。也許你現在並沒有任何令你困惑的事,我們能夠互相認識,也算是有緣。更何況我能當你的經銷商,與你才能有更進一層的認識,這不是’緣上加緣’嗎?因此我來勸你信仰宗教,把我的快樂分享給你,請你好好考慮,最好和我一同去參拜一次。好嗎?”他的表情那麼平靜、懇切、熱情,說的話又那麼虔誠,使松下覺得信仰一定是件很好的事,同時也替他高興。可是,松下並沒有立刻產生想要信仰的念頭,也不想去參拜。松下從小至今對任何宗教都沒有發生興趣,隻不過認為宗教自有其存在的必要而已。於是,松下回答他說:“你的親切勸說,我很感激。不過我不能立刻接受這種信仰。如果將來有緣的話,再聽聽你的開導。
  自從發生此事之後,松下才開始對U氏所講的話、他的態度,還有他所提及的幸福感等等,產生瞭關心的念頭。過瞭十天之後,U氏再來看松下,這次比上次更熱心,他舉出很多具體的例證,邀松下參加信仰。松下隻是對他的好意表示感謝之意。這樣的事情,連續瞭三四次,他的熱心,著實令松下感動。可是,不幸的是,松下仍然沒有產生信仰之心。於是松下對他說:“U先生,你好多次熱心開導我,我非常感激。你現在有瞭信仰,並且過著心存感念的生活,是一件十分可喜的事。不過,坦白說,我雖然知道你的話是金玉良言,但遲鈍的我偏偏無法產生信仰的念頭。也許將來時機到瞭,有機會聽你的開導,請你再等候吧。U氏說:“很有道理。信仰是不能勉強的,我願意等待時機的到來。可是光是等待,機會是永遠不會來臨的。你必須實地接觸,才會有所發現,才能生出信仰之芽,所以請你委屈一次,跟我去參拜吧。他一再地、很有耐心地勸導松下,使松下很難推辭,加上松下自己早就想去看看寺廟的壯麗,終於回答他說:“我去參拜一次吧”。他聽瞭很高興,說:“那麼,愈早愈好,讓我當你的向導,帶你仔細參觀”。
  那年三月的上旬,當天早上七點,松下從大阪出發去參拜,八點多到達某教本部。U氏從第一步開始,很親切地對松下講解和說明。松下在這次參拜以前,也到過西本願寺、東本願寺,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寺廟。無論到哪裡去參拜,都沒有產生很深切的關心。但是那一天,也許因為松下仔細地聽瞭U氏的話,再加上這個本部建築宏偉,是別的寺院所不能比擬的,松下很好奇地東看看、西看看,跟著U氏走,然後到第一主殿參拜。主殿的規模盛大,用材精美,雕刻細膩,尤其是它場地的清潔,連一粒塵埃都沒有。看到這種壯觀的景致,人們的頭都會不由得低下去。其他的信徒在神殿步行,都是恭恭敬敬的。松下也感染瞭這種氣氛,恭恭敬敬地禮拜。轉頭對U氏說:“真是偉大!”U氏聽瞭很得意地說:“你也感到很偉大瞭吧。走出主殿,然後到正在建築中的教主殿參觀。正在大興土木的教主殿,大部分工程已經完成瞭。參與建築的工人,都是自願服務的信徒,而且為數眾多。他們滿身大汗,默默地將一磚一瓦砌起。這和其他建築工程的工地氣氛全不一樣。U氏對松下說:“每天有這麼多的人來義務服務,工程進行得相當快速。那邊的建築和這邊的建築,都是大傢出錢出力蓋起來的。教主殿的工程,由於登記願意來義務幫忙的信徒太多,以致無法使每一位加入,不能讓每一位願意幫忙的信徒滿足意願,使這裡的和尚感到很為難”。松下聽瞭更感驚異。然後他們到山腰參拜。走瞭一段相當遠的路,沿途有各種不同的設施,參拜的信徒人數也相當眾多。墓地打掃得一塵不染,鋪上一大片白色的小砂粒。信徒們都坐在小砂粒上,好象非常感激似地磕頭跪拜,其中也有人五體投地地跪拜。他們邊看邊離開,然後走到一般墓地去。這裡有無數墓碑,擠得滿滿的,卻很整齊。其中有很多是這個宗教團體的幹部,也有大教主的墓碑。今日此地的盛況,都應該歸功於默默沉睡在地下的無名英雄。
  繞瞭一圈下來,已是正午時刻,從八點開獨,巡拜主殿、教主殿和墓地,一共花瞭四個鐘頭。一路上聽U氏的說明,松下向他請教瞭一些不瞭解的問題。吃過午餐後,他們繼續遊覽此廟的附屬中學、專科學校和圖書館。圖書館是昨日新蓋落成,是一座鋼筋水泥的堂皇現代建築,內部的裝潢和設備也是第一流,決不輸給東京、大阪等大都市的建築水準,這些都使松下贊嘆不已。其次,他們去參觀信徒學校,這也是規模很大的建築物。當時入校的信徒超過瞭五千名,在校生每半年一期,一年兩期畢業生。人數最多時,一期畢業生即達七千人。這就是說,該校一年至少送出一萬畢業生,這樣的盛況是一般人所無法想象的。松下以前雖然多少也聽人傢說過,但對此是半信半疑,無法置信。如今親眼目睹,感到十分意外。信徒的熱誠再次地感動瞭他。U氏最後還要帶松下到制材所參觀。松下不禁反問他:“制材所是什麼地方?”“制材所就是制造木材的地方。現在正在建設中的教主殿以及其他本部所屬的教會建築所需要的木材,都是那裡直接供應的。U氏繼續向松下說明,制材所有很完備的機械設備,每天都有大約一百個義務工人,把從全國各地方信徒捐獻來的木材,制造成柱子、天井、棟梁經經松下聽瞭感到很奇怪,無論如何,寺院有自己經營制材所的必要嗎?每天有一百個人來從事制材的工作,真有那麼多的用途嗎?松下不能相信,便問U氏:“教主殿蓋好瞭之後,制材所不是就沒有用處瞭嗎?”U氏回答說:“松下先生,你不用擔心,正在建設的房子蓋好瞭以後,仍然一個接一個,每年都有建築物要蓋。我們必須擴大,絕對沒有縮小之理。”,他很有把握地斷言說。松下聽瞭非常欽佩,終於到達瞭制材所。正如他所說,廣大的場地上有好幾棟工廠。放置木材的地方,經木堆積如山。他們一走進工廠,就聽到馬達和機械鋸子鋸斷木材的聲音。在轟隆轟隆的雜音裡,隻見很多工人流著汗,認認真認地從事於制材工作。那種態度,有一種獨特的、嚴肅的味道,和一般木材制造廠的氣氛截然不同。聽說這些人大部分也是義務工作者。松下覺得大制材公司也少有如此規模龐大的場面。看瞭制材所後,有一股強烈的感動和感激的心情夾雜著一起襲上瞭松下的心頭。他想,果然,宗教的力量是偉大的。象這麼大的建設事業,依靠義務服務的信徒來進行,而且,所需要的木材,全部都是捐贈的,真使他感慨萬千。
  參觀制材所完畢,恰好是下午五點多。U氏講瞭很多關於今日所見之事,然後告訴松下:“松下先生,你大概明白瞭宗教是多麼能夠影響人心瞭吧。現在各地方都有可恥的勞資糾紛,一再反復地發生。一般事業界的人事問題、思想問題,都使得人心惶惶。在如此的時代,要使精神有所寄托,然後再發展事業,而宗教教育是非常有力量的。”,“這對指導員工的思想也很有效果。常常鬧勞資糾紛的某工廠經營者,自從信仰宗教以後,勞資糾紛便減少瞭很多,勞資關系也因而改善,現在事業很順利地發展著。象這樣的工廠還有好多例子。松下先生,你的工廠因指導方針正確,所以並沒有發生任何問題。但是將來工廠擴大,員工也會隨之增加,人一多,自然就容易產生問題。松下先生,你現在的事業如日中天,所以,你從來沒有擔心過。但未雨綢繆,最好請松下先生今日就皈依宗教,事業會更順利地發展。” 他非常熱心地開導松下,但松下雖然感激他的誠意,但並不想馬上就成為信徒。松下在心裡把今天所參觀的設施、規模和制度以及所看到的信徒態度,這種種的一切,拿來和自己的事業相比較,腦海中顯現瞭許多東西。
  在返傢的火車上,松下坐在窗戶旁邊閉目沉思,思緒裡縈繞著的是宗教的種種情形。今天所看到的盛況,真是壯觀。那種一絲不紊的經營(說經營也許用詞不恰當。可是,松下認為它的作風和做法,可以算是一種經營),實在很瞭不起。那麼多人快快樂樂地工作著,並且十分地認真、用心,不但自己快樂,也要別人一同快樂,實在是令人敬佩。他慢慢地想把這種使人樂意盡全力工作的經營方式,轉移到自己所經營的事業上來。回到傢之後,思緒仍然不斷。到瞭三更半夜,他還是繼續思考著。將二者相較,宗教的事業重點乃在於開導有煩惱的人,令他們心安,是一種神聖的事業。而企業的事業是:生產人們生活上的必需品,所以這也是神聖的事業。企業的工作是“無中生有”,消除貧窮、創造財富,畢竟是一種很現實的工作。俗語說:“窮病最苦”。消除貧窮,可以說是最有意義的工作。為此而刻苦耐勞,生產再生產,便是企業的事業。我們人類的生活,必須是物質和精神並重,兩者缺一不可。就象車輪一樣,左右輪子缺哪一邊都不行。松下覺得,我們的事業,正如某宗教的事業,都是神聖的事業,並且也都是人類不可缺少的事業。想到這裡,松下的腦海中便出現瞭一股靈感:“我們的經營、我們的事業,可以把它經營到比某種宗教更為神聖、更為旺盛的境地。我們的事業絕對不能關閉或是縮小。若是關閉、縮小,那一定是因為事業經營不得當。經營不得當的經因是:有私心、脫離正軌、隻為賺錢、因經茍且。我們一定要避免這些不正規的經營方式。那麼,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神聖的經營方法呢?那就是:“自來水”。加工過的自來水是有價值的,今天偷竊任何有價值的物品,都會遭受處罰,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盡管自來水是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如果有一個乞丐打開水龍頭,痛痛快快地暢飲一番,大概不會有人去處罰他。這是什麼道理呢?因為自來水很豐富,隻要它的量豐富,偷取少許,可以被經諒。這個事實告訴我們:生產業者的使命,就是要把生活物質變成如自來水一般的無限豐富。無論多麼貴重的東西,隻要把量增多,價格便會低到幾乎等於是免費。做到這樣的地步,貧窮才可以消除,因貧窮而產生的煩惱,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生活的苦悶,更會減少到零。以物質作為中心的樂園,再加上宗教的力量,獲得精神的寄托,人生就可以無憂無慮,逍遙自在瞭。真正的經營方法,是由今天的參觀獲得的啟示中發現的。松下反省道,到目前為止,他的的經營完全依照商業習慣,而且一直都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從今以後應當依照真正的使命去經營。松下電器經營的光明大道,便是如上述所述,走向消除貧窮之路。在得到瞭這個結論以後,松下突然感到雄心萬丈。松下對自己的事業充滿熱情,他常因有新的創意,或是突破瞭經營逆境,而有一股興奮和驕傲的喜悅。然而,直到今天才瞭解真正的使命,心情便更加激動,這種心情是以前所沒有的。
松下幸之助獨特的經營之道
  松下認為,經營的第一理想應該是貢獻社會。以社會大眾為企業發展考慮的前提,才是最基本的經營秘訣。企業如同宗教,是一種除貧造富度眾生的事業。松下幸之助曾經直言不諱地說:“賺錢是企業的使命,商人的目的就是贏利”。但他同時又聲言,“擔負起貢獻社會的責任是經營事業的第一要件”,他甚至把企業當作宗教事業來經營。這種從表面文字上看來是矛盾的經營理想,在松下的人生、經營實踐中,卻是高度統一的”。如果作一簡單的解釋就是:正因為把自己的企業、事業納入到整個社會的發展中,才要不折不扣地強調賺錢、贏利,隻有這樣才是對社會的貢獻;相反,不賺錢,虧損,社會也必將“虧損”。反過來說,如果組成社會的團體、個人都虧損,何來社會的“贏利”?社會何以發展?賺錢贏利與貢獻社會的矛盾,是不難解決的,困難的是樹立服務、貢獻社會的信念,並把它付諸行動。
  松下是基於怎樣的認識樹立起貢獻社會的企業信條的呢?他是基於對人、人生的認識。松下幸之助的成功,不僅在於他是賺錢的好手,是優秀的企業傢,也在於他是一個真正的人、偉大的人。他的許多經營理念,實質上是基於他對人和人生的認識的。松下認為,人幼時需父母的撫養、社會的培育,所以應有所回報;企業也應如此。這就是松下經營理想最簡明的邏輯。經營企業和經營人生從本質上說是一致的。松下認為,“一個小公司,其存在雖不能裨益社會,但最少不能危害社會,這是它被允許存在的最基本理由。如果公司成長瞭,擁有數百名或數千名員工,把不危害社會作為存在的唯一理由就不夠瞭。它不但不能危害社會,還應該在某種方面受到社會的喜愛和歡迎,這才是基本的經營方針。公司大到有員工幾萬人,它的舉手投足都可能對社會造成很大的影響,相應地,就應該對國傢社會有很大的貢獻,經營方針也當然地應與此適應。松下還指出,貢獻社會不僅應該是經營的理想,也應該是理想的經營方法,是有靈魂的經營方法。原因很簡單,企業的存在和發展都要依賴和仰仗社會。隻為自私,不作任何回報的公司,怎麼能夠在社會中存在和發展?我們在前面已經瞭解到,松下把宗教事業和企業經營聯系在一起,那是他在參觀瞭一個宗教團體的總部後回程途中的聯想。他認為,宗教的宗旨是指導人們解脫精神煩惱,享受人生幸福,是指向精神的;企業經營的宗旨是無中生有,除貧造富,是指向物質的。企業經營可以幫助人類社會趨向富裕與繁榮,同宗教一樣,也是神聖的事業。松下認為,使產品像自來水那樣充足而廉價,這應該是思想每一個經營者追求的目標,也是經營者的義務和使命。實業傢的使命就是在克服貧窮,造福社會,為人民建立幸福的樂園。
  松下和公司工會的關系,一直是比較融洽的。但是,有一次工會機關報刊登的一篇文章,卻讓松下大為惱怒。起因是報上刊登瞭一篇文章,嘲笑松下制造物美價廉產品以服務社會的自來水經營理念,否定瞭公司的經營宗旨。盡管遭到瞭這樣的抨擊,但松下依然不改初衷。“自來水經營哲學”是松下電器公司最基本的經營理念,相當於憲法中的總綱。這是松下根據自己的人生體驗,受到自來水的啟發而總結出來的。他的經營信念即在於此:“如果一切東西都像自來水一樣,能夠隨便取用的話,社會上的情形就將完全改變瞭。我的任務就是制造像自來水一樣多的電氣用具,這是我的生產使命。盡管實際上不容易辦得到,但我仍要盡力使物品的價格降低到最便宜的水準。1932年5月5日,在松下電器公司的創業紀念日上,松下向全體員工表明瞭自己的這種信念,並把它確定為公司的經營哲學,要求全體員工遵照執行。松下在演講辭中講道:“大抵生產的目的,不外乎豐富人們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以充實生活的內容。這也是我生平最大的願望。“松下電器公司要以達成這些使命為我們的目標,今後更要全力以赴、更上層樓,期待早日完成使命。我殷切希望諸君能深刻體察這一目標和使命,並共同努力達成之。松下體會到,以透明、公開的方式,讓幹部和員工瞭解企業的目標和目前的狀況,建立互相的瞭解、信任,可以加強責任感、提高工作熱情,達成既定目標。
  松下經營秘訣中,有三項是最突出的,即自來水經營理念、水壩式經營法和玻璃式經營法。

推薦閱讀: [勵志人物——郭臺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