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臺銘:我從不認為自己是最成功的

對話郭臺銘:我從不認為自己是最成功的
  
  從制造電視機零件的中小企業起傢,到七千億臺幣營收的全球化制造業帝國,從電腦配件到手機等硬件,鴻海系幾乎縱貫全球IT制造的全產業鏈,雖然此次金融危機之下,鴻海系的股價有所下震,但並不影響郭臺銘先生作為華人企業界翹楚的地位,其一舉一動,都備受各界關註。
  
  但在郭臺銘自己看來,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成功的。“一個人如果認為自己很成功,已經到瞭peak(鼎峰)的時候,那麼明天起床,人是往下走不是往上走;明天你出發的第一步,是在走下坡”,堅持、自律和勤力,是業界對這位已經59歲的創業傢的一致評價。
  
  9月6日晚還在臺灣參加臺灣行政院舉行的賑災重建活動,9月7日上午一早就飛抵北京,參加瞭“忘年交”李開復的創意工場發佈會,如此頻繁穿梭大陸與臺灣,郭臺銘戲稱自己是“Chinwan”(China + Taiwan)。
  
  之後,郭臺銘先生接受瞭包括本報在內的三傢媒體的采訪。
  
  這是他第一次接受大陸媒體的專訪。
  
  郭臺銘坦言,創業35餘載,除去尋找“第二春”的那一年左右的時間之外,有34年之久,每天都保持平均工作15個小時之久,沒有間斷。
  
  為什麼還要這麼勤力
  
  “跆拳道打得好,一定是馬步蹲的紮實,你知道少林寺和尚功夫千變萬化,是過去挑瞭多少年的水上山嗎?”這是“郭語錄”中一句經典的話。
  
  “除瞭喜歡,更重要的是責任”,9月7日接受記者采訪時郭臺銘稱。他引用中國古語“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來形容鴻海系的成功不是偶然的。“花時間和金錢,買到的是經驗,No experiences, no judgment (沒有經驗就沒有判斷)”。
  
  而我們可以猜對的是,在詭譎不明的經營環境之下,逆境的富士康,必將計劃在電子商務方面大有作為。郭臺銘告訴記者,富士康對網絡經濟的關註和研究,已有年許,在軟件和網絡領域,也會有新的產品舉措。
  
  記者:李開復先生的創意工場,將重點投資“電子商務、移動互聯和雲計算”,作為投資人之一,您對這三個領域的看法是怎樣的?富士康在電子商務方面,又有怎樣的計劃?
  
  郭臺銘:現在的電子商務C2C像阿裡巴巴的模式、包括B2C等,今天真正的網絡經濟在中國還沒有開始。因為現在網絡經濟最發達是什麼?年輕人在殺時間,在kill time。但如果年輕人都把時間花在kill time。這個在初期可以,叫初期創業階段。將來中國經濟要騰飛,必須要裝上互聯網這塊翅膀。商業的運行、公司的互聯,e-commerce將來成長會非常快。
  
  我們關註電子商務也很久瞭。我們整個富士康集團今年在不景氣的情況下,營業額還是持續的成長,會超過600億-650億美金之間。當然我們都是硬件。可是我們在軟件以及網絡這塊,開展很久瞭。我們在網絡方面有很多專傢,關註很久。
  
  (網絡經濟)要經過一個測試,遊戲規則要建立。比如我們一定要開發票;小公司可以賣山寨機,我們不能賣山寨機;他們可以不經過測試,我們不可以不經過測試。
  
  現在我們認為時機成熟瞭。過去網絡在中國是機會主義者的天堂,將來應該是實力主義者的機會。e-commerce也好,雲端也好,移動互聯網也好。這三個每個都是富士康全世界的強項。我們隻是沒有品牌而已。
  
  雖然現在很多網絡公司、互聯網公司都很成功,目前算來叫做都很成功。但在下一波真正走向劇烈的競爭,誰能勝出,其實還在未定。
  
  記者:您剛才說到沒有品牌,現在回頭看,您後悔沒有做自己的品牌麼?
  
  郭臺銘:我覺得一點都不遺憾。各位,豐田汽車公司這麼成功這麼好,去年也都賠錢。品牌背後要有三個支撐,一個是技術,一個是服務,還有一個是信譽的支撐。
  
  今天中國很多太陽能公司都從我這裡挖人。為什麼?太陽能產品送到歐洲去,一年兩年就壞掉瞭,質量不過關啊,大量退貨回來,他們有個共同的結論:說到富士康挖人,富士康的產品做得好。所以我最近也是不少人轉到太陽能。
  
  這樣子我們說:好,我們也進入太陽能!
  
  雖然是制造業的“代工大王”,但郭臺銘對互聯網、對新技術所帶來的產業機會,一直保持高度關註。對電子商務,他是已有很久的研究。他認為,2年前電子商務市場還是“初級階段”,但現在會進入真正的市場機會階段。
  
  電子商務的時機已經成熟
  
  記者:但是做投資、尤其是前期投資,要選項目、選對人,是蠻難的。
  
  郭臺銘:對,問題是選人,怎麼選人?這些人想創業,又是冒險傢。在這些創投裡,真正有多少懂技術,真正有貢獻的?在開復的選擇裡面,每一個投資者都要有value(價值)。對這一個idea(想法),到商品化,人才將來怎麼承擔,也許將來也可以培養另外一個yahoo,另外一個google。開復就從選手進入到教練。
  
  我們也期望將來接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也許收購,也許把它成長。我們的經驗,我們在12個國傢,有70萬員工,有內部軟件工程師,有座雲端的總經理,可以讓他的創意很快落實,縮短從idea到商品的時間。
  
  記者:那在您看來,怎樣的人才算是有創新精神的人呢?
  
  郭臺銘:創新者人格的特質我想有三個。第一個他一定要腳踏實地,不投機取巧;第二個創新者的特質要誠信;第三個敢冒險。敢冒險跟腳踏實地是矛盾嗎?我覺得一點都不矛盾。因為敢冒險的人一定要有武功,你才敢冒險。我們傢鄉煙臺有句老話,“淹死的都是會玩水的”。所以一定要先腳踏實地幹好再來冒險,進少林寺你要先把蹲馬步學好。
  
  記者:您怎樣評價富士康的創新?
  
  郭臺銘:去年聖誕節在美國最暢銷的前十個產品,有7個是富士康做。我想大傢都看到這個報道。比如你手上這個照相機,這個伸縮鏡頭,就沒有其他公司做得出來。這個的模具是要非常精密的。(如果有誰做得到)你告訴我,我馬上把那傢公司買下來。
  
  富士康一直在制造技術上創新。我們認為將來網絡、設計,將來尤其再走e-commerce,或者是走上B2B的商業模式,我們在搭建一個平臺,可以幫非常多的中小企業、創業者,今天怎麼使用網絡、怎麼使用電腦,還可以給他全套的軟件,他在賣他的商品的時候,甚至都不需要自己的IT部門。我們可以幫他整個的解決。他隻要把他的創意放上去,就可以很快的銷售。這些我們都已經在做。
  
  我們最近在做virtual reality。現在我們已經在設計一個東西,將來你再在網絡上買匹薩的時候,可以讓你聞到匹薩的味道。這就叫創新。這個目前現在的技術基本上在幾年時間都可以做得到。可是將來怎麼樣直接Cable送到你面前,用水一泡就變成一個匹薩。你說那是不可能的事。隻要你認為它是不可能它就永遠不可能。但如果你認為可能,它最起碼有一天可能會變成可能。這是一個創新的特質。
  
  郭臺銘認為,創業者要保持創新力,要敢於想象,敢於去碰那些“會讓人發笑”的想法,但同時要有腳踏實地的基本功。 
  
  郭氏創業秘籍:創新要有想象力
  
  郭臺銘有一句廣為轉載的名言:一個人如何看待自己,和你周遭的人,就決定瞭自我的格局。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看得比較長遠,空間就比較寬廣,就不會對得失看得太重。
  
  郭臺銘曾經回憶自己在創業初期,同樣面臨借不到銀行資金,也無政策扶持的窘境,最好的人才即使有錢聘請,也不願意屈就小公司的窘境。
  
  這些處境,和我們今天看到的大部分中小企業所處的境地,似乎沒什麼區別;但20年後,“鴻海系”縱貫整個IT代工產業鏈。
  
  正如今天我們看到多如牛毛的小企業,都在抱怨大同小異的問題和艱難,但三五載之後會怎樣?或許三五年無法看出差距,但數十年之後,這些小公司又有多少可以成就大生意?小公司到大生意的中間,是什麼在起作用?
  
  至少,創業35年,郭臺銘勤勤懇懇工作瞭34年,每天工作15個小時以上。
  
  2008年在鴻海系遇到金融危機和經濟下行的挑戰之後,郭臺銘再次返身,從計劃退休的計劃中二度出山,再次以每天工作15小時的精力、以59歲的高齡站崗。
  
  2009年鴻海半年報顯示,2009年上半年稅後凈利 284億新臺幣,超越臺積電260億新臺幣。
  
  對於今年,他自信地估計,即使在不景氣的情況下,整個集團的營業額將在600億-650億美元之間。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不斷提醒記者,富士康還有新的夢想。“在E-commerce、雲端、移動互聯網。每個都是富士康的強項,我們隻是沒有品牌而已。”郭臺銘說。
  
  下一步,每年李開復將在這三個領域孵化裂變出五個創業公司。可以想象,郭臺銘將在其中,同以往在電視機零件、模具、連接器、機殼等轉型躍遷中,找到下一個致勝點。
  
  從小做起:蟑螂一樣的生存能力
  
  1974年,24歲的郭臺銘和幾個朋友在臺灣建立一傢鴻海塑料企業有限公司,一起承接塑料零件訂單。
  
  鴻海成立不久,馬上遭遇經濟危機,原材料價格上漲,經營十分困難。合夥的朋友決定放棄,但是郭臺銘不肯,就借錢盤下瞭這傢公司。
  
  這就是富士康帝國的開始,郭臺銘的第一份生意主要從事電視機相關零件的制造。
  
  剛剛起步,郭臺銘就受困於技術難關:工廠技術度依賴模具師傅。
  
  郭臺銘拿著剛剛累積瞭幾十萬的資金,就開始盤算是否要投資模具工廠。
  
  在當時,臺灣經濟大環境已經發生改變。其他不少企業傢趁著臺灣經濟起飛,有的炒地皮,有的囤積原料,都在等價格好時大賺一筆。
  
  和所有累積瞭第一筆不多資金的企業傢一樣,這一筆資金到底是去賺快錢還是去做實業?
  
  但是郭臺銘放棄瞭後來漲瞭數倍的土地買賣機會,選擇投資建廠,引進新設備,和信賴的員工摸索生產工藝和流程。這個過程非常辛苦,每天辛苦加班到深夜。以至於創業的前幾年,郭臺銘都在問自己:“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嗎?”
  
  靠著第一批模具機器和和技術積累,鴻海開始和臺灣前十大制造商有瞭業務往來,開拓瞭第一批生意。
  
  於是,郭臺銘省吃儉用,累積下來的又一批資本金不斷被投入到購買更精良的設備上。1984年,鴻海從美國引入高級設備,整整花掉公司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
  
  不僅如此,隨後的幾年,相繼從瑞士引進高級設備,聘請日籍顧問,又引進日本的精密機械技術。公司人員不到千人,郭臺銘就慷慨地大筆資金送員工到海外學習。
  
  鴻海前十年的創業,完全依靠鴻海“有蟑螂一樣的生存能力”。
  
  和廣大的國內中小企業一樣,既拿不到太多的政府扶持政策,也無法拿到銀行的信貸,僅僅依靠著小額資本不斷推動企業發展。
  
  學習力:大變中找先機
  
  除瞭吃苦耐勞精神和強大的專註力,郭臺銘還有極強的學習能力,通過實踐又變為對行業趨勢的判斷能力。
  
  在管理工廠的同時,郭臺銘和所有重要的客戶交朋友,瞭解這些人的想法,掌握一線廠商全球IT行業的沿革趨勢,甚至,他還深入瞭解客戶公司管理。
  
  1983年,鴻海就利用日本的進口設備,開發完成第一批連接器,正式進入PC領域,鴻海進入每年20%成長的穩定期。
  
  再過五年,鴻海已經成長為一傢擁有1000名員工、2.5億元收入的企業。
  
  郭臺銘沒有放慢腳步,他觀察到大陸的投資機會,開始大舉進軍,利用深圳的土地、人力資源,設下鴻海日後發展最重要的生產基地。
  
  接下裡的十年,鴻海大產能、低成本、高技術的競爭力,陸續從LG集團搶走蘋果訂單,成為思科全球最大的網絡設備供應商,拿下索尼Play Station遊戲機訂單,英特爾奔騰四連接器訂單。不可思議的是,2003年,鴻海還同時拿下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的訂單。
  
  競爭:要做就做到最好
  
  在手機和TFT-LCD領域,鴻海遠不是一個先進入者。
  
  早在1999年,各大廠商已經“為手機狂”時,郭臺銘認為手機制造成本過高,一直按兵不動。
  
  一直等到手機價格足夠為大眾接受時,郭臺銘拿下國際前列數傢手機廠商的巨量訂單。兩年過後,富士康國際從鴻海集團單獨分離在香港上市,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代工廠。
  
  同樣,在手機毛利往下走時,鴻海開始向TFT-LC和納米技術進軍,一舉投入200多億元,又從最後的進入者改頭換面進入第一陣營。
  
  郭臺銘下一步又在想什麼?他的下個行業佈局又漸次展開,這幾年,鴻海宣佈投入1000萬美元設立上海安心購,重啟IT渠道擴張計劃。
  
  此前,鴻海通過旗下廣宇轉投資賽博數碼佈局內地零售渠道市場,目前已成長為內地三大3C產品零售商之一。在去年底內部高級主管會議上,郭臺銘強調,“2009年將全力搶攻內地IT渠道市場”。
  
  也在今年,郭臺銘投資1億元臺幣與訊聯共同成立康聯生醫科技公司,突然切入生物科技。
  
  還有一款未來的秘密武器——納米技術,郭臺銘在透露,納米技術第一個商品化產品花瞭將近10年的研究時間,將會在很短時間內公佈。
  
  郭臺銘的大行業圖景正慢慢展開。

  1. 臺灣梟雄郭臺銘發傢史
  2. 郭臺銘的創業秘籍
  3. 郭臺銘經典語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