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一母親寫給高一禽獸兒子的信_傢庭教育

  聊城一母親寫給高一禽獸兒子的信
  
  編者按:這封信在聊城一中東校引起廣泛關註。有的班裡還打印下來貼在教室墻上。我讀瞭之後心中很難平靜。這封信很能暴露父母對青少年教育上的不足,造成很多青少年學生道德的缺陷、人生觀的畸形發展。我們必須正視這些問題,調整好教育的方向和方法。那就是:一定要把德育放在首位,要恢復我們民族的傳統教育,發揮傳統教育在德育方面的優勢,摒棄當前教育中的功利主義,先讓孩子學會做人!
  
  你上一中東校,是因為在文軒早戀、沉迷遊戲荒廢瞭學業,中考隻考瞭300多分。
  
  300多分,這就是你初中三年的收獲。一中西校的最低錄取分數線是600多,也就是說,你比一中最差的學生還差瞭300分!!!東校每年考上一本的人數可能一個班平均不到10個人。
  
  所以按照你初中的成績,花高價讀三年高中是絕對的虛度光陰浪費金錢。這一論斷並不含任何貶義,隻是冷靜的陳述事實而已,這時代任何人想成就任何事,都必須自我清醒自我奮鬥,在一個沒有上進精神和吃苦能力的孩子身上,從來不存在任何奇跡。
  
  當然,大學並不是每個孩子一生唯一可以選擇的道路,古人也說過英雄每多屠狗輩—-但在現在這個大學生比狗都多的社會,不進大學鍍鍍金就意味著你隻能從體力勞動者、社會最底層的工人農民小商販開始人生的第一步,這個群體想要混出人樣兒來的難度,絕不亞於你中五百萬彩票大獎的概率。
  
  正因為如此,每一個愛子心切的傢長,每一個在社會現實中受盡生活的挫折打擊看透瞭世間真相的大人,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走一條不那麼艱難的人生路。
  
  我清清楚楚的知道:你的遊戲等級、沉溺網絡、打架逃課、抄襲作弊、拿傢長的錢給那些把你當傻子取樂的賤女孩買禮物甚至像狗一樣搖尾乞憐……你這種種行為在你成年後都給不瞭你做人的尊嚴,給不瞭你一日三餐的溫飽,給不瞭你片瓦立錐之地,給不瞭你安身立命的職業。你長大後若有女孩與你談婚論嫁,對方傢長第一要求你的就是有本事養活自己、有能力擔當傢庭的責任、有錢有車有房。你若不具這些必備的東西,對方傢長就會用看一條自不量力的野狗一樣的鄙夷輕蔑眼神投向你讓你知難而退……這些殘酷的事情其實每天都正在我們身邊發生著,雖然你現在完全是個白天裡點著燈都看不見世界的瞎子,但是總有一天,即使你心智沒有與身體同時發育成長,一旦到瞭那個年齡,無論你願意或不願意,該承受的風雨打擊絲毫也不會比其他人少一丁點。
  
  我知道你是沒可能考上非野雞類的大學的,但還是同意你的要求讓你繼續上瞭高中,隻因為你說你想努力改變自己……
  
  我也知道你想努力之類的話大半是謊話,你隻是不想在其他初中同學都上高中的時候去上技校,不過如此罷瞭!最終我還是選擇把謊言當成真話,開學後不斷給你加油打氣,隻因為你是我的唯一親人,不相信你也就等於絕瞭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一點念想。
  
  在你逆反的年齡,一心擔憂我死後你如何立足求生的我,遇上完全不思上進不考慮未來的你,應該算是人生極大的不幸吧?
  
  旁人看不清楚我們生活的點滴,也不知道我對你的督促教導早已經讓你煩不勝煩完全當成耳旁風,你可知你每一個德行的缺失,別人都會指責你的母親沒有盡到教化之責?你可知你自認為瀟灑自由的網吧通宵,在別人看來不過是隻得一句“有娘生沒娘管的野孩子”的評價?每每念此,你知道嗎,我有多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死在你變壞之前?那樣就不必忍受自己良心上的折磨和面對世人嘲笑眼神時的種種壓抑痛苦。
  
  在當下,北京上海廣州是一線城市,重慶青島武漢是二線城市,合肥鄭州石傢莊這些內地省會是三線城市,我們聊城隻能算是一個勉強擦著四線城市邊緣的五線小城市!就是這樣一個人均工資兩千多塊錢的落後貧窮小城市,一個公務員的職位有幾千人報考競爭,偏僻的郊區農村房價都漲到瞭四五千塊錢一平方……
  
  因為人多地少,因為資源有限而人的欲望無限,今後的社會競爭隻會越來越激烈,生存壓力也隻會越來越大!在該學本事的時候不學本事,在該積蓄力量的時候隻顧貪圖享樂,完全不計後果的揮霍青春,你將來拿什麼活命吃飯那?不積跬步何以千裡,這話你小學就學過。
  
  toocold,sowarm。物極必反的英語格言也是大人從小就教育你的啊!
  
  生活絕不是兒戲,你懂麼?現實更不是你想轉換一個角色時,就可以一抹臉從一個什麼也不會的廢物瞬間變成無所不會能人。想得到任何一點進步,都需要在人後做不懈努力,這不光是針對學習成績,做人做事都一樣。
  
  我心裡早就明白你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學,所以從來沒有給過你絲毫學習上的壓力,那太不現實瞭是不是?
  
  但是,既然暫時還披著一張學生皮,既然還乖乖給學校貢獻著大筆小筆的全年將近七千多的學雜費,你上課就睡覺、從去年九月份入學到現在你在傢看過一次課本寫過一個字作業麼?每次考試總分都隻有200多……這些行為自己從來就沒覺得有絲毫羞愧麼?真當自己是傢裡拿著高額托兒費把你送到幼兒園來,隻要不尿褲子就算對得起媽媽瞭嗎?
  
  你知道麼?我每個月的工資隻有2000露頭兒,每年的總收入也就兩萬多一點,給你買的健康保險醫療每年就要支付4000多,剩下的錢要應付你的學費、所有的柴米油鹽和人情來往,我們倆每個月的生活費不足一千元。
  
  我們這個收入水平,已經夠得上是聊城市的低收入傢庭,如果沒有單位多年前分的一套舊公房,完全可以去申請南湖新城那些為城市貧民提供的低保戶保障房。
  
  你要充遊戲幣,要買你知道麼?我每個月的工資隻有2000露頭兒,每年的總收入兩萬多一點,給你買的健康保險醫療保險每年要支付4000多,剩下的錢要應付你的學費、所有的柴米油鹽和人情來往,我們倆每個月的生活費不足一千元。
  
  我們這個收入水平,已經夠得上是聊城市的低收入傢庭,如果沒有單位多年前分的一套舊公房,完全可以去申請南湖新城那些為城市貧民提供的低收入者保障住房!
  
  你要充遊戲幣,要買遊戲高配置電腦,要買最新款的四五千塊錢的手機,要買阿迪耐克psp,要請同學去肯德基甚至下館子,要給女孩買幾十本一套的漫畫書—–這些要求,我以前不答應,現在不會答應,以後也絕不會答應。你借著父母離異互不來往的特殊傢庭狀況玩弄大人滿足自己的私欲,很可悲也很可憐。你得是有多麼的空虛無聊愚蠢才會認為能靠這些外在的東西獲得同學的重視和認同?你為什麼就不能修煉自己的內在一天天變得成熟一點、強大一點、自信一點?國母宋麗媛穿國產皮鞋拎國產包會折損她國母的風范麼?郭美美幹露露一胳膊掛三百個愛馬仕能改變她們妓女的本質麼?
  
  我拿什麼讓你醒悟呢?
  
  我沒錢,不能讓你因我變成富二代。我也不是官兒,不能讓你因為變成官二代。
  
  我幾十年嚴於律已認真踏實,也沒能讓你學會我絲毫秉性。
  
  我們傢最多的是各種各樣的書報雜志,你絲毫不感興趣。
  
  好像除瞭英文歌曲和原聲大片,我們之間再沒有什麼共同的志趣愛好。
  
  前幾天偶爾去東校,竟然迎面看到兒子和一個女生在放學後的操場上一起聊天。他明明已經看到瞭我,裝作不認識,裝作沒看見,仰著臉從我面前走瞭過去。
  
  我該說什麼好呢?做人失敗到這個地步,我還要繼續賤下去繼續幻想下去嗎?這不可能,盡管我是媽媽,但我首先是人,得不到最最起碼的尊重和感情回應,就算是媽媽又如何?
  
  星期天晚上他忘瞭帶鑰匙,10點半回傢用力敲門,一聲不稱呼大人,我問他你回的這是誰的傢,他依然沒有叫一聲媽媽。我那會兒冷靜到瞭極點,關上門沒有讓他進門。這樣的孩子,已經不配再讓我付出絲毫母親該有的關心和情愛。
  
  那天晚上他打電話叫瞭個親戚開車來我傢樓下,再次敲開門拿走瞭衣服和鞋子、裝遊戲鍵盤的背包。
  
  其實,孩子你知道嗎?你和父母之間也是一種緣分,緣在的時候我們相依為命,緣盡的時候也絲毫強求不得。
  
  即使是生你養你的媽媽,也是有底線決不可觸碰分毫的,這個底線並不會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就可以改變。這個底線是你對我的感情,沒有瞭這個本是天然自發的情意,你對我來說什麼都不是。
  
  我有時看你種種作為,覺得有點可笑:你是不是覺得不管你做什麼我都隻能默默忍受默默接受?即便是隨意踐踏我的自尊傷害我的感情,我也依然會用最低賤最匍匐的姿態雙手奉獻上金錢、熱湯熱飯、幹凈衣裳被單供你享用?
  
  是什麼讓你如此自信呢?
  
  你以為你是誰?你又以為媽媽是什麼?
  
  連接我們的紐帶是血緣不假,但是維系親子關系的卻隻有親情也隻能是親情,這,你懂嗎?感情世界裡沒有誰能永遠索取無度卻絲毫不肯付出,有來有往,有接受就得有給予。
  
  當感受不到你絲毫的親情時,我除瞭痛苦絕望之外,更多的是那種連自己都覺得很可怕的日復一日的逐漸冷靜理智——冷靜的我從頭細細梳理著你我之間相處的每一天,理智的我會認真考慮自己將來老無所依時的生存之道。
  
  有時形單影隻走在滿街人流中,會突然覺得自己這一生的四十年純粹就是個笑話。
  
  拼命苦讀找瞭個別人眼中還算可以的工作,努力工作盡量用微薄的收入想維持一種稍微幹凈體面些的正常人生活,努力生活著不想徹底迷失本心變成一個行屍走肉般的活死人。
  
  然而,辛勞半生,盤點一下自己的今天,我擁有什麼呢?
  
  除瞭能帶給我自尊自信和唯一收入的工作,兩手空空如也。
  
  所以,有時候看著新聞聯播都會毫無預兆的掉眼淚,走在大街上也會莫名其妙就想痛哭一場。
  
  傳統的聲音總是要求父母怎麼包容叛逆期的孩子,怎麼伏低做小!因為大傢普遍的想法是傢長根本失去不起孩子,而孩子完全可以用年輕不懂事的名義拒不領情,所以傢長天生就矮瞭一頭,必須得求著孩子哄著孩子,再不濟也得在孩子把自己當成世界上唯一最愚昧最不需要尊重、隻要給他錢就好的賤人時,去書店買幾本所謂專傢騙錢的書學學怎麼在孩子面前忍氣吞聲如何更好地裝孫子。
  
  我個人覺得其實沒必要。
  
  誰見過一個長大的子女會像對待他的孩子一樣呵護老人?
  
  從來就沒有。
  
  不餓著不凍著就算孝順,回傢蹭飯的頻率高點都算給老人面子,甚至最近還要把常回傢看看當成法律條文寫進民法。
  
  世風就是這樣,我還能幻想什麼?人傢那些最起碼還是表面上的好學上進規矩本分的孩子,我的孩子已經廢瞭一半瞭。
  
  我能指望他什麼?
  
  傷心不用頻傳語,拋卻心肝今擲地
  
  相逢我是生疏客,泣盡夜來風和雨

  1. 一個爸爸寫給熱戀中的兒子的信
  2. 十八周歲寄語——寫給兒子的信
  3. 母親給女兒的一封信
  4. 一個偉大母親給孩子的一封信:敢於挑戰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