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嘉寫給18歲兒子的信:追尋精神富足_傢庭教育

  樂嘉寫給18歲兒子的信:追尋精神富足

  仲兒,給你妹妹的信想必你已經看瞭,我先給她寫,並非因為忽視你,而是因在我心中,你要承載的使命遠比你妹妹要重,我想和你說的話又實在太多,不知從何說起,更何況,你和爹的性格如出一轍,你幾乎完整地繼承瞭我所有的稟賦和毛病。我對你妹妹,隻要她這輩子活得開心健康,即便她用吉普賽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名她喜歡的糕點師,亦或嫁給某個不靠譜的歌手,隻要她願意承擔她選擇的結果,享受自己的快樂,一切都OK。

  但正因為你和她不是一路人,而你和我恰恰是一路人,所以我因為性格遭遇的痛苦,你將來可能也會遭遇,我希望這封長信能助你少走彎路。過去,我和你偶爾談過,可惜你爹有嚴重的“殺親”,對待越親近的人,越是兇狠,難免操之過急,讓你心生抗拒,這些全部是爹的問題,與你無關。所以,今天,換個方式,和你說些爹的秘密。雖然我不能替你走完你的人生,甚至不能替你經歷任何挫折,但如果你從我過去的教訓中覺醒,從我的經驗中獲得力量,就值得瞭。

  我上次見你是三年前,你暑期回傢,幫你換床單時,找到“地圖”的痕跡,無意中又發現枕頭下面包裹的非常工整的《老人與海》裡,夾瞭一張已經磨損得不成樣子的毛片,我若無其事地把片子收走,誰都沒說,啥都沒說。現在想想,那種我自以為潤物細無聲的作法愚蠢無比,因為根本就潤不到你,還可能讓你誤會老爹偷翻你的私人物品,而且依你的性格,為瞭報復,表示反抗,轉頭就會再找另外的片子,還不如書裡面塞幾張我看過不錯的盤給你來得更實惠更有效,也省得你浪費時間看那些對性觀念上重大誤導的片子,進行不切實際的對比,反正我年輕時,一度總拿自己和片中的鬥士都比,每次都帶來巨大的自卑,發現不僅技不如人,戰鬥力也望塵莫及,成熟後,才發現片商都是騙子。這事,看下滿足自己的好奇就可以瞭,沒事老看,對自己長遠性福有百弊無一利,更重要的是,還會莫名地陷入自己是個充滿低級趣味的人的悲哀,那時,我就是這麼掙紮的。

  我想起自己第一次手淫,那是13歲,我在上海讀初三時,暑假裡在你莘莊的五舅傢住瞭幾天,某個中午在浴缸裡泡澡,手捧一本武俠小說,估計小說很香艷,被某個情節刺到瞭,結果發現擼管(按照你們現在的說法)很讓人舒服,一不小心,有精液從裡面流出。那次把我徹底嚇傻瞭,為什麼尿會變成奶白色的,接下來的一個月,我認為自己必定要很快死瞭,沉浸在抑鬱中不能自拔,更麻煩的是,這個事情沒人可以說,也不知道和誰說。那時也沒有網絡,不像現在到處可以到貼吧上去匿名發帖征求答案,也沒有什麼百度來排憂解難。

  我說這些,是因為我完全理解像你這個年紀偷偷鉆研毛片的朋友,是因為好奇和性壓抑,我們的性教育還羞羞澀澀遮遮掩掩如臨大敵,其實你看瞭幾張,捅破這層紙以後,你會發現不過爾爾,瞭無生趣,遠不如和自己所愛的人實戰美妙。如果你周圍有人沉溺於此,你要遠離他,這隻能說明他沒啥追求,隻能靠性幻想來填補內心的空虛和無所事事。雖然你即便有著共產主義理想,也不可能消除掉男女之欲念;但無疑,如果心中沒有一件有意義的事支撐,終日沉溺於性幻想―――看A片―――打飛機的惡性循環中,必定是死路一條。

  相比中學時代多數過傢傢式的戀愛,大學時的戀愛更近於成人,除瞭大傢基本上修不成什麼正果外,其他沒大差別。所以,你妹妹和男生過傢傢,我告訴她最重要的是看好成績、保護自己、小心玩火、遠離極端,說實話,我很想掐死你妹妹和那些小男生的懵懂,但我知道這種東西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不如讓她盡量明白當中的利害。但是,對於你,這些都已經不是問題。你已經大三,已經是完全獨立的個體,由於我和你媽的關系,你從小就很獨立,但還不夠,你須全方位地為自己負責,是全方位的。

  戀愛這種事,完全是人的本能,你開化早,無師自通,毋需去看什麼坊間戀愛寶典,把你爹的性格色彩學好,自然可以讀懂別人,自然明白如何與不同的人相處,自然看得清自個兒的臭毛病,遇事多檢討,合得來就在一起開開心心,實在合不來就心平氣和地再見,不停地尋死覓活,除瞭說明還沒長大外,於事無補。我說這些,完全不指望你失戀時不悲痛欲絕,你照樣會,並且會比你爹更變本加厲;我說這些,隻是希望你下次發作後,可再把這段文字拿出來看看。有很多書會告訴你,茫茫人海中,合適你的女孩隻有一位,純屬扯淡,世上扯淡的書很多,你要小心甄別。其實,你這一生,世上合適你的女孩會有很多,你認為離開你現在見到的那個讓你魂牽夢繞揪心抓狂的女孩你就會死,你放心,死不瞭,你比小強更難打死,你會慢慢在失戀中茁壯成長的。

  在你有朝一日覺得需要向我咨詢前,我有三個忠告:1、愛情隻是你人生中的一部分,不是你的全部,你要知道你這一生要的是什麼,就算你此刻告訴我說這一生隻要這個女人,可你有瞭這個女人之後,還是要做些什麼的,你的一生不可能每天在與這個女人說愛和做愛中度過;2、在情感中不被他人傷害,對你這種激進的人而言,需要你自己的人生閱歷;但是,不在分手時傷害別人,靠的是你個性的修煉,你所有激動之下的言語、決定、行動,如果不控制,都有可能會傷害別人,這會讓你一輩子在後悔中度過;3、如有性事,請閣下做好安全措施。功夫不夠,女孩易中招,這樣對女孩身體有害,不談大道理,我隻是不希望這種原本可以輕而易舉控制的小事將你弄得狼狽,我不希望在我年輕時付出的代價在你身上重演。

  情愛的事情不談瞭,下面,談未來,談夢想,談朋友,談真實。

  關於未來

  關於未來,核心就是你做什麼,你準備走怎樣人生的道路,你打算用什麼樣的方式實現你這一生的價值。

  你還有很多時間來考慮,也可以說,你沒多少時間來考慮。有很多時間,是因為很多人終其一生似乎都在探索,但到死瞭還沒探索出來,要麼是因為敏於思而訥於行,要麼是在夢想與現實間,最後無奈地向現實低瞭頭。你沒多少時間,是指時間遠比你想象過得要快,你現在和女友逍遙快樂時,如果不趁早考慮將來,很快會被逼得向現實低頭,你的女友很有可能會被社會上一個已經工作瞭幾年的高帥富給拐走,居安思危不需要我來教你吧。說句難聽的話,你在校園裡搞出來的這些名堂,走入社會一錢不值,你將面對的眾多對手比你想象兇殘得多。

  你有藝術細胞,但你很難成為藝術傢,因為在你的身上,我迄今還未發現在哪個藝術領域你有不瘋魔不成活的勁兒頭冒出來,如果你不夠瘋狂,你很難在藝術這個領域出人頭地,而你又不甘願一生碌碌無為,所以,假設你達不到自己所設想的巔峰狀態,而你的藝術能力又不夠,你會一生責怪自己,永遠無法快樂,當然這種事情發生在你妹妹身上,根本無所謂,對她這種沒心沒肺的性格而言,快樂很容易獲得,而對我們這種性格中有黃色成分的而言,如果不做出成績,永遠不可能讓自己得到滿足和快樂。

  你有商業嗅覺,但你很難成為卓越的商人。在你大二時,你已知新生寢室裡的棉被和被褥是倒買倒賣的不錯營生,隻可惜你賺錢的欲望不強,沒有後續乘勝追擊,而成為傑出商人的首要潛質就是必須要有強烈的賺錢欲望,你比你爹命好,你爹的傢境比你爹的爹的傢境要好,所以這輩子你就甭想在青少年切身感受拮據帶來的窘迫感,除非你準備體驗生活打碎自己重新來過。

  你在遊泳上有天賦,如果你無比熱愛體育,執意要走職業運動員的道理,我不會阻攔,但我內心不希望你走這條路,在我們當前這種舉國運動體制的訓練下,我擔心你除瞭遊泳本身,在你人生中最終你啥都不會。我不希望終你一生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隻會空喊為國效力。

  咱傢沒什麼古訓,所以也不存在有一天我死翹翹的時候留下口信,說什麼後世子孫永世不得如何如何,但在最內心深處,我不希望你從政。因為你幹不瞭那活。你性子中缺乏堅忍,少瞭圓融,追求個性,過於感性,更重要的是,你對體制內的事情瞭解太少太輕太薄,對政治的殘酷性認識不足,可能還沒開始報國,就莫名其妙地先捐軀瞭。多數從政的人開始都有滿腔熱情,時間長瞭,發現無力改變,慢慢都被無奈同化;極少數人能堅持夢想,但等輪到他自己有影響力那一步,發現他當年在官場下端遙望時,其實隻是霧裡看花,事實並不能讓他盡施手腳,有時拘束不僅來自於上面,下面也會綁架他。那些充滿理想主義的政治傢,在歷史上多數都不敵現實主義,隻能在歷史上以死銘志精忠報國被人們懷念。我這樣說,不是不讓你報國,而是以我現在對你性格的瞭解,選擇這條路在時下報國,太艱辛且不夠有效,除非你有朝一日偶遇當朝尚書的孫女,終成秦晉之好時,你仍有志做個史上留名的好官,爹雖小民一個,遠處看著你,不給你添麻煩,需要時,隨叫隨到。

  從對影響社會的進程來看,偉大政客的速度最快。但從對社會的貢獻和影響社會的深遠來看,一個卓越的商人和一個有良知的思想者,兩者的能量等同,遠超政客。但你要小心,不要總做書生架國的空談,如果你做不瞭能化筆為刀的鬥士,不如做個天天算計真金白銀的商人富國富民來得實在,你想搞瞭Facebook或微博的傢夥,他們自己也許開始時並未想到,他們潛移默化地在影響著這個國傢和社會。當然,這種宏圖,我對你沒有期望,你老爹做不到的事情不會要求你做到,你老爹做到的事情告訴你,隻是讓你知道,但你老爹想做卻此生沒有做到的事情,若你能實現,自然是大大地光宗耀祖。不過,我想讓你做什麼統統不重要,因為你祖上是誰,連你爹自己也不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名門望族,有一說是寧波北侖白峰鄉世世代代的漁民,還有一說是嘉定山頭的中小型土匪頭目,解放時被抓起來轟掉瞭,既然咱爺倆都搞不清,所以唯一重要的是,你未來做的事可以發揮你最大的潛能,當你自己離別這個世界時,可以對自己說俺不枉來世上一遭。

  不管你做什麼,聽清楚,我希望你所做,可以自利又利他。單純的自利,猶如行屍走肉,沒有人生價值,對於你而言,你得到更多快樂必定是你能幫助到盡量多的人,無論是啟發民智,還是做個好醫生,你真正的快樂一定是建立在心靈的富足而非物質的充盈,在你未來賺的錢可以滿足你一應生活開銷後,你會發現多餘的奢華隻會讓你空虛,不能讓你幸福,你要努力追尋精神上的富足;隻是利他卻毫不利己,那是雷鋒做的,不可能做長久,凡是假大空的都不長久,凡是脫離人性的都不長久,社會上還存在相當這些東西,你要小心分辨。

  關於夢想

  嚴格意義,這屬於未來的部分。但在你爹走向他未來的途中,發現所有未來的問題,歸根結底仍落在此。

  你第一次電視裡看見近景魔術,告訴我,也想成為一個魔術傢。我打開床底下的三個紙板箱,將滿滿的專業道具和專業錄像拉出來的場景,你是否記得?如果你沒有忘記,試問你還記得當初你和我發誓過些什麼嗎?試問你用學來的撲克和硬幣手法泡瞭幾個妞?試問現在你還繼續練習嗎?

  雖然你的性格是紅+黃,與你妹妹典型的紅色性格不同,但你倆在紅色部分中的興趣多變與無法堅持是一丘之貉。我把這些紙板箱裡的寶貝每件是怎麼得來的故事講給你聽的時候,是希望能夠讓你明白,你爹就是這種興趣多變的人,當年激情來的時候,無比瘋狂,遍尋名師,遍搜網絡,一副激情消退的時候,很容易喜新厭舊。這個特點,讓我在過去事業發展中付出瞭不少不必要的銀子,因為不能堅持深挖井,所以每次都是在井水快挖出來還差十米的地方收手,然後再去挖另外一口井,搞得洞穴遍地卻無洞出水。

  我說這些,不是責怪你,因為我本身就是這樣的人,我沒有資格讓你直接成為一個可以打從開始就明確自己要什麼的人。我說這些,其實是想重復“書應雜讀,業要精鉆”。不過,的確一下子就能找到真正鐘情的夢想,是件難事。

  假設你很快就放棄瞭一個夢想,說明這個夢想根本不是你真正的夢想,你還不夠真熱愛。你的一生中,在不同的階段,會有很多夢,這很正常。就像你喜歡的女孩一樣,隨著你自己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增多,你對女孩的口味和欣賞必定會發生變化。你可以不停地嘗試,直到你尋找到那個你最熱愛的,但是你必須明白嘗試本身是有成本的。這和買衣服的道理一樣,有時你會被某種款式瞬間吸引,其實你放瞭一個晚上過後,可能就不喜歡瞭,你要特別小心這種閃電般的喜歡。我建議你遇見這種,暫時放一放,回頭隔個幾天再去看看,如果你三番五次都還惦記著,有可能才是真喜歡。

  你的夢想會被很多人嘲笑,那些一生中一事無成的人最喜歡嘲笑和打擊別人,因為這樣你就會在攀爬途中重新掉回原地,和他們待在一個陣營裡面,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是:他們不想讓自己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他們當然希望在他們陣營中的人越多越好,如果你做到他們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他們擔心會被別人評價為無能,故此,他們會竭盡全力證明你之所以得到這些,是因為你的運氣或你的投機,他們會完全無視你所付出的巨大努力,酸溜溜地說些醋意蓬生的話,有些惡毒的還會對你造謠中傷,極盡誹謗污蔑之能事,他們深知這個世界上多數人喜歡湊熱鬧,他們隻要煽動起一幫湊熱鬧的人對你恣意評判,就會使你痛苦,而隻有你痛苦,他們才能心情好受。這就好比,一個炒股從百萬元虧到隻剩下萬元的散戶,總是巴望著更多的人能和他一樣,最好虧到千元,這樣自己才不會太難受。

  你深刻理解瞭人性的這點小心思,就會明白,為何在你人生的道路上總有人打擊你。所以,你隻管做自己的事,不要在乎評論。你老爸在對比瞭無數強大者與脆弱者後,有個重大發現,偷偷告訴你:脆弱者常看網上的評論,他們需要從贊美中獲得成長的力量,自然也容易被罵聲所傷,因為他們的力量從外部而來,是“由外而內”;而強大者從不看評論,因為他們的力量不需通過外界的認可獲得,他們會給予自己力量支撐,謾罵對其毫發無損,因為他們的力量從內部而來,是“由內而外”。

  關於夢想是要大聲說出來還是該藏在心裡,這個問題我也想瞭很多年,最終的結論是,原則上你要藏在心裡,不要讓別人偷走你的夢想,更重要的是你要小心在你夢想還沒有成型時,一不小心就給別人踩死,這也是為瞭防止你這樣脆弱內心的孩子提前遭受到不必要的打擊太多。(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在這個問題上,千萬不要去相信成功學告訴你的要把自己的夢想大聲說出來激勵自己,那隻適用於兩種情況,其一,你周圍的環境都是積極的人,他們會鼓勵你的夢想,你說出來以後,你不實現不好意思,你要拿這個逼自己前行;其二,你說出來,是因為在某種情況下,你的條件已基本具備,你需要加速實現。

  關於朋友

  多年以前,我的老師和我說,看一個年輕人未來是否有作為,要看他周圍有多少年長的朋友;看一個中年人還有沒有生命力,要看他周圍有多少年輕的朋友。我想這話想瞭很多年,覺得對你目前很適用。

  在你現在這個階段,要努力找那些年歲比你大,比你強大的人做朋友,這就是我鼓勵你一定要勤工儉學,盡快走入社會的原因。有一段時間,我看到你和一群比自己低年級的孩子玩得極爽,並且樂此不疲地享受在他們中間做頭領的感覺,很為你擔憂。雖然我們性格相同,都是紅+黃,但相比之下,你更有做領導的欲望,而爹更願做獨行俠,我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被眾人推動著前行。這就是當年你看金庸時,我和你說過你更像喬峰,而爹內心更願做令狐沖的原因。

  如果你真心希望成為一個領導者,你必須多和那些年長者廝混,因為你會從比你優秀比你有經驗的強者身上吸取能量,如果你總和同齡人或比你弱小的人在一起玩,你會因為眾星捧月從而感覺很舒服,這會讓你誤以為自己很牛,其實屁都不是。你不敢和那些比你年長的人在一起,是因為你害怕他們排斥你,你覺得沒辦法讓他們臣服,你在這樣一群人當中無法擁有足夠的自信,記住,當你老瞭以後,如果你足夠有趣,大把年輕人會願意和你一起玩。而現在,是你需要拼命吸收養分快速壯大自己的時候。

  你在你的圈子裡,你在學校的吉他表演、你平時在學生會搞的那些花頭,和你在水中的自如,會讓很多女生為之傾倒,但把你放到更大的一個群體,你能算什麼。這樣說,你會不服,雖然將來,我知道你會有強大的一天,不過,現在憑你的功力,你暫時還做不到,我希望你藐視我的那天早日到來。

  無論你多麼強大,你永遠要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比你強大的人,真正的高手在民間,這個道理我先前和你講過多次,你總是不以為然,有一天,你會為此付出代價。這個世界上,走得越高越有料的人,越知道自己的淺薄。我鼓勵你大膽地表現,並用你的才華幫助和造福更多的人,但你要小心,表現和炫耀,隻有一線之隔。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有才華的人,是因為沒有機會,所以看上去,成就比不過那些有著一般才華卻得到機會的人,所以,如果你得到機會,要努力,並且始終對這個世界上潛藏的無數高手有敬畏之心,你的敬畏會讓你活得更長久。

  要去幫助那些比你弱的人,尤其記住,要在他人低落時向對方伸手。在你爹認識你媽之前,影響你爹這一輩子最深的女人,並不是你媽,而是你的露阿姨。因為你爹此生最苦的日子在22歲,那時一個星期和她兩個人隻有20元生活費;你曾經問我,胖胖叔為何和我聯系很少,但為何和我這麼親近,那是因為你爹最悲痛的時候,你胖胖叔在平武路那間黑乎乎的小房子裡陪著你爹,看著你爹哭瞭三天三夜。這個世界上太多人喜歡錦上添花,而不喜歡雪中送炭。你爹做瞭一個電視節目以後,有無數人找到你爹希望能繼續做其他節目,但是多數都希望消耗你爹現時的影響力和名氣來達到他們的目標,而並沒興趣挖掘你爹真正的價值和關心你爹想做什麼,等到有一天你爹人老珠黃時,所有人會無情地瞬間將你爹拋棄的。所以,看清事物的真相,會讓你更有耐心等待那個你一直努力並且需要的機會出現,會讓你在這個世界上不被亂花所動。

  我這生得到的最重要的一個朋友,是在她當年落難時向我借錢,那時我把全身上下僅有的數千元全部給瞭她;我這生失去的一個朋友,當年她去瞭英國留學,沒多久,錢包被偷走,從海外致電希望我能借她一些錢應付難關,當時我手上有兩萬三千元存款,因為自己可能要馬上用,就沒借,這事兒我懊悔自責瞭13年,後來再想怎麼彌補,也無濟於事瞭。一得一失,隻是想告訴你,朋友落難時,一定要給予援手。哪怕是一句輕微的問候,都是那麼溫暖。因為我知道,有一天,你一定也會摔大跟頭,如果你不希望你那時很慘,一定要學會從現在開始,就盡己所能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和值得幫助的人,一定要記得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更有意義。

  如果有人幫過你,你要知恩圖報,學會感恩,這會讓你對自己的感覺變好。如果你有機會幫到瞭別人,千萬不要期待別人對你感恩。你幫別人,是因為你自己的感覺會好,感覺自己高尚,感覺自己快樂,感覺自己有價值。如果你幫他,是為瞭得到回報,而最後他沒有給你回報,隻能證明你投資的眼光不好,投資失敗,那下次就提高投資準確度。但如果你從未有這個打算,你幫的時候,就是為瞭讓自己開心,如果對方感恩,你就賺瞭,如果不是,你不會失落,因為原本你就沒期待。你痛苦,是因為你總惦記著是別人欠你的,你患瞭佛教八苦中鵝“求不得苦”。這個世界上本來很多人就都會遺忘,你一邊求不得,一邊又不停地抱怨人心不古,你會活得愈發煩惱。

  關於真實

  和你,不需再談追求個性,這似乎已是你們這個時代與生俱來的一種符號。對要求眾人都穿肥大軍褲的你爺爺奶奶那輩而言,他們不認識“個性”這兩個字,而對你顯然沒有這個問題。不過,我很擔心,你片面地把“個性”=“與眾不同”,並且為瞭與眾不同而刻意地追求與眾不同,比如帶個鼻環,紋個圖騰,穿上吊到膝蓋走起路來步履維艱的的褲子,借此彰顯另類,引起他人側目,這其實隻是個性的最低級層次,這種所謂的“個性”,隻是一味追求表面的新奇異,不夠高級。就好比女人低級的性感,隻會濃妝艷抹,穿齊B小短裙,露出深深乳溝;高級的性感,映射在骨頭中,她喝杯水的姿勢,都可讓你銷魂。真正高級的個性,尊重群體的共性,他可以獨特,但不藐視大眾,他能有清醒的頭腦,不為媒體營造出的虛假文化所俘虜,他在消費時能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不會因別人告訴他什麼是好東西而動搖……我要你做到的這種“個性”,不是簡單的眼前一亮的小清新,而是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可以讓你在任何場合,由於你的出現,即使外表不那麼光芒萬丈,但你的開口卻讓眾人敬意油然而生,體味到你的特別,因為你有一種可以吸引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來探究你的神秘力量。

  要保持內心的獨立,尤其是思考上的獨立,不盲從,不輕信,不妄言,在這個信息遍地是非混淆的時代,你要有自己對事物的準確判斷,免得被人利用,給人當槍子使瞭還不知道。訓練獨立思考的途徑,在你現在這個年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多閱讀,尤其是歷史,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你要盡多涉獵,很多朝代的統治者為瞭美化自己,書寫的歷史並不真實,都是由下代的史官來更正的。“以史為鑒,可知興衰”,你對歷史的深挖,會發現一切皆是輪回,我們的智慧與古人相比,並未有絲毫進步。你所經歷和即將經歷的一切,都有規律可循。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信仰,即便你終生做個無神論者,保持內心對神明對天道的崇敬,會讓你有所寄托有所景仰,永遠不會亂來。

  “真實”並非像你聽到的那些電視上和報刊上的人所說,就是自己是怎麼樣,就無論好壞通通盡情地展現。是的,我們每個人都有缺點,但任由我們的缺點恣意揮灑傷害他人,那隻是打著“真實”的幌子掩蓋自己不肯改正缺點的事實。“真實”的本意,是指要學會尊重自己真正的內心。多數人曲解瞭真實。

  你在社會上越久,越會發現比堅持個性更難的是,是能夠做真實的自我。你未來的一生,會有漫長的歲月將在“保持真實”和“向現實妥協”上來回掙紮,你定會為此深深痛苦,即便你看瞭我今天寫的這些,仍舊無法逃脫,因為我無法代替你走完這一過程,這些都需要你自己去體驗,我說過,談這些,是希望你遇見問題時,可提供一條捷徑盡量讓你少走彎路。

  我年輕的時候自尊心極強,當然現在這個問題,也沒啥大進步。如果當初我父親和我說,有一條捷徑可幫助我早達到目標,我定誓死不從。我對他說,這是上蒼給我的考驗,我要自己走過,不需你幫忙!這就好比有一條路,當中有個坑,我爹爹和我說你要繞過那個坑,我說不,我就要摔,不摔就體驗不到痛苦瞭。很多年後,我才醒悟,如果當初不摔那些坑,我可以早到目標,可做更多的事,我當時對人生體驗的理解太狹隘。在佛教中,真正苦修正道的修行者,是既能擺脫物欲之火的煎熬,也不必如苦行主義者們接受痛苦的折磨。說白瞭,真修行者,不主張享樂也不主張苦行。一味強調苦行,是重瞭形式忽略瞭本質。說這些,是因為知道你比我還犟,自尊比我還強。我希望你清楚地知道,雖然我希望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但隻要你能在自己醉心的世界中做出自己滿意的成績,我就足夠欣慰。

  想說的太多,這四個事情,也許不是最迫切的,但必定是對你最重要的,你的無數痛苦未來都與此有關。今天下午,剛剛得知,我的一個老友患瞭結腸癌,33歲。長期熬夜,飲食無常,一生隻追求成功。仗著自己膀大腰圓火力壯,往死裡耗。我哭不出來。上天打算奪人性命時,不是每次都提前打招呼的。你爹年輕時身體很好,為瞭實現夢想,長年透支,以身體換成績,現在開始還債。所以,最後一句,你想幹大事,在智商情商逆商彼此都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幹死你對手的唯一法寶,就是比身體,看誰耗得過誰,就算不為自己長壽,為瞭不讓你的敵人得意,你身體要比他好,耗也要耗死他,要比他晚死。兒,好好鍛煉吧。

  父親

  2012年5月22日凌晨2:1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