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一定不會長成我們想要的樣子_傢庭教育

  孩子一定不會長成我們想要的樣子
  
  文/宮學萍
  
  年前,朋友推薦我看看網絡上一篇頗受好評的教育貼《兒子,爸爸不是鄭淵潔》,並且追問我——咱們這些普普通通為人父母的小老百姓,在教育孩子的大問題上,到底是應該吸收鄭淵潔、李開復、洛克·菲勒、甚至比爾·蓋茨他老爹的高端經驗?還是老老實實學習哈佛女孩劉奕婷的父母望女成龍的平凡追求?
  
  我的意見?都很好啊!
  
  當然,這些書,也著實都可以不看。反正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把孩子教育成我們一開始想要教育的樣子。
  
  因為孩子們是人。
  
  所有關於人的大小事情,都一定不會像計算機程序這邊輸出、那邊輸入般確定。
  
  老祖宗曾經教導我們,“聖人走後,剩下的隻是書中的垃圾。”怕得就是,我們之中的太多數,都很容易被語言本身所戲弄,上瞭文字的賊船。所有我們能夠看到、聽到、接觸到的所謂經驗之談,都一定丟失瞭總結者想要表達的大多數信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本來就是一個誤會接著另一個誤會的美麗碰撞,更何況還是間接進行的。
  
  有誰敢說,生活的鄭淵潔,僅僅靠他在公開場合所表達的那些教育理念,就造就瞭今天的鄭亞旗?還有多少人不知道,比爾·蓋茨之所以能夠在中學時代拿下IBM的 訂單,是因為他有一個在IBM做高管的老媽——別誤會,我在這裡拿世界首富開刀,不是想說他因此就具備一般民眾難以企及的裙帶關系,而是想提醒大傢,很有可能我們的電腦神童,不到三歲就坐在一堆晶體管元件上,拿著鼠標玩疊疊高。
  
  簡而言之,沒有一個孩子從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方式,可以被另一個傢長原封不動地照搬到自己孩子身上。因為我們自己,不可能克隆成為另外一個遙遠而模糊的人。就算勉強可以,我們也無法復制孩子們成長的生活環境和時代背景。
  
  如果非要我對“什麼是成功的教育”表個態,我隻能說,成功的教育,大概就是可以讓我們的孩子在有朝一日離開我們之後,也可以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就像以前在我們身邊一樣好,甚至更精彩、更好。或者說,父母的愛,就是為瞭離開。父母需要幫助孩子適應它所在的現實環境,這一點毋庸置疑。在孩子與外面的大千世界之間,傢,是一個緩沖地帶,父母,就像一對領路人,在陪伴孩子一路走來的十多年(或者二十幾年)裡,我們抱著、領著、影響著、幹擾著,直到有一天,目送著他們走向未來。
  
  我很難找得到合適的文字,告訴熱切的父母們到底“應該怎樣做”。最多不過,是想稍微提醒大傢,在尋找教育方法的過程中,也許偶然停下來、懷疑一下也不錯。問問自己:真的是這樣嗎?這樣做,是不是在悄悄滿足自己的心願?據我所知,很多極力推崇“快樂至上”的爸媽,絕大多數都沒逃開一個很不快樂的童年;同樣,還有很多想方設法要把孩子培養成偉大精英的父母,其實不過是對於依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生活徹底失去瞭信心。
  
  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懷疑比堅信更寶貴。不僅是教育,執著於教條的生活,本身就說明一個人缺乏生命的靈動。曾經接觸過一位絕望的母親,十多年來,一直在嚴苛地抨擊中國當代教育的種種弊端。當然,如果她的職業身份是一位社會評論傢,這一切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抱著這樣一個態度去作一名母親,整天都在兒子面前指責學校裡的老師如何、如何不懂教書育人,結果隻能讓這個孩子失去在校園裡找到快樂和希望的最基本的能力。
  
  不客氣地說,在這位母親眼中,沒有兒子,隻有她對於當今教育界種種失望、不滿的忠實聽眾。我們之中的大多數,應該都不會把父母做得如此失敗,卻同樣有可能在很多生活的細節中,看不到孩子是一個鮮活的生命,而僅僅把他們當作自己的“教育工作成果”,以示天下大眾。有時候,我們寄希望於找到一個完美的、百分百正確的教育方法,私底下的心願卻是一旦將來孩子沒有如願成才、光宗耀祖,那就可以肯定是這個孩子不聽話、不爭氣、不上進、天生不是可以發光的那塊材料—— 而不是我們的教育不當。問題是,就算我們教育不當有怎樣呢?我們從來不會渴求自己是完美的員工、完美的人,又何必苦苦要求自己做一個完美的教育者呢?
  
  再或者,也許我們這篇討論一開始的立意就弄錯瞭,自己把自己給繞到死胡同裡瞭。誰說追求成功就不能把日子過得快樂?成績好的學生就一定壓力重重嗎?掌握知識的過程就一定艱苦卓絕嗎?學校、考試、競爭,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沒有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能夠避開這些重大主題。如何面對並完成這些挑戰、如何承擔行為的結果、如何調試在現實環境中的自身狀態……以上種種問題,都沒有必然的標準答案,需要父母和孩子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共同做出選擇。
  
  說不定,與其我們這幫傢長聚在一起爭論不休,還不如回傢放下身段、好好聽聽孩子的聲音。很有可能,他們所經歷的每一天,和我們頭腦中想象的完全不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