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_傢庭教育

  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
  
  有一種傢規,叫蕭氏傢規:“1.所謂民主,孩子是民,傢長是主。2.沒有零用錢,不許喝可樂,不能吹空調,不能隨便打開冰箱門。”有一種教育方式,叫狼爸教育:“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這就是狼爸,一個崇尚“打”出優秀兒女的父親,蕭百佑。他的教育方式被大學教師怒斥為南霸天、黃世仁;他的教育方式被無數人認為是奴性教育,但是蕭百佑認定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父親”。無論如何,狼爸把三個孩子“打”進瞭北大,大傢對於這種“三天一頓打”的教育方式有何看法呢?
  
  我想大傢看到這件事的時候,總是把思維放在“打孩子究竟是對還是錯”這個點上瞭,但是我今天不說這個話題,因為我很早的幾篇博文都說過,我是極度不贊成用“三天一頓打”的方式來教育孩子的。
  
  那為什麼在狼爸這種“三天一頓打”的教育方式下,他的三個孩子都進瞭北大呢?
  
  我想,大傢應該心裡都十分清楚,孩子進北大的因素會有許多,比如孩子的智力狀況,孩子的學習方法,學校老師的教育方式,傢庭的教育環境等等。而“三天一頓打”隻是這眾多因素裡面極其微小的一項,誰都沒有辦法證明,就是這“三天一頓打”造就瞭三個孩子進入北大。那憑什麼大傢就把狼爸的成功歸納到“三天一頓打”上?
  
  我想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媒體片面的宣傳造成的。中國目前有一種極其普遍的現狀,就是為瞭話題性,不少人都選擇用一些極端的詞來吸引大傢的註意,狼爸因為說過自己曾經“三天一頓打”,所以大傢就利用這個相對極端的教育方式來講述狼爸的成功,為的就是話題性,為的就是讓更多的人關註。(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狼爸後來也發瞭微博澄清,他說“傢教是智慧的哲學,打要打的巧妙,不是為打而打,更不是傢暴的發泄“。
  
  這裡,又引發出瞭另一個問題,“三天一頓打“,孩子真能進北大?這個我不否認,是可能會存在這種情況,能夠把孩子”打“進北大。但是,這是一種極具技巧性的教育方式,狼爸在何種情境下會打自己的孩子,狼爸在打孩子的時候,狼媽在一邊充當著什麼樣的角色,在打瞭孩子之前,狼爸如何處理孩子的錯誤,在打瞭孩子之後,狼爸又是如何處理善後之事。這些我們都無從得知,我想沒有一個傢長在充分掌握這種”三天一頓打“的教育技巧之前,願意用自己的孩子去”試驗“和”培養“自己的這種教育技巧。因此,我個人以為,大傢還是不學為妙,因為這種方式,誰知道會給孩子帶來些什麼。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福利彩票的500萬大獎,大傢頻繁聽見說某某某花瞭2塊錢就獨中瞭500萬元大獎,那大傢又何嘗看見過說某某某為瞭買彩票妻離子散呢?當然,我這是誇張手法。在這裡隻是想說明,不管是從社會輿論關心的話題的角度還是說信息傳播速度的角度,大傢都傾向於宣傳那些極端成功或是極端失敗的案例,一唯把效果放大,確把風險避而不談!中間那些無數的炮灰階層,沒有人願意去傳播,自然也沒有媒體願意報道。
  
  有“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自然也有”三天一頓大,孩子鬧自殺“的事情存在,大傢請把眼光放的更加大一些,想的更加深切一些,切勿”病急亂投醫“,害苦瞭孩子,也害苦瞭自己辛苦經營的傢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