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後,但願有你一半牛逼

  三十年後,但願有你一半牛逼

  我娘親是個非常牛逼的人。

  牛逼到什麼地步呢?

  我是她女兒,上大學的時候居然會用“抱歉,我想找個我媽那樣的男朋友”這種奇葩理由來拒絕表白的傻小子。當然我不是要找個女人做男友,也不是要找個處處包容照顧我的人做男友。對上面那句話的進一步解釋是:我要找個像我媽一樣聰明、幽默、獨立、堅強,對一切新生事物保持旺盛的好奇心和學習力的人做男友。

  沒錯,我媽就是這麼瞭不起。

  以前一直不願意寫日記誇她,是因為她沒事就會來豆瓣窺視。萬一被看到,一是我會有點不好意思,二是怕她過度驕傲影響進步。

  不過現在看來不誇不行瞭。她進步太快,我被甩得沒邊沒崖,十分自卑,必須用一些糖衣炮彈拖慢她前進的步伐。

  由於我媽是我從小至今唯一的偶像,在我眼中,她的牛逼事跡俯拾皆是、多如恒河沙數,所以必須從頭講起:

  她比我大三十歲零五個月,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的一個工人傢庭。從小聰明伶俐,讀書過目不忘、舉一反三,上學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邊睡覺一邊聽課都沒拿過第二(據我多年的觀察,以及姥姥姥爺在世時的證實,我媽沒有吹牛)。讀到小學四年級時,文*化*大*革*命開始,課程全改成喊口號。在混亂不堪裡待到升入初中,老師的日常工作不再是傳道授業,而是被高年級學生連番批鬥,有些老師自殺,有些甚至被活活打死。我媽這學算是沒法繼續上瞭。

  16歲時她進廠當瞭工人,學瞭“縫紉、開拖拉機、操控車床、維護保養柴油發動機”等一系列奇怪的技能。期間還因為同情右派被全廠大批鬥。

  77年恢復高考後,我媽重新拿起書本自學,不顧身邊所有人的勸阻,堅決參加瞭高考。79年順利考上本省一所大學,修貿易專業。那四年她接觸到瞭夢寐以求的知識,以及在當時看來如同阿裡巴巴藏寶山洞一般大量而美妙的書本。最重要的,她認識瞭我爹。(我爹也是一枚奇妙的人兒,以後再為他專門開一篇日記。)

  畢業後我媽留校任教,在任教期間讀瞭碩士。沒幾年,有瞭我這禍害。按娘親本人的說法,生出來容易,塞回去難,這叫“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我傢有一個占據整堵墻的書架,大得仿佛一座城池,一排一排、層層疊疊,擺滿瞭書。可惜我生性散漫懶惰、缺乏專註力,隻喜歡撿一些小說傳記來看,對那些成套的歷史典籍、詩詞歌賦、經濟著作之類很少過眼。爸媽對我雖然寄予很高期望(不幸全部落空→_→),但並不嚴格督促我的學習,更不幹涉我的興趣。我媽甚至會順著我的愛好,介紹和購買一些好玩好看的書給我。我小學時喜歡看鄭淵潔的《童話大王》,每次我爸出差去北京,我媽都會叮囑他從鄭淵潔開的專賣店裡帶回成套的《鄭淵潔童話故事全集》和各種周邊貼紙。

  童年和少年時期,我在我媽的引導下獲得瞭無數樂趣:她送給我各種亂七八糟好玩的寵物,蟲子、魚、青蛙、王八、麻雀黃鸝鸚鵡雞、老鼠兔子荷蘭豬,當然還有貓;帶我看瞭各種有趣的書,凡爾納和星新一的科幻小說、弗蘭克·鮑姆的奧茲國全集、金庸和古龍的武俠小說、瓊瑤岑凱倫亦舒的言情小說、魯迅楊絳三毛的雜文和散文、蔡志忠漫畫全集、康拉德·勞倫茲的動物行為學著作……等等不勝枚舉。

  我媽記憶力奇強,看過的書幾十年都不會忘,連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在沒有百度和智能手機之前,我爸跟我一直把她當活辭典用。

  她像一座源源不絕的大寶藏,總有講不完的好笑故事和奇怪笑話。我至今記得初中時,有天吃午飯,我突然問起太監到底怎麼閹割呢?我媽哈哈一笑,開始很詳細地進行講解:怎麼摘鳥取蛋、手術後要在尿道插蠟管以防傷口長死……聲情並茂、手舞足蹈。當時我爸那個蛋疼的表情啊,我都不忍心回憶。

  她不需要像一般的媽媽那樣費心猜測自己的孩子喜歡什麼、在想什麼,因為她永遠以飽滿的好奇心沖在有趣事物的第一線,如果不是她每每回頭與我分享,我不知會錯過多少風景。

  1999年底,我傢有瞭第一臺電腦(好像是聯想天禧)。我和我爸猴似的圍著它上躥下跳瞭一陣,卻各自為瞭學習和工作的緣故沒能熟練操作,隻有我媽,每天默默鉆研,玩得不亦樂乎。記得2000年我第一次在網吧接觸到OICQ,樂屁瞭,回傢顛兒不顛兒不跟我媽現,說有個軟件特牛逼,能即時聊天。我媽玩著電腦,頭也沒回,淡淡地說:你才知道嗎?我已經用瞭一年瞭。

  那是我第一次被大我三十歲、當時已經四十多歲的我媽鄙視。類似的事後來還有很多,我都習慣瞭。

  按我媽的說法,我的逆反期一直到現在都沒結束,初高中時期最嚴重——十來歲,患有嚴重的社交恐懼癥,半懂事不懂事,整天跟她吵,吱哇亂叫、無理取鬧,還厭學。(不過奇特的是吵歸吵,我還是願意跟她聊所有在學校遇到的人和事,連被人表白也一回傢馬上告訴她。)

  那時我爸由於生意艱難,心情十分惡劣,常常留宿公司夜不歸傢,就算回傢也是拉個黑臉不跟任何人說話。兩人的婚姻墮入最低谷,時常一冷戰就是幾個月,甚至一年。(www.share4tw.com)我媽想放棄這段感情,跳槽到南方待遇更高的大學任教,卻苦於身體太差(九十年代時她曾患腎結核,一側腎臟壞死切除;另一側腎臟受到影響,常年積水),孩子(就是我啦)又性格古怪得教人放心不下,所以一直無法離開。

  終於熬到我考上大學,我媽已經接近五十歲。全傢上下除瞭我,沒人相信她到這個年紀還能拖著病弱的身體跳槽。

  可我媽就是跳槽瞭。她把傢裡的財務權交給我爸,拉個旅行箱,拍拍屁股就走瞭。

  由於連年擴招,那幾年長三角和珠三角的一些大學拼命地從內地高薪挖掘教授。我媽乘勢一路南下,挑挑揀揀,邊玩邊走,最後選擇在一個優美而適宜養老的沿海小城落腳定居。

  我爸傻眼之餘,心中恐怕還是十分佩服的。他不止一次地對我說:你以後,要做一個像你娘一樣的人。

  長大後,當我剛剛知道什麼是古典自由主義時,才發現我媽作為一個支持自由市場的經濟學教授,早已遍讀托克維爾、哈耶克、米塞斯、張五常等人的著作。傢裡一直放著這些書,隻是我從沒留意,她也未曾提起。當我問到時,她哈哈大笑:“我以為以你的智商看不懂這些呢。”

  現在我媽每星期都要代幾天課。從五年前考到駕照起她就再不肯坐校車,理由是“不自由”,寧願自己來回開一個半小時車上下班。

  她用淘寶也在我之前,而且比我更加瘋狂。食品、衣服、日用什麼的實在太小兒科,她幾年前開始就連電腦、電視、手機、PAD都在淘寶買。電腦自己在網上查好配置,一件件買回來自己動手組裝。為瞭能躺在床上看美劇、刷網頁,她給傢裡每個房間都配瞭電視和主機,wifi也是自己弄的,比我熟練多瞭。

  她每年拉著我爸進行一次國外旅行,自己沒事也會在周圍城市逛逛。

  我媽快六十歲瞭,字典裡從來沒有“無聊”這個詞。她看最新的美劇,刷最新的資訊,用最新的電子產品;大量閱讀,緊跟時代,從未停止學習。

  她永遠大我三十歲,永遠比我走得更快更遠。我可能終此一生都無法望其項背,惟願三十年後,能有她一半的閱讀量、學習力,和好奇心。

  1. 牛逼就是天份加勤奮
  2. 牛逼的事情都是在你一個人的時候做出來的
  3. 真正牛逼的,是那些在困境中依然保持微笑的凡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