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總有一天

  再見,總有一天

  文/路明

  小時候,爸媽吵架。你一聲不響,抱著洋娃娃離傢出走。不走遠,就在樓下的角落蹲著。你知道,一會他們發現你不見瞭,肯定急著來找你。回傢的時候皆大歡喜,把吵架的事全忘瞭。

  初二那年,他們鬧離婚。你默默回到房間,閉上眼,在自己腕上劃瞭一刀。媽媽尖叫著沖進來,爸爸一把抱起你送醫院。你看著他們掛號,付費,求醫生,急的團團轉,竟是恩愛的樣子。你為自己的小陰謀暗自得意。腕上縫瞭七針。媽媽趴在你的床頭泣不成聲,姍姍對不起,都是媽媽不好。你很想對媽媽說,媽媽不哭瞭,其實我一點也不疼。

  高考後,你如願考上瞭北京的大學。爸爸送你,兩人坐瞭一夜的火車,好不容易找到瞭學校。到瞭宿舍,爸爸忙著大包小包放行李,裡裡外外打掃衛生,爬上爬下搭蚊帳,跑進跑出打開水,忙得滿頭大汗。可他什麼活都不讓你幹,隻許你在一邊坐著咬蘋果,和新室友聊天。爸爸要走瞭,你送他去公交站。你看著他瘦小的背影,艱難地擠上車。車門合攏,你揮手笑著,笑著,終於忍不住,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車緩緩離去,你看見爸爸用力拍打車門,張嘴在喊什麼。可你什麼都聽不見,淚水迷糊瞭你的眼。

  大二的時候,你和男朋友去雲南旅行。44個小時的硬座,一路吃方便面。你發燒瞭,男朋友去餐車買瞭一份粥,喂你吃。你覺得很幸福。下瞭火車你給他們打電話,爸爸暴跳如雷,咆哮著甩瞭電話。後來媽媽告訴你,你爸哭瞭。他哽咽著說,姍姍長那麼大,我沒舍得讓她吃那麼大的苦。第二天,銀行卡上多瞭一萬塊錢。爸爸的電話來瞭,他沒有再兇你,隻是囑咐你吃好住好,註意安全,回來坐飛機。

  你是公認的淑女,待人彬彬有禮,說話細聲細氣。隻有爸媽知道你的淑女是怎麼回事。放假一回到傢,你就成瞭壞脾氣的公主。沒大沒小,摔東摔西,一覺睡到中午,飯菜得端到床上,內衣都是媽媽給你洗,難得刷個碗還嘟嘟囔囔。好幾次,爸爸忍不住想說你,媽媽勸他,算啦,姍姍讀書辛苦,回傢讓她多享會福。

  畢業後,你爭取到一個出國念書的機會。爸媽送你去機場,你微笑著揮揮手,轉身離去。你已經不再是那個愛哭的小姑娘。留學三年,你硬是沒回傢。省下來回機票,還能打工賺一筆錢。第一個獨自在外的除夕,你在電話裡對他們說你很好,不用牽掛,掛瞭電話就去打工。那天餐廳來瞭很多中國人。他們吃著喝著,大聲說笑,沒人知道你在廚房刷著堆積如山的盤子。送走最後一批客人已是深夜。你走在異鄉的石板路上,像孤獨的煙火。

  回國後,你在北京找瞭份令人艷羨的工作。過年瞭,你興沖沖帶著洋男友,提前請瞭假回傢。哪知道爸媽根本接受不瞭。令人尷尬的沉默後是激烈的爭吵。你出言放肆,平生第一次,爸爸打瞭你一次耳光。你摔開傢門,用力掙脫瞭媽媽的手,頭也不回地走。

  你和男友去瞭海南。你們在海邊漫步,享用浪漫的晚餐,說著動人的情話。三亞的陽光和煦溫暖,你心中隱隱不安。以往媽媽一天要給你打好幾個電話,叮囑你穿衣吃飯,讓你不勝其煩。可這次,那個熟悉的號碼再也沒有亮過。

  從三亞回北京,又開始瞭忙碌的生活。每一天,你想著媽媽的話,早餐吃一個雞蛋,出門多加件衣服。好幾次你拿起手機,又輕輕放下。你想,總要獨立的,所謂的成熟,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三月的北京,春寒料峭,你沉浸在失戀的悲傷中。手機響瞭,是爸爸。媽媽查出瞭胰腺癌,晚期。

  你懵瞭。你不顧一切地趕回傢,等待你的是冰冷的病房。你日日夜夜守在媽媽身邊,生怕錯過每一分鐘。你這才發現,二十多年來,你從沒安慰過媽媽,從沒給她做過一頓飯,洗過一次腳,剪過一次指甲。你吹涼瞭米湯,一口一口喂給媽媽,就像小時候媽媽喂你那樣。媽媽在藥物的作用下睡去,憔悴安詳。原來這世上最殘酷的事,莫過於註視親人被病痛折磨的臉。你祈求上天,再給你多一點的時間。那麼粗的針管插進媽媽的身體,她還朝你笑,姍姍別哭,媽媽不疼。

  總有一些人的離去,讓這個世界變得空蕩。回到已經陌生的傢,大床上放著兩隻枕頭,桌子上擺瞭三雙筷子。爸爸說,姍姍,吃飯吧。一語未瞭已是淚眼婆娑。爸爸仿佛一夜間老瞭,佝僂著背,胡須都白瞭,小老頭一樣。離傢前最後一夜,你凍醒瞭,爬起來找被子,結果找到瞭幾件媽媽的衣服。你躲在被窩裡,咬著嘴唇,無聲地哭到天亮。

  出嫁那天,你一早起床,給媽媽上瞭三炷香。樓下鞭炮震天,爸爸默默地轉過身去,媽媽站在鏡框後朝你笑。婚禮上,你挽著爸爸的手,緩緩走向新郎。以後,爸爸真的是一個人瞭。你想起瞭第一次離傢出走,你抱著洋娃娃,靜靜地蹲在角落;想起瞭北京的公交站,那個哭得稀裡嘩啦的女孩。你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耳邊傳來溫柔的聲音,“姍姍,勇敢點。”

  你很清楚,他們愛你。無論你怎樣的吵鬧、任性、壞脾氣,他們都不會離開你。可是你忘瞭,世界是一片海,命運是風,所有的相遇和離別,不過是瞬間的波濤。

  我們都是刻舟求劍的旅者,歲月裡丟失瞭最心愛的人。有一天我們傷痕累累,記不起那些溫暖遙遠的日子。後會有期,後會無期。我們害怕真正的再見,可是再見,總有一天。

  ps:這不是一篇小說,所有的情節都來自身邊朋友的真實經歷。當然,不是同一個人。為什麼叫姍姍,因為我們的愛,總來得太遲。

  1. 再見瞭,埋葬我青春的地方
  2. 世界上最疼愛我的那個人永遠地走瞭
  3. 如果有一天,生你養你的兩個人都走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