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能請我父親吃飯嗎?_感恩勵志

  老板,你能請我父親吃飯嗎?

  畢業後,我進瞭蘇州這傢外貿公司行政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雜,打字、復印、整理資料。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隻想在這座城市站住腳。因為性格內向,不愛出風頭,常常一天在辦公室也說不瞭幾句話。同事們對我都很客氣,但互相也保持著各自的距離。

  那天,父親打來電話說,要來住一段時間。其實,我知道,父親不過是想來看看我生活得怎麼樣,住在哪裡?工作環境如何?有沒有朋友?母親較早去世,父親一手把我拉扯大,童年的記憶裡,全是我坐在父親鳳凰牌自行車的大梁上,跟著他一條街一條街地賣豆腐。

  我在這座城市沒有朋友,怎麼才能給父親一個放心的理由?思前想後,我決定向老板求助。

  那一整天,我都小心翼翼地觀察著老板的動向,他肯定不認識我,我該怎麼開口?他會不會答應我這個滑稽的要求?我無比忐忑,挨到下班,才硬著頭皮敲開瞭他辦公室的門。

  這是我在公司工作大半年後,第一次走進老板的辦公室。

  看我進來,他略有疑惑地問,你是?

  我無比尷尬,結結巴巴地表明身份。老板看我憋紅的臉,微笑著說:“有事慢慢說。”

  我停頓瞭很久,說:“希望您能請我父親吃頓飯,或讓公司負責人請我父親吃頓飯,以公司的名義。”我鼓足好大的勇氣,說瞭很多我和父親的事,“父親不放心我,總覺得我在外面會受委屈,其實挺好的,工作穩定,也被領導和同事照顧……”因為緊張,我的臉漲得通紅,怕他不同意,又趕緊結結巴巴地補充:“當然,飯錢我自己來出……”

  沒等我說完,他回應:“周五晚上一起吃飯,好嗎?”

  我一愣,隨即激動起來:“可,可以,哪天都可以。”

  “那好,你休幾天假,多帶老人到處走走,我跟司機交代一下,這幾天外出就用公司的車。”

  我慌忙擺手:“不,不用,真的不用,太感謝您瞭。”不知說什麼好,我索性彎身,給他鞠瞭一躬。

  周五下班前,司機找到我,陪我一起到火車站接父親去酒店。司機說瞭酒店的名字,我很意外,那是這個城市非常豪華的酒店,我從未進去過。

  那是一頓豐盛而溫暖的晚餐,飯菜豐盛,老板帶瞭好酒,公司中層都參加瞭。很多人都不認識我,平常僅限於見面點頭,而在這頓飯中,他們都表現得和我很熟悉,誇我某個文案寫得好,每天總是很早到單位。大傢隨意地聊天,說笑,並陪著父親喝到盡興。

  之後的兩天,司機一大早就等在我租住的樓下,帶我和父親一起轉遍瞭這座美麗的城市。

  兩天後,父親買瞭回去的票,說:來之前的確很不放心,原本想住一段日子,但看我生活得很好,他可以放心地走瞭。

  父親走後,我準備好好向老板說謝謝。可還沒等我去找他,老板就召開瞭公司全體人員大會。會上,老板點瞭我的名字,他先為曾經對我和所有像我這樣的員工的不瞭解表示瞭道歉,接著他說,要謝謝我對他提出的這個要求,讓他知道瞭,作為一個集體,公司不僅是工作的地方,也是每個人相互關心和愛護的大傢庭。除瞭競爭,除瞭上進,除瞭利潤和發展,還應該有著尋常傢庭的溫暖。這才是一個好的集體,一個能永遠朝前走的集體。說著,老板站起來,給所有員工深深鞠瞭一躬。

  在持久不落的掌聲裡,我哭瞭。為這樣的溫暖。

  從那之後,我變得積極上進,熱情主動。公司也變瞭,不再像曾經那樣人和人之間隻充滿職業的客套,氛圍和諧溫暖起來。同事間相互關心,如親人。

  2009年,在金融危機襲遍全球時,很多貿易公司虧損的虧損,倒閉的倒閉,我們公司不僅沒有虧損,還稍有贏餘。3年後的今天,我已經從一個小文員升職為公司業務經理。我牢記這段經歷,並為每一位新入職的職員講述這個故事,踐行著“情意的力量勝過一切”的理念。時至今日,公司裡每個人都說,那是他們人生中最好的一課。

  1. 夕陽下,父親越來越小的背影
  2. 在貧窮中掙紮的父親
  3. 托清風捎去安康——我的父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