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原地等你_感恩勵志

  我一直在原地等你
  
  文/黃青
  
  偉偉,爸爸擔心你認不出傢,所以在正在建設的長興路北端擺瞭一個水果攤。如果你一回來,就會認出,那是你5歲時每天都跑來跑去玩耍的水果攤,而水果攤上的那個男人,就是你的父親。
  
  偉偉真的失蹤瞭
  
  秋天的陽光從濃綠的樹葉縫裡透過來,打在長興路北端“牛自然”超市的招牌上,招牌被人細心擦拭過瞭,隔著老遠的距離望去,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牛自然站在自傢的超市門口,從近處細細望到路口,還是早上7點半,這隻是一條短短的小街,行人並不多。牛自然就像20年來的每一天一樣,仔細辨認每個人。他一邊看一邊又悶悶地想:就算他站在自己面前,過瞭20年,自己還能認出來嗎?
  
  20年的時光,當年5歲的孩子,現在已經是25歲的小夥子,牛自然雖然在腦海中描繪過無數遍,但始終沒有辦法清晰地描繪出他現在的樣子。
  
  20年前,牛自然30歲,他剛剛從國有企業下崗,便來到市裡的長興路擺瞭一個水果攤糊口,夫妻兩人守檔,5歲的兒子牛偉上幼兒園,一傢三口的生活,清貧卻溫馨。
  
  牛自然永遠記得1992年9月20日的黃昏,那個黃昏與平時沒什麼兩樣,牛偉一回傢就嚷嚷著要吃雪糕,被妻子拒絕瞭,因為牛偉那天有點拉肚子。牛偉眼睛一轉,骨碌碌地轉動著一些大人不瞭解的念頭。
  
  然後就來瞭幾位顧客,忙得不亦樂乎。不過短短的半小時,等顧客都走瞭後,夫妻倆發現牛偉不見瞭。牛自然起初並不在意,在這條街上,每間店面的人都認識牛偉,而他也瞭解每間屋子後面的通道。這樣的孩子,怎麼會走失呢?
  
  晚上7點,平時的吃飯時間,妻子做好瞭飯,到處喚不應牛偉時,夫妻倆這才驚慌起來。在大街小巷貼傳單,在電視報紙上登尋人啟事,也報警瞭,但牛偉,真的失蹤瞭。
  
  第一年的尋子之旅
  
  20年後,當初的心痛欲死、瘋狂與懷疑,都已經平復,但在當時,卻幾乎摧毀瞭牛自然的生活。
  
  首先,是夫妻倆的質疑與爭吵。這樣爭吵的結果是妻子憤而回瞭娘傢居住;牛自然則半年沒去擺攤,而是以長興路為中心,拿著牛偉的照片,到處問人:你見過這個孩子嗎?
  
  半年後,牛自然與妻子終於失去瞭吵架的激情,兩個人在街頭遇見時,隻剩下瞭寂靜。然後牛自然說:回傢吧,你去擺攤,我去別的地方找孩子。
  
  妻子回來瞭,牛自然則踏上瞭外出尋找兒子的旅程,尋人其實是沒有方向的。1992年,沒有手機,沒有網絡,公安局的信息還不曾公開。他每到一個城市,首先去找的是當地公安局,偶爾能得到一星半點的類似傳說般的信息。他根據這些信息計劃下一個尋找的地點。從公安局出來,他去大街小巷的電線桿上貼尋人啟事。通常是橋下,有一個夜晚,突降大雨,他半夜醒來時發現自己與包都被淹著瞭。第二天早上太陽出來時,他找瞭個空地兒,耐心地將尋人啟事曬幹——他的錢越來越少,他不希望浪費任何一個找回兒子的希望。
  
  每天晚上,他會找一個公用電話,打電話到傢——原本他們傢是沒有電話的,但兒子丟瞭後,他們花巨資在傢裡裝瞭一部固定電話。
  
  他們約定的辦法是這樣的,每天晚上9點,牛自然在新的地方找一個公用電話打回去,響4聲後妻子如果沒接電話,那麼牛自然就掛掉電話,這包含瞭3個信息:牛自然還好好的,傢裡也沒什麼事,而兒子依然沒有消息。每個晚上,牛自然都抱著希望打電話回去,他多麼希望在第三聲鈴響時妻子會接起電話,那就是說,有兒子的消息,而這個消息毫無疑問地會成為他下一個去的地點。
  
  一年就這樣過去瞭,他被各種電話與消息牽著東奔西跑,最後空手而返。牛自然原來130斤的體重,減到90斤。
  
  一年後,傢裡欠瞭不少外債。妻子說:“我們收心,好好賣水果,好好過日子,孩子可以再生一個!”
  
  他幾乎不敢相信,人人都說孩子是母親的心頭肉,而妻子怎能這麼快地放棄她的心頭肉?
  
  德德不是偉偉
  
  兩年後,他租下瞭水果攤後面的那間店鋪做雜貨店,而外面的水果攤依舊在。他知道,兒子一定不會忘記水果攤,隻要水果攤在,他就能迅速地找到自己的傢。
  
  希望,每一天都落空瞭。
  
  妻子又懷上孩子。他心中的感覺很奇妙,有欣喜,有盼望,但更多的居然是排斥。他看著歡天喜地幸福極瞭的妻子,本能地覺得,小寶寶一旦降生,妻子就會完全地忘記牛偉瞭。他覺得妻肚子裡的孩子,是他與妻聯合起來對牛偉的背叛。
  
  孩子生出來的時候,他終於憤怒瞭:他居然長得與牛偉那麼像,男孩,微黃而柔軟的頭發,小小黑亮的眼神。這是孩子丟瞭後他第一次掉淚。
  
  但醒過神來,他依然去醫院照顧妻子,隻是不抱新生兒。妻子讓他給新生兒取名,他取瞭一個“德”。“得”字的音。尋得,找到。
  
  是他內心對偉偉的承諾。
  
  德德一天天長大瞭,越來越像偉偉。他對德德是父親的嚴肅,不太親近,偶爾間觸著他柔軟的頭發,心神便會飄到遙遠的地方,偉偉現在長成什麼樣子瞭?他是在受苦還是過得幸福?他忘記瞭自己、忘記瞭這個城市嗎?
  
  妻子不滿意他對德德的疏遠,這成為他們之間再次的爭吵點。妻子問他為什麼不喜歡德德,他卻大聲地喝罵妻子是個沒良心的女人,就想再生一個德德,然後就可以放棄偉偉!妻子的臉色煞白,抱起兩歲的德德就回瞭娘傢。
  
  他一直在歲月的荒原裡東奔西突,一直希望除瞭自己外,還有一個人也在等待著偉偉。然而妻是真的不想提起偉偉瞭,她隻想忘記傷痛,安安靜靜地過日子。德德4歲的時候,妻恨恨地與他離瞭婚。他將傢中的舊房子留給瞭妻與德德。而他自己經營著雜貨店。
  
  每個人都默許瞭那個水果攤的存在
  
  2004年,長興路所在的區域改建。離婚後的幾年間,世界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有瞭互聯網,互聯網上不斷有尋找孩子的求助帖,手機也開始普及。
  
  他學會瞭上網,學會瞭發帖,當一字一句地敲出那個帖子時,他忍不住淚如雨下,這是第一次,他向人傾訴他的遭遇,傾訴他對偉偉的思念。
  
  帖子發出去,他得到瞭許多人的關註,也得到瞭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而這些信息,讓他再次回到瞭當初尋找偉偉的日子。經常有一通電話打來,也許是在同一個城市,也許是在幾千裡之外的南方,但他都毫不猶豫地奔去,結果卻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長興路改建的時間是一年,開始的幾天,他每天看著長興路的舊建築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灰飛煙滅時,不由得心急如焚:如果偉偉回來瞭,他還認識這裡嗎?
  
  他做瞭一個被人嘲笑的舉動,他在新建築工地上,再次搭瞭一個水果攤。老鄰居們都笑話他,說他想賺錢想瘋瞭。
  
  他在自己發的帖子裡寫道:偉偉,爸爸擔心你認不出傢,所以在正在建設的長興路北端擺瞭一個水果攤。如果你一回來,就會認出,那是你5歲時每天都跑來跑去玩耍的水果攤,而水果攤上的那個男人,就是你的父親。
  
  他的故事引起瞭無數人的關註,每天上網,都有熟悉的人紛紛向他打招呼。而本市的一些網友,則紛紛繞路去長興路北端那地兒買他的水果。
  
  他沒有再婚,網絡成瞭他的慰藉。有同情理解他的人,有尊敬他的人,有分享他心情的人,有無數人在關心著、惦記著偉偉。這就是他想要的。
  
  改建後的長興路成瞭高層的住宅區,第一層是商鋪。他得到這一消息到房地產公司要買下自己當初租的那間鋪面時,卻被房產公司告知,鋪面已經被某個大老板全部買走瞭,他隻能租。
  
  再回來返租鋪子的老鄰居看不下去瞭,偷偷地告訴瞭老板關於偉偉的故事。老板無比動容,破例將那間鋪面以原價賣給瞭他,以便他在有生之年一直等下去。
  
  他用那間鋪面開瞭一間超市,而超市外面,依然是一個小小的水果攤。
  
  那個年輕男人,有著白皙的皮膚、黑亮的小眼睛
  
  9月的黃昏,燥熱漸去。趁著晚飯時分客少的空當,忙瞭一天的牛自然走出超市,站在水果攤前,一個個果兒擺弄著。這時,有一個人影來到瞭水果攤前。他沉思地望著水果攤,望著在水果攤前擺弄水果的牛自然。擺弄水果的牛自然猛地抬起頭來,看著那個年輕男人。
  
  他有著白皙的皮膚,黑黑亮亮的小眼睛,微黃而柔軟的頭發,眼含淚花地盯著牛自然。牛自然呆在那裡,眼前的一切都消失瞭,隻留下面前那個青年男人。不用問,牛自然就肯定,他是偉偉。他在這個水果攤前等待瞭20年的偉偉。
  
  這樣高速發展的20年,改變瞭城市,改變瞭天氣,也改變瞭愛情,但隔斷不瞭父子情。
  
  那一晚,他們喝著酒,說個不停,笑瞭又哭,哭瞭又笑。
  
  牛偉說,他早沒瞭5歲的記憶,但有一天,他聽到朋友講的那個尋找偉偉的帖子,好奇地點開瞭帖子,看到那一張張照片,一種很奇異的熟悉感覺湧上心頭。他從福建趕來,然後,看見長興路上那個水果攤,那份親近感從腦海升上來……他不由自主地眼含瞭淚花。
  
  牛自然視線模糊地看著偉偉,想起與他長得那麼相像的德德。
  
  這一刻,對德德與前妻的排斥奇跡般地消失瞭,湧上心頭的是內疚、是思念。他醉態可掬地撥通瞭前妻傢的電話,隻要有愛,一切都不會太晚。

  1. 我還在原地等你,你卻忘瞭曾經來過這裡
  2.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丟瞭
  3. 隻要你們過得好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