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你的白發我的手

  穿過你的白發我的手

  文/雪小禪

  那天,母親打電話來說,周日回來嗎?你想吃什麼?這好像成瞭必然的一個程序。開始我還總是回去,到後來應酬多瞭閑雜事多瞭就開始有些不耐煩,每次回傢,總是忙乎著做飯,好像是專為吃飯而吃飯,我提出過建議去飯店吃,母親說飯店貴,不如在傢裡。

  其實我知道她是想和我多呆一會,她說的事情都是傢長裡短讓我很煩,我不愛聽她嘮叨,總是不吭聲……所以,我越來越懶得回傢,多耽誤時間啊,再說,回去一次要倒幾次車,我總是想買個車,母親又堅決反對,說養不起,又不安全。

  上禮拜遠方的姑媽回來瞭,母親打電話說,你姑媽來瞭。姑媽來瞭我當然要回去,母親見瞭我說,怎麼又瘦瞭?其實她不知道我在減肥,母親卻讓我張開嘴,她看看我的牙齦,說我牙齦太白,肯定是血糖低。臨走,她塞給我1000塊錢,讓我買零食吃,我理直氣壯地收下瞭。其實她一個月的工資隻有500塊,我月薪三千卻還要拿她的錢,也許從小拿慣瞭吧。

  有一次著急回傢找我的英語六級證書,看到母親臉色不好,我以為她又血壓高瞭,我說你要記得吃藥,然後就翻箱倒櫃地找證書,我的東西母親沒有動過,我的閨房還是走時的樣子,找到證書我就走瞭,頭都沒有回一下。

  過瞭幾天,我往傢裡打電話讓母親給我包點粽子,她包得最好吃,但傢裡卻沒有人接。我打父親的手機,父親說,她住院瞭,你媽沒有讓告訴你。

  我嚇壞瞭,直奔醫院。看到母親就亂發起脾氣:為什麼不告訴我啊?為什麼不告訴?母親勉強地笑笑,上次你來找證書我就不舒服,看你忙,我沒好意思說,老毛病瞭,讓你爸爸陪陪我就行瞭……

  然而,母親好瞭以後我又故態重演,周日去國標班跳舞,約瞭人去美容舍賓,或者三五知己去小劇場看戲劇。總之,我的生活是五光十色的,而母親的生活我以為也應該是有意思的,她可以去扭大秧歌可以去打麻將,還可以去和老太太們拉傢常。

  我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她想念她的女兒,即使聽聽我的聲音她亦是高興的……

  母親輕易不住我傢,最近的一次是我和老公半夜吵起瞭架,把能摔的東西全摔瞭,並且,我們動瞭手,他把我的胳膊扭得又青又紫,我打電話給母親,我說,媽,你來,你不來,我就不活瞭!那正是三九寒冬,我不知外面下起瞭雪,當母親敲開門時,我看到母親身上掛著雪花,而她胖胖的身體因為上瞭五樓一直喘著粗氣……母親一直說著我的不對,說我任性刁蠻,一定是我太不說理瞭氣極瞭才會讓老公動瞭手,她再要說下去的時候老公已經淚流滿面瞭,他紅著臉說:媽,我錯瞭,我不應該那麼沖動,我答應保護她愛護她一生的。天快亮的時候我們終於和好瞭,母親執意要走,我讓老公去送,母親說不用不用,你們小兩口談談心,隻要下次不給我打電話就行瞭。我們對視瞭一眼,都不好意思瞭。母親下瞭樓,我們看到母親下瞭四樓就關上瞭門。

  早晨七點半,我悄悄起來給老公去買早點,當我走到一樓時,我呆瞭,一樓的涼椅上,躺著我的母親!媽!媽!我沖過去,媽,你怎麼瞭?你別嚇唬我啊。母親居然在這冰涼的椅子上躺瞭三個小時!她為瞭怕打擾我們,竟然自己一個人在這裡躺瞭三個小時!我怎麼能原諒自己的自私和無知,我怎麼隻顧得小夫妻恩愛而忘記給傢裡打個電話問問母親回去瞭沒有?母親撫摸著我的黑黑長發,媽沒事瞭,就是血壓高,已經好瞭,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當母親撫摸我的長發時,我才發現,母親的頭發幾乎全白瞭!母親什麼時候有瞭第一根白發?母親什麼時候有瞭這麼多白發?為什麼我居然都不知道?!我是個多麼不稱職的女兒啊!

  那天,母親執意還是不讓我送,她在大雪中走著,胖胖的背影一走一歪,看著母親的背影,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淚,蹲在雪地裡淚如雨下,母親啊,女兒如果是蓮花,你就是那清苦的蓮心,你把苦全留給瞭自己,把芬芳給瞭女兒。母親的背影越走越遠,直到消失在大雪中,我呆立在雪中,任自己也成一個雪人,穿過瞭你的白發,母親啊,我終於知道瞭幸福的方向,幸福的方向就通向你的方向啊!你的懷抱,就是女兒永遠的歸宿啊。

  1. 住在母親的掌心
  2. 母親,我隻是想和你多待一會兒
  3. 原來,母親一直活在我的心裡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