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的愛_感恩勵志

  “懦弱”的愛
  
  文/岑桑
  
  嫌棄父親窩囊的母親終於和情人結婚瞭,我一直以為是父親的懦弱,讓這個傢分崩離析,但我從沒有想過,他永遠的忍讓裡,浸滿的是對我無限的寵愛。
  
  
  
  童年的記憶中,父親對我總是寵愛地笑,從來都不會生氣。而母親卻要嚴厲許多。記得小時候,最喜歡那些水果味的硬糖。母親擔心我的牙齒,不準我吃。父親就會悄悄地買回來,去幼兒園的路上,在我衣袋裡塞上滿滿的一把。
  
  記得我18歲那年的春節,我們全傢去姥姥傢串門,二姨也來瞭。姨夫是生意人,當時已經有瞭4傢不小的店面。那天姨夫請全傢去飯店吃飯,席間說著新年的打算。忽然他拍著身旁的父親說:“姐夫,你現在怎麼樣啊?”
  
  “他趕不上你的,不過明年也要升職瞭。”母親笑著把話接過去。姨夫給父親敬酒祝賀,父親支支吾吾地應對,酒還沒喝,臉就已經紅瞭。
  
  一晚上母親都在笑著,脊背挺得筆直。酒席散後,她一瞬冷漠下來,回傢的路上臉色暗得像一塊久不見陽光的石頭。一進傢門,她便推我回房間睡覺,我心裡知道,一場爭吵又不可避免瞭。
  
  我從門縫中,看見母親瘋瞭一樣把東西摔在父親腳下,她指著父親說:“周立新,你能不能像男人一樣讓我活得順氣一點。”
  
  而父親卻一聲不響地撿拾摔落在地的東西。我悄悄地哭瞭。從那時起我就對自己說,以後絕不找像父親這樣的男人,最起碼我的他要懂得捍衛自己的尊嚴。
  
  
  
  還好那時我已上大學,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學校,然而我還是在鄰居的閑話中聽到一些有關母親的風言風語。
  
  一個初冬的傍晚,媽媽突然打來電話說:“你回來一趟,傢裡有事。”他們已經離婚瞭。母親什麼都沒有要,包括我。我坐在沙發上痛哭流涕。爸爸勸我說:“算瞭,就由著你媽去吧。”我滿面淚水,指著他大喊:“為什麼?你是我的爸爸!你為什麼不去保護這個傢!全小區的人都知道媽媽有外遇瞭,你為什麼不阻止她?!”
  
  父親頹唐地坐在沙發上,隻會喃喃地說:“對不起。”
  
  就在那一年,我戀愛瞭。那是個肯為我打架的男生,他叫江濱,高高大大的,總讓我感到莫名的安全。父親知道後,專門來學校看他。當他從同學嘴裡瞭解到,江濱因為打架被學校記瞭大過,便怎麼也不同意我和江濱來往。
  
  他說:“你聽我話,那種男生太野,靠不住的。”
  
  我忍不住反駁一句說:“難道像你這樣懦弱就靠得住?”
  
  父親張開的嘴半晌都說不出話來,最終轉身走瞭。
  
  
  
  一年後母親寄來瞭結婚照。照片裡她看起來很幸福。我對他們的離婚不再那麼敏感,然而我始終無法忘懷的是,父親軟弱的性格毀瞭我應有的快樂。
  
  大學畢業,我和江濱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母親籌瞭筆錢,讓我和他開瞭傢餐館。
  
  來年婚期將近,父親幫我寫請柬時,忽然問我:“你媽他們會來嗎?”我點點頭,他“哦”瞭一聲說:“那我就不去瞭。”“我結婚你還不來,你怕見到媽媽他們?”我半開玩笑地說。父親隻幹笑瞭兩聲沒有答話。
  
  九月婚禮,父親真的沒來。和母親幾年沒見,她竟年輕瞭許多,看來她找到瞭她想要的生活。
  
  一天的婚禮令人疲憊不堪,江濱醉醺醺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我坐在桌邊,清點著一天的禮金。摸到一個紅色信封時,撕開,竟是父親的存折,那麼多年,一筆一筆地存著,竟有68000元,大概是他所有的積蓄。我推著江濱說:“我爸什麼時候來的?你看見怎麼不叫我?”可他迷迷糊糊說不出什麼。
  
  夜很深瞭,我還是給父親打瞭電話,很快就接通瞭,看來他也一直沒睡,“你來瞭怎麼不找我?”
  
  “看見你就夠瞭,大喜的日子,後面站兩個爹讓人笑話。”他大概喝瞭酒,口齒有些不清。
  
  “把存折都給我,你怎麼辦?”
  
  “傻丫頭,我要那些錢有什麼用呢?早晚都是你的。”父親聲音變得哽咽,語無倫次地亂成一團,“是爸爸對不起你,一輩子沒能耐……你可要像你媽那樣過得幸福啊……爸爸很想你……”
  
  父親的電話斷瞭,想起一人醉倒在清冷房子裡的父親,我第一次為他落淚瞭。
  
  
  
  我和江濱隻幸福地過瞭三年,之後我便發現他有瞭情人。
  
  他確實比我想象的還要強悍,他曾經為我不顧一切地和別人打架,現在他為瞭他的情人,扇瞭我一個耳光。那個耳光,讓我決定和他離婚。
  
  離婚的事情,我沒有告訴父親,雖然和他住在一個城市,我卻很少去看他。我怕見到他,也怕他見到我的落魄,我退出瞭餐廳的股份,找瞭份工作。在公司不遠的地方,租瞭間房子。
  
  一個人的生活,簡單得像條直線,公司、快餐店、出租屋。那天我像往常一樣坐在快餐店裡,在氤氳的熱氣中,我卻意外地看見瞭父親,他花白的頭發像粘瞭層冰霜。坐在我的面前,他低低地說:“和我回傢去住吧。”
  
  
  
  父親退休前,借著單位的福利終於買瞭套兩室的房子。他把我的行李搬進瞭向陽的大間。父親拍瞭拍手說:“就住這間吧。”
  
  他隨手打開桌上一隻透明的罐子說:“吃嗎?”裡面竟是些花花綠綠的硬糖,他說:“你小時候不是最愛吃嗎?”
  
  “早就不吃瞭。”
  
  父親笑著,在床邊坐下來,“還挺好吃的,一吃這個我就想起你小時候。”
  
  很難想象,從來不吃糖的父親,是怎麼喜歡上這些硬糖的。或許,是因為這些單調的甜味,可以讓他想起那個曾經纏著他去買糖果的女兒。而那個女兒,卻早已把這些都忘瞭。
  
  夜裡,我給母親打瞭電話。我問她有沒有想過爸爸,電話的那邊很安靜,許久才傳來一聲淡淡的嘆氣。她說:“有些話,我一直想和你說,其實你爸挺不容易的,當年你上高中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和他離婚瞭。但是他寧肯讓人指指點點那麼久,也要等你高考以後再離。一個男人,做到這樣不容易。當初是媽太自私瞭。”
  
  那天掛上電話,我許久不能入睡。我一直以為是父親的懦弱,讓這個傢分崩離析,但我從沒有想過,他永遠的忍讓裡,浸滿的是對我無限的寵愛。

  1. 有種愛再不會重來
  2. 三段感人小故事: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愛
  3. 世界上最疼愛我的那個人永遠地走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