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原地滿血復活,我沈腰潘鬢消磨

  你原地滿血復活,我沈腰潘鬢消磨

  文/青林閑花

  【一】

  黎明的時候,在迷迷蒙蒙的淺睡中被護士推醒,又到瞭給你量體溫的時間瞭。

  輕輕地把溫度計放在你腋下,摟著你的肩膀怕你動,睡意早已瞭無蹤影。每一個熟睡中的孩子都有天使般的面容,你在睡夢裡輕輕顫動的長睫毛,更是像天使羽翼上的那一小片絨毛,把我的心撓得癢癢的也軟軟的。

  病房裡有多的空床,可是你說:“媽媽我睡著瞭如果感覺不到你在身邊,我會害怕的,我一害怕就會哭,我一哭我的傷口就會疼的,所以媽媽你等我睡著瞭也千萬不要走開好嗎?”

  好吧,於是我就像那個傻傻抱著柱子等待漲潮的尾生,在你熟睡瞭也隻和依靠在你腳邊。當你在美夢裡咯咯笑的時候,在噩夢裡抖動哼叫的時候,緊緊地抱著你,輕輕地拍著你入睡。這樣,已經整整七天。

  【二】

  我在你心裡,在很多人眼裡,大概都不能算是個溫暖細膩的好媽媽。你要進手術室之前,突然崩潰大哭,說:“媽媽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我可不可以明天再做手術啊?”我一臉莫名其妙加不屑的表情說:“哭什麼哭啊?做手術要打麻藥,又不痛,有什麼好怕的?今天不做,萬一明天麻藥沒有瞭才有得你哭呢!”你糾結半天,萬般無奈地說:“好吧,那還是今天做吧。”

  你進瞭手術室,我回房間拿書,同病房的另外兩個媽媽說:“你心也太硬瞭。剛才你兒子哭的時候,我們都忍不住流眼淚瞭,看你好像啥感覺都沒有。”我說:“我是想跟他抱頭痛哭來著,可惜今天沒帶眼藥水。”

  麻藥的藥力失效以後,你大概是真的很痛,忍不住要翻來覆去地念“我好痛啊,我好痛啊”.我裝作很疑惑地盯著你看半天,感慨說:“看來醫生把哪個零件搞壞瞭,這臺錄音機卡帶瞭,怎麼辦呢?媽媽修一下。”然後伸手按一下你的額頭,搖搖頭說:“不對,開關不是在這兒。”再擰一下你的耳朵,你皺皺眉頭,停下念經,我說:“嗯,對瞭,看來開關在這兒。”你開始咯咯地笑,說:“不對,不對,不是左面的耳朵。”我摟著你,端詳一下說:“可是你右邊沒耳朵呀?”你嚇壞瞭,趕快摸自己的耳朵,大聲喊:“明明有耳朵!媽媽你騙人!哼!”然後你就開始和臨床的小朋友熱烈地討論起各種動物的耳朵來。

  討論完瞭,你突然又想起剛才的事,忍不住委委屈屈地又開始念:“媽媽你欺負我!媽媽你欺負我!”我理直氣壯地說:“你是我兒子,不欺負你欺負誰?要不要我去欺負妞妞?欺負楚楚?”你大喊:“不行!”我問:“那怎麼辦呢?”你有點害羞地說:“那你還是欺負我吧,誰讓你是我媽媽呢。”

  【三】

  你看,我就是這麼沒心沒肺不靠譜又惡趣味的媽媽。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術前談話,醫生打開他那個裝滿手術失敗圖例的文件夾時,我的汗頃刻間就把襯衫打濕瞭。娃娃臉的醫生叔叔看我不斷扯紙巾擦額頭擦鼻子擦眼睛,口氣隻得越來越和緩,最後他說:“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啦,手術的成功率還是在80%以上的。哎,你別緊張哈,我說的是打開如果是最差的情況,成功率也有80%.哎,好瞭,好瞭,沒事瞭,那種最差的情況還是很少見的。哎呀,哎呀,不用太擔心,我們主任是這方面的權威,每年這樣的手術我們都要做成千上萬例,沒什麼問題的。哎,你先簽字吧,這盒紙巾快給你用完瞭。”

  等在手術室門口的那段時間,我把平生對你愧疚的事翻來覆去懺悔,折騰到最後,就覺得似乎你有生以來的這些日子都是在我的魔爪之下,水深火熱地過來的瞭,恨不得把之前的那個魔鬼媽媽給打垮瞭拍扁瞭揉碎瞭挫骨揚灰。天使媽媽的光輝開始在我心裡無限發散,恨不得等你從手術室一出來,隻靠著鋪天蓋地的愛就能像白雲一樣慢慢地把你浮起來。

  事實上,這麼多深切的強烈的情感,最後都用來抵禦瞭那些具體的咬嚙的小煩惱。你住院第一天,同病房的小寶寶哭足整夜,聲音回腸蕩氣繞梁三日,我隻得用毛毯蒙著你的耳朵靠著你坐到天亮。

  第二晚換瞭室友,那個小弟弟的媽媽是個特別能幹的河南女人,一晚上指使我沖瞭三次奶粉。她去洗手間的時候,也要叫醒我給她看小弟弟。小弟弟的手把我的額頭抓出一寸多長的口子,太悃瞭,當時竟然沒覺得痛。早上洗臉的時候,差點被鏡子裡那個蓬頭垢面滿臉血痂的女人給嚇著。

  手術後當天護士小姐叮囑千萬不能睡,要註意看液體註意監護儀註意尿管等等等等。你對麻醉藥比較敏感,喝一點水下去,就使勁吐,趕快又要換床單換枕頭,偏偏又不肯死心,一晚上喂瞭你三次水,就折騰瞭三次換床單枕頭。

  第四天晚上你剛睡著,就突然在睡夢裡翻身,差點碰翻小桌板,嚇得我整夜再不敢睡。第五天、第六天,你傷口開始長新肉,癢得鉆心,一直在鬧,隻得拼命插科打諢胡說八道轉移你的註意力。然後,昨晚你已經完全沒問題瞭,可以自己睡,你又下狠手對著我撒嬌煽情,心一軟,又靠在你床腳陪瞭一夜。

  你今天出院時,穿著我準備好的新衣服,瀟灑帥氣,被醫生護士病友司機稱贊瞭一路。我呢,額頭上傷痕宛然,臉上有花粉過敏的紅斑,眼尾給蚊子咬的包像顆紅痣,痘痘足足培育瞭十幾粒,簇擁著嘴唇上亮晶晶的水泡。黑眼圈和眼袋就更不用說瞭,比煙熏妝還魅惑。梳頭發的時候時有白光一閃,觸目驚心。

  早上打水路過護士站,相熟的護士小姐說:“你手插在褲兜裡走路的樣子挺帥啊,可是提著熱水瓶容易保持平衡嗎?”

  四顧無人,悄悄地給她看真相,真相是如果手從褲兜拿出來,長褲就搖搖欲墜。像舊曲裡說的:“今春,香肌瘦幾分,裙帶寬三寸。”

  衣帶漸寬,當然不悔!何止不悔,簡直就是竊喜!可是令我連憔悴疲憊都一並甘之如飴的人,也隻能是你吧,兒子。這麼說來,你不是我前世的債主又是什麼呢?

  1. 有沒有那麼一瞬間,你心疼過我的執著?
  2. 這世上有人幫你是幸運,沒人幫你是正常
  3. 我想和你在一起,幾天也好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