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他,我將一事無成_感恩勵志

  沒有他,我將一事無成
  
  文/歐文 鄭昕
  
  2013年3月19日,33歲的歐文宣佈瞭自己將在本賽季結束後退役的消息。這個夏天,昔日的“追風少年”將告別曾經馳騁的球場。在一封公開信中,歐文對所有人的幫助表示感謝。他在信中講述瞭父親對於自己職業生涯的影響:“沒有他,我將一事無成。”
  
  想將一名剛剛嶄露頭角的年輕球員培養成一名足球明星有很長的路要走。如果輕而易舉就能辦到,那麼足球就不會是如此偉大的一項運動瞭。經常會有一些有抱負的小孩和他們的父母向我尋求建議,當我回顧自己的足球生涯,讓我獲益匪淺的是我成長的環境。沒有我的父親,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為曾經的那個“追風少年”。
  
  我的兄弟姐妹跑得都很快,這是我的傢族共有的基因。不幸的是,肌肉損傷則是我傢族的另一個特點。我父親踢球時就飽受折磨,我和我的兄弟也曾受到它的侵擾。有人說,這是我擁有速度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我的父親萊斯利·特倫斯·歐文有著長達15年的職業足球生涯,他曾經在多支低級別聯賽的球隊效力,正是他發現瞭我身上的特質,把我塑造成瞭一名頂級球員。從這一點來說,我最應該感激的人是他。
  
  為人父母最重要的職責就是創造一個能讓孩子茁壯成長的環境,我的父母就是這樣做的。我6歲的時候就展現瞭足球運動員的天賦。但那時我太小,還不能加入任何一傢俱樂部,因此父親就把我帶到一傢“迷你俱樂部”,在那兒,我可以和其他孩子一起踢球。父親回憶說,我習慣於在球門附近來回遊蕩,當機會出現時,我就會將球送進球門死角。我從來不像其他小孩一樣對著球門亂踢,我總是冷靜地把球打進,展現瞭射門得分的天賦。
  
  接下來的10年,父親為培養我付出瞭巨大的精力。我奮鬥的動力就是讓我的父親開心。他曾經是我心目中的英雄,現在依舊是。沒有父親的關註和肯定,我那些精妙的傳球和漂亮的射門得分就顯得毫無意義。我踢球時,時常會偷看一眼球門後面父親所在的位置。他點頭對我表示認可,或是用眼神表達對我的贊許,對我來說,這就是我全部的動力。當我偶爾踢得不好或犯錯時,他也從來不會掩飾對我的失望。但他不會對著我大吼大叫,他隻是不和我說話。讓我最好的夥伴失望,我也會很難受。
  
  作為一個孩子,父親始終關註著我,這讓我覺得欣慰。他甚至換瞭一份他並不喜歡的工作,隻是為瞭有更多的閑暇來陪伴我。對於我的比賽,他一場都不願錯過。我敢說從我7歲開始,自己參加瞭大約1250場足球賽。父親大概隻錯過瞭其中的6場,那是因為在我小的時候,我傢太窮,他沒錢到國外看我的比賽。
  
  當我回想往事,最讓我感到開心的是在上體育課時看到父親。在我們打板球、玩橄欖球、踢足球或做其他運動時,他會挑一個好位置看著我。我經常參加越野跑比賽,當我看到他的車停在路邊時,我會覺得跑得異常輕松。
  
  我懷疑很多人讀瞭這篇文章之後會不贊同我的觀點——在球場上,要始終做到最好。他們覺得足球和其他運動一樣,都是用來娛樂的——這種觀點有一定的道理。我的兩個兄弟和我有類似的經歷,他們沒能最終成為足球運動員,但這並沒有使他們感到傷心,父親也同樣為他們感到驕傲。對我的父母來說,重要的是他們的孩子能夠成為快樂和體面的人。在我的記憶裡,我的父親從來都沒有對我大喊大叫過,也從來沒有因為我踢得不好而懲罰過我。但我知道,我在球場上的表現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我不想讓他感到失望。
  
  從這一點來說,我不太贊同大傢的觀點。我覺得壓力對人是有好處的。如果你不在年輕時學會如何應對壓力,以後你又如何去面對呢?我們必須學會如何謀生、養傢糊口,以及在巨大的壓力下工作並且表現良好。如果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這些,我們又怎麼能期望自己會做得很好呢?當然,壓力也分為不同等級。我們不能指望孩子們把我們佈置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好。但我覺得,隨著孩子慢慢長大,逐漸提高對他們的期望值也沒什麼錯。
  
  我渴望勝利,也可以坦然接受失敗,這些都是我們在年輕時需要經歷並珍藏的情感。我們可以借此來明確自己想要什麼。每當我看到我的孩子因為在某件事情上失敗而感到沮喪時,我會覺得,這證明我們天生就有求勝的信念。
  
  當我聽到一些父母說“重在參與”時,我心裡感到非常不安。每個人都應該被鼓勵去做他們喜歡做的事,如果那並不有趣,他們就不會繼續加入進來並且提高自己。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體會最深的一點是:勝利永遠比失敗有趣!

  1. 父親最後的回應
  2. 一位父親寫給他六個小孩的文章
  3. 每個父親都是一把鑰匙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