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比死亡更強大

  愛比死亡更強大

  文/晴川

  這是一個作傢父親,不顧一切要將患病女兒的生命,從死神手裡拉拽回來的真實故事。

  【一】

  一個生命呱呱墜地時就遭遺棄,這何等不幸!汪泉人生之路,就是這樣開始的。當時她尚在襁褓,被丟棄於醫院走廊,病懨懨的,小貓叫似嚶嚶地啼哭。不時有人從她身邊經過,看看,搖搖頭,發一聲嘆息,又轉身離去。也難怪啊,在那個年代,大傢都艱難。忽然有一雙手,將她輕輕抱起,擁進懷裡,嘆道,好可憐的娃兒。回首對丈夫說,我們收養這孩子吧。

  這倆好心人,就是作傢汪浙成和溫小鈺。那時他們還在內蒙,兩人合作寫小說,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活躍文壇的夫妻檔。

  我與汪結識於六十年代。“文革”後,他們夫妻雙雙調到浙江,我也常去杭城,才熟稔起來。我發現,這兩口子,不但恩愛,還挺有情趣。溫小鈺那時已任職於浙江文藝出版社,是個開明幹練的總編;又當著全國人大代表。而在傢裡,卻是個十足的女人。她旁若無人在丈夫面前撒嬌,將他姓名當中一字去瞭,隻以“汪成”稱之。親昵,還透著“嗲”;時不時,她會以大驚小怪口吻,“汪成”這樣、“汪成”那樣地指使丈夫。而這個如東北漢子般高大俊氣的汪,在妻子面前,顯得極其溫柔軟糯,總是高高興興服從指派,到東到西地忙碌。

  而他們倆,又一齊服從於那個才十歲出頭的女兒。但凡她開口,無不依從的。偶爾會有異議,就一起輕聲細語,試圖說服她。當發現小嘴巴撅起,要不開心瞭,首先是溫,緊接著是汪,立即“舉手投降”。我也是個寵女兒的,卻看不慣,忍不住多嘴。他倆不聽,依然故我地將這寶貝疙瘩,當作公主般嬌寵。

  溫小鈺後來患病。求醫問藥,護理病人,買、汏、燒,諸般事務,概由汪獨自承當。有回通電話,問起寫作,他說哪有時間想這個,每日早晨睡醒,頭一個念頭就是今天吃什麼。我又多嘴,說孩子不小瞭吧,也該讓她分擔些。電話那頭卻沉默。明顯的,他不以我的話為然。不但他,連病中的溫也那樣。聽說有回,孩子心血來潮,下廚為娘燒瞭個菜,溫小鈺竟然感動得熱淚漣漣。直到臨終,還向丈夫殷殷叮囑:照顧好女兒。那時我已略知孩子來歷。聞之,不由感慨地想:要是她生身父母,在最後一刻改變主意,其今日境遇,將會怎樣呢?過著半饑半飽日子,也未可知。

  【二】

  溫小鈺故後,汪浙成雙肩挑,既當爹來又當媽,將孩子撫養成人,又覓得一份稱心如意工作。他自己,此時已步入老境,理當頤養天年瞭。

  奈何蒼天無情,又來考驗他的愛。

  汪泉被確診患上白血病,且是最兇險的那種。一個活潑潑青春女子,生生被折磨得如一盞殘燈餘火,隨時都可能熄滅瞭。他立即投入與病魔搏鬥的漩渦之中。終於在京城,找到全國最好的、專治這類疾病的醫院。醫生們竭盡全力地救治她。

  需要移植幹細胞。而汪的用不上。得大海撈針般,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大致匹配的捐贈者。這需要等待,需要病人能夠堅持。汪泉卻幸運,海峽對岸,“慈濟會”一位不知姓名母親,各項指標,恰與她百分百地吻合。那樣的湊巧事,連醫生都稱奇。不料,這位母親的獨子慘遭車禍,她被巨大悲痛擊倒瞭,臥床不起。但她仍堅持去瞭醫院,兌現承諾。她說,我已經失去兒子,不忍對岸父母也失去骨肉。這份愛心,何其難得,說感動天地,也不為過吧。

  然而移植之後,先前感染的後遺癥,竟日復一日嚴重瞭。死神再次在她身邊徘徊。醫生隻得向汪浙成交底:唯有註射一種針劑,此外再無別的治療手段瞭。代價極昂貴,僅一個療程,就需一百萬;療效,卻在未定之天,概率為50%。那等於下一筆輸贏難卜的巨額賭註。醫生婉轉地告訴他,前幾日,有個傢屬聽瞭同樣介紹,二話不說,當天就開車將病人接走瞭。人心都是肉長的,當醫生的哪會不理解。親人無救,誰不痛心疾首?但總不能為碰運氣,落得人財兩空,把整個傢也拖垮瞭。

  醫生的暗示,汪聽懂瞭。但他沉默得如一坨鐵。心裡卻在反復地呼喊:她是我世上唯一親人瞭!她是我世上唯一親人瞭!……醫生以為他傷心糊塗瞭,隻得直言相勸:放棄吧。我們都看到的,你已經做得夠多瞭。你無愧於孩子。這時,他才梆硬地幾乎是蠻橫地,蹦出那樣一句話來:你們一定要把我女兒救回來!

  【三】

  其時汪自己,已是慢性病纏身的七旬老翁。為能照料住院女兒,一日三餐送去新鮮衛生又合口味飲食,他將同是七十高齡的胞妹,千裡迢迢從傢鄉接來,傍著醫院,租瞭一間小小居處。他與妹子倆分工,她主內,自己主外。

  這年京城寒冬又異乎尋常的凜冽。但他一日不拉,清早就急匆匆奔向菜場。他怕買不到他所要的。菜做好,又親自往醫院送。其間,還得不時進城,采買醫生指定的各種自費藥。他本來患有高血壓,日夜勞累和焦慮,頭腦子已如灌滿鉛般沉重。過馬路時,竟會稀裡糊塗,迎著飛駛而來的汽車走去。

  呵,他更不敢想那個字:錢。他一介書生,本無萬貫傢財。為救治女兒,他早已顧不得顏面,叫花子一般,四處求告,靠借貸和資助支撐。積累的數字,如一座無形大山,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如今竟要一筆更嚇人的!面對絕境,他發狠瞭,決計將那份一直視作傢藏珍寶,曾獲全國獎的小說原稿,拿去拍賣。肯定不夠數的。便進而想,索性將這賴以棲身的傢,也一並抵押瞭吧若無女兒在,啥都不值得留戀瞭。

  這事感動瞭媒體,並通過它們感動瞭社會大眾。反響熱烈。女兒單位,他自己所在協會,都發起募捐。更有杭城與傢鄉的企業傢、職工、公職人員……踴躍地解囊相助,從幾百乃至幾十萬。一位畫傢,將珍藏的作品拿出來義賣……他至今不知,究竟有多少不相識的好心人,向自己伸出援手。

  萬幸啊,註射的針藥有瞭反應,病人得救瞭。如今,他以自己的筆,記下這驚心動魄種種。書名就叫“女兒,爸爸要救你”。讀罷掩卷,感動,也不勝喟嘆。

  因為我曾親見,他被極度焦慮長期折磨的模樣,也勸他放棄。而他仍以沉默對我。他硬是從死神手裡,將女兒搶奪回來,是的,那確乎該稱作“搶奪”。不由想,一個人,愛到極處,竟會不管不顧,幾近乎“瘋狂”,沒瞭理智。但他勝利瞭。是僥幸,抑或如那位主任在本書中說的:“愛比死亡更強大”?

  1. 愛的謊言和誓言
  2. 他不愛我瞭,所以覺得窘
  3. 為愛種一片森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