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起,我和媽媽彼此心疼_感恩勵志

  那天起,我和媽媽彼此心疼
  
  文 / 林特特
  
  如果我再勤奮點,媽媽就不用自侮,不用帶著哭腔說“都是爸爸媽媽沒本事”,委屈得像個軟弱小女孩。
  
  【一】
  
  上中學那會兒,龐麗和媽媽的關系很糟。
  
  據不完全統計,每天媽媽都會盤問龐麗三到五次:“為什麼回來這麼晚?”“打電話的那個男孩是誰?”龐麗總是不吭聲,問急瞭,便回一句“你別管瞭”。
  
  高一下學期,母女倆的矛盾白熱化。
  
  起因是龐麗的期中考試成績不理想。一日,開完傢長會,媽媽跟著班主任走進辦公室,半小時後,她鐵青著臉走瞭出來。
  
  那天晚上,龐傢鬧翻瞭天。
  
  媽媽要求龐麗停止“夢想派對”的表演。所謂“夢想派對”是龐麗和另外四名同學組成的一個歌舞組合,兩女三男,青春靚麗。他們在本校、本區甚至本市的中學生匯演中叱吒風雲、名噪一時。
  
  “耽誤學習”、“塗脂抹粉,妖裡妖氣”,媽媽的話和班主任如出一轍。龐麗辯解無效,情急之下,如一塊爆炭,蹦起來,叫著“就不!就不!”聲音大得整棟樓的人都能聽得見。
  
  局面失控,媽媽怒極,抄起一把剪刀將龐麗的馬尾辮齊根剪斷。
  
  瞬間,龐麗愣瞭,甩下一句狠話,奪門而出。
  
  她被爸爸找瞭回來。
  
  “我媽更年期吧?她為什麼總不讓我做我想做的事?”龐麗摸著亂七八糟的頭發,淚流不止。爸爸拍拍她的頭,替媽媽說瞭許多好話,可龐麗都聽不進去。
  
  接下來是冷戰。冷戰過後,母女間的氣氛仍舊緊張。
  
  【二】
  
  這氣氛甚至維持瞭一兩年。有時,爸爸出差,龐麗和媽媽在傢一整天也說不上一句話。無數次,在飯桌上,龐麗說聲“我吃完瞭”,一推碗站起來就走,她不是沒看見媽媽欲言又止的眼神,可心裡的那道坎兒就是過不去。
  
  很快,高考。
  
  濕熱的天,整個人都黏溻溻的。考完最後一門,龐麗精疲力盡地伏下去,再抬頭,桌子上留下一灘汗印。
  
  揭榜,龐麗過瞭大專的分數線,離本科還差幾分。
  
  她胡亂填瞭志願表,卻不料,因為胡亂,她掉進更低的一檔,最後被一所高中專錄取。
  
  還沒入學,龐麗就捏著錄取通知書,背著傢人,去那所學校看瞭看。
  
  站在校門口,不遠處是本市的火葬場,陰森、恐怖、蕭瑟,再想到永無機會進大學的門,龐麗無法抑制地大哭起來。
  
  她一路哭回傢。“不行就復讀吧!”媽媽大手一揮,如她做所有決定時那樣,不容置喙。
  
  龐麗的哭聲戛然而止,她張張嘴,這是青春期以來她第一次沒有和媽媽唱反調。
  
  【三】
  
  找關系,找錄取龐麗那所學校的人,將她的檔案拿出來,事情比想象得還要難。這一年的9月7日晚上,媽媽推開龐麗的門,沉默瞭一會兒,開口道:“都是爸爸媽媽沒本事。”她哽咽著,“檔案拿不出來,媽媽沒法幫你圓大學夢瞭。”
  
  媽媽的眼眶是紅的,仿佛藏著一包袱的眼淚。她囁嚅著,態度竟有些像小女孩般軟弱、委屈。
  
  龐麗雖說難過,但更多的是詫異,她原以為這個強硬到有些跋扈的女人,永遠不會露出疲態。這一刻,隻見她無奈、無力,深責著自己的無能——這無能背後,她該對外人付出多少哀求、賠過多少笑臉?
  
  在極度震驚中緩過神,龐麗安慰媽媽:“沒事,以後我還可以自考,用別的方式上大學。”
  
  事情最終圓滿解決,但龐麗忘不瞭那個晚上,忘不瞭那個帶著哭腔說“都是爸爸媽媽沒本事”的委屈的小女孩。
  
  【四】
  
  “這一切都因為我,如果我能再勤奮點,考得再好點,媽媽本可不用如此自侮,承認‘無能’。”
  
  “從此,我發誓不會再讓媽媽傷心,我要足夠優秀,不讓媽媽再落入類似尷尬的境地。”說這話時,龐麗在面試,已經大四的她報考某電臺的主持人,在現場,她抽到的話題是“我和媽媽”。
  
  面試官拿著筆,例行公事地記錄著考生發音吐字的問題,可到龐麗這兒,記著記著,他停下瞭筆。
  
  “青春期時,我們真是母女相見,分外眼紅。”3分鐘到瞭,面試官沒按鈴,龐麗繼續,“她不理解我,不支持我,直到當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樣站在我面前,而明明錯是我犯的……我真想穿越回去給和她吵架的自己一個耳光。那晚之後,我和媽媽和解瞭,也許因為她沒我想象的那麼堅硬,我也沒她想象的那樣不懂事。從此,我們彼此心疼。”
  
  這一輪考試,龐麗拿瞭滿分。(摘自《中國青年報》)

  1. 媽媽,我心靈的港灣
  2. 媽媽,我曾經恨過你
  3. 媽媽已經老瞭,確實已經老瞭
  4. 媽媽,一個溫暖而疼痛的名字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