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待我們的父母_感恩勵志

  擔待我們的父母
  
  周日上級領導要來檢查,單位要求必須加班。
  
  早晨進門就聽到同事正在抱怨親人,沒一個人肯幫她照看孩子–母親每周雷打不動地要去教堂禮拜,婆婆說要照顧生病的公公,沒辦法她隻好把9歲的孩子帶來單位。同事眼中含淚氣憤地說:去教堂就那麼重要?少去一次怎麼就不行呢?公公也就是個感冒而已,怎麼就不能照看一下孩子呢?他們都太自私瞭!
  
  聽著同事的抱怨,不知怎地心中沉重如鉛,立刻想念起也曾經讓我抱怨、讓我不滿的父親來,頓時悔恨疊生。
  
  父親活著的時候,我一直對他心存怨恨。
  
  父親當瞭多年領導,無論在單位還是在傢裡都是頤指氣使,說一不二的。我們都曾經怨恨過他的霸道。比如看電視他從不問我們的想法,一律選擇戰爭、歷史的題材,當年風靡一時的《血疑》、《卞卡》等等言情內容的電視劇,我一律都沒有看過,隻能眼巴巴地聽同學議論,連《紅樓夢》都是後來假期看的重播。在傢裡,父親就是絕對的權威,我們必須對他言聽計從,否則傢裡就會陰雲密佈,氣氛壓抑得讓人大氣都不敢出。
  
  我結婚後,因為傢庭瑣事父親和我前夫也有過爭吵,因為深愛丈夫,我心中一直是埋怨父親的,覺得是他不講道理,無事生非。
  
  後來父親生病瞭,依然是傢裡的主宰,我們姐妹兄弟還有母親隻有隱忍的份兒。我們為母親的委屈不平,卻也無可奈何。傢裡所有的矛盾,我們覺得都是因父親而起,因為他過於挑剔,過於剛愎自用。那段時間我們全傢人都不喜歡父親,真的。
  
  我結婚不久,父親被查出得瞭嚴重的腎病,後來慢慢轉成瞭尿毒癥。
  
  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更何況我們本來就不怎麼孝順。
  
  父親第一次住院的時候,我借口忙著工作,忙著照顧年幼的孩子,很少去醫院看父親。那時我的婚姻也出瞭問題,日日糾纏於自己的情感中,很少想起患病的父親。
  
  一直覺得父親的病不會那麼嚴重,後來雖然已經不得不開始瞭每周兩次的血液透析,可是每次見父親,看他思維依舊清晰,總覺得他還可以堅持好幾年,根本沒有想到生死的問題。
  
  我的婚姻終於走入死角。我決定離婚,獨自撫養孩子。我的決定遭到瞭母親兄姐和知情朋友的一致反對。他們首先反對我離婚,其次反對我離婚還要孩子。我惶然無措地來到父親的病床前,問他怎麼辦?他說,孩子,尊重你內心的選擇吧。實在過不瞭,離就離吧。爸爸知道孩子是你的心頭肉,要吧。我伏在床頭無聲飲泣,為父親的深刻洞悉而感動。
  
  斬斷感情糾葛,我終於能夠日日守候在父親的病床前,朝夕相伴,聽他講自己的一生經歷,事業沉浮,生命際遇,對父親多瞭一分理解,少瞭一點怨恨。
  
  正是因為這最後一段日子的陪伴,所以今天想起,心才稍稍有點安慰。可是一旦生命有隙,我還是不可抑止地想起父親–想起小時候他對我的百般嬌寵;想起少年時他對我的鼓勵縱容;想起我離婚時他對我的有力支持……那些點點滴滴的往事滲入心中,都變成瞭無可追悔的疼痛,痛徹心脾。
  
  在我的文字中,全都滿含著對父親的愛,款款訴說那些愛的記憶,那些美好的往事。
  
  我們肯包容原諒所有的人,為什麼一定要和最愛我們的人斤斤計較呢?我們肯善待擦肩而過的陌生人,為什麼一定要對我們的親人求全責備呢?原諒我們父母的某些不足吧,想一想他們也是平凡的人,當然也有缺點有問題,雖然有時他們不能滿足我們的期待,在某一件事或者幾件事上不如人傢的父母做得那麼好,可是他們到底是最愛我們的人。
  
  他們給瞭我們生命,給瞭我們一個溫暖的傢,給瞭我們展翅飛翔的翅膀,難道不是已經足夠?我們是不是要求他們太多瞭?即使他們有些時候真的不能讓我們滿意,那麼也請多擔待一點他們吧,就像擔待我們的孩子。我們小時候他們難道不是一樣縱容我們擔待我們的嗎?
  
  往事不可追,認真想一想,過去瞭就再也回不來。
  
  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1. 父母心聲:我們能擁有孩子多少年
  2. 天下最不能等待的事情莫過於孝敬父母
  3. 父母在,自己哪怕跑得再遠,也不覺得形單影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