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手搟面_感恩勵志

  母親的手搟面
  
  每當吃面條時,我就情不自禁地聯想起母親做的手搟面。母親雖去世多年,但依偎在母親身邊,吃她老人傢親手做的手搟面的生活片段好象發生在昨天。
  
  小時候生活困難,幼小的記憶中隻是傢中來客人時才能見到母親做的手搟面。手搟面端到桌上後,我總是用乞盼的眼光直勾勾地盯著盛著手搟面的大白碗,碗裡熱氣騰騰,散發著香噴噴的誘惑,使人總是垂涎欲滴。當聽到客人誇獎母親的手藝時,唾液腺更是毫無吝嗇地往嘴裡噴湧著口水,雖是這樣要好的自己也絕不能讓客人看出一點破綻,因此口水隻能靜悄悄地往肚子裡咽。當時隻有一個念頭,隻有一個期盼:客人少吃點,快吃完,那怕剩餘一頂點也能解解自己的嘴讒。其實那種解讒也隻能是手搟面中加點蒜泥以菜的形式打發自己而已,因為剩餘的總是少得可憐。
  
  物質匱乏的年代,真正能吃頓母親做的手搟面隻能是自己生日的那一天。每年自己過生日的場景我終生難以忘記,就是傢中再困難,借來、賒來,母親也要專門為我做最喜歡吃的手搟面。每當這時我總是用期盼的眼光守侯在母親身邊,惟恐離開一頂點就會失去一年的等待和 期盼。母親把面粉放進面盆後,左手不斷攪拌,右手用瓢一點一點地加水。
  
  俗話說得好,軟面餃子硬面湯(面條:俗稱面湯),因此水要盡量加的少點。水加好瞭, 母親用力糅合,一遍又一遍,這樣就成為一個大面團。母親把面團放在面板上,搟面杖來回滾動面團,隻見面團由厚變薄,由小到大,很快面團就魔術般地成為大小形同中等鍋蓋且厚度均勻的薄面片。(感恩母愛 www.share4tw.com)母親把薄面片一折一疊,均勻地用刀切割,做成手搟面。然後母親把做好的手搟面放入含有煮熟的綠豆的沸水中,手搟面和綠豆 混合在一起上下翻滾,“歡呼雀躍”,就像自己此時快樂的心情。大約5分鐘左右,母親把它盛在碗裡,我便迫不及待地從母親手中接過盛著手搟面的碗,立即狼吞虎咽。
  
  這時往往眼讒肚子裡飽,吃飽瞭總是還想吃,因為過去今天,一年中再也沒有這麼一天,因此總是把自己的肚子吃的鼓鼓圓圓。
  
  最有意思的是今年的生日剛過,就盼望明年的生日快快到來,不為什麼,就是盼望再美滋滋的吃頓母親做的手搟面。但盼望的日子總是那麼久遠,一天兩天,那可是整整一年,這一年不知道要勝過現在的多少年。
  
  到瞭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生活有瞭好轉,但是母親做的手搟面仍然是我們傢中最喜歡吃的首選,特別是夏伏天的中午飯,母親為我們全傢做涼面,將切的稍寬 點的手搟面,放在沸水中煮熟,然後浸泡在冷的開水中,盛在碗裡,在手搟面的上面放點黃瓜、椿芽、咸菜、蒜泥等混合而成的小菜,香味無比,百吃不厭,不但吃 得飽還能起到防暑的作用。我們傢中的孩子總是留著空肚子,盼望著中午這頓久違的涼面。
  
  除此之外,母親還手搟“寬心面”、“上梁面”,當然“寬心面”和“上梁面”絕對與自己無緣,“寬心面”是專門為姐姐出嫁時做的,“上梁面”則為傢中蓋房上梁時幫忙人做的。
  
  轉眼二、三十年過去,面條再也沒有什麼稀罕,雞蛋面條、黃豆面條早已成瞭人們的傢常便飯。當我吃著這些面條的時候,不知為什麼總也吃不出母親做的大部分隻有單一白面成分的手搟面的味道。
  
  母親走瞭,今生今世的我再也不會吃到母親做的手搟面。母親做的手搟面隻能成為我的一種回憶和懷念。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