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指向父親的胸膛_感恩勵志

  刀尖指向父親的胸膛
  
  文/曾穎
  
  直到多年後,我當瞭父親,才懂得父親那一刻的大義凜然裡深藏著的是一種什麼樣的絕望。這也使得我對自己的行為追悔莫及。我多麼希望14歲那年夏日的某個黃昏,從沒在我的生命中出現過。但1988年的夏天,不以我的意志為轉移,如一個驚嘆號,驚悚而突兀地印在我的記憶中。
  
  就像很多同齡人一樣,我對父親的感覺是懼愛交加的。在很大程度上,懼所占的比例遠大於愛。與別人不一樣的是,在這大比例的“懼”與小比例的“愛”之間,還摻雜著成分不低的漠然。
  
  在我出世之前,我的父親就在省城工作,而我母親在70公裡之外的小縣城生活。父親每星期騎車回傢一趟,我對他的記憶隻有三件事:給母親錢,把水缸挑滿,把熟睡的我從媽媽床上抱走。前兩件事,至少在當時我覺得對我意義不大,而第三件事,則讓我有一種痛苦和憤懣的感覺。我至今還記得當時偶爾從夢中醒來,看到孤星零落的窗外蝙蝠像抹佈一樣在藍黑的夜空中飛舞的場景。我心中的恐懼與被冷落感凝結成一種被拋棄瞭的孤憤感。我心中暗暗恨著抱走我的父親,也恨同意父親抱走我的母親。我心中在乎的不是方寸之間的一小片床鋪,而是愛。
  
  這些如今想來覺得有些滑稽的感受,卻是我成長歲月中支配著我喜怒哀樂的真實想法。這些想法太負面,也太消極,它像一朵陰雲,阻擋瞭我全面地看待父親與我的關系。作為一個年近不惑的男人,他身上擔負的工作與生活的壓力,使他也拙於表現自己的父愛。那時的我根本不懂,僅一個星期來回140公裡的路程,就需要多大的愛意去支撐。這還不包括那些從車後座上取下來的用飯盒裝著的隻有省城才買得到的美食-他平時在單位很節省,所有的奢侈,都會留到周末和傢人一起分享。但這些深藏在細節背後的情感,又怎麼可能被一個不諳世事的懵懂少年體會到呢?我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從來不像別人的父親那樣陪兒子去看電影或遊泳,在孩子受到欺負時沖出來守
  
  護,為兒子做一艘船模或一隻貓頭鷹風箏。
  
  這種感覺使我對父親的感情始終是不冷不熱不溫不火的,這使得父親對我也多少有些失望,總覺得這孩子與自己離皮離骨,不像別傢孩子與父親那樣親熱。這種感覺,使他對我的親密感也大打折扣。我們倆的感情,也就像一對反函數曲線,漸行漸遠,各奔東西,直到14歲那年夏天一次火星撞地球般的撞擊發生。
  
  所有的傢長都把“叛逆期”三個字看得既嚴重又恐怖。但孩子們並沒有這種感覺,他們甚至不明白父母們如臨大敵的心態來自哪裡。難道不按父母的思維方式和行為邏輯行事是那麼可怕的事情?父母已習慣於孩子們像遙控機器人一樣,順著他們的指令和願望向前向後向左向右,沿著他們所認定的“為你們好”的思想去學習、生活,喜怒哀樂。這樣的邏輯,是使孩子們成為大人的翻版,而非他們自己。事實上,他們在他們父輩的身上,早已經歷過這樣的糾結與輪回,而且也證明是無效的。但父輩們並沒有從與上一輩的博弈中總結出教訓,而是自以為是地覺得自己摸到瞭竅門,要加諸兒女們的身上。這樣的輪回,一代又一代地進行著,從沒停息過,成為青春期一個永恒的主題:父母希望孩子成為他們想要的人,而孩子希望自己成為自己。
  
  與父輩思維與想法的差異,大到學什麼專業,報考什麼學校,選擇什麼樣的人生道路;中到對一部電影、一首歌、一種發型、一個社會現象的看法;小到洗臉應該先洗額頭還是耳背後,牙膏應該從中段還是尾部開始擠,洗鍋應該從鍋底還是鍋沿開始。這些小小的根本無關緊要的爭議,總能發酵出一大段令人頭大的嘮叨,父母們稱之為教導,而孩子們則視之為囉唆和不信任。即便雙方各有對錯,但雙方卻各自選擇性地記住自己的“對”和對方的“錯”,於是就不斷地固化瞭對方的形象,彼此惱火。父母覺得孩子們不好管教,孩子們則認為父母不信任自己,自己怎麼做也得不到認可,於是,要麼陽奉陰違,表面服從內心堅持;要麼幹脆與父母的期待反著來,即便心裡知道父母的想法是對的,但仍然以拖延、漠視甚至反向執行來表達對父母意見的不認可。這是一種渴望獨立的叛逆願望,它反抗的不是命令的內容,而是命令這個舉動本身。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與父母相處的心態就是這樣的。我的母親在受到我的無數次抵抗之後,漸漸退出瞭與我交鋒的第一戰場,而將這個艱巨的作戰任務交給瞭父親。這個時段,父親已從省城調回瞭老傢。為瞭過上正常的傢庭生活,他放棄瞭一直引以為榮的“省屬企業”職工身份,進入“縣屬企業”。各種待遇及心理的落差使他滿懷憋屈,在這樣的心態下,接受母親的哀嘆和抱怨,其後果是可以想象的。我為此挨過數次打,而打對於一個處於叛逆期的孩子來說,隻能讓他原本並不太清晰的世界觀再蒙上一層羞憤,而這羞憤之於一個對人事半懂不懂的孩子,無疑如把水灑進油鍋裡。
  
  在隱忍瞭數次之後,我與父親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沖突在意想不到的時間,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爆發瞭。
  
  那是一個夏天的黃昏,我從外面遊完泳回傢,看到母親正坐在屋裡抽泣。其時正值飯點,各傢各戶的廚房裡都飄來炒菜的香味。我一看便知,是父母吵架瞭。每當這個時候,母親都無心做飯。我準備淘米煮飯,打開爐子才發現火熄瞭,於是就去劈柴生火。忙活瞭半天,終於把火生燃,人也變成灶神公一樣。這時,父親回來瞭,面色漲紅,渾身酒氣。他看到滿屋的煙和夾生的飯,我看到酒足飯飽的他,都不約而同地憤怒瞭。他一踢腳下的板凳,說:“教瞭你多少次,生爐子要把爐子放到走廊裡,免得煙往屋裡灌,你就是不聽!說那麼多次,一頭豬都懂瞭!”
  
  我心裡萬分不痛快,冷不丁地還嘴:“你那麼會生,你怎麼不生?跑出去喝完酒還撒酒瘋!”
  
  我的話徹底激怒瞭他,他飛起一腳踢在我屁股上,屁股一震,不算疼,但心裡的委屈與憤怒終於決堤。
  
  我抓起菜板上的刀,覺得還不夠,左手又抓起另一把刀,刀尖直指父親的胸膛。
  
  父親驚愕地看著我,母親尖叫著撲過來,攔在我們中間,鄰居聞訊也跑瞭過來。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有勇氣向自己的父親下手。母親和鄰居的介入,起到瞭很好的緩沖作用。大傢把我和父親隔開,而此時,我也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揮著刀對他叫喊幾聲,發泄長期以來鬱積下的不滿。
  
  父親看著我,眼神裡透出一股要主動迎向刀口的大義凜然。
  
  我們對峙瞭不知多久,外婆趕來瞭,手裡抱著剃著光頭的小表妹。她叫我放下刀,我也覺得兩把刀在小表妹的頭上晃來晃去太過驚悚,於是丟下刀,撲到外婆身上,哇地哭瞭起來。
  
  事後幾天,在母親和親人們的勸導下,我終於答應向父親道歉。當我對父親說“對不起”時,父親坐在床上,孩子般大哭起來,哭著說這些年生計的艱難,哭著說養我的不容易,哭著說我這個舉動對他的打擊。那天他喝酒,不是因為和母親吵架,也不是貪圖快活去吃獨食,而是在那天,他被通知下崗瞭。
  
  母親說:“認識你爸爸20年瞭,隻見他哭過兩次,上一次,就是你3歲時患肺炎,昏迷兩天不醒的時候……”(感恩)

  1. 父親的無字短信
  2. 再無父親可盡孝
  3. 感恩父親節的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