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是一個收棒子的

  我的父親是一個收棒子的
  
  ——以此獻給天下所有父親
  
  文/李賀
  
  2012年6月,我大學畢業,順利進入一傢央企,筆試、面試、體檢、期間的等待以及名目百出的學習讓我下半年也沒有到職。也正是這半年,讓我接觸並瞭解瞭父親幹瞭二十多年的這個行業——收棒子。
  
  10月底,是收棒子相對比較好幹的一段時間,因為這時棒子存量還大,而且天氣好,棒子幹,水份少,飼料場和糧站都比較願意要。那天父親收那傢的棒子在二樓頂曬好瞭,用提升機往下送,父親在車上接,裝車,一開始用兩袋棒子壓著提升機,最後一袋時由於操作提升機的人員的大意沒有踩好提升機,提升機從二樓頂墜落,樓上的人大叫,父母眼急手快從已經裝瞭六千斤的車上跳瞭下來,提升機應聲砸在瞭車上。那天父親打電話讓我和他去卸車,我看到他一瘸一拐的問他怎麼回事,父親不說話,和我一個頂一個的卸完車,回傢的路上父親說:今天差點兒把命丟瞭,我的淚就控制不住瞭。
  
  大災已逃,小禍難躲,父親將近一百九的體重、五十多歲的年齡加上毫無準備的一跳還是讓雙腿發麻,腳跟兒疼痛。我開始每天給父母噴藥、按摩,希望藥水可以更好的吸收。也趁此機會勸父親別幹這個瞭,辛苦、危險,而且我感覺以後憑兒子我也可以養活他們瞭。可父親說,幹瞭一輩子這個瞭,習慣瞭自由瞭,每天出去,以後少拉點兒,不閑著。我知道我拗不過父親,他也閑不住。
  
  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可父親隻歇瞭11天,非說自己沒事瞭,少幹點,嚷嚷著要出去。我知道他右腳後跟兒還疼,我天天給他按摩,我知道。可我還是拗不過父親,我讓母親給我找出舊衣服,我決定跟父親出去。自此,我開始真正接觸父親的工作。
  
  我發現,我已經太久沒有幹活瞭,因為很難找出一身適合幹活的衣服。
  
  第一天,我跟父親去拉一傢和父親說好瞭的戶,主人傢似乎和父親很熟悉。父親拿鐵鍬裝,我張著口袋,裝滿瞭,我拎到一邊,裝下一袋,等都裝完瞭,過秤,一百斤一袋,綁口,過完秤瞭,讓戶裡願意拿誰的秤拿誰的秤,願意稱哪袋稱哪袋,不稱瞭,我們裝車,算帳,走人。裝完後,父親讓戶裡去搬秤隨便稱吧,主人傢說:咱打多少年交道瞭,不信任你就不糶(音:tiào 義:賣糧食)給你瞭,裝車吧。
  
  說實話,這活很累,裝袋時也很臟很嗆,來回拎袋子手指脹得都蜷不住。身體累,心也累,礙於面子,我怕同學看到我,怕同學問我怎麼幹這個瞭。那時我認為收棒子是很“丟臉”的活。
  
  當然,相對於累,更多的是收獲,我盡量多幹活,幹重活,讓父親不累著,卸完車往回走,我問父親為什麼那人不稱,父親說:那人糶給我多少年瞭,跟誰也是,價錢說好瞭,秤不能虧人傢,缺斤短兩可能今天你多賺瞭幾十塊,明年人傢就不糶給你瞭,今天一個戶明天一個戶,你還能幹長久瞭?
  
  父親說的是收棒子的事,可在以後的工作、生活、愛情甚至整個人生中何嘗不是這個道理?
  
  就這樣,我開始天天和父親出去,發現很多村裡很多人和父親很熟悉,有的知道父親叫什麼,有的知道父親多大瞭,有的甚至知道我哪兒上的大學,這父親得拉過多少次他們的東西啊。
  
  由於父親不在秤上做學問,所以價錢比別人低一分錢才能幹,這也直接導致不熟悉的人覺得你價錢低不糶給你,不過也有清楚的。那天在DMZ,有一戶要糶給我們,街上的人說人傢哪兒哪兒的都一塊零二瞭你還一塊,不要糶給他。我當時都急瞭,父親也不爭辯,隻管搬秤,拿袋,上房。這戶人傢倒是說話瞭:這人標包,秤肯定沒問題,賣給那種往車上倒的一斤多二分錢,一袋捉唬兒你兩斤就合不住一塊瞭,更何況不隻捉唬兒你兩斤。
  
  父親笑瞭,對我說有清楚人。
  
  回來的路上我問父親為什麼不爭辯,父親說:打算糶給你的誰說什麼也是糶給你,不用想著讓所有人都認為你對,有人讓你拉就行,一個鄉都讓你拉,那樣你就拉不過來瞭,就該著急瞭。
  
  父親這不是用實際行動在詮釋沉默是金,雄辯是銀,並告訴我知足者常樂嗎?
  
  就這樣,每天早起吃瞭母親給做的飯,和父親出去幹活,下午遠遠得看到母親在門前等著我們爺兒倆。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隻是偶爾父親得腳還是不方便,我盡量不讓父親搬袋子,看到很是心疼。
  
  11月下旬,和父親在路上時接到單位電話,讓到單位黨校學習,掛掉電話我和父親說,我不想去瞭,就這樣天天和父親幹活,等你老瞭我自己幹也能養活你們,不用背井離鄉,不用勾心鬥角,守著你們過一輩子。父親說傻啊,這不是個活,這是賣苦力的,辛辛苦苦供你們一輩子瞭,你不去不是白幹啦。
  
  走之前,我告訴父親,少幹點,我回來還陪你出去收棒子。
  
  父親說的很對,把我們養活這麼大,不知搬瞭多少袋棒子,可能你的父親不是搬棒子的,但你父親可能是壘磚的,他的父親可能是下勞務市場的,無論父母是幹什麼的,我們做兒女的一定要像父母為我們付出的十倍百倍的去回報他們,即使這樣,我們下輩子也報答不清他們的愛。
  
  接到單位電話第三天就要啟程,到我大學並且單位所在地。如果坐白天的火車到那兒就是下午瞭,報道、安排住宿什麼的會很緊張,所以買的晚上的車票,擱以前父親都會叫一輛出租送到我火車站,30塊錢,這次父親問我定什麼時候的票後又要打電話,我沒讓父親打,我決定坐末班公交車去火車站,1<30我還是清楚的,而且我更清楚的是30塊錢是我和父親要搬幾袋棒子掙來的。
  
  坐在末班公交車上,窗外已燈火闌珊,我心裡計算著大學期間去火車站打車的次數,想著為什麼當初沒有坐公交。很快到瞭火車站,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不想離開石傢莊。
  
  到單位後一切都是順利的,和我住一屋的是一個比我早一年的進入單位的山東哥們兒Z哥。黨校是一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房子,但內部裝修不錯,夥食也很好,但Z哥一頓也不在裡面吃,因為他這一年拿瞭9萬左右(我感覺對於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學生一年9萬不算少瞭)。他跟我說他休假回傢買輛車帶他對象去轉轉,他問我明年這時候要是我像他一樣買輛什麼車,我說我買斷我爸兩年工齡。
  
  學習的時間是很快的,期間去單位報銷瞭一些上學時的費用,想著回來給爸買點兒什麼。
  
  周五下午考試,我周四就定瞭周五晚上的車票,因為和Z哥從同一個車站坐車,所以一起吃個飯,畢竟這麼多人能分在一個屋裡不容易。Z哥以我還沒有入職為理由堅決他請客,帶我到一個很高檔的酒店吃瞭一頓,席間他跟我說我那次無意間說的買斷父親工齡的話讓他有所感悟,讓他突然發現他很久沒專門給他父親打過電話瞭。
  
  吃過飯到車站分別,第二天早上我就到瞭傢,我跟父親說第二天就跟他出去收棒子,他說不用,讓我休息兩天吧,也抽空陪我女朋友一天。因為和父親幹活,一個多月沒有和我女朋友見面瞭,她也很懂事,讓我多幫著父親幹活,腳不舒服,別讓父親自己幹,等父親臘月不幹瞭再見面。在這兒感謝一下我女朋友的理解和支持。
  
  單位報銷的錢給父親他不要,讓我留著和我女朋友出去時吃飯買衣服。周日和我女朋友在市裡玩瞭一天,心裡想的全是什麼時候和父親出去。
  
  這次回來父親跟我說:沒有你我幹著一樣,戶裡給張個口袋什麼的,不累。私下母親告訴我,我走後父親幹活回來說跟傻小子(父母說話時這樣稱呼我)幹瞭一段時間,現在自己幹還受不哩哩。(感恩  www.share4tw.com)我決定第二天就跟父親還出去。
  
  穿上走之前沒擱起來的幹活的衣服,跟父親出去收棒子瞭。
  
  12月初,天很短瞭,上午稍微轉會兒就快中午瞭,那天有一戶在二樓頂上的棒子要糶給我們,我們裝代,過秤,從北屋二樓徙到東屋,又從東屋徙到車上,很是費時費力,裝好車已是快一點瞭,父親開車往MC飼料廠走,到MC村口,全是擺攤賣飯的,父親說咱們在這吃點飯再去吧現在廠裡也沒人,我倆下車在一個板面攤上一人要瞭一碗板面。我問父親以前要是他自己瞭吃點什麼,父親說前邊有賣烙餅的,幹吃那個。
  
  那天,在馬路邊的板面攤上,都穿著後背中間一溜被汗浸透瞭的衣服的爺倆,一人摟著一碗板面在寒風中吃著,父親不時的向馬路上停著裝滿棒子的車上張望,然後看看吃面的兒子,前者是他今天的收成,後者是他這一生希望……
  
  我想,多年後的某一天,這幅場景一定還會在我腦海中浮現,因為那天寒風中的板面,要比前幾天剛在帶好幾個星的酒店裡吃的大餐,多幾分說不上來的味道。

  1. 懷念我的父親
  2. 回憶我的父親
  3. 托清風捎去安康——我的父親
  4. 俞敏洪:我的父親母親
  5. 任正非:我的父親母親
  6. 感動中國頒獎典禮觀後感
  7. 感動中國2012觀後感
  8. 感動中國2012十大人物觀後感
  9. 2012感動中國十大人物觀後感
  10. 2012感動中國觀後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