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我的父親_感恩勵志

  懷念我的父親
  
  文/楓映山林
  
  我的父親離世五年多瞭,他的離世給我長久的心痛,我至少有如下不能釋懷的事情:一是父親離世那天我不在他身邊;二是我覺得父親給予我的太多,而我沒有什麼回報;三是覺得父親勞累一生,沒有過上什麼好日子。
  
  我的父親出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盡管那時候的祖國處於動蕩年代,但我的傢鄉處在偏僻的鄉村,同時又是偏僻鄉村中的群山懷抱中。那種環境受到戰火的肆虐相對少。周圍都是山,我父親出生那時候才四五戶人,我能記事的時候是8戶人。從開居祖搬遷到那個山窩算起到我這一代是7代人,開居祖就是兩夫妻搬到那裡,非常艱苦,據說就是唯有身上穿的幾件衣服就是全部傢產起步,開居祖是單傳,到第三代才是有4個兒子,後來我經常聽到長輩說的的是四房人(客傢話,是四個分支下來的意思)。我父親是屬於第三房的。
  
  我父親的爺爺因為勤儉持傢,發展到小村落的外圍也有田地,大概也就是山路十、二十裡路的地方就田地,那些開闊的田地是我傢那個山窩所沒有的,因為在我那個山窩,要有一畝土地的話,是要由十幾塊田塊組成才有,山外的是一塊田地的面積就有一畝以上的。
  
  因為是山區,我的祖輩包括我的父親,最能夠令他們激動而興奮的事情就是打獵。這不亞於現在的人炒股贏瞭或者熱衷於探險的人攀上險峰的那種興奮。到我爺爺輩分,我那個小村落的打獵已經發展到頂峰。之所以說是頂峰,就是打獵的范圍拓展到幾十裡外的地方,我爺爺輩分的人們就帶點幹糧,來回一天趕八九十裡路,這還不包括打獵過程中所走的路程。所獵的對象主要是野豬,還有那種象鹿子一樣的,個頭最大也就是二十多斤那種野獸(我到現在還說不出這種野獸的書面語是叫什麼),還有野牛、野山羊。之所以敘述以上事情,是為瞭對我父親生活的環境有個大致的瞭解。
  
  先說我的第一痛,那就是2007年7月12日 ,那時過兩三天就放暑假瞭。父親在早上突然給我打電話,後來才知道那是他在病痛中非常艱難從床上挪到電話旁給我打電話的,沒有想到那是最後一次我跟父親之間的通話。他當時說能否回來一下,我說今天忙,明天吧。我當時大概還說瞭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之類的話,父親說沒有事情你就回去。但當時是單位安排瞭我事情,要執意請假也能夠請到假的。但當時就沒有意識到父親會走得這麼快,當天下午5點多就離世瞭。如果意識到瞭,當時接到我父親的電話是早上7點多,不到8點。如果馬上從單位所在地搭車,也就坐車近5個小時的高速就可以到一個地級市,然後從這個地級市馬上花它幾百元錢打的就可以到達我傢那個鎮,然後租摩托車再花近半個多小時就可以到達我那個小山窩。就這樣我錯過瞭寶貴時間,7月12日下午5點多 ,接到妹夫的電話,說父親走瞭,當時就是晴天霹靂,覺得最忌諱最不該發生的事情就發生在父親身上瞭。我連夜坐夜車趕回傢,先坐瞭近400多公裡的高速,然後打的120多公裡的省道,然後再坐摩托車趕回傢。
  
  7月13日天蒙蒙亮就趕到傢。但父親已經躺在棺木中瞭。
  
  第二痛就是父親為瞭子女付出太多。因為父親在他9歲時候,我爺爺就因為患脖子的淋巴方面的病而去世,當時有現在的醫術的話是完全可以醫治的。當時我祖母不到三十歲,我奶奶與父親相依為命艱難度日。正因為艱辛艱難,我父親比當時同輩結婚晚,是三十歲結婚。
  
  我父親在我七歲的時候,就教我讀《三國演義》,這是他放在衣櫥中的紅寶書,之所以說是紅寶書,是因為為瞭愛護書,在書本用厚厚的紅紙包裹著,他說他買過的其他書是人傢借去沒有還,否則有更多書可以讓我讀。
  
  我事兄弟姐妹四人,在人們公社體制,即大隊小隊的體制,集體勞動打工分的年代,我傢是年終結算的時候處於超支戶的時候多。這不是我父母不努力,而是子女多,衡量是否超支,就是一年到頭的總工分的分值多少錢,跟一年領去的谷物的值多少錢來決定的。
  
  我父親因為自己小時候失去我爺爺,所以讀書少,隻讀瞭二年私塾。就是這私塾的底子,加上他虛心請教鄰居,其語文程度才發展到可以自由閱讀的程度。正是他自覺沒有文化而深知有文化的重要性,所以格外重視送我讀書。當然,這種重視不是象現在要求小孩子要學這個學那個(那時候即上世紀70年代是沒有這麼多課外的學習科目),即時在學校也主要就是讀二本書:語文和數學。現在我還記得一年級的語文第一課就是一句話:我愛北京天安門。因為地處山區,小時的我所見到的連環畫也非常少,我記憶猶新的隻有《南征北戰》和一些當時反映我國援越南抗美的連環畫。
  
  父親很勤奮。在我能記事時候起就覺得他很少有整天呆在傢無所事事的。隻有寒風冷雨的時候,才呆在傢裡,這時候他會看看書,並且用讀的方式,即一邊看一邊讀出聲音來。讀的書不拘一格,通俗的故事的會讀,趕集時候人傢發給他的宣傳廣告他也讀,我讀過的書,比如初中或者高中的語文書他也會讀。(感恩  www.share4tw.com)反正他認為蘸有筆墨的東西就是值得珍惜的東西,不願意丟掉。寒風下雨時候,能夠做在父親身旁,感受到他讀書的樂趣也是一大享受。
  
  父親的勤奮表現在他勤勞耕作上,他一般很早起床,利用清晨時間去碾米,因為要到翻山越嶺到五六裡外的地方去碾米,五六裡外地方才有碾米機,我十歲以下的時候是水力的碾米機,稍大的時候是電力的碾米機。另外父親在夏季起得早是為瞭去看水。所謂看水,就是指看需要灌溉的農田,是否有水,或者查看有無漏水或者滲水的地方。
  
  父親的勤勞還體現在他耐心細致方面。比如對稻田施肥,其他人隻把肥料隨便灑到田裡就行瞭,但他是角角落都保證做到有肥料。其他人犁田,反正把土翻回來就行,但他要把稻田犁得如何勻稱才覺得滿意。我們村落以前有很多松樹,漫山遍野都是,大風一吹是松濤滾滾。割松香是我那個小山窩的除瞭耕田外的主要產業。割松香需要打通樹與樹之間的通路。割松香跟讓橡膠樹流出橡膠來的操作一樣,是要通過對樹的表皮肉割開,讓松香流到袋子裡或者竹筒裡。其他人對樹與樹之間的通路不在乎是否平整,是否有荊棘,但父親檢查做到不但是要除去茅草和荊棘,而且要用鋤頭辟出梯級來。他信奉磨刀不誤砍柴工。人傢的隨便弄個路出來,每次經過不好走的路就是畏途。
  
  父親很勤奮還體現在他的開支大,需要更多的物質資料作支撐。在人民公社體制,對個體經濟實現嚴密管制的時候,我父親也偷偷種瞭番薯或者花生類。在小隊分得糧食不夠的時候,我父親種的番薯能夠彌補靠集體分得口糧不夠的缺陷。也因此,在我小時臉上供應最緊張的時候,我傢也還是有番薯吃的。番薯雖然有季節性的,一般是秋冬是收獲番薯季節。沒有番薯當鮮的春夏,是吃曬幹的薯片煮成的番薯粄。也因此,我傢總是有可以裝一百多斤薯片的缸總是滿滿的。另外在谷倉裡面也有幾麻袋薯片的。另外,父親也總是種有不少花生,這些花生,就是有人來瞭的時候,就到谷倉裡面取出幾升花生拿出來炒(這個升就是一個容積的單位,大概是相當於 二十公分 高、直徑 十二公分 左右的圓柱的體積)。這個炒花生很香,炒花生是需要耐性的慢功夫,急瞭,鍋下驟然大火,就是花生外表完好而裡面的肉燒焦不好吃,不夠火力,嚼起來不脆也不好吃。我父親很好客,有人來,就是要超花生或者敬奉酒席款待的。
  
  父親對於來者都是客,不嫌棄任何人,他對於一般人不願意收留的乞丐也會讓他住下來。我小時候記得很真切的是有一位乞丐,一邊乞討一邊賣唱的,父親留他住瞭一晚。父親代客人很熱情,在席間總是不停給客人夾菜、不停滴勸酒。父親每餐都要喝酒,喝的是糯米釀的黃酒。他總是交待我母親多放酒餅(酒餅是讓糯米發發酵的材料)。多放酒餅就意味著酒的度數更高。因為來客中有的感到黃酒不過癮的,需要喝燒酒,即白酒的。我父親就保證瞭傢裡放著至少有十來斤燒酒的。在席間,父親也總是勸人傢多喝,認為讓人傢多喝就是熱情。也因此,我父親勸酒的功夫也名聲在外,即使是有點酒量的人,比如能夠喝半斤八兩的,在我父親的殷切勤款待下,也會喝得酩酊大醉的,甚至出現表明上強撐著說沒有醉,沒有問題,但走到不遠就要嘔吐的。在趕集的時候,父親在豆腐和黃酒攤子上總能夠找到他的聲影。遇到熟人,他總是能叫上人傢跟他一起喝酒,用剛煎熱的豆腐下酒。正因為父親這些款待的開支大,這就是他要額外多掙得這些物質作支撐。比如黃酒,他每年就種植更多的糯米,要保證更多的燒酒就得保證有足夠的稻米跟人傢換酒。
  
  父親在其他待人接物上也意味著更多的付出。他尊敬老人,凡是本村或者本宗族中的老人,他都很尊重,這種尊重不是單停留在語言上的,他總是逢年過節要給老人一些雞蛋或者給予一個雞卵子(這是客傢話,雞卵子是指還沒沒有生過的蛋的雞)。對於禮尚往來,他再艱苦也不會出現她給予別人的少於對方給予的。
  
  第三痛,是我作為長子沒有給父親過上好日子
  
  父親送我讀書的聲影歷歷在目。因為我小學畢業恰好是縣裡面有一個規定,即凡是全縣各小學升初中考試第一名的學生都錄取到縣城中學來讀書。我那一屆是唯一的一屆從小學直接倒縣重點中學讀書的。因為我老傢離縣城40多裡路。那時候沒有象現在這麼多車,我傢所在的那個鎮到縣城的班車也隻有每天一趟,不容易買上票,要走後門的。因此,父親和我總是徒步上縣城的。因為是早上四點打著手電就出門,不到九點就到瞭縣城,我們是每小時走十裡的速度。因為在離縣城40多裡路地方讀書,加上那時候我還12歲,父親會走路到縣城中學來看我。也就是在上午八、九點的時候冷不防他就出現在我的教室門外,在老師的示意下我走出教室。有時候父親給我一些菜肴,這些菜肴有肥肉煎成的,有魚肉煎炒成的;有時候給我野豬肉。那時候因為總是在學校天天吃包菜的,吃上父親送來的菜肴也格外香甜。
  
  我參加工作的時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在小縣城工作,工資沒有超過三位數。父親一樣跟上面我說的那樣熱情好客,我沒有給他什麼物質資料。倒是他為瞭張羅我結婚花瞭一萬多元。在我住的70多平方米的套房的時候,我父親也隻是偶爾從小山窩的傢上到縣城來。
  
  1997年,我賣掉套房,獲得二萬七千元,用此錢在縣城買瞭塊地70多平方米,那時候我們縣城就熱衷於買塊地建所謂的有天有地的房子。我當時建房子就是5000元起步,後來陸陸續續借錢,功花瞭九萬餘元。父親分二次,給瞭我一萬多元支持。現在想來,我工作十年後還要勞累父親,真是慚愧。這段時間父親還是跟以前一樣勤奮勞作。跟以前一樣保證又足夠的黃酒或者其他物資待客。
  
  2001年至2004年間,我因為一些原因而產生強烈的動力,即通過艱辛的努力,考取瞭研究生,在現在工作的城市讀研。之所以說艱辛的努力,是因為我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已經10多年瞭,對英語也大部分忘記瞭,而研究生入學考試中,英語是個難關。父親在我考取要讀研究生的時候,他已經65歲瞭。母親與我父親同年。這時候母親多病,父親仍然象以前一樣維持原來的收入和傢庭景象,這就需要更多付出,那幾年我感到父親的白發陡然曾多瞭不少。
  
  2004年至2006年,我在地級市工作。因為工資每月不到2000元。自己隻給瞭父親每月300元的生活費用。他是要面子的人,他不甘心在年紀大瞭的時候就謝客閉門,他堅持要維持那種以前的局面。因此,他仍然耕田,但隻耕瞭原來的面積的一半左右。到瞭冬季開銷多,即人們做好事的多。人們因為我父親的輩分大,又加上其因為好客的聲望,所以人們願意發請帖給他。
  
  我在地級市工作的時候,我父親來過一次,他來的原因也是檢查一個眼睛,因為眼睛模模糊糊看不清。我帶他在市區走瞭走,父親對於一個城市的瞭解就如他在寒風下雨時候看書的興趣一樣濃厚。因為那個地級市有好幾座橋,在他的興趣盎然驅動下,我帶他對市區那幾座橋都看過,每看一坐橋,他都仔細把玩。回來的路上他還說得出橋的名稱來。
  
  我父親在2006年冬,上坡就喘氣,步伐沉重,走得很慢。到醫院檢查是心臟的問題。那時候他說過一句話我記得真切,他說能到我現在工作的地方走走,特別是要看看我讀過書地方就心滿意足瞭。另外一句話,他在住院時候對我說的,他說他這輩子,沒有虧欠別人的,別人對他好,是他付出瞭的。我對父親的話沒有引起高度重視,我沒有讓父親實現要到我工作的、讀過書的城市走走的願望,這種遺憾所造成的情感傷痛仍然在繼續。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