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丟瞭_感恩勵志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丟瞭
  
  文/李娟
  
  【一】
  
  我三歲那年,一天傍晚媽媽從地裡幹完活回傢,發現我不在瞭。她屋前屋後四處尋找,敲遍瞭所有鄰居傢的門,都沒找到我。後來鄰居也幫著一起找,翻遍瞭連隊的角角落落。於是便有人懷疑:莫不是我獨自一人進瞭野地?又有人嚴肅地嘆息,提到最近鬧狼災,某地某連一夜之間被咬死瞭多少多少牲畜……我媽慌亂恐懼,哭喊著去找領導。她捶胸頓足,哭天搶地,引起瞭連長和指導員的高度重視。於是連隊的大喇叭開始反復廣播,說李輝的女兒不見瞭,有知情者速來辦公室報告雲雲。還發動大傢一起去找。幾乎連裡的每一個人聽到廣播後都放下碗筷,拿起手電筒出瞭門。夜色裡到處燈影晃動。連隊還派出瞭兩輛拖拉機,各拉瞭十來個人朝著茫茫戈壁灘的兩個方向開去。呼喚我的聲音傳遍瞭荒野。
  
  半夜裡,大傢疲憊地各自回傢。沒有人能安慰得瞭我媽,她痛苦又絕望。婦女們扶著她回到傢裡,勸她休息,並幫她拉開床上的被子。這時,所有眼睛猛然看到瞭我。我正蜷在被子下睡得香甜又踏實。
  
  【二】
  
  我二十歲時,去烏魯木齊打工。一次外出辦事,忘瞭帶傳呼機,碰巧那天我媽來烏市辦事,呼瞭我二十多遍都沒回音。她胡思亂想,心慌意亂地守著招待所的公用電話。這時有人煽風點火,說現在出門打工的女孩子最容易被拐賣瞭,比小孩還容易上當受騙。我媽更是心亂如麻,並想到瞭報警。幸虧給招待所的服務員勸住瞭。大傢建議說再等一等,並紛紛幫她出主意。她坐立不安,又不停地打電話給所有親戚,發動大傢聯系烏市的熟人,看有沒有人瞭解我最近的動向。然後又想法子查到我的一些朋友的電話,向他們哭訴,請求大傢聯系到我的話一定要通知她。於是乎,我的所有親戚和朋友一時間都知道這件事瞭,並幫忙進一步廣泛傳播,議論得沸沸揚揚。說我莫名消失,不理我媽,要麼出事瞭,要麼另有隱情。
  
  我媽一整天哭個不停,逢人就形容我的模樣,我叫什麼,我是幹什麼的,來烏市多久瞭,現在肯定出瞭意外,如果大傢以後能遇到這個女孩,一定想辦法幫助她。大傢一邊安慰她,一邊暗自慶幸自傢女兒懂事聽話,從來沒有發生過跑丟瞭這樣的事情。
  
  除瞭沒完沒瞭地打電話和向人哭訴外,我媽還跑到附近的打印店,想做幾百份尋人啟事。幸虧一時沒有我的照片,隻好作罷,否則的話我就更出名瞭。
  
  而這些事,統統發生在一天之中。很快我辦完事回去,看到二十多條留言時嚇瞭一跳,趕緊打的去那傢招待所。一進大院,一眼看到她茫然失措地站在客房大門前,空虛又無助。我叫瞭一聲“媽”,她猛一抬頭,號啕大哭起來,一邊快步向我走來,一邊指著我,想罵什麼,又罵不出來。但哭得更兇瞭,好像心裡有無限的委屈。
  
  直到很多年後,我有事再去那傢招待所(那相當於我們縣的辦事處),裡面的工作人員還能記得住我,還會對我說:“那一年,你媽找不到你瞭,可急壞瞭……”並掉頭對旁邊的人津津有味地詳述始末。
  
  【三】
  
  這些年,我差不多一直獨自在外,雖然和媽媽聯系得並不算密切,但隻要一次聯系得不通暢,她會生很大的氣,不停地問:“剛才為什麼不接電話?為什麼關機?”而我不接電話或關機肯定不是故意的,於是被這麼質問的話,我也會生氣。然而,有時給她打電話,若遇到她不接電話,她關機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地著急,並在電話打通的時候生氣地質問她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聯系不到她時,我也會胡思亂想,但永遠不會像她那樣興師動眾,絕倒一大片。這些年來,她堅決不肯改變,仍然是隻要一時半會兒聯系不到我,就翻瞭鍋似的騷擾我的朋友們,向他們尋求幫助,並神經質地向他們反復訴述自己的推理和最壞的可能性。大傢放下電話總會嘆息:“李娟怎麼老這樣?”於是乎,我就落下個神出鬼沒、絕情寡義的好名聲。
  
  而我媽則練就瞭一個查電話號碼的好本領。無論是誰,隻要知道瞭其工作單位和姓名,茫茫人海裡,沒有她逮不出來的。
  
  【四】
  
  我已三十歲,早就不是小孩子或小姑娘瞭,但還是沒能擺脫這樣的命運。
  
  媽媽在烏市照顧病人,我獨自在傢。一天睡午覺,把手機調成瞭靜音。於是那天她一連撥瞭三遍我都不知道。於是她老人傢又習慣性地六神無主,立刻撥打鄰居的一位阿姨的手機,請她幫忙看一看我在不在傢。那個阿姨正在地裡幹農活,於是飛快地跑到我傢查看端倪。(感恩  www.share4tw.com)由於怕我傢的狗,隻是遠遠看瞭一下,見我傢大門沒上鎖,就去向我媽報告說我應該在傢,因為門沒關。
  
  可我媽把“門沒關”誤會成瞭大門敞開瞭,立時大懼。心想,我獨自在傢時一般都反扣著院門的,怎麼會大打而開呢?於是乎,又一輪動員大會在我的左鄰右舍間火熱展開瞭。她不停地給這個打電話,給那個打電話,哀求大傢四處去找我,說肯定有壞人進我傢瞭,要不然大門咋沒關呢?還說我一個人在傢,住的地方又荒涼,多可怕啊。又說打瞭三遍電話都沒接,肯定有問題……很快,一傳十,十傳百,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一個人在傢出事瞭。
  
  小地方的人都是好心人,於是村民們扛著鐵鍁(怕我傢狗)一個接一個陸續往我傢趕,大力敲門,大呼小叫。把我叫出門後,又異口同聲責問我為什麼不接我媽的電話,為什麼整天敞著門不關……於是這一天裡,我傢的狗叫個不停,我也不停地跑進跑出,無數遍地對來人解釋為什麼為什麼,並無數遍地致歉和道謝。唉,午覺也沒睡成。
  
  可是,她忘瞭還有座機嗎?既然手機打瞭三遍沒人接,為啥不試試座機呢?再說我傢養的狗這麼兇,誰敢亂闖我傢?真是……
  
  【五】
  
  有這樣一個沒有安全感的母親,被她的神經質撼搖瞭一輩子心意——我覺得自己多多少少肯定也受瞭些影響,說不定在不知不覺間,早已成為一個同樣沒有安全感的偏執型人格障礙病患瞭。真倒黴。弄得丁點大的小意外都會惹人浮想聯翩,綿延千裡,直到形成重大事故為止。太可怕瞭。
  
  她沒有安全感,隨時都在擔心我的安危,是不是其實一直在為失去我而做準備?她知道總有一天會失去我的。她一生都心懷這樣的恐懼而生活著。並且悲傷和痛苦不時地積累,日漸沉重。每當她承受不瞭這樣的悲傷痛苦時,隻好藉由一點點偶然的際遇而全面爆發出來。她發泄似的面向全世界的人跺腳哭訴,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丟瞭。因為她的痛苦和不安如此強烈巨大,非得全世界的人一起來分擔不可。她是最任性的母親,又是最無奈的母親。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