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允許你笨十年_感恩勵志

  我隻允許你笨十年
  
  文/顧保祥
  
  自小我就是個笨拙的孩子。據父母講,我生下來不會哭,熬到幾日後才在父親的巴掌下“哇”的一聲叫出聲來:別人傢的孩子會走路瞭,我卻隻能沿著桌沿勉強走上幾步,然後跌倒在母親懷裡。
  
  我自小成瞭別人傢的比較對象。鄰傢的堂弟,比我小三個月,上學卻比我早,學的東西也比我多,每每聽到鄰傢的院落裡傳來堂弟均勻穩重的背誦唐詩的聲音時,父親的臉上老是擱不住,總是一摔門,將無盡的失望摔在有聲有色的世界裡。
  
  我不是塊上學的料,隻是一塊種地的料,父親對我下瞭這樣的結論。因此,我在上學的閑暇時光裡,便尾隨著父親,一聲不敢反抗地將禾苗種進夕陽裡,我也因 此養成默不作聲的習慣,漸漸地,這成瞭一種慣常,父親對我的高要求也不那麼強烈瞭,每次當我捧著非常低的成績單送到他的面前時,他總是笑一下子,然後將成 績單扔進風裡。
  
  我12歲那年的夏天,父親那晚喝瞭酒,回到傢裡便開始與母親吵架,吵來吵去的,焦點卻是我,父親去床上拽起瞭正在昏昏欲睡的我,擺得滿地的都是我考試不及格的分數,看得我有些心驚膽戰。
  
  父親不顧母親的勸阻,拉著我的胳膊,讓我低頭看分數,寫檢討。後來我才知道,父親去參加瞭一個朋友的宴會,宴會上有許多像我年紀大小的孩子,他們的表演刺痛瞭父親的神經,父親自此以後,下定決心要讓我堅強起來,讓我聰明起來,他不顧一切地實施著自己的所謂美好方法。
  
  他不再讓我下地,讓我沒日沒夜地看資料,溫習功課,他狂熱地邀請瞭幾位傢庭老師給我補課,不管我能否學得進去,在幾任老師均收不到效果的情況下,他下定決心自己要學習已經遺忘瞭幾十年的課本,他說他要教導我,不信我成不瞭才。
  
  母親說我不是學習的這塊料,你不要逼迫,母親又列舉瞭城市裡多少學子在父母的高壓下上吊的故事,她說到痛處,禁不住失聲痛哭。我推開瞭門,斬釘截鐵地對他們說道:不,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上吊。父親第一次正視我。
  
  緊張瞭一陣子後,一切均回歸一種有序狀態,但我卻突然間感覺到高壓政策下的一種潛力,原本對課本不感興趣的我,現在喜歡上瞭它,先前是父親在場時逢場作戲,直至後來變成瞭一種常態。
  
  我開始認真地分析自己與堂弟的區別:他天賦好,看一遍資料就可以記憶猶新,我呢,看幾遍才記下來。(感恩  www.share4tw.com)我想著,笨鳥隻能先飛啦。我拼命地補習自己十年時光裡遺落下來的知識,以至於初中畢業那年,我競然破天荒地與堂弟考入瞭同樣一所收費昂貴的學校。
  
  父親的高壓政策並沒有因此停止,每當學習成績下發時,他總是像個孩子似的跑到學校裡,拿起我的分數與堂弟的進行比較,但每次,他總是失望至極,抬起手來,好想將一記耳光賞給我。
  
  我因此吃盡瞭苦頭,晚上點著蠟頭看書已經是常事,雞叫頭遍時,父親便將我揪起床,我的書桌上擺滿瞭小學中學時的課本。父親給我的硬性規定,全部看完,一年時間裡。這對於我來說有些天方夜譚。
  
  但我卻做到瞭,一年時間裡,我幾乎讀遍瞭以前沒有弄懂的課本。雖然反應仍然不那麼靈敏,但畢競我回歸瞭一種正常狀態,我已經攀上班級的上遊,我甚至看到瞭燈塔在前方閃耀著。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一轉眼,我便考上瞭大學,踏上瞭異鄉的征途。
  
  接到瞭父親病危的消息時,我正在寬敞的辦公室裡接待外賓,馬不停蹄地往傢裡趕,到時卻見滿院的白花白佈,我跪在父親的靈前痛哭流涕。
  
  眼前又閃現出父親倔犟的面容,時光突然回轉到十年前的那個黃昏,父親喝醉瞭酒,一記耳光,將我的混沌初開打醒。
  
  收拾父親的遺物,看到瞭幾個日記本,裡面全是教育我的心得,在一本日記本的目錄上,我赫然看到瞭幾個大字:我隻允許你笨十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