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活著,就是對母親的愛_感恩勵志

  好好活著,就是對母親的愛
  
  許多年前的3月26日凌晨,一個年輕男子躺在瞭山海關的鐵軌上,一列呼嘯而來的火車碾壓過一個中國田園詩人的身體。那天,正好是他25歲的生日。
  
  這個男人,就是寫過《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海子。這個一生都匍匐在大地上,用飽含汁液的聲音,呼喚糧食和蔬菜的詩人,用這種殘酷的方式,瞭結瞭自己短暫的一生。
  
  然而,這個叫查海生的孩子,他在另一個世界不會知道,在他生日的那天早晨,母親已經在鄉下的炊煙中熬好瞭一鍋紅米粥,以這樣一種傳統的方式在為北京的兒子默默祝福。
  
  當冰冷的鐵軌上躺著一個血腥的軀體,一個母親的心,再也經不起碾壓。在生日那天結束自己的生命,也許,這是世界上最讓一個母親心碎的事情。當一個生命從母親的子宮奔出,這個生命,已經從母親的子宮上升到母親的心房裡紮根瞭。
  
  在那個雨水淅瀝的鄉村三月,海子的骨灰,被送到瞭母親居住的查灣村,就在門前三百多米的樹林下,壘起一座土墳。
  
  從此,母親的視線,一天都沒有離開過兒子的土墳。陪同兒子入眠的,是母親的靈魂。在二十一年鄉下的風雨聲裡,母親哭她的兒子“海生”,哭瞎瞭雙眼。“海生”是母親在經久的歲月裡,一直在她唇間不停呼喚的乳名。
  
  海生十五歲時,考上瞭北京大學。整個村子沸騰瞭,一個縣城也轟動瞭。母親飛快地邁動小腳,挨傢挨戶發送她深夜蒸好的白糕。這個兒子畢業後,在北京成瞭一個詩人。第一次去北京看兒子,面對兒子留那麼長的頭發,母親笑咪咪的說:“海生,去剪瞭吧!”母親走的那一天,這個貧困的詩人找人借瞭三百元錢,執意塞進瞭母親的包裡。母親的那個包,裝瞭傢裡的五十個雞蛋,她在鄉下為兒子養著一群小雞。經過幾天幾夜的顛簸,到瞭北京,居然一個也沒有破。母親一直把裝滿雞蛋的佈包摟在懷裡,因為她相信,兒子每吃下一個雞蛋,那個叫著詩人的兒子,他蒼白的臉色就會多一絲紅潤。
  
  兒子塞給她的那三百元錢,聽說,至今還在八十多歲的母親的懷裡掖著。母親說,等她去世以後,用兒子的這三百元錢送她上路就夠瞭。
  
  孩子自殺後,很多人驚呼,這是一顆詩壇彗星的隕落。有人贊嘆他的詩是驚雷。(感恩  www.share4tw.com)然而,在母親的眼裡,根本就沒有慧星,隻有連著她心房的一個生命。更沒有驚雷的聲音在母親的耳畔響起,隻有一個孩子在母親夢囈裡的啼哭。
  
  一個國傢,可以沒有詩人。而一個母親,根本不能失去孩子。海子,他把最疼痛的一首詩,沒有寫進他頌歌的土地裡,卻嵌進瞭一個母親疼痛的血液裡、心房中。
  
  所以,我總覺得,在春天來懷念這樣一個詩人,其實對母親來說,更是一種剜肉剔骨的殘酷。浩瀚無際的天空,它對於廣袤無垠的大地,如何表達深沉的愛意與溫柔的呢喃,我認為,那是密集的、輕盈的雨水和雨絲。那麼,一個孩子對於母親,如何表達最深的愛呢?
  
  我想,答案隻有一個,好好活著,就是對母親的愛,再沒有一個健康美好的生命,讓孕育瞭生命的母親更幸福的瞭。
  
  我認識一個朋友,當鄉下的母親每一次來到縣城裡,他都會謝絕所有的應酬,回到傢與母親坐在小桌旁一同吃飯。他告訴我,長大以後,母親這麼多年隻輕輕靠在他肩上一次。那是他陪母親第一次上電梯,母親感到手足無措又微微眩暈的時候,忍不住把頭靠在瞭兒子的肩上。那一次,他一下湧出淚水,滴落在母親花白的頭發上。
  
  朋友說,他頭上的第一根白發,是母親發現的。他睡眠不好引起的眼袋,是母親看見的。總有一天,他會和母親在路口松開這一輩子的手。那麼再和母親有限的時光裡,就是要好好陪著母親,好好生活著,讓母親感受到他的幸福而幸福。
  
  所以,他說,在生命裡,寫給母親最好的一首詩,依然是:母親,我好好活著,就是愛您……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