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父母的我們,是一群失憶的人_感恩勵志

  遠離父母的我們,是一群失憶的人
  
  文/關東野客
  
  25歲,80後,一個東北人在北京,在這裡生活三年,卻始終像一個局外人,旁觀這座城市,似乎並沒有融入這座城市,這裡的感覺,快速、緊張、欺騙、擁堵、還有漫天的灰蒙,那並不是霧氣,是比較大的浮沉顆粒而已,通常,一整天都難以見到太陽,我在這裡,生活瞭三年。此時,卻愈加的想念一千三百公裡之外的故鄉。
  
  曾幾何時,也曾希望過,農夫、山泉、有點田,這樣的生活,後來發現,我並沒有農業本領,雖是農村出身,卻也丟瞭這技能,可能真的種田時,連草和苗都分不清,後來知道“理想”這個詞,雖並不清楚,自己的理想究竟什麼樣子,但隻知道,理想都在遠方,所以,毅然決然的選擇北上,整個80後的青年人,似乎都認為隻有離開故土,才能成功,然後,離開故鄉,尋找理想,但這個距離似乎太過遙遠,在還沒看清理想樣子時,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似乎丟瞭些什麼。
  
  從生活瞭二十幾年的故鄉,突然離開,似乎不舍和牽掛,並沒有我想象中來的強烈,可隨著時間的增加,曾經認為自己不會想念故鄉,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改變瞭,如同北京的冬天,漸冷入骨,溫度一點點的透入衣服、皮膚、血液、最後深入骨髓,似乎經常的會想起故鄉,在飯店裡吃的某一道菜,或是電視裡,提到東北的點點滴滴,都會讓我駐足停留,幾日前的感恩節,提到最多的是“失陪一族”我有些啞然,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間竟也成瞭,媒體話題中的一員,想起此事時,卻也發現,自己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失陪族。
  
  在北京三年,回傢的次數,竟沒超過四次,雖然有網絡可以溝通,但卻少瞭坐在傢裡的熟悉和安穩,每次回傢的時候,必是春節,經歷一場戰爭一樣的春運,到傢後,我媽必然歡喜的很,買菜、買肉、買魚。我也跟著去,我爸雖並未說什麼,卻也是總是,想著給我買兒時最愛吃的罐頭,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讓我記得起生活的味道,吃飯的時候,舌尖上的味蕾,似乎想留住嘴裡的味道,就是因為太熟悉,下一次吃到的時又太久遠,所以,我媽希望我多吃,而我想慢慢吃,雖然很好吃。
  
  曾經在腦子裡算過,假設我的父母能活到100歲,我平均每兩周,回老傢看他們一次,一共能看到1272次。對於漂泊在外的人,這個數字會更少。如果我一年回去一次,卻隻有53次,這似乎讓我難以接受,所以,無論以後夢想和理想什麼樣子,要麼把父母接到身邊,要麼買瞭票,回傢。無論在異鄉的城市為瞭理想付出多少,回到父母身邊才是最終的選擇。
  
  我一直認為,遠離故土的人,並不是在他鄉生活,而僅僅是活著,隻有當你踏上故鄉的土地時,這裡的氣息、溫度、以及你熟悉的一切才會瞬間進入你的大腦,才會讓你覺得,自己真實的存在,這裡有你熟悉的人,和你的童年,以及你的一切,就像失憶的人,突然記起所有往事,每一次回到傢的時候,都經歷這樣的感覺,奇妙且傷感,而離開父母的我們,僅僅是一群失憶的人,早已忘瞭生活的本質。
  
  現在有太多的人遠離故土,卻又不知道如何彌補親人,認為隻有在春節的時候,把對傢裡父母的關切和熱情,都一起釋放,買最好的禮品,最好的補品,最好的衣服,似乎隻有這樣才讓心裡好受一點,在城市的時候,每天為工作而辛苦,可能願意跑半條街替領導買一杯咖啡,肯為自己的部門經理,親自送一次報紙,卻沒有更多的時間,呆在父母的身邊,做一次飯,或是買一次菜,當我們在網絡裡遇見熟人或者志趣相投的人,(感恩  www.share4tw.com)可以花大把的時間泡在網上,卻很少顧及到身後的親人,如今社會裡的人,清楚的知道,親人就像長在大樹上的枝杈,無論多久相見,都是根深蒂固的親人,在自己的淺思維裡,認為並不需要維持什麼,甚至認為,父母以及親人對自己的付出,就是理所當然的。
  
  當更多的人,是為瞭自己的利益,而對別人好,久而久之,就會形成社會的特定風氣,人際關系就會異化,領導甚至都可以暫時放在其次,首當其沖的是現階段對自己,最有用處的人,隻要認為這個人有用,就會想盡辦法對他好,逢年過節,對於親人的祝福短信,大多是群發轉發,真正有幾人會親自編寫,絕大多數人,會選擇對自己最有用的人,精心構思,時間久瞭,社會關系,就會形成一個圓圈,你如何對待別人,別人就會如何對待你,更多的人會想爹親娘親,都不如對自己有用之人親。
  
  這些現象,是我在北京三年,遇見最多的,所以,我一直固執的相信自己內心的想法,在這個喧囂的城市,讓自己坦然勇敢的活著,把最柔軟的東西,放在心底,靜謐生長。我相信他們都是善良的,為瞭理想,有時候必須妥協一些什麼。我想他們都是那群失憶的人,遠離故土太久,遠離父母太久,走的遠瞭,慢慢的丟瞭自己,我相信隻要他們回到故鄉,站在故鄉的土地,站在父母面前,那個原本真實善良的自己,一定會重新回來。
  
  無論我們為瞭什麼理由出發,都不該在行走的時候,忘記出發的地點,或許我們在旅途中看到過許多我們未曾見過的景物,但我們應該,找一個時間,打一個電話,放下所有事情,奔赴故鄉,無論多遠,隻要心裡有牽掛,僅僅是一步之遙。
  
  當所有的思念隻能在照片裡尋找的時候,即便站在傢鄉的土地上,剩下的也隻能是長久的惆悵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