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還是很愛她_感恩勵志

  我想我還是很愛她
  
  昨天母親節,打電話回傢。她正在伺弄她的新寵——蔬果農場。“我和你爸在弄那個小農場呢,你吃飯瞭吧,沒吃就快去吃吧。沒事我掛瞭啊!”本來還想和她聊兩句,被她草草兩句話就把所有的話憋回去瞭。
  
  看著電話,一個人發愣。好像,從來我對她來說就不是很重要,好像從來如此。以前打電話回傢要是她在打牌,就會用更加精簡的話來打發我的電話。去前年我告訴她玩QQ農場後,一發不可收,天天霸站著電腦偷菜種菜,現在終於把QQ農場的熱情轉移瞭,因為在外婆傢附近弄瞭一小快地,終於有機會把她癡迷的QQ農場搬到現實生活裡來瞭,自然,熱情又都到瞭那上面。
  
  以前還在他們身邊的時候,不論下多大的雨,她從來就未曾給我送過傘。南方的雨季,有時候,一場雨來的沒有一點由來,說下就這麼突然的降場雨。有的時候,剛好撞上放學的時間點,要是知道父親不在傢,那麼即使再大的雨,我也一定不會等,因為我清楚,我非常清楚,她是不會給我來送傘的。記得有次,周末的時候去上書法課。剛好下課前十幾分鐘就突然下起瞭暴雨。因為那天父親加班,我知道不會有人來送傘,就沖進瞭雨裡。等我頂著瓢潑大雨回到傢裡的時候,她睡著瞭。全然不知外面在下大雨。我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黑著臉敲門,把她敲醒。看見我淋成瞭一個水人,她一臉驚訝的說:“耶??下雨瞭?!”我當然就氣得隻想暈過去。沒好氣的狠狠回瞭一句“沒看見全淋濕瞭!?”“那你快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吧!”我當時心想,我就不換,讓我幾天後就這樣病死好瞭。
  
  但是若是父親在傢,我是全然不會有氣的。一如我非常清楚她不會來送傘一樣,我亦非常肯定,父親肯定會來救我於水中!當然,我還是不會對她有好臉色看。
  
  小的時候,她對我的管教也極為嚴厲。小學的時候,考試的成績必須是前三名。要是班裡有同學什麼語文數學什麼的都考瞭百分,我沒有那麼多滿分,或者成績不在前三名,回傢就一定有一頓好果子吃。至於是“竹筍炒肉”還是餓上一兩頓飯關在房裡反省就看她的心情瞭。
  
  小學未搬傢之前,我傢和學校住的非常近。那所小學沒有圍墻,我傢到學校的距離隻有幾步之遙。而最為致命的是,當時教我的很多老師也是她當年的老師!而且她還和那些老師關系特別好!所以,我得到老師的“特別關照”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記得有次,是一個夏天的下午,沒有任何來由,沒有任何準備,正在玩的好好的我,突然被數學老師抓壯丁一樣抓去考什麼奧數。數學一向不是我的強項,我自然是不去。死活不去,因為自己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我丫的就不是搞數學的料。我到現在都沒想清,當時到底是那個老師發現有人臨陣逃跑沒人把我抓去頂個人數還是怎麼回事,就是堅持要我去。我和老師僵持著的時候,她從傢裡走瞭出來。也做起瞭老師的說客,“你就去考下啊,就當是做題做作業好瞭。考好瞭沒考好又沒人怪你,我又不會打你。怕什麼你?”我當時死活不去,一是因為知道自己數學不行,肯定過不瞭,二也是怕她打。連平時一個沒留神沒考好都會遭到一頓“竹筍炒肉”的我,怎麼可能會去冒這樣的險,要知道,她打我的我武器並不是普通的竹棍,而是那種細細的竹竿,下面一大節劈成條狀,上面卻沒分開,打一下夾一下肉。一頓打下來,要命的!但是有瞭她這句話,又賴不過老師的勸,就去瞭。
  
  結果很快成績就出來瞭。考瞭個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瞭最低分,三十多。成績出來的那天我還並不知道。還天真的以為就和她說的那樣,就當是去做作業,自然也就沒放在心上。等著我下午玩的興高采烈的回傢去的時候,發現氣氛很不對(在她的管教下,我以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小的年紀就已經熟練的掌握瞭察言觀色這一項技術)。(感恩  www.share4tw.com)還沒等我做出任何反映,馬上就聽到她一聲大喝“你給我跪下!”我嚇得兩腿一軟,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跪瞭下去。然後就聽到父親一聲嘆息“你太不爭氣瞭”後就走瞭出去。我立刻就明白,等著我的,又是一場腥風血雨。果然,她一邊打一邊罵,在她的罵聲和我淒慘的哭聲中,我終於明白,是我被騙瞭,她並不沒有不在乎那上面所謂的“做作業”,因為“作業”的成績很難看!
  
  每次被打完後的晚上,我就開始失眠。那時候年紀還太小,不是因為什麼心事而失眠,而是身體實在太痛。每次一被打,雙腿幾乎就可以用血肉模糊來形容。一雙腿,從上到下,佈滿那特制竹編留下的鞭痕,一大半的鞭痕滲出血。被打後連哭都不敢大聲哭,因為隻會讓我被打得更厲害,讓她下手更重。所以隻能到晚上抱著一雙傷痕累累的腿一邊掉眼淚一邊齜牙咧嘴的忍著疼痛。
  
  就這樣,在默默之中習慣忍受所有的疼痛,然後逐漸長大。到瞭高考填志願的時候,毅然決然的選擇瞭遠離傢的城市。隻是很簡單以為,遠離瞭她,就不會再有疼痛。
  
  大學後,每次還沒到放假的時間,她就不停的發短信打電話來問放假的時間,想要吃什麼。我空間裡有新寫的任何心情,發的任何日志,一有任何顯示我心情不好過的不好的文字出現,她總是會在一樓出現,永遠都是那句“寶貝,不管……”看到這些,心底總是不可壓制的泛起一絲絲暖意,尤其是在看過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算計爭名奪利之後。
  
  前不久五一,很早就說五一回去過。她還是這樣子,很早就開始不停的發短信反復確認我回傢的時間,問我想吃什麼。我就隨口說瞭句“煮點麻辣豆腐吧”。結果晚上一回到傢,她就馬上端出一碗來,那碗是傢裡最大的碗。然後又在廚房裡忙開瞭,乒乒乓乓後幫我弄瞭頓晚飯,都是我喜歡吃的。感動就在一刻,來的那麼強烈。
  
  回傢後的第二天,她說:“昨晚都不知道怎麼搞的,昨晚一晚都睡不著。估計是因為你回來瞭,興奮著瞭。”我心裡小小的竊喜瞭一陣。不知道是因為我現在開始一年到頭沒幾天待著傢裡的原因,還是因為她現在的年紀越來越大的原因,越來越喜歡和我嘮叨各種傢長裡短。我一回傢就和我嘮嗑,聊傢常,說心裡話。而我,在時光的打磨下,在看過瞭越來越多的人情冷暖後,居然一點都不反感她的囉嗦,她的嘮叨。甚至還會幫她出謀劃策。
  
  今天又打瞭個電話回傢,聽到電話那頭她的聲音一副沙啞的樣子,我竟然斥責起她來,就像小的時候她呵責我一樣,“這麼大的人瞭,怎麼還不知道照顧自己?!吃藥瞭沒有?你肯定又以為舍不得沒去看醫生吧,昨天和你打電話沒說幾句還沒讓我聽出來,今天就嚴重瞭吧!現在才開始,趕緊去看醫生,趁早趕緊治!”說完,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昨天,她是為瞭掩飾自己感冒。
  
  突然潸然淚下,我想,不管曾經如何,但她始終是這個世界上在乎我在乎那麼多的人。我想,我還是很愛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