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父親二三事

  我與父親二三事

文/田埂上的夢

很早就想寫寫關於我和爸爸的故事,來記錄兩個男人共同走過的時光。但是,之前一直覺得男孩子寫這些東西太矯情,所以每每提筆到最後都無疾而終。這次回傢看到意外受傷的爸爸還故作輕松地安慰我說沒事,還有老爸日益花白的頭發,我頓時百感交集,就想回憶回憶我們走過的路。

一直都覺得“父親”這個詞比“爸爸”更厚重,所以題目就是這個樣子。但是,爸爸叫起來似乎更親切,文章中就寫作“爸爸”。總體來說,爸爸是一個嚴肅、幹練、精明、略帶強勢的硬漢形象。當然,每個硬漢都有柔情的一面,爸爸也不例外。生活一直波瀾不驚,我和爸爸的關系沒有過於尖銳的矛盾,也始終沒有打破代溝的界限。但是,兩個男人一起走過二十餘年,必定各自都有自己所珍藏的時光,在這裡我想講講我珍視的其中的二三事。

十歲生日禮物
  
在童年的時光裡,爸爸一直是以嚴父的形象來充當故事的“配角”,不過他對故事的走向起到瞭關鍵的作用。小時候,在平時的日常生活學習中媽媽會管我多一點,但是媽媽的威嚴震懾地帶總是有盲區的。每當媽媽的威嚴不足以壓住我時,爸爸會在恰當的時候站出來。每當這時,隻要他瞪著我,我就會怏怏的消停下來。長此以往,我明白瞭一點,適時的威嚴比長期的“壓迫”更有效。我始終不清楚爸爸的氣場為什麼這麼強大,不僅僅是我,我們村子裡的小孩子到我傢,見到我爸爸在傢都會收斂很多。我以為爸爸的這種“黑面神”的形象會貫穿我的整個童年時光,但是在我十歲生日的那天我看到瞭另一面的他。孩子的十歲生日在我們那邊是很重視的,但是我們傢條件不允許為孩子那麼隆重的慶生。那天早上,媽媽就一直琢磨著怎樣做點與平時不一樣的飯菜來簡單慶祝我的十歲生日,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正好那天爸爸到縣城去辦事,他就帶我跟著他去瞭縣城,一路上始終是兩個沉默的男人,沒有人想過要打破這樣的局面。一路無言到瞭車站,正好有一賣小玩具的地攤,我就一直盯著那些沒見過的小玩意。但是打我記事起,爸爸似乎沒有給我買個一個生日禮物。這次爸爸主動上前問我想要什麼,我那時激動得上前把所有的玩具都擺弄一遍,最後挑瞭一個“石灰人(橡皮裡面包裹著石灰可以捏不同的造型)”,後來爸爸還陪我一起捏不同形狀的人,當時的場景我到現在還能在我腦海中清晰的呈現。不過,後來事實證明我的選擇是錯誤的,因為“石灰人”的壽命不到三個小時,它被我捏爆掉瞭。不過那次生日讓爸爸的形象在我的印象中有瞭慈父的雛形。

父、子、籃球

在初中之前,爸爸媽媽一直是在傢的,後來我到瞭初中,由於要承擔我和兩個姐姐的不菲的學費,媽媽不得不外出打工。這個爸爸就下瞭一個難題,在傢裡他又要有爹的威信,又要有媽的細心關懷。不僅要照顧我的生活,還要考慮處在青春期、叛逆期的我的心理生理變化。我始終覺得孩子的青春期在老爸老媽的共同陪伴下會好些,這樣不僅會減輕父母的負擔,也會讓孩子健康的成長。說實話在這三年裡,爸爸確實轉變瞭很多,所以我也漸漸的樂意向爸爸提出一些小小的請求。還記得那次周末學校放假,就我和爸爸兩個人在傢,那時候我剛剛學會瞭打籃球,迫不及待的想打給爸爸看看。於是,我竟然邀請從沒打過球的爸爸去陪我打球,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因為我知道肯定會被拒絕的。(感恩  www.share4tw.com)沒想到的是爸爸竟然一口答應瞭,而且是雷厲風行的辦事節奏,騎摩托車載我到學校籃球場。現在我已經忘記瞭打球時的糗樣,但是我記得爸爸載著抱著籃球自豪的我回傢的場景,那時候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我的鼻子聞到瞭頭頂的新鮮空氣。這是我記憶中,老爸和我一起參加的唯一體育活動,這次籃球活動,拉近瞭我和爸爸的距離,也弱化瞭父親在我心中不解風情的形象。其實,每一個威嚴的爸爸都有柔情的一面,隻是孩子自己沒有真正的去理解父親、解讀父親。要知道父親會盡自己的力量去滿足孩子提出的一切合理要求,即使在他不擅長的方面。

兩次意外事故

之前由於經歷瞭兩位親人的意外車禍死亡,我很害怕類似這樣的意外事故再次發生,尤其是對愛喝酒的爸爸擔心更多。還是初中那段時間,一天晚上,我和二姐在傢,二伯把滿身是傷的爸爸送回來,我頓時嚇壞瞭。後來得知爸爸出瞭小車禍,我一邊看著爸爸血淋淋的傷口,一邊哭著問爸爸要不要上醫院看看。爸爸卻故作輕松的說:“沒事,都是皮外傷,過兩天就好啦。”我傻乎乎的信以為真,然後爸爸就這樣忍著。後來第二天姑媽堅持要帶爸爸上醫院,爸爸拗不過就去做瞭檢查,檢查發現爸爸的腳踝骨裂,需要長時間調養,最好打上石膏。爸爸一聽這話就急瞭,他說:“打什麼石膏,過半個月就好啦,再說啦,農忙就要來瞭哪來時間。”後來在爸爸的堅持下,在傢自己調養。後來,農忙如期而至,但是爸爸的腳沒有完全好,走路還是有點跛,更不用說挑重擔走山路。但是,由於媽媽不在傢,農務全靠爸爸,所以爸爸顧不上這些,堅持帶傷工作。那時候我每次跟在爸爸後面看著他一瘸一拐的把上百斤的作物挑回傢,那種想幫忙卻幫不上的無助真的讓我很難受,我更擔心爸爸的腳上會留下後遺癥。後來幸運的是爸爸的傷恢復的很好,隻是爸爸這樣為瞭生計不愛惜自己的做法讓我很內疚,每次想到這裡就忍不住鼻酸。還有這次國慶節回傢,才知道爸爸前兩個月把腰摔傷瞭,他為瞭不讓我擔心一直沒告訴我,也不讓媽媽和姐姐告訴我。這次,我看到爸爸頭發白的更多啦,也憔悴瞭許多,我心裡真的不好受,那晚我躲在被子裡哭瞭。真的,經歷瞭親人的離去就知道瞭痛,我不想再失去我摯愛的親人,願你們平安!這次,我也好好的反思瞭一下,爸爸那個年代到我這個年紀差不多能獨當一面瞭,而我們這個年代的孩子卻還在父母的庇護下一直幼稚。其實,我們也該為父母想想。爸爸什麼痛都能忍,隻要能讓傢人安心,這是爸爸的硬漢形象,我是他永遠的粉絲。

我和爸爸還有很多故事,並且兩個男人的故事還在繼續上演。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