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難忘的悲情_感恩勵志

  永生難忘的悲情
  
  父親重病住院,我真的很難想象,50多歲的母親,每天拿飯盒去看人傢臉色賒粥時是一種什麼情形……
  
  【一】
  
  在縣城醫院一張粗陋的病床上,父親死死的攥著我的手。“大峰,我是最能挺的人,可我實在受不瞭,讓我起來,疼!啊,嗚……”.我克制自己不和他說話,用力的按著他。醫生輕躡的走進來,換上新的藥水,臨走時囑咐:“千萬不能讓病人動,會增加他的顱內出血量,看好脈搏器”.“好的”我答到。父親又動瞭,我費力的摁住他的肩膀。
  
  門又開瞭,是弟弟。“大哥,媽剛回來,讓你出去說話,我來看著”.我一臉疑惑的推門出去。
  
  母親在走廊盡頭的窗戶那站著,我一邊走一邊註視著她。她瘦瞭很多。路燈透過窗戶照進來,使她現得有些佝僂。是啊,和父親一起下崗後,每天她都和父親騎著摩托帶著大筐去三四十裡外的河邊上魚,回來還要在市場蹲著賣一天,折騰的。此刻,心裡不清楚是一種什麼滋味。
  
  “媽,什麼事啊?”“大峰,你今天這麼忙著回來沒耽誤你實習吧,本來不想告訴你,可你爸那樣,我怕……還好現在多少穩定瞭,你實習怎麼樣……”我猜到瞭,她繞著彎子說來說去是想到瞭我的學費。我估計她剛才是出去借錢瞭。“媽,說這些幹啥,我爸這樣我晚些回學校,留下護理他”.說完轉身我就向病房走去,可我感到瞭,母親在我後面哭瞭。
  
  第二天母親又消失瞭一整天。晚上回來才知道她去瞭一個鄉下的親屬傢,挪來瞭兩千元錢。“說什麼也不能讓你爸斷藥啊!”我看到她說這話時執著甚至略帶些孩童氣的表情,心裡又湧起瞭一種不清楚的滋味。
  
  父親的藥費轉眼就把這兩千元預付光瞭。父親隻能吃流食,於是母親就去醫院附近的小吃和粥鋪給父親賒粥,至於我們娘仨就是嚼方便面就著饅頭(提前買的)。
  
  我真的很難想象得到,一個50多歲的女人,每天拿著飯盒去看人傢的臉色賒粥時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每天母親捧著飯盒回來,我的眼淚總是忍不住要下來,真的忍不住。可這樣也沒熬過多久,終於有一天母親拎著空飯盒回來瞭,誰能容忍的瞭幹賒不還的主呢?我們的“幹糧”也要斷瞭。母親呆呆的坐在那看著深睡的父親。外面下起瞭雪,我和母親都默默無語。
  
  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充斥著我。在紛紛揚揚的大雪裡一個人走著。腦子裡湧現瞭很多對這個世道古怪的念頭。天漸漸黑瞭下來,不知不覺又走回瞭醫院。打開病房的門,父親還在睡,母親也倚在椅子上睡著瞭,手裡還拿著一個湯勺。在病桌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黑米粥……“媽,你到床上睡,你又賒來粥瞭?”母親卻起身出去瞭,沒有回答我。
  
  以後每天父親又恢復瞭流食,我們也有瞭新的“幹糧”.我總是追問母親從哪裡賒來的還是又借到瞭錢,她總是不說話。
  
  一天下午,我正在給父親按摩癱瘓的身子,母親在一邊洗著被單。一個護士推門進來。沖著母親說:“大姐,你來一趟”.母親緊忙就出去瞭,她手上有水,出去時門沒關緊。護士的話音從樓道裡傳進來–“大姐,一個患者肝癌晚期,傢裡有的是錢,就是要輸血多保幾天命,上次你輸完瞭讓我有這事再通知你,這次你的血型也正好……”聽到這話的一刻,我愣住瞭,猛然間好象明白瞭什麼,淚水一下噴出來,瘋一樣跑出去。“媽!你幹什麼–!”
  
  可樓道裡空空的,已經沒有一個人影瞭。
  
  【二】
  
  我所在的高校離傢裡就40多分鐘的路程,父親好多瞭,能回傢裡護養,我就回到瞭學校。我開始拼命的打工找活攢學費–傢教、刷碗、掏下水道、蹬三輪車送貨……轉眼幾個月過去瞭,我硬是積存瞭1000多元錢。在這期間母親給我打過很多次電話,說要給我寄夥食費或讓我回傢取,當然我拒絕瞭,我知道她根本就拿不出來。
  
  這1000多元除瞭償還平時的夥食債務,剩下540元,我決定回趟傢,看望父親。
  
  從縣火車站到傢沒多遠,隔著一個貨場,我決定走捷徑,從貨場穿過去。可這一決定卻讓我記下瞭這一生都會讓我垂淚的一幕。
  
  貨場裡有一條砂石路,幾盞昏暗的燈立在路旁的亂草裡,借著燈光我小心的走過去。這時突然從草叢裡傳出聲音:“大峰,回來瞭啊”.啊!竟然是母親的聲音。尋聲看去,我看到瞭這樣一幕:母親在路邊的一個大坑裡平趴著,身下隱隱約約壓著一個大袋子,不知裝瞭什麼撐的滿滿的,腳下一個缺口的大撮子,手上一把支棱八翹的破笤帚。
  
  “媽,你在這–這是幹什麼?”
  
  “我來掃煤,這貨場裝車卸車的掉煤渣,可這裡管的嚴,不讓隨便進來掃,上次就沒收我一回瞭,剛才我看到管理員出來檢查,來不及跑,就藏在這瞭。你快先回傢,看!他們過來瞭!”母親挪瞭挪身子,把頭深深的掩在瞭草叢裡。
  
  我沒有走,我走不動,我的眼淚把我定定的粘在瞭原地。幾個手電筒從我身邊晃過去。母親躲過去瞭,這時隻見她一縱身就起來,背起袋子就向邊上的柵欄跑去。
  
  我傻瞭,這是我母親嗎!一張煤黑的臉,瘦得幹癟的身影,在亂草裡深一腳,淺一腳……那佝僂的身影和那重重的大袋子在我模糊的視線裡閃現,我徹底崩潰瞭,死命跑過去,帶著哭音,“媽,我幫你–”
  
  “不用,這活兒埋汰……”回到傢裡我已泣不成聲,膝蓋和母親的大袋子也一起落瞭下來,我緊緊的抱住她……
  
  媽–!
  
  【三】
  
  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已經有瞭安定的工作。可這一切將使我的一生永遠在淚水裡度過,我的世界將永遠被浸泡,心靈不時的抽泣。
  
  年底回傢一定還要給母親磕上三個響頭,為她的墳塋填上幾把厚厚重重的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