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的母親,你是最富有的_感恩勵志

  拾荒的母親,你是最富有的
  
  我傢最富有的時候,是母親出外拾荒的那五年。
  
  1999年秋,父親猝然離世,傢裡的重擔落在母親一個人的肩膀上。母親簡單地料理完父親的喪事後,沒幾日,我接到河南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記得我上學的前天晚上,母親一夜沒合眼,第二天,給我湊足四千塊錢學費。我接過錢,沒敢瞅母親一眼,勾著頭,囁嚅著說:“娘……你……”。母親說:“傢裡的事情你甭操心,有娘在呢,隻管把書念好,畢業瞭找份工作,有個窩兒,成個傢,娘就安心瞭。”
  
  母親去瞭亳州拾荒。
  
  大一那年暑假,我去瞭趟亳州。母親住在一間簡易房裡,泥土壘的磚墻,石棉瓦鋪的房頂,四面透光。一輛褪瞭顏色的腳蹬拉車,橫靠在屋門左側,右側堆積著還沒來得及賣掉的五顏六色的破爛。走進屋,一張木床占據瞭大半空間。木床一頭,蹲著一口鐵桶糊的鍋灶,旁邊的墻壁上留有一個半尺見方的窟窿,裡面放著碗、筷子以及油鹽醬醋瓶。“娘,你咋住在這個地方?”“傻孩子,娘住這房子咋啦?一個月才30塊錢,在外講啥,能有個睡的地方就不錯瞭。”光天化日之下,我學著母親,目光遊弋在路邊的站臺、垃圾桶及人群聚集的地方。我彎腰撿易拉罐,抬頭的瞬間,我的臉灼人地燙——大學裡同系的一位女孩無意間發現瞭我。母親看瞭看女孩,瞅瞭瞅我,似乎察覺到我的窘相,忙用身體遮擋女孩的目光。
  
  女孩躲過母親的身體,好奇地和我搭訕:“你怎麼在這兒呀?她,她是……”我語塞:“我……我……”
  
  母親趕快打圓場,微笑說:“姑娘,他在做好事呢,我和他剛認識不久。”女孩“哦”瞭一聲:“原來是這樣呀。”
  
  我承受不瞭母親為我編造的美麗的謊言,直言不諱對女孩說:“不,她是我娘!出來拾荒一年瞭。”
  
  母親帶我轉悠幾條街,便把拉車停在一傢小區的門前,讓我守候。
  
  母親提一隻蛇皮袋,一手攥把鐮刀,伸頭向小區張望一下,便走瞭進去。母親來到樓下的垃圾池邊,費力跳進去,然後用鐮刀撥弄、扒拉臭氣熏天的垃圾。半個時辰後,母親滿臉堆笑向我走來。這時,一名保安倏地截住母親的去路。保安歪著嘴巴,叼根煙,蠻不講理地說:“把你袋子裡的東西倒出來!”母親嚇得半彎著腰,抬頭仰視保安,迎笑道:“這是……我……我撿的。”
  
  保安面部猙獰,朝地上唾瞭一口痰,瞪母親一眼,怒吼:“我們小區裡的破爛有專人撿,懂嗎?鄉巴佬!”保安一把搶過母親的蛇皮袋子,拎住袋子的底角,往上猛提,再使勁左右搖晃,袋子裡的破爛呼啦啦淌瞭一地。(感恩  www.share4tw.com)母親眼巴巴看著自己辛苦撿來的寶貝,被保安倒瞭一地,一步三回頭離開瞭小區。
  
  回到租住的地方,母親似乎忘記剛才委屈的一幕。我心情沉重地說:“娘,你經常碰到這種事情嗎?”母親笑著說:“出門在外就這樣,哪有事事順心哩?什麼人的臉色都得看,不過還是好人多呢。”
  
  我深信母親的話。
  
  這天,我和母親起得很早,每人吃瞭一個饃,喝一碗稀飯就出發瞭。巧瞭,有一戶搬遷人傢讓我們幫他收拾清理出來的垃圾。我和母親撿得滿頭大汗,瓶子罐子紙箱子叮叮咣咣的堆滿一拉車。陽光下,母親伸出三個手指頭向我示意,我知道母親的意思——今天可以確保30塊錢收入。我隻顧賣力往前蹬車,母親突然喊住我說:“停!”
  
  哦,原來到瞭橫在馬路上的一道斜坡前。母親把我替換下來,弓著脊梁往前蹬,我在車後用力推。當拉車即將越過一個斜坡時,著瞭魔似的不動瞭,我不敢掉以輕心,稍有意外,可能造成翻車的危險。
  
  我和母親與車僵持一分多鐘,這時拉車後面突然出現一位中年人。中年人弓著腰,口中喊著“一、二、三,使勁”,在中年人的幫助下,拉車終於越過瞭斜坡。我和母親慌著給中年人道謝。中年人緊緊握住母親臟兮兮的手說:“不用謝,大姐,你是最富有的。”中年人又拍瞭拍我的肩膀說:“小夥子,你是好樣的。”中年人跟我和母親擺擺手,回頭進瞭寶馬車……
  
  大學畢業那年,我有瞭女朋友,女朋友是我第一次幫母親拾荒時發現我的那位女孩。一年後,我被免試進入一傢大型企業做項目主管,這傢企業的老總是當年幫母親推車的那位中年人。母親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激動得放下手中的瓶子,感嘆說:“出來拾荒這幾年,總算熬出頭瞭。”
  
  夕陽餘暉下,母親核桃殼似的臉上,淚水肆意流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