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你是我一生的感動_感恩勵志

  母親,你是我一生的感動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每當我想起孟郊的這首贊頌母愛的詩歌時,淚花一下子滑落到我的衣衫上,我不禁想起我的母親。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父親患病將近十年瞭,傢裡被父親拖累得幾乎傾傢蕩產,為瞭生計,母親狠下心來,給遠在遼寧的叔父打瞭電話,央求叔父給弟弟在那邊找一份打工的差事。
  
  叔父明白母親的心,那年過瞭春節,弟弟走瞭,傢裡隻有母親、妻子和患病的父親。
  
  那時我在傢鄉中學任教,因為帶著畢業班,甚至雙休日也難得回傢一趟。弟弟走後,傢裡十三四畝土地的耕種收獲,全落在母親身上。
  
  我傢地處封閉的山村,雖然拖拉機把田地推得平平的,可是村子裡那些死腦筋的上一輩村民,隨意亂占道路,當推土機要拓寬道路時,他們舍不得自己的土地,攆走瞭推土機。
  
  直到現在,通往田地的道路極窄又陡,大部分道路連三輪車也過不去,更不用提通過收割機,在傢鄉收獲莊稼簡直比登山還難。
  
  記得一年夏收,那天將近傍晚,南邊的天空黑壓壓的,眼看就要一場大雨將至,我顧不瞭什麼,當即跨上摩托回到傢。母親和妻子正在壘麥垛,在我面前一個很大的麥垛正在壘著,妻子在下面用鐵叉就麥個子,年過半百的母親在上面不停地壘呀壘。
  
  借著屋外一點微弱的燈光,我沖著母親喊:“媽,上面高,小心!”母親說沒事,我接過妻子手中的鐵叉,一個個麥個子被我拋向空中,落到母親手裡,一會兒我的額上冒著熱氣,我心裡思索著,母親和妻子累嗎?
  
  當我正思索時,豆大的雨點猛然砸下來,砸在我的臉上,砸在我的胳膊上,我隻覺得身上有一股涼氣。
  
  一會兒電閃雷鳴,我們趕緊用帳子覆蓋好麥垛,沖出雨簾,在明亮的燈光下,母親的臉上一道一道黑痕,亂蓬蓬的頭發緊緊地粘在頭皮上。
  
  借著燈光,我看到瞭母親黑發中一根根顯眼的白發,看到瞭母親經過歲月打磨的道道皺紋,看到瞭母親那粗造的雙手。此刻,我能對母親說什麼呢?看著被病痛折磨快十年的父親,看著用這雙粗造的手孤苦地支撐這個傢的母親,我的眼眶濕潤瞭。
  
  我忙對母親說:“媽,明年咱傢少種點地,種地多辛苦。”母親的頭搖得像撥浪鼓,喃喃地說:“莊稼人不種莊稼,地荒著還不讓人笑話,種莊稼是莊稼人的命根子。”
  
  我聽出瞭母親的態度,冷冷地對母親說:“媽,你太辛苦瞭,少種點地,夠咱吃就行瞭。”(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母親一陣沉默,我知道母親舍不得她種瞭三十多年的土地,我又對母親說:“媽,明天我用摩托給咱帶兩個麥客回來。”
  
  母親又是一陣沉默,忽然母親大聲對我說:“你把麥客帶回來,我也要給你攆走。”我長籲短嘆,有什麼辦法。
  
  借著屋外一點微弱的燈光,我沖著母親喊:“媽,上面高,小心!”母親說沒事,我接過妻子手中的鐵叉,一個個麥個子被我拋向空中,落到母親手裡,一會兒我的額上冒著熱氣,我心裡思索著,母親和妻子累嗎?
  
  當我正思索時,豆大的雨點猛然砸下來,砸在我的臉上,砸在我的胳膊上,我隻覺得身上有一股涼氣。
  
  一會兒電閃雷鳴,我們趕緊用帳子覆蓋好麥垛,沖出雨簾,在明亮的燈光下,母親的臉上一道一道黑痕,亂蓬蓬的頭發緊緊地粘在頭皮上。
  
  借著燈光,我看到瞭母親黑發中一根根顯眼的白發,看到瞭母親經過歲月打磨的道道皺紋,看到瞭母親那粗造的雙手。此刻,我能對母親說什麼呢?看著被病痛折磨快十年的父親,看著用這雙粗造的手孤苦地支撐這個傢的母親,我的眼眶濕潤瞭。
  
  我忙對母親說:“媽,明年咱傢少種點地,種地多辛苦。”母親的頭搖得像撥浪鼓,喃喃地說:“莊稼人不種莊稼,地荒著還不讓人笑話,種莊稼是莊稼人的命根子。”
  
  我聽出瞭母親的態度,冷冷地對母親說:“媽,你太辛苦瞭,少種點地,夠咱吃就行瞭。”母親一陣沉默,我知道母親舍不得她種瞭三十多年的土地,我又對母親說:“媽,明天我用摩托給咱帶兩個麥客回來。”
  
  母親又是一陣沉默,忽然母親大聲對我說:“你把麥客帶回來,我也要給你攆走。”我長籲短嘆,有什麼辦法。
  
  當一行行新翻的泥土展現在你眼前時,你的眼是那麼閃爍,似乎看到瞭明年豐收的希望。
  
  當我站在你面前,央求你別再這麼辛苦地勞作的時候,你用眼睛瞪著我;當我從你手中接過耕犁時,雖然我犁得歪歪扭扭,可是我能替你勞作,我感到無比的欣慰。
  
  媽媽,多少年瞭,你幾乎年年耕地,要知道夏日耕地的強度是多麼大呀,可是,我的母親,一位如男人一樣的女人,承載著我們的傢,這絕不是瞎編,這確實是一位山村婦女——我的母親所做的平凡的小事。
  
  母親,每當我唱起《燭光裡的媽媽》的時候,我禁不住再朗誦一遍《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每當這時,晶瑩的淚花再次模糊瞭我的眼眶,我懂得瞭用我的靈魂來報答你——我的母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