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我們一生都不理解母親_感恩勵志

  也許,我們一生都不理解母親
  
  (一)
  
  有一陣子,母親隻要一打開話匣子,就開始把往事統統翻騰出來,像念流水賬一樣說瞭一遍又一遍。
  
  起初,我們對母親講的事情還很感興趣,因為大部分內容都是我們以前從沒聽到過的。我們竟然不知道,母親的經歷是如此豐富我們頓生感慨:母親已經老瞭,我們卻才剛剛瞭解她一部分的生活啊!
  
  自此以後,母親一有空就開始頻繁地重復她的往事,每回都是老一套。
  
  過去,我們從沒覺得母親嘮叨過,她對我們說話一向是簡明扼要,我們始終認為她的語言像她的人一樣幹凈利索。偶爾,母親也會侃侃而談,為瞭尊重她,我們都畢恭畢敬地聽著,通常情況下我們隻是以應付差事的態度哼哈地迎合著她,從沒跟她進行過深入細致的交流可如今,母親怎麼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瞭呢?她的嘮叨簡直成瞭全傢人避之不及的噪音,我們不但不想跟她交流瞭,而且開始害怕母親開口。我們想,是不是所有離開瞭工作崗位的、上瞭年紀的女人都會表現這一面呀?
  
  姐姐們開始抱怨:媽真是有點煩人!
  
  我哥說:我看她是沒工作幹瞭,閑的!
  
  誰也沒有意識到一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後來,每當母親再嘮叨不停,我們就悄悄地躲開她,屋裡冷冷清清的隻剩下她一個人自顧自地絮叨著。當意識到我們都不在瞭,她會戛然而止,有時也不能馬上停下來,她就自己再嘟囔一陣。
  
  (二)
  
  有一天,母親的老朋友張叔張姨從外地來看望她,母親根本不顧什麼禮節,也不講寒暄客套,很快又開始翻來覆去說起多少年以前的往事。可是,我們驚奇地看到,三位老人談話氣氛非常熱烈,他們像少年一樣充滿激情,一會兒哭泣,一會兒又開懷大笑,宛如又親歷他們那熟悉的歲月。我們不以為然,我們變人人老瞭都會是這種老小孩兒;的樣子。
  
  &自張叔張姨來過之後,母親有相當一段時間心情很開朗,時常嘴裡有滋不味地哼幾首小調,最明顯的是,她好久不再嘮叨她那套故事瞭。
  
  可是,過瞭一段時間以後,母親的嘮叨又開始瞭,愈演愈烈,真使我們頭皮發麻。不知是因為嫌母親太煩人,三姐和四姐甚至忍無可忍地直接指責母校:祥林嫂,煩不煩啊!沒事幹吧?去外面跟老年人跳秧歌去!好像在母親有瞭嘮叨的毛病之後,我二哥和四姐也不怎麼回來看母親瞭,二哥和四姐開始經常出差。
  
  我們都忙瞭起來,不經常回傢看母親瞭。每次回去,都遠遠看見母親站在小院門口翹首張望。每次離開,又都是母親孤單的身影站在小院門口目送我們。
  
  我們也請求過母親隨我們去住,可她拒絕瞭,她說不習慣。我們又征求母親的意見要求搬回傢來陪伴她,她又說她已糟雜緊張瞭將近一生,老瞭想一個人清凈。我們問:那你想我們不?她就哈哈大笑說:你們翅膀都這麼硬瞭,還想讓老太太為你們操心哪?我們看她身體健康,精神爽朗,於是也就很放心地離開她去經營各自的生活瞭。
  
  (三)
  
  在大約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我們發現母親新添瞭一個毛病,就是長時間蹲廁所。我們一回傢,她就不停的往廁所跑,一蹲就不出來。從廁所出來瞭,就是不住的笑,很簡短地重復一兩句總共幾個字的話,常常重復重復著就立即停止瞭。然後還是笑。我們猜測母親是不是長瞭痔瘡啊?母親一生都是個講面子的人,得瞭這樣的病她可能不好意思說出來,而且又最怕我們勸她去醫院礙於母親的面子,我們也沒多問。
  
  有一天,我們姐妹幾個分別往傢裡打電話,電話打瞭一整天母親都沒有接。平日我們不在傢時,每人每天都會給母親撥一次電話,都是響過一兩聲她就拿起聽筒接聽的。我們覺得有些蹊蹺,就給鄰居打電話詢問。鄰居幫我們到母親那邊看過,一回電話就火急火燎地讓我們趕快回去。
  
  回到傢的時候,母親已經不在瞭
  
  母親是在使用管道煤氣熱水後忘記瞭關閥門,中瞭煤氣離開瞭人世。她輕輕地一個人走瞭,沒有給我們添一點麻煩。突然,我們覺得自己是多麼愧對母親啊!
  
  在母親的遺物中,我們發出瞭她的病歷母親得瞭老年性癡呆癥已經兩年瞭!天哪!我們的母親!這一下,好像母親在世時所有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為都有瞭答案
  
  我們口口聲聲說愛我們的母親,可我們曾經真正理解過母親嗎?當母親希望把她內心深藏的東西向我們傾訴的時候,我們都在幹什麼?
  
  讀後感:其實我的母親和文中的所說的母親一樣……每天都會哆嗦個不停。有的時候我也真的很煩。也許我們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也不能不聽她說。所以不管她有多哆嗦。我們也都是要聽的。也許有一天我們會明白。也許我們也並不需要明白。隻要明白母愛是偉大的、是無私的、是可敬的……呵呵……我想隻有這麼想是對的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