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父親節的文章_感恩勵志

  感恩父親節的文章(一)
  
  明天就是父親節瞭,人們總喜歡用“父愛如山”來形容父親對兒女無私的關愛,我總覺得即使用海納百川也是無法形容父愛的博大情深。
  
  提到父親,總會令我想到偉岸的山、荒原的樹、無際的海、摯天的傘。即使父親的脊梁不再挺拔,他依然是傢庭最有力的支撐。
  
  我的父親今年50歲瞭,很幸運“子欲養而親還在”。自從他總說腰酸背疼後,我才真正意識到父親真的老瞭,一個半米的沙袋都能將他征服。加上母親身體也不太好,一下子覺得自己的責任重起來,沉甸甸的。
  
  我是傢中的獨生子。平時學習都很忙,或是學校的棟梁、或是公司的助理,相對來說我還算輕松的。有時父親開玩笑說,老瞭就由我來服侍他們,我有些受寵若驚。能夠在父母的晚年給予他們關照,能夠在父母最需要關愛的時候擔此重任,我感到無比幸福!
  
  父親的一生很不容易。剛參加工作的時候一場車禍差點奪去他年輕的生命。95年我清楚的記得父親在醫院度過的一個月,那是因為被火車門掉下來砸傷瞭,醫生都說父親是撿回來一條命,我還記得父親那時沒有打麻藥就在鼻梁旁縫瞭4針,想想都揪心。
  
  父親在傢是老四,我還有三個大爺,兩個叔叔,兩個姑姑。我奶奶——一個普普通通的典型的封建婦女,除瞭知道疼爺爺什麼都不知道瞭。父親強忍著傢中的負擔,一面安慰奶奶,一面張羅傢裡的一切。他已經也是滿頭白發瞭啊!一下子成瞭全傢人的支柱。
  
  父親是高中畢業。本來他可以根據自己的理想盡情在太空翱翔……無論學校老師如何勸說,爺爺鐵瞭心要父親回農村工作,爺爺啊,我想說,你不是一個合格的好父親,我是這樣認為的,是你耽誤瞭父親的前程,也許是人各有命吧,也說不定,我替父親惋惜。
  
  在父親心裡,奶奶、爺爺能夠正常生活,就是他最大的願望瞭。
  
  一步步,父親就這樣把這個傢庭支撐瞭起來,把天空的陰霾一掃而盡,天空重新呈現出蔚藍的顏色,照射出五彩繽紛的霞光……
  
  父親在二十六歲時,遇到瞭母親,並締結百年之好。從此他的路越走越順,我一直認為是母親使父親轉運的,她是個瞭不起的女人,為人妻,為人媳,為人母,她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人。
  
  我的成長,不知傾註瞭父親多少心血。
  
  父親,就是一座偉岸的大山,擁有厚實的胸懷和深沉的力量;父愛蘊藏著的,是太陽的光澤,是莽莽蒼蒼山林的氣息。
  
  父愛如傘,為我們遮風擋雨;父愛如雨,為我們濯洗心靈;父愛如路,伴我們走向人生旅途……
  
  父愛比天高,比海深,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他用自己的行為感染並教育著我,讓我學會瞭用愛感動生活,用愛感知世界。這種偉大而無私的愛,子女窮其一生也報答不盡……我會用一生的感激來孝順他們!
  
  如果愛父母就常回傢看看,如果不能就常打個電話,無論如何要對父母柔聲說話。
  
  祝天下父親身體健康!精神愉快!平安幸福!
  
  感恩父親節的文章(二)
  
  自我記事起,父親就很少說話。他每天從地裡幹完活,拖著一條瘸腿回到傢,便坐在板凳上抽煙,煙味兒很嗆人。他幾乎沒有抱過我,那張臉總讓我想起下暴雨時的陰雲。夜夜我都在嗆人的煙霧中睡去,去編織自己有個高大威武會笑的父親夢,可是第二天醒來,一切依舊讓人失望。
  
  於是便想早點兒離開傢。13歲時,我就去老遠的地方上中學,我們上學都是自帶幹糧。由於氣候的緣故,這些幹糧隻能吃3天,後3天就由傢長送到學校。第一個周三,我急不可待地在教導處的人群中尋找母親。突然,我看到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是父親!他已被擠到一個墻角,雙手艱難地舉著一個鼓鼓的粗佈包。擦身而過的幾個女同學向我斜瞭一眼,笑著離開。我低下頭躲到一邊,等空蕩蕩的教導處隻剩下父親一個人時,我才慌慌張張地進去。想好要叫爸的,到瞭他面前竟沒有瞭勇氣,嘴隻是張瞭張。父親見到我,顯得有點兒尷尬,含含糊糊地說是母親讓他來的,他也很想來看看我。本來我想說些什麼的,可到嘴邊又咽瞭回去。然後,父親拖著一條瘸腿搖搖晃晃地走瞭。
  
  星期天回到傢,我告訴父親,你的腿不方便,以後就不要到學校去瞭,在校門外的路口等就行。他沒有說什麼,默默地出去瞭。後來他再也沒到過學校,隻將幹糧送到路口,讓我去拿。有一次,天下起瞭大雨,下瞭整整一天沒有停,下午還刮起瞭大風。我躲在宿舍裡出不去,隻能眼巴巴地盯著窗外長長的雨柱,肚子餓得咕咕叫。天快黑時,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教導處門口,我一下子認出來瞭,是父親!他全身濕透瞭,到處是泥,已分辨不出綠色解放鞋的顏色瞭。他的身體不住地哆嗦,一隻手拄著沾滿泥巴的棍子,另一隻手緊緊地把佈包挾在腋下。接過帶著父親體溫的幹幹凈凈的粗佈包,我想大聲地叫聲爸,可發出的聲音卻小得可憐。父親似乎聽到瞭,臉上閃過一絲微笑,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父親笑。
  
  工作後,我始終想為父親做些什麼,盡盡做子女的義務。日復一日,不知是一直想不出個好主意,還是為瞭忙於個人的小巢而一拖再拖,總也沒有付諸實施。一天,老傢突然捎信來,說父親病得厲害,危在旦夕。我這才感到嚴重起來,顧不上準備,慌忙往老傢趕去。到傢的時候,父親已不能言語瞭。我伏在他的身邊,含著淚叫瞭聲爸,他這才微笑著閉上瞭雙眼……
  
  多少年過去瞭,世事如煙,但父親的身影,那張很真切很溫馨的笑臉,卻像是大浪淘過的金子,燦燦地沉淀下來,晶瑩閃爍,照亮我的人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