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父親_感恩勵志

  我的老父親
  
  我的父親到今年春節就69歲瞭,屬雞的,整整大我30歲。我是傢中老大,中年得子的父親對我肯定是有點嬌慣,所以我一直到現在還不是很獨立,遇到事情總想問問這個,聽聽那個的,老感覺自己長不大。說這些我完全沒有埋怨我父親的意思,相反我會因為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和一個有追求有上進心的少年而感謝父親。
  
  父親年輕的時候我沒有太多的印象,傢裡很少有他的照片,一到我記事的時候就有瞭父親沉穩冷靜的概念,沉穩冷靜的父親對我很少呵斥,更是很少武力,每次都想著給我弄點好吃的。有一個事情父親總喜歡津津樂道,對別人講和對著我講一樣,一絲毫的都沒有刪減。農村裡有屠宰牛羊的屠戶,每天晚上宰殺牛羊,半夜把內臟煮熟瞭,第二天起得跟雞一樣早出去叫賣。也不知道我哪根神經不對勁,非要吵吵著吃下水,五歲的我用我特有的執著和無理取鬧,把父親粘的沒有丁點兒辦法,於是拉著我去那個屠戶傢買。不知道為啥到現在還記得那個情景,屠戶傢的大門坐西朝東,旁邊的鄰居傢有個高高的門樓,聽說以前還是一個古廟,半夜去有點陰森森的,讓我留下瞭對廟宇的恐怖印象,到現在這麼大瞭,一遇到有佛像的廟宇,心裡就無端的產生至高無上的崇拜,心裡莫名的膽戰心驚。到瞭屠戶傢,第一眼就看到瞭掛著的各種皮張,有牛的,羊的,甚至還看到瞭兔子的,在昏暗的燈光下無聲的掛著,到處都彌漫著一股子怪味兒。現在想起來不免會產生點憐憫,雖然我也吃肉可沒有親手宰殺過雞鴨鵝,更別說還要剝皮放血的大型動物瞭,當時隻是以一個孩子的眼神怯怯的看著,然後就期待父親詢問下水的事情瞭。大傢都熟識得很,有逗我玩的,有跟父親調侃的,我不懂大人說的話,但我聽清瞭屠戶告訴父親牛羊下水要到五點才熟呢,我不知道五點是啥概念,隻是知道當時是吃不瞭瞭,強烈的渴望和極大的失望形成的落差,讓我承擔不瞭,哇哇的大哭就成瞭最好的殺手鐧,於是父親答應我等。不知道我什麼時候睡著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傢瞭,反正當我被父親叫醒的時候,看到他正拿著一個用草紙包著的東西,讓我吃。在後來父親不斷的津津樂道這件事的時候,我才知道當時我吃的是豬肝。記憶中的豬肝沒有一點咸味,澀澀的有點苦味,很瓷實,有點點香,我不愛吃。可父親很高興,替我做瞭這麼大的一件事,每次說起的時候,總忘不瞭提一句:五點,五點就吃“肝化”。說的時候還笑,不知道是笑我饞嘴,還是笑自己幹的漂亮。到現在父親也不知道我不喜歡吃肝,後來上學回傢有時候還給我留著他們喝酒時偷剩下的肝。
  
  父親很少武力教訓我,唯一的記憶中打的厲害的是一次偷錢的經歷。大概是8、9歲的時候,沒有上面吃肝那件事記得那麼清楚瞭,饞嘴占據瞭一個少年的欲望,又是饞嘴惹的禍。平常父親有瞭少許積蓄就放在一個大木箱裡,從來沒有背著我,我就知道瞭那裡是存錢的地方,傢裡窮的根本沒有存銀行的閑錢。好像是下午,我翻箱倒櫃找什麼東西,就看到瞭錢瞭,我鬼使神差的泛起瞭偷拿錢買糖吃的罪惡欲望,我拿瞭5元錢,說實話,那個時候的小孩子對錢的概念真的沒有,不認識錢數,現在想起來好像是5元的,我虛兩歲,年齡小心智發育的也慢,更沒有意識這五元錢是個什麼概念,反正知道能買很多的糖,因為我平常都是消費鋼鏰,1分,2分,5分,1分一塊糖,2分一根冰棍,5分就一個雞蛋。票子就是大數瞭。忐忑的就去瞭小代銷點兒。點兒裡的阿姨也是自己村裡的熟人,按輩分說我應該叫姑姑,年輕漂亮,到現在也是風韻猶存。看我一個小孩兒拿著那麼大的一張票子來獨自買糖吃,當時就起瞭疑心,但人傢有心計,並沒有當場揭穿我的伎倆,而是給瞭我一把糖,就打發瞭我,我屁顛屁顛的享受我的大餐去瞭。到瞭晚上吃完飯,父親坐在一張木頭椅子上,是那種自己傢的木頭做的有圈靠背的太師椅一類的,很粗糙;陰沉著臉,叫我到他身邊,我心裡突突的跟裝瞭一個青蛙似的,做賊心虛的樣子不用審就看的出來。沒有任何前奏曲,更沒有預兆的動作讓我準備躲閃,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按在瞭他的膝蓋上,就那樣撅著腚,利落的拿起旁邊的一個笤帚疙瘩,幹脆的落在瞭我的屁股上,哇哇的哭聲不再是無敵的殺手鐧瞭,隻能驗證這幾下打多麼的瓷實,跟那塊肝一樣的瓷實,打完瞭才問我有沒有偷拿錢,記憶中的呵斥和武力都在那一次偷錢教訓中淋漓盡致的顯露出來。我震懾於父親的怒威,一點沒有隱瞞,還拿出瞭藏著的剩下的糖塊。後來我不斷地反思,怎麼就露餡瞭,終於大徹大悟,還是拿的太多瞭,以後拿少點。最後那些糖好像還是我吃瞭,甜不甜的真的忘瞭。
  
  父親喜歡說他小時候為啥沒去中學念書,沒事兒就教育我,說自己當時學習多麼的辛苦,多麼的聰明。每次去學校都沒咸菜吃,因為他們是孩子的時候,都在外村上學,自傢的飯菜帶去作為幹糧,夏天還好說,有點菜園裡的菜,冬天就完瞭,本是公有制,集體所有制,沒有自傢的餘糧,吃的幹糧自然都是紅薯面的窩窩頭,玉米面的就是奢侈品,聽父親說好像他沒吃到過,能吃飽就是他最大的心願瞭。幹吃,沒咸菜,為瞭吃飽肚子就去冬天的菜園子裡翻騰雪下面的幹菜葉子,回傢煮煮,吧唧吧唧的吃一頓,把剩下的帶著到學校糊弄別的孩子換一頓好吃的。後來小學畢業瞭,父親成瞭為數不多的考上中學的優秀生,因為要到城裡上,15元的學費,這下子難壞瞭我的爺爺,紅瞭一輩子的老黨員到處串遊也沒有借到15塊錢,最後就把我父親給輟學瞭。我對我爺爺沒有印象,他死的早,我出生的晚,都是從我父親嘴裡一口一塊的串起來的零散形象,可我卻能感覺的到,他對他父親那種敬畏和深深的懷念。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的故事也成為瞭我小時候受教育的必備經典。有一年夏天,作為村裡的一個小組長的父親去縣城開會,那天好像下著很大的雨,好多同村裡的大爺叔叔都去瞭,回不來,不知道是不是我纏著父親要去的,反正也有我。30多裡地的土路,下著雨,根本不可能回傢瞭,我心裡那個美啊。我是第一次進縣城,到處都新鮮,可現在大部分情形都記不清瞭,隻記得我記不清方向,分不清東西南北;父親用自行車馱著我,在雨後到處轉悠。(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印象有點深的就是感覺樹多,道旁的楊樹葉子很密,都低低的壓著樹枝,坐在車上伸手就能夠下來,很神秘也很向往那一片清涼。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碰巧,父親馱著我轉悠到瞭一個大門口,指著說那就是我們縣城最高的學府,館陶高中,將來上學如果能在這裡,就能考上大學瞭。高高的大門,都是水泥砌成的,有大塊的石子的那種,很粗糙很嚴肅,對於幼小的心靈來說那是個震顫,從此後就感覺大學校的門都應該是這種高高的粗糙水泥砌成的柱子,有大塊石子。鐵門關的很嚴實,我看不到裡面,父親也沒給我這個機會,就匆匆的離開瞭。恐怕父親都不知道他這種現實教育給我多大的影響,一種不可遏止的向往滋生出來,陪伴我一直到上瞭高中,就是我父親說的那個最高學府,以至於後來半夜騎著自行車往返三十餘裡求學三四年。
  
  父親最近幾年顯得老瞭,四五年前,走路就有點慢瞭,不知道向來以自己沒有打過針而驕傲的父親也會遲鈍下來。還是在母親的一再催促下我騎著摩托車馱著父親去瞭躺醫院進行檢查。血壓高,血脂稠,有點血栓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每個月都給傢裡買回幾斤豬肉的原因,瘦的,母親都給我們做瞭菜瞭,肥的留著,給父親吃,他也喜歡吃。父親直接就住院瞭,吃藥打針,我陪著他,我躺在父親身邊看著他笑,父親也會看著我笑。妹妹在外地打工,直到快出院的時候我才給她打瞭電話,著急忙慌的回來瞭,替我瞭幾天。不過父親不喜歡麻煩我,有時候自己不吭聲就去廁所,也不挑食,所以我到沒有感覺伺候病人有多累。出院後父親就沒有離開過藥瞭,走路兩腳抬不高,可還是不少幹活。我發現父親最近顯老的幾年,反而愈發的嬌慣我瞭,有活從來不告訴我,除非情不得已,最近甚至連打藥澆地這樣的活都不通知我。每次周六日回傢的時候我就埋怨母親,要求她給我打電話,母親身體還很好,幹凈利落的動作一直是她教育我父親的資本。
  
  父親最近一年喜歡看著我的小兒子,一看就高興,就笑,不能控制自己,我忍著不看他,我怕我流淚惹他難過,父親偷偷的哭過,因為自己的身體。
  
  我顫抖,心疼我那偷偷哭的老父親。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