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烤紅薯_感恩勵志

  雪地烤紅薯
  
  大雪天男人沒賣掉一個紅薯,看到幾個少年路過,他竟吆喝白送紅薯,因為兒子就在他們當中。
  
  男人縮在高中校園門口,守著一個烤紅薯的老式鐵爐。他不斷地把烤熟的紅薯挑出來,把沒烤的紅薯放進去,十幾個紅薯,讓他手忙腳亂。第一次做這種營生,男人的心裡有點慌。
  
  天空平飄著雪花,男人的頭頂和肩膀上落著薄薄一層雪。正是放學的時候,走讀的學生趕著回傢,住校的學生趕著回宿舍,所有人都在雪中匆匆而過。男人把一個烤得最成功的紅薯托在手裡,嘴張著,卻並不吆喝。
  
  有人停下來,看他的紅薯。他立刻打起精神,從旁邊操起小秤。他挑瞭兩個最大的紅薯放進秤盤,拉起提繩。“啪”的一聲,兩個紅薯緊跟著掉在雪地上。男人急忙再從烤爐裡取出兩個紅薯,那個學生卻早已經走遠瞭。
  
  整個下午他都沒有賣掉一個烤紅薯,這讓他很傷心。現在,除瞭他,誰還把烤紅薯當成好東西?兒子考上重點高中的那一天,鬧著要去吃洋快餐。兒子點瞭一份薯條,端上來的東西又黃又瘦,蜷縮扭曲著,他不知為何物。嘗一個,才知不過是炸過的土豆條罷瞭。他說:“這能比得上烤紅薯?”兒子邊笑邊喝著可樂。可樂他也嘗瞭嘗,不好喝,麻舌頭。他想,烤紅薯多好啊,剝瞭皮,又香又甜,含在嘴裡,不用嚼,直接化成蜜淌下去,如果再配一大碗玉米糝子和一碟醃蘿卜條,那滋味,真是給個皇帝也不換啊!
  
  他重新把小秤放到身邊,扭過頭,眼睛盯住校門。這時,有幾個學生說笑打鬧著,走瞭出來。男人眼睛一亮,清清嗓子,喊瞭起來:“賣烤紅薯囉!”嗓音很小,又啞又沙,像被砂紙打磨過。聲音吸引瞭這幾個學生的目光,然而他們隻是投來極為漠然的一瞥,又轉過臉繼續說笑。
  
  於是,男人又提高嗓門吆喝:“烤紅薯白送囉!”這時,一個長脖子少年停下來,並轉身朝男人走來。邊上的平頭少年拽瞭拽他的胳膊,可是沒能將他拉住。長脖子少年走到男人面前,問道:“烤紅薯白送?”
  
  男人憨笑著挑出四個紅薯,邊挑邊問長脖子少年:“你們宿舍幾個人?”長脖子少年說:“四個。”男人接著問:“那個和你一起走的留平頭的也是?”長脖子少年說:“不錯。”男人說:“那就給你們多帶幾個吧!”於是又挑瞭四個。他把八個烤紅薯分裝進兩個袋子,遞給長脖子少年。
  
  天漸漸黑下來。男人看瞭看天空,雪越下越大,地上鋪瞭厚厚的一層。男人仍然沒有賣掉一個烤紅薯。他推起三輪車,慢慢往回走。他在一個街角停下來,就著昏黃的路燈,從爐裡掏出一個焦糊的烤紅薯。他仔細地剝掉皮,慢慢地吃起來。他不聲不響地吃掉一個,又掏出第二個。他一口氣吃掉八個烤紅薯,那是烤爐裡剩下的全部烤紅薯。吃到最後,他不再剝皮,將烤紅薯從烤爐裡取出來,直接塞進嘴巴。男人想,自己的嘴唇肯定被燙出瞭水泡,因為現在,那裡鉆心地痛……
  
  長脖子少年回到宿舍,將兩袋烤紅薯隨手放在床頭櫃上。誰對烤紅薯都沒有興趣,即使是白送,他們也不想吃上一口。終於,快熄燈的時候,留平頭的少年打開瞭一個袋子,取出一個烤紅薯,托在手裡,細細端詳。長脖子少年提醒他說:“都烤糊瞭。”平頭少年低頭不理他,閉起眼睛嗅那個烤紅薯。電燈恰在這時熄滅,平頭少年在黑暗來臨的瞬間,將那個已經冰涼的烤紅薯湊近嘴巴,狠狠地咬瞭一口。他沒有剝皮,感覺到瞭紅薯的微澀與甘甜。
  
  長脖子少年突然說:“你和賣烤紅薯的那個人長得很像。”
  
  黑暗裡,平頭少年偷偷流下瞭一滴眼淚。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