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文章:樓梯間裡的父愛_感恩勵志

  感恩文章:樓梯間裡的父愛
  
  (一)
  
  四年前夏季的一天,我在傢,大門外有人喊:“請問房東在傢嗎?”,我出去看看,大門外站著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旁邊放著輛三輪車。三輪車上放著各式水果。
  
  他笑著介紹說:“我是來省城賣水果的,想在你這租房子。”
  
  見他滿車的水果,還有一臺天平秤,明顯處於營業狀態中,我問道:“那你以前住哪呢?為什麼不住瞭呢?”他說:“我來城裡才一個星期,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呢,我租房子就一個條件,越便宜越好,房子能住下人就行,來城裡就是掙點錢給孩子讀書用的,我可不敢圖舒坦啊。”
  
  我很驚奇:“那你來省城一個星期瞭,你以前住哪?”“我就在外面住,白天,我在居民小區門口賣水果,晚上,我就去一個賣夜市大排檔的地方,那地方整夜營業,人多,我就坐紙板上,靠著車子打盹,有時候,還能遇到喝酒吃飯的人買我的水果呢”他喜滋滋地說
  
  也就是說,他一個星期沒有好好地睡覺瞭,幸虧這一個星期沒有下雨,如果下雨,不知道他該住在哪裡。
  
  我讓他進到院子裡,正好我還有一間空房。他看瞭看房子,不安地問:“這房子太大瞭,我一個人住著怪浪費呢!”
  
  每月二百元,我知道他是嫌房租貴,於是,我說:“這就沒有辦法瞭,我現在就這一間閑房子”。他看著我樓梯間,驚喜地說:“你那樓梯間沒有人租吧?”我吃驚地說:“那樓梯間平時放雜物啊,不外租。再說,也太小瞭啊,是個斜坡形的,越往裡越矮。”他笑著說:“矮怕什麼,我睡覺的時候,頭朝外就行瞭。正好你這院子還可以放我的三輪車,我買塊雨佈,晚上把水果蒙上就行瞭,還不用卸下瞭,缺什麼貨,我騎著三輪直接去補貨就行瞭。”
  
  他一臉熱切地看著我,我嘆口氣:“算瞭,每個月收你五十元就行瞭。”
  
  他連連道謝。
  
  (二)
  
  從聊天中,我知道他姓宋,來自離省城二百多裡地鄉下。於是,我平時就叫他老宋。老宋有個兒子。過瞭這個暑假,兒子就讀高三瞭,還有一年就要高考瞭,他準備好好給兒子攢些錢:“兒子成績好,考上大學沒有問題,我就是要先給他攢些學費!”說起兒子,他是即高興又憂愁。
  
  老宋買瞭個電飯鍋做飯,做飯的時候,他把被子連同鋪席一起卷到床裡面,電飯鍋才在床上有一席之地。因為沒有那麼多的空間,沒有辦法炒菜,老宋主要就是吃面條,一般是把蔥洗幹凈瞭,掐成一些小段扔進鍋裡,連菜刀和菜板都省略瞭。床下面,老宋珍藏著一瓶香油,是從老傢帶來的,心情好的時候,老宋會給面條碗裡點上幾滴香油。
  
  樓梯間沒有暖氣,冬天的時候,老宋用塑料袋裝瞭兩塊磚頭,壓住腳上的被子,以防止被子漏風。樓梯間門縫進風,老宋在門後面訂瞭兩根鐵釘,然後把棉大衣展開掛著。(勵志  www.share4tw.com)這樣,就成瞭厚厚的一層棉簾,可以抵擋住一些風,半夜裡終於能睡著覺瞭。
  
  老宋租在我傢的第二年,他的兒子考上瞭大學,老宋本村有人向省城運送西瓜,於是,為瞭節省路費,老宋坐村裡人拉西瓜的卡車回瞭趟老傢。老宋從老傢帶回三瓶香油送給我,說是自己傢的芝麻炸的油,很香,很純,在市場上根本買不到。我說:“老宋,你的日子過得挺緊的,我怎麼能忍心收你的香油?你留著自己吃吧。一人在外,別太省瞭。”老宋執意要把香油送給我,盛情難卻,我隻好收下瞭。
  
  見老宋如此講究,我和妻子商量後,決定不再收老宋的房租瞭,那個樓梯間就算免費送給他住瞭。老宋不好意思地搓著手:“這怎麼好意思啊!”從此,老宋想法設法地回報我們,每天早晨起來,總是把院子打掃得幹幹凈凈。前年秋天,我父親住院半個月,老宋白天出完生意,晚上就去醫院和我一起護理我父親。
  
  老宋在街上流動賣水果,很多同行把價格壓得很低,但是,他們從來不給夠斤兩。老宋氣憤地對我說:“那不是騙人嗎?掙那錢我不安心!”但是,不在斤兩上玩虛頭,老宋的水果價格就顯得“高”,就不好賣。
  
  老宋一生氣,幹脆改行瞭,改收廢品瞭。改行前,他專門咨詢我,問可不可以。並一再保證一定會註意衛生,不會把院子弄臟。見他掙錢這麼難,我同意瞭。
  
  於是,老宋開始走街串巷地收廢品。
  
  (三)
  
  有天,老宋因為感冒掛點滴,需要兩個多小時,老宋就把藥瓶拿回傢拴在院子裡的晾衣繩上。他邊打點滴邊用一隻手幹活。他說他要把一些飲料瓶子洗幹凈,然後送到廢品收購站去。去晚瞭,就關門瞭。我說關門就關門,明天再送就是。他看看院子,不好意思地說:“還是今天送,弄一大堆廢品在院子裡,多不好看。”
  
  由於平時忙碌,老宋吃飯不但不按時,有的時候,還相當湊合,例如買個涼大餅,然後一杯開水,就是他一頓飯。我多次提醒他註意飲食,他不聽。結果後來就患瞭胃病,他不舍得去醫院花錢治療,胃疼瞭,他就彎著身,用拳頭頂頂胃部,緩解一下疼痛……
  
  老宋的兒子小宋在大一的時候,來過一次。為瞭讓兒子看到自己生活得“體面”,老宋提前拎著四瓶啤酒給一個單身房客,想借他的房間用兩天,這個房客是傢公司的銷售員,常常出差,一個月至少有二十天在外面。銷售員沉默瞭一會,說道:“大伯,您真是不容易,我也是從農村出來的,看到您就仿佛看到我父親當年的影子!啤酒您拎回去,房子你住……”
  
  小宋在這住瞭兩天,走的時候,他給父親建議:“爸,您應該租個一室一廳的套房,有廚房有洗手間的,很舒坦!”聽瞭兒子的話,老宋看著我苦笑。隻有我能理解到那笑中包含著多少辛酸。
  
  老宋每個月給小宋一千元,小宋還叫著不夠花。
  
  小宋和我侄子在同一所大學讀書。那天,我因事去學校裡找我侄子,我們在學校外面的一傢飯館吃飯,碰巧看到瞭小宋,一個女孩和小宋在一起吃飯,看那親熱程度,應該是他的女朋友。小宋大方地點瞭幾個菜後,還去附近的水果店買來瞭冰凍的西瓜。
  
  那天,我沒有心思吃飯,我在琢磨著找個時間和小宋談一談,談一談他父親的樓梯間,談一談他父親的胃病,談一談在這個城市中,他忽視的沉甸甸的父愛……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