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有父母可孝敬是種幸福_感恩勵志

  感恩:有父母可孝敬是種幸福
  
  不知何時,養成瞭一個習慣,每周至少與傢裡通三次電話,時間久瞭,像是工作,在例行公式,每次時間最少要十分種,除瞭聊病情外,就是海闊天空的胡聊,話筒裡不時的傳出我與父母的笑聲,就像是面對面坐在一起聊著傢常,在那一刻,神情很輕松,通話完畢,依然會對著電話微笑著,然後點上一支煙,深深的吸一口,合著心情吐出,起身,再去做其他的事情。這種習慣挺好,真的。
  
  我從沒想過這種習慣能保持多久,盡管知道這不是永恒,但我從不想以後的歲月,確切的說,是不敢想,不敢想象拔通電話而找不到父母的那一瞬間我是怎樣的一種心情。現在能做到的就是在歲月中與老人一起咀嚼著過去的點點滴滴,那是我們的精神食糧,每當提起過去的故事,哪怕是年少挨打的事,老人都會傳來爽朗的笑聲:這孩子,這事還記得這麼清楚,我都快忘瞭!我清楚,他們不是忘瞭,而是當子女在不經意間記得他們的過去讓他們感到突然,我們所有的故事,他們都會牢牢的記得,隻是在那一刻,被我們提起,他們會感到特別欣慰,一句“我都快忘瞭!”那隻是他們一種幸福的借口。所以,當我放下電話仍回味剛剛的笑聲時,我也感到很幸福,真的,有父母可孝敬是一種幸福!我無法想像以後要是無法找到父母聊過去的事是一種怎樣的精神空曠。但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搜索自己的記憶,好在下一次通話中再揭發一下老人過去對我們的“罪行”,好讓他們驚鄂的臉上再次流出幸福的笑容。
  
  記得我上學時特別無賴,七歲時把我送到學校,我拼命反抗,最終以我勝利告終,第二年我還是誓死捍衛我的自由,父母把我送到學校,他們剛走,我就會跑出去,他們還沒有到傢,我就已經繞道跑到瞭傢。他們看到氣喘籲籲的我二話沒說,又把我拖到瞭學校,以至每一天我都會衣冠不整的被他們在學校與傢之間的道路上拖來拖去,後來實在沒有辦法,母親經過學校特許,和我一起坐到瞭教室,陪我讀完瞭大半個學期。在二年級之前我就是與母親玩著老鷹抓小雞的遊戲中度過,隻到有一天,父母把我狠狠的收拾一頓。我才害怕瞭,當時也想,不就是學習麼,用得著整天看著我。也就是當時的這個信念,讓我沒有讀四年,直接跳到五年級。每當我與父母說起此事,都會加上一句:你們當手出手太狠瞭,我那時才八歲,怎麼能經得起你們那頓毒打,找機會我得驗驗血,看是不是你們親生的。老人聽後則笑瞭起來:你要不是我們親生的我們還不那麼管你呢。母親更是對我說出瞭她的經典語言:你們當時就是小樹苗,時不時的就得給你們修修枝,要不你們就得長歪瞭。
  
  其實我的童年比起哥哥姐姐要幸福得多,姐姐為瞭照看我,綴學一年,二個哥哥也是掏氣得要命,兩天不到就得被父母修理一下樹枝。我記憶中的打是能數過來的。現在有時坐在一起,哥哥姐姐還說老人寵著我,哥哥還當著老人的面數落著為瞭我挨打的事,我也記得那件事,當時傢境比較艱苦,父親每次出差都要給我帶回一些好吃的,後來才知道,那是父親出差的夥食費,父親每天都少吃一頓飯省出來的錢,那次父親回來帶回一小包餅幹,兩個哥哥看得眼饞,說帶我出去玩,把我騙離瞭老人的視線,然後哀求我給他們一塊,我看著那一小包少得可憐的餅幹,沒舍得。哥哥急瞭,搶過一塊就跑。那塊餅幹最終是被哥哥吃瞭,但付出的代價卻是跪瞭一晚上。盡管現在傢人說起來都是笑談,說我當時還小,哥哥應該讓著我。(
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但是能感覺到老人當時的舔犢之情。此刻,我們都已長大成人,面對著蒼老的父母還有什麼理由去回避老人曾付出的一切。是的,我在別的文章裡寫過這樣一些文字,曾經一些刻意壓制,極力忘懷的經歷一旦洶湧而來,就如子彈命中心臟,於是,熱血便帶著生命,呼嘯而出。回憶擊中瞭我們的內心世界,帶著風聲帶著影子從我們四周擦身而過。寫到此,我的記憶裡又出現瞭一幅鏡頭。當時縣城沒有電影院,一二個月才放一次露天電影,對當時,可是一場盛大的集會。每到那時,兩個哥哥胡亂吃完飯就跑出去爬到場地附近的樹上占據有利地形,要是父親值班,我就隻能依靠母親,於是,聽著屋外人聲鼎沸,死命的纏著正在收拾碗筷的母親,此時的母親變得異常慌亂。收拾好廚房拿起一個小凳拉著我飛速的跑出去,於是,夜色下,我站在凳子上美美的看著電影,而母親則扶著凳子淹沒在人群裡。有一次我提起此事,母親笑著說,她當時是在聽電影!母親說我童年所看到的電影盡管她也在場,但她根本看不到。
  
  像這些平凡不能再平凡的故事在我的記憶裡存貯得太多,年年過平凡的故事,歲歲度淡淡的人生,這就是每一位父母的真實體驗。平淡中給予我們的是那麼多的無私。隻把蒼老肉體上的痛苦留給瞭自己,生我的那一年,在春寒料峭中母親得不到應盡的休息,母親得瞭風濕病,我已成長瞭三十五年,母親的腿也痛瞭三十五年。每次聽到電話裡傳來老人開心的笑聲,讓我仿佛忘瞭母親是一位身患大惡的病人,在現實醫治無效的情況下,我們還能孝敬什麼呢?或許目前子女給予的隻是一種精神,是的,老人需要的就是精神,隻要我們不離不棄,老人就會幸福晚年,記得有一年春節我沒有回去,在除夕的當天,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但當時也能感受到老傢中老人的心情,當時寫瞭一篇《母親的春節》,不管怎樣,年夜飯還是要吃的,看著廚房裡一大堆食物,我突然拿起電話,當話筒裡傳來母親的聲音。我刻意的放松聲音:媽,魚怎麼做,我不會,您教我。其實不是我和妻子不會做魚,我是故意要這麼說,就是讓母親感覺我還沒有長大,在老人眼裡我永遠是個孩子,讓老人的慈愛還有釋放的目的地。在老人爽朗的笑聲裡,我拿著電話按照母親的說的一邊做魚一邊和老人聊著,當那條魚擺到瞭餐桌上時,我又吃到瞭母親為我做的菜。當時的淚水也撒滿瞭餐桌。
  
  而今,父母已經年老瞭,不久的將來,我們也將走向年老,我每周必打三次以上電話的習慣要一直堅持下去,老人也養成瞭接聽電話的習慣,我會把老人每一句語言,每一聲歡笑都溶入這個習慣中,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讓這種習慣變成回憶時,才感到:有父母可孝敬是一種幸福!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